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子”的火辣往事


2006年,24歲的劉芸得知男友聶遠與阿嬌半夜幽會,還拍了不少親密照後,一把鼻涕一把淚嚎啕大哭……

黃曉明趕緊安慰道:“已經翻天了,再說也沒有用了。”

這一哭,轟動一時,一段“五角戀”的緋聞被她孟姜女哭長城般地哭了出來……

其實,劉芸的“哭功”從小就很有威力。

劉芸是土生土長的湖南辣妹子,家境不錯,從小就是掌上明珠。

7歲時,劉芸被選進體校學藝術體操,可每次訓練400米跑步,她總是跑得最慢,因此經常被罰加圈,有時一罰還加好幾圈。

劉芸覺得委屈,每天都哭,練就了一身的哭功。

堅持到11歲,她實在受不了,找父母哭訴,這一哭果然很有用,很快被寵溺她的父母領回去了。

後來,廣州舞蹈學院來湖南長沙挑選舞蹈苗子,由於劉芸有藝術體操功底,被特招進了少女舞蹈團。

1997年,15歲的劉芸畢業後,被分配到廣東南方歌舞團,成了一名正式的舞蹈演員,可劉芸不開心,又跟父母哭了一次鼻子……

因為她不甘心給人當伴舞,想改行演戲。這一哭,效果又很好,父母同意她辭職。

2000年,18歲的劉芸經過3年備戰,如願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剛上大一,劉芸就被《命運的承諾》劇組看中,邀請她演一個配角,可那時中央戲劇學院規定,大一新生不能拍戲!

煮熟的鴨子,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它飛了?

二、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劉芸一番運作,規定就變成“龜腚”了。

拍完這部電視劇後,贏在起跑線之前的劉芸戲約不斷,很快又受邀參演了由韓寒小說改編而成的電視劇《三重門》,飾演“沈溪兒”一角。

可惜這部劇由於某些原因,直到2004年才悄悄登陸電視熒幕,而且還只有8集。

韓寒對該劇非常不滿,曾說道:“我覺得這部電視劇拍得太丟人了,真希望讀過這部小說的讀者,永遠沒有機會看到這部電視劇……這只是一部碰巧和我小說同名的電視劇而已。”

該劇評分也很低,劉芸拍了個寂寞,算是起了個大早,卻趕了個晚集。

那期間,聶遠因主演電視劇《上錯花轎嫁對郎》爆紅,被封“四大小生”,與劇中女主角黃奕見縫插針地來了場戀愛,戲拍完後,兩人見縫插針的遊戲也完了。

這也給了他和劉芸見縫插針的機會。

2003年,21歲的劉芸和25歲的聶遠,受邀參演吳子牛執導的電視劇《汗血寶馬》,吳子牛對剛進組的劉芸下命令:進我的劇組有一個條件,就是不准談戀愛。

但命令是死的,人是活的,見縫插針也很隱蔽,導演不一定能發現。再加上,劇組有別的噱頭分散火力,比如聶遠的“裸戲”等,兩人的地下活動就在導演的眼皮底下偷偷進行……

同一年,劉芸還進組電視劇《大漢天子2》,和男主角黃曉明合作,飾演劇中的奇女子“秋蟬”。

這一忙,就忘了見縫插針地去探班男友聶遠,為她再一次痛哭埋下了伏筆……

三、

劉芸回憶說,和黃曉明合作,演“秋蟬”時,每天哭戲都極投入,因此搞得心力交瘁。

有記者問她,為啥不用一些滴眼藥等輔助手段呢?

劉芸回答:觀眾現在水平都很高, 人工的眼淚一眼就能看出來,而且在表演時沒有真情實感讓人感覺太蒼白,很多戲都是看過程的。

黃曉明見她哭得楚楚動人,就多了幾分憐愛,兩人在劇組的互動越來越多,一度靠得很近,因此傳出緋聞。

當時劉芸要把見縫插針的機會給聶遠,根本沒有給黃曉明間隙,而那時黃曉明也很忙,與秦嵐打得火熱,也插不上……

2005年,劉芸再接再厲,先後出演了電視劇《大漢巾幗》和《紅拂女》。因為嬌俏可人的扮相,開始有了關注度……

可讓劉芸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她名氣越來越靠近男友聶遠時,對方卻忙著和別的女星玩見縫插針的遊戲。

2006年6月,張紀中版的《鹿鼎記》開拍,24歲的劉芸被選中出演小郡主“沐劍屏”一角,再度和黃曉明合作。

一回生二回熟,劉芸和黃曉明配合也越來越絲滑,兩人在戲裡公幹調情,吻得霸總心花怒放……

並且,這一回黃霸總一下有了“七個老婆”,玩得很黃很暴力,一度因某些鏡頭尺度太大,還被剪掉了……

戲外,黃曉明也逢場作戲,幾乎和劇裡的“老婆們”都傳過“緋聞”。

劉芸和黃曉明的緋聞還在半路時,正在和阿嬌拍《雪山飛狐》的聶遠卻更猛,快人一步,傳出了更加勁爆的緋聞。

四、

據說,聶遠與阿嬌在劇組經常結伴遊玩,一起開車,每次阿嬌都是乘坐聶遠的車,關係親密得很……

一次,聶遠帶阿嬌半夜去嗨,被記者拍了個正著,這讓沒能插上針的劉芸很生氣,於是,再次拿出了自己的絕活。

2006年8月,還在和黃曉明一起拍《鹿鼎記》的劉芸,突然嚎啕大哭,向媒體曝出自己和聶遠相戀3年,一度談婚論嫁,卻被阿嬌見縫插了一針……

她哭著反思道:要是當時堅持去劇組探班,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這一哭,果然很轟動,劇組的黃曉明等人紛紛安慰……

劉芸還講了幾個細節,稱聶遠當時和阿嬌拍《雪山飛狐》期間,一直不讓她去探班,就是因為和阿嬌在一起。並且,聶遠的手機裡存滿了和阿嬌的親密合影……

只是,這些所謂的“親密合影”遠不及後來她和陳冠希老師拍的勁爆。

當時,劉芸很生氣,因為除了和阿嬌之外,聶遠還見縫插針地和謝娜傳出了緋聞。

最可氣的是,謝娜還是劉芸親自介紹給聶遠認識的,所以,她不敢相信。

後來,劉芸在一檔節目中稱,自己曾經在同一個階段,被最好的朋友和我當時相戀了很多年的情人同時出賣……

然而,更刺激的是,那時聶遠見縫插針的對象可不止這麼兩個,而是“五角戀”!

後來,艷照門爆發後,聶遠被媒體問到和阿嬌玩的事,他稱那是艷照門之前……

日後,聶遠接受專訪,也解釋了喜歡和女演員見縫插針的原因:演員這個行業,經常在一起兩三個月,又演對手戲,談戀愛,日日在一起,容易產生感情……

所以,日久生情是水到渠成的。只是,傷過心的劉芸沒有等來聶遠回心轉意,一轉身,就和另一個男人生情了。

五、

2007年,剛與妻子孫鋒離婚的鄭鈞,被好友朴樹邀請去看電影,巧合的是,朴樹老婆吳曉敏也叫了自己的好友劉芸。

有意思的是,鄭鈞和劉芸不約而同遲到了,到了現場他們兩人一合計,就一起換了個別的電影看。

電影院裡環境很曖昧,兩人都是感情失意,在電影的催化下,慢慢有了異樣的情愫。

劉芸說,鄭鈞見到她第一眼就喜歡上她了,覺得她倔倔的。

一個禮拜後,25歲的劉芸就成了40歲鄭鈞的女朋友。

在一起後,劉芸的第一件事,就是讓鄭鈞把長發剪了。鄭鈞聽到後如遭雷劈:這長頭髮對我而言,不僅僅是頭髮,還是一種精神,是搖滾精神。

劉芸才不管啥精神:短頭髮不是沒精神,看起來更精神了!

留發不留頭,鄭鈞拗不過劉芸,只好將留了十幾年的“精神”長發給剪了。

但鄭鈞萬萬沒料到,隨著和劉芸繼續深入交流,發現她是個“辣妹子”,脾氣忒大,經常為了各種小事吵架。

一次,他們半夜不知幹啥不爽,突然吵起來了,鄭鈞逃到院子避開戰火,劉芸一路跟到院子繼續開罵。鄭鈞評價劉芸:“她是我遇到過的脾氣最大的女孩兒。”

還有一次,他們又因一點雞毛蒜皮吵起來,鄭鈞生氣地摔椅子,結果椅子彈了起來,他憋不住笑了,可又覺得沒面子,扭頭就往門口衝……

“吵架能手”劉芸怒斥道:“你這衣服褲子全是我給你買的,你想走可以,衣服脫下來還我!”

鄭鈞二話不說,就開始脫,脫到只剩一條褲衩,站在樓梯間瑟瑟發抖,也不敢出去,怕別人以為是偷情被發現的奸夫……

最後,他只能打電話給助理,讓送衣服褲子來!

不過,和鄭鈞吵架期間,劉芸還出其不意地登上了美國《時代周刊》封面,成為繼章子怡、李宇春之後,第三位登上該封面的中國藝人。

2008年,26歲的劉芸先後拍了電視劇《戀戀東麗湖》《鑽石王老五的艱難愛情》等,名氣持續上升。

一得意就忘形,不久,她的一條微博很快引發一場軒然大波。

六、

2009年,劉芸在博客上曬出與鄭鈞擁抱的合照,正式公開兩人的關係,沒想到得到的竟不是祝福!

鄭鈞的粉絲非常生氣,稱這麼俗的女人,怎麼配得上搖滾文青?還罵劉芸是小三!

劉芸火爆脾氣上來了,揪住鄭鈞說:“你必須把你的離婚協議書,掃描一份放到網上,證明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你已經離婚了!”

還真是一物降一物,鄭鈞很快專門在博客上發了一篇名為《劉芸不是小三,是天使》的文章,稱“為罵人的人感到悲哀,因為他們並不真的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就像過去的我一樣。”

還特意強調:“小劉同學不是小三,因為我絕不會因為愛上另一個女人而離開我的前妻!”

這很搖滾,風波慢慢淡去後,兩人趁熱打鐵,在鄭鈞的家鄉西安註冊結婚,並抓緊時間又搖又滾,很快就有了成果。

2010年10月,劉芸生下一個六斤男嬰,這本是值得祝福的事,可媒體卻傳出兩人離婚,稱是劉芸產後得了抑鬱症所致。

但他們的經紀人很快否認了,說見不得別人好。

那段時間,某男星用心形石追女星的傳聞引發熱議,劉芸也不甘寂寞,在網上曬出一個石頭,稱是“石頭男”在山上意外撿到給她的,這是該男星送出的“第六塊”石頭……

就在網友們驚愕猜測之時,劉芸又和鄭鈞一起為兒子擺起了周歲宴,應采兒還送上了祝福,婚變傳聞不攻自破。

2012年,30歲的劉芸和文章一起拍了喜劇《親家過年》,兩人“床”戲很刺激,上演了露台大戰,不知鄭鈞看了啥感受?

嚐到大尺度的甜頭後,劉芸越玩越大。

七、

同年的3月,樂視老闆娘甘薇盛情邀請劉芸、應采兒、熊乃瑾,主演由她擔當製片人的網絡劇《女人幫·妞兒》。

這部被稱“史上尺度最大網絡劇”,劇中有“男明星出櫃”“經紀人大戰狗仔”“辦公室艷照大公開”“閨蜜男友秘密背叛”“互聯網代購騙局”“高富帥劈腿”等狗血情節,話題性十足。

熊乃瑾透露,她們幾人經常一起組織聚會,這個習慣延續了幾年。劉芸更爆料,“我們就是一家人,大家就應該互相關心!”

因此,劉芸被視為赫赫有名的“泰迪姐妹團”預備人員。

所謂“泰迪姐妹團”,由都愛養泰迪犬的7位女星組成,分別是:大姐秦嵐、二姐霍思燕、三姐李小璐、四姐熊乃瑾、五妹甘薇、六妹肖雨雨、七妹楊冪,還有兩名替補隊員就是劉芸和應采兒。

劉芸最初和李小璐的關係最好,她還以李小璐閨蜜身份,參加了《吐槽大會》,這也為劉芸後來遭到全網唾罵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2013年,劉芸拉著鄭鈞在馬爾代夫補辦了婚禮,“泰迪姐妹團”裡的秦嵐和應采兒特意到場祝福,三人越走越近。

或許是為了展示自己的特長,劉芸還跑去參加綜藝《演員的誕生》,在和黃璐搭檔演《親愛的》時,忽然痛哭起來,眼淚啪啪直流……

沒想到,三十多年的“哭功”用在此時,卻遭到網友炮轟,說她太作了。

圈內人紛紛站隊,於正力挺劉芸炮轟黃璐,“泰迪姐妹團”的大姐秦嵐也出馬了,稱:“往往事實的真相,和真實的過程並沒有被大眾看到……劉芸的簡單與純粹是我最愛她的閃光點。”

這邊關於哭戲的爭議還沒平息,那邊劉芸又掀起另一場爭議。

這期間,劉芸開始拼命對外解釋,說她不是“泰迪姐妹團”的成員,只是其中有幾個是她閨蜜而已。

在另一檔節目裡,她再次強調,自己不是“泰迪姐妹團”家族的,從來不養泰迪犬,也不整容。

不養犬還好講,不整容啥意思,是不是別有所指?

八、

難道“泰迪姐妹團”女明星都整了容?

一時之間,網上議論紛紛,“泰迪姐妹團”對她是愛是恨可想而知。

這場風波尚未平息,劉芸的好閨蜜、“泰迪姐妹團”的三姐李小璐,被曝光夜宿嘻哈歌手PGOne家中,老實人賈乃亮貢獻了“做頭髮”的梗,引發全網熱議……

鄭鈞發微博稱“長出了成年人的齷齪,卻只有嬰兒脆弱的身體”。不少網友覺得,這是在暗指鬧得沸沸揚揚的PGONE夜宿事件。

劉芸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不僅點贊,還轉發了鄭鈞這條微博。

網友立即反問劉芸,回去怎麼面對“泰迪姐妹團”?

劉芸回道:“我不是泰迪姐妹團的,我不養狗也不整容,我只是多年前幫甘薇拍了一個網絡劇,所以也認識她們而已!”

對於她這個解釋,網友們並不買賬,稱泰迪姐妹紅極一時時,劉芸既不澄清,也不反駁,還一起拍照、一起上《吐槽大會》,現在泰迪姐妹團有難,她趕緊撇清關係,還落井下石!

被網友罵得無法自理的劉芸,第一次在吵架上吃了癟,趕緊刪掉了微博……

可她依舊被大批網友唾罵無情無義,劉芸工作室連忙發聲明回應,強調劉芸確實不是泰迪姐妹團一員……

工作室越解釋,劉芸被罵得越狠,但這還沒完,還有更狠的。

九、

2018年1月,劉芸和關係最好的應采兒和秦嵐,帶著爭議上了綜藝《三個院子》,嚐到了綜藝的甜頭。

2020年,她又去參加了芒果台的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與當年老緋聞對象黃曉明再度重逢,又少不了抹眼淚。然而,不久她又拉了一波仇恨……

有黃曉明撐腰的劉芸,在節目中和黃聖依等人抱團,各種欺壓不太紅的女星,再次被網友們追著罵。

很多網友看不慣劉芸“狐假虎威”,欺負弱小,瘋狂給劉芸方面發短信,辱罵她“情商低”“抱團”等等,急得工作室不得不再次出面回應:一個綜藝而已,不至於吧?

連鄭鈞的粉絲都看不下去了,紛紛給他留言,趕緊將劉芸整回去。

鄭鈞卻非常佛系回复:我的看法是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言行承受後果……

最終,劉芸沒能乘風破浪,反倒是在浪潮般的罵聲中,黯然退場。

2021年,劉芸出演了古裝劇《上陽賦》,意外扳回一點面子。

因為該劇中,章子怡扮演15歲的少女,被網友痛批毫無少女感;而劉芸的古裝扮相卻很出彩,觀眾覺得很美,沒有一點違和感。當然,如果出來和老公吵架,就更沒有違和感。

於是,最近40歲的劉芸和55歲的鄭鈞參加真人秀《妻子的浪漫旅行》,兩人一出現,又吵了起來,還登上了熱搜……

劉芸又亮出了“絕技”——哭。她哭著對鄭鈞說:“你覺得我們合適嗎?”

這一哭一問,效果瞬間拉滿。流眼淚,流啥的不要緊,但萬一又吵到脫衣服、脫褲子,那就太辣眼睛了,合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