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二代”李乃文:19年不溫不火,與顏丙燕意難平,至今未婚!


宋丹丹曾在節目上說:“我說乃文怎麼老是不火呀?”

李乃文出道多年,有演技有品行,卻始終不溫不火。

這些年他一直活躍在熒幕上,可就是讓人記不住名字。

有人在街上叫住他,他一臉興奮的準備和人家合影,可對方半天都叫不出他名字,只是對他說:“我看你有點眼熟,你叫什麼來著?”

這是李乃文的現狀,很無奈卻又無能為力。

他的人生似乎與“名利”二字毫不沾邊,反而“衰神”的稱號一直伴隨著他。

在娛樂圈這個名利場中,李乃文始終保持一顆敬畏的心,用精湛的演技演繹了無數個小人物。至於愛情和名利,他一切隨緣從不強求。

01 沒有享受到“星二代”的光環

李乃文1974年出生在寧夏,祖籍天津。

父親是一名中醫,母親從中戲畢業後分配到天津人民藝術劇院,也是劇院的“台柱子”。

5歲之前他都在大西北的黃土地上肆意奔跑,從未受過約束。

父母工作繁忙,基本上處於放養孩子的狀態。

直到5歲那年,父母工作調回天津,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他無法繼續在廣闊的黃土地上肆意奔跑,每天被爺爺奶奶嚴加管束。

有時候母親工作的時候會把他帶到身邊,演出時,他就坐在台下幫劇院看守道具。

劇場的台階被他爬過無數遍,衣服都被磨包漿了。

台上那一方天地也成了他夢開始的地方。

有一場話劇需要一個小孩子,整日遊蕩在劇場的李乃文自然成為不二人選。

這是李乃文第一次登台演出,從此“演員”這兩個字在他心裡生根發芽。

19歲時,李乃文報考母親畢業的學校—中央戲劇學院。

可他似乎沒有享受到“星二代”光環。

前兩場考試發揮很穩定,唯獨在三試時出現一些失誤。

本來他該被淘汰掉,卻被高景文老師留了下來。高老師也是鞏俐的恩師。

但高景文覺得他缺乏靈氣,直接將他劃分為自費生。

自費生學費要5000元,其他學生只需要700元。

那可是1993年,這筆錢不是個小數目。

父母的工資都不高,碰巧哥哥剛結婚,家裡一下子掏不出那麼多錢。

李乃文開始發愁,心裡打起退堂鼓,準備另謀生路。

可母親卻對他說:“錢的事我和你爸會想辦法,不用你擔心,我只對你提一個要求,畢業的時候讓老師後悔當初讓你當自費生。”

李乃文記住母親這句話,並且把他當做目標去奮鬥。

帶著母親的教誨,李乃文背著行囊走進中戲的大門。

和他一起入學的還有王千源、朱媛媛、劉敏濤、辛柏青等人。

大家都是700塊錢入學的,只有他是5000塊錢,一想到這他就自卑的不行。

只有付出百倍努力,才能對得起父母的付出,才能讓老師刮目相看。

當別人吃喝玩樂時,他自己在教室鑽研作業。

大一期末考試,李乃文以專業滿分的成績讓老師和同學們刮目相看。

但他依然“自卑”,因為同班同學都能在外面接到工作了,唯獨他接不到。

大二的時候,老師推薦李乃文去《家有三峽》劇組客串。

這是他第一次出演電視劇,還獲得5000元的片酬。

當時他每個月的生活費才200元,這5000元足夠他25個月的生活費。

拿到片酬他就給家人打電話,媽媽在電話裡說:“那我以後就不用給你生活費了吧?”李乃文說:“不用了。”

從劇組出來的時候他就把錢放到胸口,然後昂首挺胸的去火車站坐車。

結果一下車,錢沒了錢包也沒了。

他不敢和父母說,只能自己硬著頭皮蹭飯。

自此,“衰神”這個稱號一直伴隨著他。

李乃文脾氣很好,同學們都喜歡跟他一起玩。

他還有一個外號叫“人中金毛”,意思是像金毛一樣溫順,和誰都能聊到一起。

聽說他丟錢後,同學們輪番請他吃飯,今天你請,明天他請,直到李乃文賺到錢為止。

在大學期間,李乃文和朱媛媛、唐旭關係非常好,三個人被稱為“中戲小虎隊”。

無論何時何地,他們三個人都形影不離,還有人多人覺得李乃文喜歡朱媛媛。而當時朱媛媛是辛柏青的女朋友。

只不過,朱媛媛和李乃文關係特別好,每次他們出去玩,辛柏青都像個局外人。

有時候老師都替辛柏青打抱不平“辛柏青,李乃文和媛媛關係那麼好,你不生氣嗎?”

辛柏青說:“沒辦法,他們是好姐妹。”

這句話說的很對,很多女生都沒把李乃文當男生看,一直拿他當姐妹。

有一次班上女同學在排練的時候內y帶開了,她直接撩起後背就讓李乃文給她扣上。

李乃文也沒說話,就幫她把帶子扣上了。

後來朱媛媛問她:“你怎麼不叫我幫你扣?”

那位女生說:“天吶,我剛才竟然忘了李乃文是個男生了。”

可想而知,班上女生和他的關係有多好。

哪怕朱媛媛和辛柏青結婚了,李乃文還在朱媛媛身邊來回游盪。

正是這種性格,讓他收穫了很多好朋友,有了好朋友他才能在沒有生活費的情況下,還能每天吃上三頓飯。

可同學們能力有限,能幫他解決餓肚子的問題,但無法幫他解決拍戲的問題。

5000塊錢被偷還只是“衰神”的開始,更衰的事還在後面。

02 事業上屢屢受挫

在學校期間,學長陳建斌曾邀請李乃文來出演《萬尼亞舅舅》。

整個團隊忙裡忙外好幾天,可臨到演出跟前,節目被叫停了。

因為他們的話劇太過前衛,沒有被老師們接受。

於是,這場話劇“胎死腹中”。

倒霉的事還沒有結束,等李乃文自己要排練畢業大劇的時候,三個導師兩個重病住進醫院,一個在劇組拍戲無法趕回學校。

李乃文就成了第一個沒有畢業大戲的學生。

畢業後,他被分到中央話劇團,本以為自己可以參加工作賺錢了。

結果“衰神”的體質揮之不去,參演的第一部作品《我的一九九七》又被扼殺在搖籃裡。

每次都是這樣,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可這股東風始終沒有吹過來。

以至於參加工作7年了,還要靠父母的接濟度日。

而此時同班同學王千源、朱媛媛、劉敏濤等人都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

李乃文又開始“自卑”起來,他覺得自己怎麼這麼衰。

演技也不錯,畢業的時候高景文老師還對他表示抱歉,不應該當初讓他作為自費生進來。

雖然演技得到了老師的認可,可運氣始終差那麼一點。

每次王千源覺得自己不夠幸運的時候,他就對比一下李乃文。

這樣一看,好像自己比李乃文幸運多了。

可見,李乃文當時過的有多慘。

王千源

後來在朱媛媛的建議下,李乃文決定離開話劇舞台,準備往大銀幕上發展。

2003年,李乃文出演呂小品執導的情景喜劇《好市多多》。

3年後,馮小剛將楊金遠的小說《官司》改編成電影《集結號》。

李乃文經人推薦,在影片中出演了“呂寬溝”。

雖然是個排不上名次的小角色,但因為精湛的演技,成功獲得馮導的青睞。

隨後,馮導把他簽進自己的工作室。

有了馮小剛的助力,李乃文陸陸續續出演了不少年代劇,《十四樓》、《奪寶》、《借槍》等等。

2013年後,李乃文開始接觸輕喜劇。

其中就有他和宋丹丹、朱媛媛合演的《幸福請你等等我》,以及《結婚前規則》、《戀愛先生》、《如果歲月可回頭》等等。

只不過大部分都是配角,始終沒有大紅。

孟京輝導演這樣評價李乃文:“配角就是抬轎子的人,抬轎子很講究方法,演技要好,還不能搶了坐轎子人的戲。”

李乃文就是這樣一位“抬轎人”。

當初拍《虎口拔牙》時,姜武心裡很沒底,直到他聽說配角是李乃文。

姜武立馬給他發短信:“乃文,你能來這戲就穩了!”

為了能拍好一個鏡頭,他能鑽研一天。

一遍一遍對著監視器找出自己不滿意的地方。

很多時候導演都通過了,他自己卻不滿意。

為了能更真實的貼近角色,李乃文讓群演真的扇他巴掌。

有時候自己不滿意,還要換個機位再扇一遍。

連續十幾遍下來,李乃文的臉都腫了。

久而久之,李乃文的口碑在圈內傳開。

所以各大影視劇導演都喜歡讓他去飾演配角。

2018年,李乃文在徐崢的賀歲電影《我不是藥神》中出演一個黑心商人。

2021年,在張藝謀執導的《懸崖之上》中飾演反派“魯明”。

其實他很少出演反派,但每次出演都能讓人恨的牙癢癢。

這也說明他演技足夠精湛,能讓觀眾全身心代入角色。

如今,李乃文出演的劇本幾乎已經定型,年代劇和現代劇,幾乎不會變樣。

在被主持人問到時,他說:

“我覺得這是每個演員都期待的,他刺激你的感官,激發你的創作慾望。但前提也要看劇本,看這個角色是不是能夠挑戰,或者說我有沒有資格去挑戰,更多的也要看緣分。現代劇和年代劇,還有古裝劇,我其實真的不挑,只要是好劇本。好的創作,我不會給自己設限。”

在事業上,李乃文似乎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而在感情上,他始終差點運氣。

李乃文目前還沒有結婚,感情狀況始終成謎。

不過,這些年他在圈裡也傳出過幾個緋聞女友。

03 愛情始終有遺憾

第一位就是顏丙燕,早在2005年《愛情的牙齒》劇組,李乃文就已經和顏丙燕相識。

在劇中他們有大量親密鏡頭,而李乃文剛剛從話劇演員轉型過來,實在放不開。

氣的顏丙燕沖他大喊:“李乃文你是不是個男人,你跟你女朋友接吻就這樣?”

這句話把李乃文嚇一跳,嚇得他不敢再畏手畏腳。

等2011年李乃文和顏丙燕再次合作《重來》時,他們在劇中扮演中年夫妻。

李乃文不想讓顏丙燕接這個角色,可顏丙燕覺得這個劇本很真實,值得去塑造。

於是,在顏丙燕的勸說下,李乃文也來到劇組。

在面對記者採訪時,顏丙燕說:“李乃文吻戲見長,比之前好多了。”

只不過顏丙燕的性格太強勢,李乃文把握不住。

面對記者的撮合,顏丙燕表示:“我倆一個水瓶座,一個射手座,相似的地方太多,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而李乃文在節目中表示:“我喜歡強勢的女人。”

但顏丙燕不喜歡李乃文這款男人。

於是,他和顏丙燕成為觀眾心中的“意難平”。

第二位是王麗坤,2011年李乃文和“素顏女神”王麗坤合作《婚巢》時曾傳出過同進一個小區。

甚至有媒體經常能拍到李乃文和王麗坤同進一棟樓。

在採訪中,記者問王麗坤為什麼這麼了解李乃文。

王麗坤說:“因為我們住在一起。”

意識到不對,她趕緊解釋:“不不不,我是說我們住在一個小區,他經常去我家看裝修情況。”

王麗坤李乃文

第三位就是左小青,身為文藝青年的左小青,這些年來愛慕者無數。

倆人多次被拍到單獨聚餐的畫面。

只不過李乃文不是左小青喜歡的類型,兩位的關係只能友情以上,戀人未滿。

他和朱媛媛也正如此。

左小青李乃文

如今,李乃文已經48歲了,還沒有結婚,也沒有新的戀情傳出。

或許他在追求一份純真、無暇、相守到老的感情,正如上一輩人的愛情一樣。

李乃文一提起父母之間的愛情故事,他就變成一個話癆,根本停不下來。

從他的表述中,可以看出來他和父親一樣,都喜歡“女漢子”型的,只不過自己沒有父親那麼幸運。

李乃文:“我非常羨慕父母的愛情,恩恩愛愛的沒有任何世俗的東西,沒有雜質,就是真是有感情才在一起,他們的感情特別好,在一起過了幾十年也沒有變過。

我的父母是經人介紹認識的,聽他們講起來其實挺逗的,我的父親在新疆工作,母親也是中戲畢業分到了寧夏,介紹人是母親的朋友,那位朋友跟我母親說“這個人啊長得不好看,但特別有才”,母親就說可以先看看,父親就到了寧夏,兩人見了面,母親是個很開朗的

人,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有點女漢子型,父親也很喜歡母親的這種性格,雙方都覺得挺中意的,之後經過工作調動兩人就在一起了。

那個年代也就是和親朋好友一起吃個飯就算是儀式了,那個時候有個收音機就是大物件了,哪有什麼禮物送啊!兩口子一起攢好久的錢才能添個物件。

那個年代沒有婚紗照呀,也就是黑白照片。

我提過想給他們補拍,但他們不去,按說婚紗照是很有紀念意義的,但在父母的眼裡還是真實的生活來得實在,只要心裡有著對方就夠了。

母親是特開朗的一個人,家裡沒她不熱鬧,父親特別冷幽默。要實實在在地過好過日子,感情、責任、互相的理解都挺重要,缺一不可。 ”

從他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李乃文和父親的性格很像,都很安靜平和,愛慕的對像也是性格和自己完全相反的。

都說夫妻要想生活得久,性格一定是互補的。

可能李乃文還沒有找到和自己互補的那個人。

不過他很看得開,不強求,一切隨緣,正如演藝事業一樣。

即便是配角也要當成“黃金配角”,沒有人記住他的名字也不難過。

李乃文:“觀眾不記得我名字不丟人,但是不記得我角色的名字,這對演員來說才是難以啟齒的。”

馮遠征也說過類型的話,他飾演完“安嘉和”後,觀眾都叫他“安嘉和”,沒人知道他叫馮遠征。

對於這種情況,馮遠征從不著急,也不自卑。

馮遠征:“演員不就是要觀眾記住你角色的名字嗎,光知道名字,不知道你演過什麼作品,那你能叫演員嗎?”

這句話也反映了圈內的現狀,太多明星整天掛在熱搜上,可一部像樣的作品都沒有,空有流量,沒有演技。

而像李乃文這樣的實力派演員,卻很少上熱搜,他在熱搜榜上幾乎是“消失”的狀態。

這對觀眾來說是損失,對娛樂圈來說更是一種悲哀。

畢竟看一些沒有演技的明星演戲,對觀眾來說是如坐針氈,如芒刺背,如鯁在喉。

希望像李乃文這樣有演技又低調的演員,能有更多演戲的機會。

讓觀眾看到高質量、高水準的良心好劇。

不過,李乃文本人倒是不急,畢竟前半生一直很“衰”,迫切想尋找出頭的機會。

如今,出道19年能成為圈裡的“黃金配角”,他已經很滿足了。

即便觀眾找他合影,但愣是叫不出他名字也無所謂。

沒有人認識,他反倒活的更自在,更真實。

可以心無雜念的去路邊攤吃飯,可以毫不遮掩的去菜市場買菜。

隨遇而安、平平淡淡何嘗不是一種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