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S,是怎麼被一步步塑造成「綠茶鼻祖」的?


疲憊。

她姐最近吃汪某某的瓜,吃得疲憊到了極致。

但汪某某和其母,依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前腳剛說了休戰,轉眼又扯出新的話頭。

今天,汪某某開直播讀了自己的傳記《生於1981》,讀起自己過去幾年和大S相處的過往……

傳記中汪某某有幾分文采姑且按下不表,但略顯“微弱”的聲音,一句聽者傷心聞者落淚的哀嘆“算了不念了”,倒是讓他分分鐘收割了一波憐愛。

圖源:網絡

昨天其母張女士,也不改“戰蘭”本色。

她買了個頭飾戴上,變身“愛新覺羅·蘭”,接著對大S一家陰陽怪氣:

愛新覺羅蘭回來了

不用您說啊

圖源:網絡

一不小心沒吃全瓜的網友,看到這裡可能都懵了。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怎麼又又又在過什麼我們沒見過的招。

是的,汪某某一家和S一家的隔海過招,儼然已經變成了一檔不定時播出的大型連續劇,稍一走神就會錯過很多劇情。

而最新進展,其實總結下來還是老一套——

這次,還是汪某某一家,先跳出來拱火。

汪某某前腳對大S發動金錢指控,張女士後腳就在直播間跟兒子打配合,污名S媽“坐檯”。

圖源:網絡

如此一套下來,激怒了大S——她甩出了賬戶明細、男方親筆寫下的欠條,還蓋章傳聞中汪某某婚內出軌有性病的爆料。

挑起戰火之後,汪某某又開始打出組合拳式的“汪氏滅火法”:

先寫小作文回擊:

甩出離婚協議、大S購物清單、刷卡信息……

圖源:新浪微博

再自說自話,光速退場+刪博。

圖源:新浪微博

一套下來,真應了網友對汪某某的那句評價:

“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站起來就吹牛X。”

荒誕又好笑。

更荒誕的是,本以為這套下來,只能給吃瓜群眾徒增笑料。

但定睛一看,如今的輿論走向,跟去年他們剛離婚、今年3月大S再婚時,已經截然相反——

時不時就要發瘋的汪某某,成了用情至深的“財閥前夫”。

被罵破了天,不過是“敗家子”“慫包蛋”,絲毫沒影響“企業家”的勢頭。

圖源:新浪微博

沉默了一路,最近才開始反擊的大S,則成了花前夫錢的“心機毒婦”“無恥撈女”。

星路跌宕,商業價值大打折扣。

發現了嗎?

堅定用單一招數打輿論戰的汪某某,似乎已然贏麻了。

若真要論及其中的哲學和門道,汪某某本人可能甚至都不曾意識到。

天賦,這是天賦吧?

汪某某可能不曾意識到,但她姐卻替他總結出了幾分規律。

“汪某某的發瘋哲學”,很簡單。

看似出拳混亂,戲台拆了又建,建了又拆。

其實每次發瘋,都萬變不離其宗。

那就是——

永遠所答非所問,顧左右而言他。

試問,你還記得,這場罵戰最初因何而起嗎?

她姐敢斷言,很多人對此早已記憶模糊。

但要提及爭論最初,引爆輿論的一些關鍵詞和金句,但凡衝了幾天浪的人,都能回憶起幾分:

“我他媽的不想再給這個家付電費了。”

“你個窩囊廢換個床墊行嗎?”

“我要檢舉徐熙娣。”

如果你能回憶起這些刻煙吸肺的句子,卻記不起紛爭的源頭。

那就足以證明,汪某某的招數管用了。

時間往回倒到11月21日那天,台媒爆出汪某某不履行離婚協議、拖延支付裁定金額。

而這將導致,汪某某或將被凍結在台資產。

圖源:網絡

這是汪某某和S一家,這波曠日持久的輿論戰的源頭。

其實事情的最初,一切很好定性:

一個拒不履行協議。

一個依法將其起訴。

簡單明了,板上釘釘。

但汪某某看到新聞的反應,不是按照規定來,跟著法律走,而是微博升堂。

至於升堂時提交的訴狀,剝掉娛樂八卦的皮之後,其實荒唐至極——

司機阿姨工資是他在開。

房子首付和貸款是他在還。

家裡的開支電費是他在繳。

可前妻的床,是別的男人在睡。

汪某某扔出來了一個又一個足以引爆輿論的關鍵詞:

“電費”“床墊”“窩囊廢”“思諾思”……

圖源:新浪微博

他直指具俊曄是軟飯男,又暗示大眾小S吸毒。

他句句不離孩子,張嘴就是情緒極強的暴言。

他有意無意釋放出的關鍵詞,充滿故事張力的細節描述。

他喚起了看客們對八卦最原始的窺私慾,又巧妙地、絲毫不糊塗地避開了事情真正的重點:

是他罔顧法律協議在先。

但移花接木的敘事,總是更能奪人眼球。

於是,輿論的走向,不是按照法理來,而是跟著汪某某的情緒走。

於是,由這份以汪某某視角為主的聲討開始,便奠定了三人的輿論形象——

汪某某,慷慨大方、忍“辱”負重的前夫;

具俊曄,無能懦弱、軟飯硬吃的“姦夫”;

大S,貪婪寡情的“蕩婦”。

一件違背契約的法律事件,通過調動大眾情緒扭轉為一場道德審判。

這時,電費已經不是電費,而是女人的“貪欲”。

床墊也不是床墊,而是離婚女性“輾轉多夫”後主權難定的身體。

理性便被情緒淹沒,法理被道德攻占。

如果復盤汪某某的每一次下場,就會發現,每次都是這般如法炮製。

三月份,他被人指控“婚內出軌”。

結果,他前腳說小S藥是不是吃多了,後腳又爆料大S用違禁藥。

圖源:新浪微博

事實上,小S吃的思諾思是安眠藥,大S吃的也是因懷孕期間患上癲癇的抗癲癇藥。

但他深知,當一個女人在大眾印像中“瘋”了,她要么將被剝奪言語的信用,要么將一生去奔走、剖腹取粉,陷入自證怪圈。

屢試不爽的“瘋女人”攻擊,也是他用的得心應手的利刃。

如今,他被人指控“婚後違約”“不履行協議”“撫養權”……

圖源:網絡

結果,他先攻擊小S說你老公出軌,男人在婚姻中的過錯,成了女性的污名。

又發動綠帽攻擊稱大S出軌在先,“原來你們2018年就搞一起了”。

無端的猜測,又成了他不履行白紙黑字協議的擋箭牌。

圖源:新浪微博

後來,大S曬出他親筆寫下的欠條,稱他欠了幾千萬不還。

結果他扭臉就曬出女方的購物清單和刷卡信息。

好巧不巧,那些購物信息裡,大S買的巨額愛馬仕包包、結婚頭紗、男款帆布鞋……都赫然在列。

圖源:網絡

儘管離婚協議裡,明明白白寫著女方有權刷那張信用卡維持消費習慣,且條款中沒有再婚限制。

但重點依然如他所願跑偏。

甚至,圍觀群眾也已然像巴甫洛夫的狗——

只要他拋出一點點線索,就能發動全網自動找起了女方的道德瑕疵。

於是,事情進入了鬼打牆一般的循環:

每一次當事情開始從法律範圍內有所討論時,汪某某都會用新的“炸彈”將輿論拉回到道德層面,闢謠,永遠趕不上扔“炸彈”。

亂拳打死老師傅,發瘋搞死體面人。

他不恥於立受害者人設,因為綠帽情結最能挑動共情。

他不憚於用隱私去餵養娛樂大眾,因為大多都已經是別人家的隱私。

擺出一份共沉淪的姿態,讓大眾心疼他“被逼急了”,到後來直接張某穎借勢官宣,都少有唱衰聲音。

但,一個是早已多次“互聯網發癲”的商人,另一個卻是需要頻頻維護形象的藝人。

這麼看來,汪某某的整個過程,看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其實做的是一樁穩賺不賠的生意。

一如鄧高靜律師總結說:

“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消費大S的明星效益,問大S借錢,婚內出軌,離婚調解書給大S畫大餅,離婚後引導網友對大S一家進行網暴。大S真是遇到老實人了。”

當然,她姐並不是覺得汪某某有高智商,足以使用連環計。

一如她姐開頭所說——

這場輿論戰中,汪某某逐漸佔了上風的哲學和門道,可能他自己都不曾意識到。

但不管是否意識到了,在父權思想浸潤中長大的汪某某,似乎天然就有著如何“脫責”的直覺。

無論自知或不自知,汪某某一開始打的就是輿論戰。

在他狂嗆S家之後,有人統計了21日汪某某發文的關鍵詞。

圖源:畢導

其中不乏潑對方髒水、添自身光環,幾次提到“明天就去接孩子”塑造慈父形象。

同時,也常常扯到家國情懷。

比如稱自己是41歲的“北京孩子”,暗示大S不願意住在北京。

圖源:新浪微博

他總是在通過與宏大敘事的綁定,將自己置於一個巨大的“正當性”之中。

當然,這些挑動大眾情緒的技巧,他的母親更為嫻熟。

21日,微博的熱度流向張女士直播間,她一邊帶貨一邊吐槽,讓大眾的八卦熱情居高不下。

同時反复提及自己是民族企業家,對方是“小島子”,更稱“現在就去學開飛機統一小島”。

圖源:新浪微博

張女士,轉移重點的能力也不遑多讓。

對於大S的再婚,她重新演繹,在直播時縫牛仔包(網傳具俊曄送給大S孩子的見面禮),手上畫戒指。

圖源:網絡

“床墊、綠茶、滷蛋、超級軟飯王、兔頭(禿頭)”頻頻出現在她的直播間。

圖源:網絡

後來更是張嘴就來——

稱小S吸毒一下子吃20粒、具俊曄熱愛裸體、S媽曾經坐檯、大S犯重婚罪……

圖源:網絡

即便汪某某多次否認張女士發言的真實性,甚至說:“直播的人不要吃人血饅頭……除了我們兩個說話其他都是廢話。”

圖源:新浪微博

卻不影響張女士賺得盆滿缽滿,靠表情包吸了一波粉。

圖源:新浪微博

大S當然不是重婚,但輿論早被攪動得愈加混沌。

就像同樣“兩方都不是好人”的德普家暴案——

人們會選擇性地忽視,法庭認定了德普對安珀十多起的襲擊,但更願意津津樂道,捕風捉影的“安珀在床上大便”。

張女士的直播間,則成了大S演藝生涯中難以抹去的“大便”。

在法律層面理虧的情況下,醜化、娛樂化女明星便是最好的解法。

於是,只靠信口開河,便契合了所有人的情緒引爆點,打得圍觀群眾眼花繚亂。

讓每一步都是法律之內、行為有法可依的大S,在情緒的喧囂中被變成了“撈女”“綠茶”“心機女”。

圖源:新浪微博

至此,她的形像已經“塌”了。

甚至對於S一家的怨恨,已經能讓看客對著疑似有私生子的許雅鈞大加讚賞(私生子傳言未被證實)。

圖源:蘿貝貝

這一切的一切,都出離了普通人的想像。

但如果復盤娛樂圈的諸多熱點事件,就會發現這一套並不新鮮。

過往的娛樂圈輿論戰早已將其玩得風生水起。

去年夏天,都美竹控訴吳亦凡之初,並沒有得到太多支持。

當時她直指吳亦凡是誘騙、強姦、潛規則未成年女孩的慣犯,反倒給自己引來不少質疑和揣測。

圖源:網絡

畢竟,此前吳亦凡每每惹上緋聞,最終都變成純情無辜大男孩被想紅心機女誆騙的話本。

從早年緋聞女友林西婭,到自曝戀情的小g娜、被狗仔拍到的秦牛正威,這些緋聞對像從未獲得過輿論支持。

除了都美竹。

她是怎樣逆轉風向的?

最致命的一擊,是那篇“決戰”長文。

強調手中證據夠他最少十年牢飯(確實)之餘,嘲諷了吳亦凡的方方面面:

嘲他演技和綜藝感;

嘲他愛裝x,跟EXO的隊友是表面兄弟;

最重要的,是嘲他性能力堪憂。

並由此貢獻了兩個年度熱梗——

“吳簽”,和“我的很大,你忍一下”。

圖源:新浪微博

一時間嘲“簽”文學鋪天蓋地,衍生梗包括但不限於“大碗牙籤”“吳痛針灸”“吳法吳天”,“xx很大,你忍一下”也成了玩梗句式。

公眾雖沒有聲援都美竹,卻少有人願意站在吳亦凡一邊。

當然,先後二十多位女孩站出來甩截圖揭吳亦凡假面,給都美竹添了不少可信度。

圖源:網絡

只不過,如果沒有那句“吳簽”,風向也不可能轉得如此之快。

用爆無關料的方式轉移視線,讓輿論偏離原本的重點,卻反而奪回了輿論高地。

最唏噓的是,這個打法並非都美竹的主意,而是由一男性寫手潤色而成。

該寫手在接受采訪中就直言,他覺得都美竹的文案“太爛了”。

而他深諳互聯網傳播要點,因而主動找到都美竹,要給她公關。

圖源:網絡

引爆全網的“吳簽”一詞,正是出自他。

而他所謂的“傳播要點”,跟汪某某無意中打的這一套組合拳,可以說是異曲同工。

同樣因為踩中大眾情緒,而佔領輿論高地的,還有周揚青爆料羅志祥的那則事件。

事情一出,最引人矚目的,不是羅志祥出軌。

而是“多人運動”“時間管理大師”這類關鍵詞。

圖源:新浪微博

只不過,周揚青的“幸運”之處在於——

由於放出的實錘太猛,羅志祥滑跪太快,且周揚青被扒出家世顯赫。

她才躲過“撈女”的帽子,也沒有被輿論反噬。

但也足見,這種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亂拳打法,看似章法全無,實則拳拳到肉。

每一個偏激的話語,都精準擊中大眾的high點,

於是全網陷入吃瓜造梗狂歡之中,情緒先行,輿論翻轉。

無意識的緊箍咒

這種“情緒先行”的場面有一個專有名詞——

後真相。

指“訴諸情感及個人信念,較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輿論的情況”。

圖源:網絡

想要情緒輸出奏效,引導大眾的道德評判,擺證據講事實並非重點,暗合人們最易陷入的主觀臆斷,才是要義。

汪某某是這樣,男性寫手給都美竹寫那篇《決戰》文也是這樣。

只不過,汪某某迎合的是男性的綠帽焦慮、對女性的拜金偏見,佐以家國情緒。

而寫手創造的“吳簽”梗,羞辱吳亦凡的性能力,還迎合了大眾根深蒂固的陽具崇拜。

來源:《白蓮花度假村》第二季

而在這樣的情緒先行的“後真相”的輿論場上,從來沒有公平的較量。

女性想要贏得支持,條件苛刻到了極致。

前人之鑑有王力宏和李靚蕾。

當時面對李靚蕾的指控,王力宏遲遲沒有回應。

他八十多歲的老父親手寫信幫兒子說話,By2的Yumi否認插足傳聞,被波及到的徐若瑄公開催促王力宏出面化解。

第二天晚上,王力宏的回應姍姍來遲,裡面反复提及一個日本名字——

“西春美智子”。

圖源:新浪微博

王力宏用的這招,和汪家的“小島子”策略如出一轍。

圖源:李靚蕾回應

明明是婚姻情感糾紛,卻拉著民族情緒為自己造勢。

此外還把自己描繪成被綁架的無辜男孩,稱結婚時被李靚蕾用懷孕要挾,離婚時又被勒索錢財。

撈女的指控用在女性身上,堪稱百試不爽的上策。

在這種種髒水下,李靚蕾只能擺出證據證明王力宏謊話連篇,並表示她不要房屋贈與,也放棄理應享有的贍養費。

爆料王力宏患有自戀型人格障礙和性癮,繼而向大家科普“情緒操縱”(gaslighting),用專業的心理學知識點明王力宏對自己的霸凌。

圖源:李靚蕾回應

放出出軌證據和心理醫生證明、放棄錢財補償,具備專業心理學知識、邏輯縝密分析一針見血,且強調自己是中國人,表明愛國立場。

這才得以扳回一局。

但也並不是大獲全勝,時至今日依然有人在指責李靚蕾的心機。

發現了沒?

同樣是混淆視聽的套路,男性用起來無需盡善盡美,甚至,輕易就能引偏輿論。

而一位女性,則要手握實錘、面面俱到,成為徹徹底底的“聖女”,才能獲得輿論的支持。

都美竹拒絕吳亦凡方的私下補償,堅持將其告上法庭,並獲得二十多位女孩的公開聲援,才能稍稍抵禦惡意揣測。

反觀大S,即便離婚調解書在法院和雙方律師的的共同見證下簽署完成,種種行為合法合規。

婚內孕產九死一生,並用名氣和錢財幫助汪某菲創業,離婚後的贍養費亦合情合理。

圖源:新浪微博

但是呢,只要花了前夫的錢,就被人們釘在道德的恥辱柱上。

此般鑑“撈女”的審判邏輯,和鑑婊、鑑媛一脈相承,不過是新瓶裝舊酒的互聯網獵巫罷了。

道德審判的天平,本就是傾斜的。

《後真相時代》一書指出:

“我們可以根據興趣、自然傾向或者目前想到的任何事情進行無意識選擇。”

這一切,是後真相時代的弊病。

這一切,也是滋生在父權製文化滋養的土壤中。

於是,厭女成了公眾的集體無意識。

看客們無論男女,都不由自主地優先審判女性。

來源:《聖蛛》

父權制塑造了男女的雙重道德標準,更是另一層不公。

只有放棄應得利益的女性,才能自證清白。

只有成為道德模範的女性,才能受到認可。

因而無論是贏得輿論的李靚蕾、都美竹、周揚青,還是敗給輿論的大S,都在無形之中強化了這種審判標準。

來源:《聖蛛》

更讓人覺得悲痛的是——

每每碰到兩性話題,“我女我也”的聲音總不絕於耳。

她們口中喃喃重複的,分明是架在女性頭上的緊箍咒。

這緊箍咒,無形卻有用。

因為一切如上野千鶴子所說:“其他女性的過去也許就是自己的明天。”

有人預言到這點,說:

“大S和汪某某的鬧劇,最後還是要我們普女買單。”

只不過,這預言中認為普女要買單的是——之後沒人相信前妻,男性會更加謹慎撈女。

殊不知,普通女性要買單的是,被社會輿論一再縱容而變得更加根深蒂固的厭女土壤。

你看,這厭女土壤,已然埋到了每個女性的胸口,密不透風。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