郭德綱說演《窩頭會館》原因,話劇和相聲不同,我演完人家還能演


郭德綱是一個爭議不斷的人,當初他把德云社帶入快車道,在相聲圈殺個人仰馬翻的時候,相聲圈的同行排擠他,原因是他搶了別人的飯碗。後來他開始進軍影視和綜藝,又有人說他不務正業。估計說這話的還是同行。

郭德綱說過,同行間的仇恨是赤裸裸的。相聲界的這些同行,這麼多年確實沒有放過老郭,可以說他幹什麼都會被盯上,都能找出他的問題。說相聲不行,演影視不行;唱京劇說是梆子味,演話劇說是和專業差著十萬八千里。

提到話劇,大家肯定會想到郭德綱帶領德云社出演的經典名劇《窩頭會館》。

郭德綱說演《窩頭會館》原因,話劇和相聲不同,我演完人家還能演。郭德綱曾經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專門說過德云社演出《窩頭會館》的事情。他說德云社演出話劇肯定是不專業,但是他們之所以選擇要演,而且還要演北京人藝演過的經典話劇。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北京人藝的演員不會說三道四。如果演得不好,人家會鼓勵,如果演得好,人家會稱讚。郭德綱說我們演完了,人家還能心態很平和地接著演。

郭德綱又把話題轉向了同行,他說相聲這個圈子就是這樣,我不能幹的,你也不能幹。你乾了我就要說你,目的就是大家誰都不干正事。

郭德綱通過話劇界和相聲圈的不同,說到了相聲多年以來的問題。一個行業,一群人,如果沒有你爭我趕的氛圍,如果都是希望別人不好,如果都是我可以不行,但人也不要行,那麼這個行業就不可能會有發展。

郭德綱在其它場合還不止一次說過,他當年其實希望和某些人同流合污,也穿個小西裝,塗個紅臉蛋,靠兩段相聲混一輩子。但是那些人不要他,他想給別人看家護院當一條狗,人家怕被他咬,把他趕出去,愣是把他逼成了一條龍。

這是郭德綱真實的心路歷程,也是他蛻變的歷程。他為什麼說出了和別人不一樣的相聲?因為他知道說相聲的真正目的,就是讓觀眾發笑,就是讓大家快樂。他之所以又涉足了相聲以外其它的領域,甚至挑戰了難度很高的話劇,經濟因素自然也是一個方面,更主要的還是他希望突破自我,希望為德云社的持續發展不斷探索。

看過德云社版的《窩頭會館》的人不知道有什麼樣的感受?客觀說論話劇功底郭德綱以及德云社其它演員肯定沒有辦法和北京人藝的演員相比。但是這版的《窩頭會館》也不是一無是處。話劇也好,其它藝術形式也好,都是可以有多種詮釋的方法。有的時候很難把不同版本去做比較。就像德云社版的《窩頭會館》,它確實沒有人藝版的更加專業,也沒有人藝版的更加細膩,但是也有屬於自己的味道,也有屬於自己的那一抹顏色,也能感動很多的人。其實有這些就足夠了,這些就是一場話劇,一門藝術帶給人們的作用。

郭德綱通過說自己演《窩頭會館》的原因,道出了對相聲界的無奈,這種無奈其實從他剛進入這個圈子就有了。後來有了德云社,這種無奈便更加強烈。

如今的郭德綱面對這種無奈的時候,表面上少了一些睚眥必報的感覺,好像多了一份釋然。然而他自己的內心十分清楚,自己還是原來的郭德綱,內心對於很多事物還是有很激烈的看法,只不過是年齡大了,少了一些外化的東西,卻同時也多了一些更加深入骨髓的痛楚。

歡迎關注江丞相聲視界,相聲的世界裡不是沒有悲傷和艱難,但是相聲傳遞的永遠都是快樂和輕鬆。這就是相聲的格局和哲學,也是每個人獲得幸福人生需要具備的格局和哲學。

今日話題:您看過德云社版的《窩頭會館》嗎?感覺如何?我們一起傾聽,一起分享。

免責聲明: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謝謝!

原創不容易,喜歡可以按右下角投幣按鈕,鼓勵支持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