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的人走茶涼,在何炅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有24年曆史的快樂家族,一直都彷如連體嬰兒,同仇敵愾在娛樂圈闖蕩。

但現在卻已分崩離析,除何炅外的四人,更是直接摘掉老東家“湖南衛視”個人標籤。

以發展前景分析,若“真解約”算是件好事。

快樂家族早因收禮風波口碑糜爛,東家不會再將任何資源浪費到他們身上。

偏偏,一旦與湖南衛視簽約,便不是自由身,只能對接平台相應通告,在有限領域發展。

難怪,吳昕當主持人十幾年,依舊被冠上“啥啥不會”不會標籤,常年遊走在主持界圈邊。

她接觸不到主流通告,自然成不了全能主持人。

兩個月前的《浪姐》便是有力證明,歷經四期舞台錘煉,37歲的吳昕搖身一變成魅力自信大女人,並成功憑“彩帶舞”驚艷出圈。

外形膚若凝脂,五官驚艷絕倫,大方展露的小蠻腰,更突出纖細身姿。

這樣一看,根本不敢相信,吳昕竟是之前又土又沒存在感的三線主持人。

《春日遲遲再出發》、《是很熟的味道》兩大綜藝,更是讓她脫離“主持功底極差”花瓶頭銜,成為獨挑大樑的高情商金牌主持。

至於謝娜、海濤解不解約無所謂,一個有天王丈夫做後盾,一個是商圈投資胖大佬,屬於他們的經濟堡壘早已成型,根本不在乎那點資源。

何炅卻不同,白手起家雖也投了不少公司,但不是大股東的他,除有限分紅,也只得一個面子。

主持生涯看似風光,但28年沒登過春晚,更沒得過任何官方主持人榮譽獎項。

背後還有個不省心的爹,瘋狂扯後腿。

一朝失足跌下神壇,偏偏輿論風波還不輕饒,父親老賴、加盟商討伐兩大事件,更是徹底將他的好人緣、好事業全然葬送。

深扒背後原因,這一切真的怪他嗎?何炅還有希望東山復起嗎?

01、

2019年,何炅在主持節目時,隨口說出的兩句話,讓他徹底得罪半個娛樂圈,原本名利雙收之路,也因此逐漸衰落凋零。

在《令人心動的offer》中,何炅上演了一場“零求生欲”談話。

當期節目以“藝人解約糾紛”為主題,何炅身為過來人,很不理解某些經紀公司的所作所為。

記得當初他簽約時,雖也是以年為單位,但頂多不超五年。

但如今,卻動輒五年、十年,還附加了違約條款、解約條件以及違約賠款金額。

實在是看不下去的他,當眾提醒想當練習生的觀眾,入行前一定要做好心理防線,這個圈子有無數深坑,等著小白來踩:

“一個經紀公司,一次性簽約一百個人,只要有一個人成為周震南,那就成功了”。

“至於剩下的99人,慢慢耗唄,反正不給資源,也不讓他們接私活,唯一出路就是拿五十萬解約”。

這套規則的核心在於,利用普通人的迫切明星夢,廣撒網廣招收。

簽約時,利用他們年輕眼界窄,沒接觸過娛樂圈,不懂規則,更沒經驗的短板,忽悠他們簽下“畜生”合同。

只要有一個能被捧紅,之前的培育便沒白費,即便全軍覆沒也無妨,一百個人的天價解約款,已經足夠經紀公司吃一筆雄厚紅利。

一直都知道,小明星未成名前日子艱辛,求職屢遭閉門羹是基本常態,好不容易突破阻礙拿下通告,收入卻極其微薄,長久下去根本無法維持生計。

但萬萬沒想到,背後內幕更陰暗殘酷,這種經紀公司,直接將有志年輕人當成韭菜瘋狂割利,相信前期大餅畫的越圓,後續便被坑的越慘。

以何炅當時的地位,他根本不會陷入此類深坑,自然沒必要在意,但他依舊當眾發言,揭露黑幕,告訴大眾真相。

只因為,他也有一個朋友因受不了資本操控意圖解約,但得知違約金高達一億後,只能放下單飛念頭,又被迫續約十年。

何炅看不慣這些公司,便放縱自己大肆吐槽。但他卻忽視一個關鍵問題。

這些話,會不會給自己留下隱患?

世人都想知道,每件事情的最終結局。他的解惑,自然讓很多練習生提早得知現實險惡,避開歪路。

但卻無疑毀掉了經紀公司的發財之路,後續引發的連鎖反應,更是動了更多人的蛋糕。

從這一刻開始,何炅原本牢固的地位已經岌岌可危,《口紅王子》綜藝,自然成為他接二連三曝光醜聞的初始點。

02、

節目中,何炅一句:“應援會小朋友,送禮物不要粘不干膠,名片撕不下了,沒法送人,只能自己用,我現在已經有20個保溫杯了”。

粉絲應援禮是心意,如果不喜歡不需要,完全可以拒絕。

但拿到手後,卻將“心意”視為交易物件,隨手遞給身邊人,這種行為讓大眾下頭,讓粉絲心灰意冷。

沈夢辰此時又點了一把火,稱:“我們剛交往的時候,杜海濤就經常拿著應援會禮物拜訪我爸媽”。

隨後,杜海濤又被扒出,他將很多應援會粉絲送的禮物,放到個人交易平台上售出,總數量竟累積高達456件。

倘若每件平均價在五百,單靠二次出售禮物,杜海濤已經淨賺二十萬人民幣,更何況還有許多禮物價格高達幾千、幾萬。

最令人心驚的是,還有人扒出,《快樂大本營》背後竟有一條“嘉賓黑色產業鏈”。

只要自家偶像來錄製節目,粉絲都必須自覺點下午茶,否則便不會被節目組和主持人照顧。

“點下午茶”還有門道,不能在外買,要通過快本指定商戶下單,其中一份套餐是買八十份甜點,總金額五千五百塊。

但後來,有細心的粉絲發現,這筆訂單的實際消費只有二千九百元。

忿忿不平下,調查了這家甜品店法人信息,因此得知老闆竟是湖南衛視的關係戶。

好傢伙,不只是快本主持人得便宜,合作商還能吃回扣,這條產業鏈成熟到令人細思極恐。

除食物應援,快本還支持“場地應援”。粉絲花2-3萬,在場外租賃一塊區域,給自家偶像拉橫幅、秀燈牌,瘋狂造勢,打油加氣。

更坑的還有,快本曾推出過“臉盆計劃”。

主題是為貧苦山區小學捐贈書包、筆記本、牙刷、香皂等一系列日常用品。

這筆錢的來源,同樣靠嘉賓粉絲支援,累計金額高達37350人民幣。

什麼快樂大本營,這是快撈大本營吧?用粉絲的錢,謀自己的禮,難怪節目被停,這病態風氣確實應該遭到整頓。

只是,快本結束,並不意味何炅能全身而退,因為後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讓他徹底跌入深淵!

03、

2021年,陷入半沉寂狀態的何炅,準備用時間消去輿論對自己的負面影響。

但父親卻中途作妖,被曝光成老賴,欠農民工四十三萬酬勞,半年拒不歸還,如今被強制執行。

據了解,這件事確實是何炅父親的錯,當初何父與賀振湘做生意時,要求對方先拿出四十萬啟動資金。

後來工程完工,便翻臉不認人,那怕賀振湘官司贏了,將執行文書拿到手,何炅父親依舊無視。

後來法院多番催促,見何炅父親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只能將他列為老賴。同一時刻,何炅父親的烤魚連鎖店也被曝出醜聞。

許多加盟商透露,當初是看何炅名氣才選擇加盟,如今交了錢,何炅父親就放任不管,之前承諾的保底、培訓、裝修扶持等皆成泡影。

後來,何炅父親無奈補上了欠款,但烤魚店事件卻沒有明面上解決,只用一紙聲明怒斥他們在聚眾鬧事,會用法律途徑追究責任。

烤魚店徹底沒了後續,大概率是何炅私下去協商,付出了巨大代價,才堵上悠悠之口。

都說“父之過,與兒無關”,但何炅父親事件,卻實打實離不開兒子的權勢,借明星之氣作威作福,行為惡劣,心態醜陋。

只是他卻忘記,何炅只是個明星,沒有隻手遮天的本領!

04、

娛樂圈的人走茶涼,在何炅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如今距離收禮風波已經過去了兩年。

期間何炅從何榜創始人、最廣人脈主持人、娛樂圈勞模退居二線,人氣降至冰點,徹底無緣新綜藝,只少量參與主持活動。

以如今趨勢來看,他後期大概率會提前退休,或直接成為幕後工作者,專心為湖南衛視培育新人。

至於社交平台,何炅更是直接放棄更新,最後一條,還是十月份為某節目做宣傳。

細數他的過往,何炅的衰落真的怪他嗎?

首先,收禮事件不可能只存在與《快樂大本營》,相信在大眾看不到的地方,早就形成一種常態風氣。

畢竟娛樂圈那點破事,早就人盡皆知,名氣臭的很。

再者,何炅根本不稀罕那點禮物,成為一線明星後,金錢單位遠超常人認知,喜歡什麼,小手一點買幾百件都不心疼。

只是日子奢侈太久,面對粉絲禮物時,自然失去重視感,但他不能不收,因為會影響路人緣。

也不能拒絕《快本》應援風氣,因為這會影響製作團隊的蛋糕。

如若是這樣,他在《令人心動的offer》的話確實不妥,但何炅不在乎,自己地位都這麼高了,自然可以稍微放縱一下。

更何況,他與那些經濟公司沒有任何交集,自然不用留任何情面。

現實真的很殘酷,所謂的“共情老好人”也真的只是人設。

但娛樂圈就是這樣,非紅即黑,在這裡面混跡二十八年的何炅,更明白“舌頭底下壓死人”的道理。

他唯一的錯,便是選擇片刻放縱,本以為無大礙,卻一失足成千古恨。

其實,當一個人放縱自己的那刻,就已經躺在任人宰割的案板上,如若再發表一些爭議言論,無疑是逼對方挖你的把柄。

想在這個圈子混好,需要本領和眼界,但想一直混好,卻需要一顆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

何炅想東山再起恐怕很難,畢竟一個身有“污點”的藝人,根本無力與新鮮血液爭奪。

48歲的何炅,走到今天這步怪誰?

如今娛樂圈只有一個他,但未來卻會不只有一個“何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