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內娛男演員堆裡,又出了一個“異類”!


這段時間,全網被世界杯給刷屏了。

這場4年一屆的足壇盛會正在卡塔爾進行,網友們的目光隨之聚焦其中。

而在中國球迷的眼中,世界杯期間鏡頭存在感最強的人,或許不是梅西C羅等傳奇。

而是下面這一位演藝圈人士。

他,就是演員沈騰。

世界杯期間,你一定在電視機裡看過拿著足球晃蕩的沈騰。

不管你習不習慣,眼睛一閉,沈騰始終會在你的腦海洗腦刷屏。

間接地,沈騰也成為世界杯期間的“網絡紅人”。

但別看沈騰在電視裡這麼歡騰,實際上,今年他的整體畫風卻很憋屈。

今年積極拍戲的他,正遭遇一些事業上的“小挫敗”。

先是在百花獎“吞下”零投票。

憑藉《我和我的父輩》單元入圍百花影帝的他,最終在候選者中排名墊底。

現場得票上,那尷尬的0票更顯得尤為刺眼。

緊接著,他又在金雞獎遭受二連擊。

憑藉電影《獨行月球》中男主獨孤月的出彩演出,沈騰的表現收穫廣泛好評,成為無數網友眼中的金雞影帝大熱。

就連沈騰本人都表示,自己的表演能讓自己“拿獎拿到手軟”。

但最終頒獎時,他卻在影帝之爭中輸給首次入圍金雞的朱一龍。

儘管在廣大群眾眼裡口碑出眾,生涯票房也已突破200億,但頗受市場認可的沈騰卻距離得到專業獎項始終隔了一層紗。

那麼,如今43歲的沈騰將來還能突破這個瓶頸嗎?

或許,我們可以從沈騰過往的經歷裡找找答案。

而他的過往裡,則寫滿了一個濃厚的標籤:

一個愛跟自己較勁的異類。

01、春風裡默默茁壯成長的“異類”

讓我們將故事線往前移,聊聊沈騰成名前的事。

沈騰自小家境殷實,求學之路其實很順暢。

他本人曾在採訪中表示,他的學生時代沒有“窮困擠地下室”的困難故事,

相反,他還是個“溫室裡的花朵”。

自小被全家疼愛的他,也在求學上得到家人的毫無保留的支持。

在沈騰考上軍藝時,他的父母怕兒子照顧不好自己,

直接舉家搬到學校附近開餐館,以此陪孩子讀完4年大學。

在家人提供的後勤保障下,沈騰在大學裡過得很滋潤。

他不僅因為高顏值被稱為軍藝校草,還在大三就被指派給學弟學妹指導表演。

原本,以他在學校的發展軌跡,他可以在畢業後到各文工團任職,端起不少人羨慕的“鐵飯碗”。

但年輕氣盛的沈騰,就是生活在春風下的一朵奇葩,家庭條件讓他忘記了生活的煩惱。

在剛畢業的那一年裡,把大部分時間都浪費到了遊戲上。

直到他無意間讀到一個名為《想吃麻花現給你擰》的劇本後,

沈騰才開始“上進”,他立馬燃起了一股話劇夢。

連夜讀完劇本後,沈騰被其中的構思打動,認為這樣的創作理念是自己想要的。

於是,他就主動來到劇本方——開心麻花團隊面試。

儘管該團隊當時正是草創期,團隊準備資金上並不充沛。

但出於對話劇舞台“一見鍾情”的熱愛,沈騰決定加入這個工資都發得艱難的團隊。

2003年,沈騰正式加入開心麻花,與何炅、謝娜、湯加麗等人成為團隊創始元老。

但在當時的大環境裡,話劇劇場模式並不普及,這使得團隊的發展始終停滯不前。

不僅每次演出上座數低下,團隊還要承擔每場數万塊的演出成本,這使得他們連續賠本了幾十場。

據沈騰回憶,最誇張的一次,他們甚至在千人大劇場裡只賣出4張票。

演員比觀眾都要多的慘淡情況,也折射當時麻花的窘境。

但儘管如此,沈騰卻沒有在團隊危難之際選擇放棄。

為證明自己昔日的選擇沒錯,沈騰還是一根筋咬牙堅持。

在那段困難時光裡,收入微薄的他寧願依靠父母的資助生活,以“被動啃老”的方式維繫著舞台夢。

在父母的支持、女友的鼓勵下,沈騰依舊為熱愛而發電,默默在話劇舞台堅持。

每次演出後,他與團隊通宵達旦地討論劇本不足、研究一個個表演細節,用心留住每一個觀眾。

在成員們一次次較勁堅持下,團隊作品質量逐步提高,觀眾數也從昔日慘淡的“4人”慢慢往上積累…

2008年,“被動啃老”6年的他終於迎來出頭日。

那一年,開心麻花在眾人努力下明顯有了起色,首次開啟全國巡演的麻花開始有了“火”的苗頭。

而在沈騰等核心骨幹持續發力、新晉人才不斷加入之下,

麻花這一把火越點越旺,逐漸成為線下的熱門話劇團隊。

幾年後,當時已在線下打出名堂的沈騰,接到春晚導演哈文的電話,被邀請參加2012年春晚。

而隨著當時29歲的沈騰初次亮相春晚,他多年來的“較勁”第一次有回報…

02、初成名的自我較勁:拒絕陪著“郝建”到老

對絕大多數觀眾來說,第一次認識沈騰是在2012年。

那年春晚,沈騰在小品《今天的幸福》中扮演小人物郝建。

無論角色名帶來的諧音笑點,還是機靈逗趣的人物性格,都讓“郝建”在除夕之夜走紅全網。

而沈騰和開心麻花團隊也至此讓全國觀眾記住。

隨後,沈騰更是連續4年出現在春晚,讓那個“用無鞋打敗天真”的郝建形象深入人心。

但在沈騰剛剛憑藉“郝建”走紅時,他卻又一次跟自己較勁了。

面對這個可以蹭很久的喜劇角色,但沈騰卻不願意繼續演下去。

在接受采訪時,他就一改嬉皮笑臉畫風,嚴肅地表示:

作為一個演員,我不應該陪郝建走到老。

隨後不久,他就開始在各大演出有意識規避“郝建”。

2015年,他迎來摘掉“郝建”標籤的機會。

那一年,他參與喜劇競技節目《歡樂喜劇人》錄製。

這一過程中,他沒有使用外界耳熟能詳的“郝建ID”,而是以全新角色參演。

貫穿整季節目,沈騰也展現了極為強大的喜劇實力。

第一期作品裡,他就以小品《熱帶驚雷》讓人眼前一亮。

小品中,他扮演一位為埋地雷等候美軍的越南小兵。

在魏翔扮演的美國大兵中地雷後,他開始上前嘲諷,但得意過頭的他也踩中了地雷…

而笑點,也在兩人的鬥嘴和自救中產生。

而在前期的耍寶逗趣後,沈騰則在最後投射深層的思考。

小品最後,自知難逃一死的美國大兵出於人道幫男主沈騰解決掉地雷,並含淚喊出一聲

“go home(回家)”。

在沈騰一聲悲憤的“no home(沒有家)”的回應下,兩人的聲音至此湮沒一片炸彈聲中…

由喜到悲的劇情設置,再到一語道破的戰爭本質,整個小品格局至此被昇華。

而沈騰的想法和野心,也至此被顯露了出來。

隨後幾期節目裡,逐漸跳脫郝建光環的沈騰開始展現各式喜劇理念。

小品《爸爸爸爸爸爸》中,他扮演一個經驗豐富的“人販子”,但他卻在誘拐艾倫飾演的兒童時吃憋,並鬧出不少笑話。

而在一系列搞笑情節後,沈騰卻畫風一轉,將小品變為催人淚下的戲中戲。

假髮一摘,沈騰的角色瞬間現出本貌。

原來,他演的不是人販,而是為尋找孩子而反串拍防拐視頻的失孤父親。

在深情並茂的演繹下,沈騰讓人感受觸動人心的淚意。

後來,沈騰還有不少“奇葩”之舉,他曾力排眾議演了出無聲默劇。

儘管該形式在小品舞台並不討巧,但他還是堅持己見要演。

在臨演前一天,他甚至還修改劇本、“折騰”隊友們重新排練。

而從最終的演出效果來看,沈騰的這份較真是對的。

儘管沒有台詞,但他與搭檔們卻以豐富的肢體動作將整個小品演得惟妙惟肖,展現著默劇的魅力。

而小品最後,他望向現場的那落寞神態,更是隔空致敬遠去的默片時代和喜劇大師卓別林。

憑藉這一個個極具巧思的小品,沈騰最終力壓宋小寶等對手拿下該節目冠軍。

至此,沈騰不僅走出“郝建”的舒適區,也解開“郝建”對自己的束縛,邁向更多可能…

03、爆紅後的自我較勁:200億先生拒絕只當諧星

在小品舞台成名後,沈騰很自然地就將觸角伸向影視領域。

拿下《歡樂喜劇人》冠軍的2015年,沈騰開始在電影領域野蠻生長…

同年上映的現象級爆款作品《夏洛特煩惱》,他以喜感十足的男主夏洛形象收穫好評,

各種搞笑表演和喜感的台詞至今仍是網絡熱詞,至此沈騰成為全國數一數二的紅人。

隨後多年,沈騰還在《西虹市首富》《羞羞的鐵拳》等各式麻花製造作品裡有著出彩表現。

無論是“一個月內花光10億”的王多魚,還是喊著“你過來啊”的副掌門,沈騰總有無數種方法逗笑大夥。

在一部部喜劇爆款出現後,“每個褶子都是笑點”的沈騰也成為新的票房密碼。

在不少人眼裡,已躋身200億票房俱樂部的沈騰已與“搞笑”兩字完全綁定,甚至有了“周星馳接班人”的呼聲。

但你以為沈騰就這麼滿足了?

不。

他又較上勁了。

在喜劇生涯節節高升時,沈騰似乎不願意被冠以XX接班人的頭銜。

相反,他是在努力嘗試改變戲路…

演完一些喜劇爆款後,他往往會“獎勵”自己演一部嚴肅的作品。

與《夏洛的煩惱》同年上映的冷門作品《一念天堂》裡,沈騰就來了段令人深思的非喜劇表演。

電影中,他扮演一位罹患癌症、時日不多的演員。

臨終前,他決定用自己的專業做事,偽裝成多個形象潛入詐騙組織打擊罪犯。

於是,他一會偽裝成公司職員,一會又偽裝成飯店店員,一會又化身直播UP主,以“末路英雄”的方式以惡制惡。

貫穿全片,沈騰並沒有刻意在演喜劇。

相反,他以頗為享受的方式在一部戲裡體驗多種角色,並且都做得很好。

儘管《一念天堂》在劇本邏輯存在一些Bug,且與《唐探1》這樣的爆款同天上映,這讓影片票房表現極為慘淡。

但沈騰的表演還是收穫廣泛認可,評論區裡就有人盛讚這是他生涯最好的表演。

隨後多年,在大量喜劇演出外,沈騰也沒放棄對嚴肅戲路的嘗試。

韓寒作品《飛馳人生》中,看似嬉笑怒罵的喜劇人設下,沈騰就演出一個不甘人生沉寂的過氣車手形象。

結局裡,他飾演的車手張弛為夢想的詩意赴死,更解鎖了獨有的男人式浪漫。

而在今年《獨行月球》上,沈騰依舊在尋求突破。

飾演滯留月球的宇航員獨孤月的他,在插科打諢呈現角色喜感外,還細節化地演出“月球基地最後一人”的孤獨感。

最鮮明的一幕,就是下面這段45秒的演技天秀;

遠在月球的獨孤月在與地球倖存者聯繫上後,情緒反應真實到讓人動容。

先有見到同胞後的欣喜;

再有聽到同胞誇讚的害羞和欣慰;

緊接著則是想到過往的落淚。

這樣一段段極具層次的表演,誰還能說沈騰只會演喜劇?

對此,導演王晶一眼點破了沈騰的“較真”:

你看他現在都不想逗大家笑了,他想演爸爸,他想“死”

儘管沈騰目前仍未獲得專業獎項的肯定,但他的這份勁頭確實被大家看在眼裡…

04、情感生活中的奇葩之舉:12年長跑遲遲未婚,“準丈母娘”都著急

與演藝事業類似,沈騰的感情生活故事也很多。

沈騰與妻子王琦相識於軍藝時期,對方是沈騰的小學妹。

兩人的結緣頗有些歡喜冤家的感覺。

當時,還在讀大三的沈騰以學長身份指導學弟學妹排練小品。

人群之中,他一眼瞅見學妹王琦的形體有問題,於是就下意識就教訓了一句:

把你翹起來的屁股收回去!

而王琦卻也沒被對方的學長身份嚇退,而是自帶川妹子屬性地回懟:

我屁股就這麼翹!

而她的這一懟,卻讓沈騰對小學妹留下深刻印象,並埋下了愛的種子。

不久,他就託人要來王琦的手機號。

當天夜裡,沈騰就給對方發來一條逗趣的短信:

姿勢不對,起來重睡!

在這個“沈騰式”的喜感搭訕後,王琦被幽默感十足的學長所吸引,

也開始接受對方的約會邀約。

漸漸地,磁場相吸的兩人走到了一起,成為令人羨慕的校園情侶。

但校園裡的浪漫,往往扛不住畢業後的傷感。

時間過得很快,畢業後的沈騰成為麻花團隊的一員,兩人的感情也經歷著一次巨大的考驗。

由於麻花前期經營慘淡,事業瓶頸讓沈騰曾一度意志消沉。

為此,他索性宅在出租屋打遊戲,平時生活也懶得打理。

這樣的頹廢狀態也讓王琦看在眼裡,她也為此與沈騰多次爭吵。

在一次吵架上頭後,她更直接提出了分手。

體驗到心如刀割的分手滋味後,沈騰才至此醒悟。

隨後他開始努力戒掉遊戲,並將更多重心放回事業。

半年後,洗心革面的沈騰調整回了狀態,並重新發動攻勢追回了王琦。

而在經過這次感情危機後,沈騰也開始重視王琦的感受,他懂得了珍惜,想要用更好的狀態牢牢拴住王琦。

為讓王琦看到最好的自己,也為了自己的事業夢,沈騰開始努力投入工作中。

至此,重新找回狀態的沈騰與王琦感情穩定地走下去,並持續了12年。

但隨著兩人的感情日趨穩定,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隨著沈騰爆紅全國,他與王琦的婚事遲遲未決成為眾人熱議話題。

為此,沈騰也遭到了多方逼問;

要么是吃瓜群眾的催促;

一次採訪中,就有主持人這樣調侃沈騰:

你有一個我最佩服的事,跟女朋友交往這麼久居然都不結婚,你是怎麼做到的?

要么是“準丈母娘”暗暗敲打:

還是早點成家好啊

就連王琦本人,也曾對沈騰“暗示”動作快點:

我不要你的名和利,我只需要你關心和照顧。

儘管沈騰當時並沒有正面回應,但這並不是他在敷衍。

相反,只是經歷過感情危機的他仍在自我較勁,想要給對方最好狀態的自己。

2015年,王琦終於等來了那個“最好的沈騰”。

那一年,沈騰正因暑期檔的《夏洛特煩惱》爆紅於大江南北,而他則選擇在事業高光期向王琦求婚。

12月,沈騰出人意料地參加了一個相對冷門的綜藝《女婿上門了》,

在這個節目中,他出人意料地安排了一場浪漫的求婚儀式,正式將這段愛情升級。

在最好的頂點迎接最美的她,熱愛“自我較勁”的沈騰對感情也沒有食言。

婚後第二年,兩人很快就迎來了愛的結晶。

05、票房高達200億,卻零影帝,沈騰,是這個圈子的幸運

回看沈騰此過往經歷,不難發現,他是個沉得住性子的人。

成名之前,一頭扎入話劇舞台遲遲未見回報,沈騰卻寧可“一事無成”多年也要堅持夢想。

在與自我較勁多年之下,他這才等來登上春晚的機會。

成名之後,沈騰則沒有讓喜劇人設束縛自己。

相反地,他較勁於完成從小品咖到電影咖的轉變,寧可放棄“郝建”形象帶來的光環加成也要努力轉型。

而這,也讓他順利完成從小品明星到百億演員的過渡。

感情生活裡,沈騰那股勁頭依舊沒變。

為讓王琦放心將一生交給自己,沈騰多年以來努力事業打拼,努力讓自己達到最好狀態。

而最終,這一切的等待沒有白費。

即便當下,今年2獲影帝提名不中的沈騰仍在尋求走出舒適圈,突破自我。

在喜劇演員難獲專業獎項認可的大背景下,沈騰沒有就此氣餒。

結合沈騰近期動態,不難看出他又在憋著發力了。

先是與名導張藝謀合作,以主角身份參演電影《滿江紅》。

這部主打古裝懸疑標籤的作品,也讓人看到了沈騰的別樣想法。

隨後,他又加入犯罪片《光天化日》的劇組。

從演員陣容到劇情介紹,該作品同樣也與喜劇不太搭邊,顯然沈騰跳出舒適圈的決心很堅定。

其他劇透信息,沈騰的名字還出現在科幻電影《時間之外》的主演名單裡。

顯然,未來一段日子,

沈騰想通過讓自己的銀幕作品少點笑聲,來讓自己的演藝之路多點新的掌聲。

儘管喜劇選手轉型難是普遍共識,強如“喜劇之王”周星馳生涯也僅有一座影帝。

但這並不代表圈子裡就沒有人成功轉型過。

曾因喜劇片《瘋狂的石頭》走紅的黃渤,就是一大典範。

在後續於《鬥牛》《親愛的》等多部電影展現不同演技後,黃渤如願斬獲多個電影節影帝,如今已是業內資深的演技派。

再有,則是黑色幽默作品《天下無賊》而出道、並憑藉《人在囧途》系列確立笑星形象的王寶強。

寶強後續的演藝生涯裡,

在《hello樹先生》貢獻過一段入選北電教科書的表演,演技風評也是國民級的。

而從當前軌跡來看,愛與自己“較勁”的沈騰,注定會成為內娛男星裡難得一見的“異類”存在:

即便一切順風順水,他也不滿足現狀,他對於業務能力有著更高的追求。

談及類似話題時,沈騰的這句話暴露了野心和決心:

喜劇演員轉型難,那是因為你沒有能力。

因此,從某個層面來看,沈騰今年的2次提名影帝不中,或許也是個“好事”。

今年沖擊影帝遭受挫折後,或許能刺激沈騰將一貫的“較真勁”放到繼續鑽研表演上。

當量變累積質變時,他的影帝時刻就不會太遠了。

儘管沈騰出道至今19年0影帝是他的遺憾,但若能錘煉出一個更強形態的他來,換個角度看,他的“失利”也是讓整個圈子的一大“幸事”。

或許,在未來,沈騰又會在某部作品裡突然給我們帶來不一樣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