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娘和堂嫂喜極而泣的事可能是這事?許敏真的太難了


九方魚論原創觀點,謝絕抄襲

看到錄頻才知道,一直在九江兢兢業業上班的許敏,直接遭受過不合理對待。居然有人從封封直接到九江要求她配合調查。許敏立刻打電話通知了丈夫姚師兵等人。對方沒有合法合理程序,沒能帶走許敏。

現在才知道,那位堂嫂說大娘接了個電話喜極而泣,和老鍋開心了一個多小時。估計說的就是這事。堂嫂當時眉開眼笑,一副過不了兩天就會有好消息的模樣。或許她們得到消息,有人出發去九江要帶走許敏了。

呵呵

那天是看到堂嫂直播的,口氣非常之肯定。那是在大娘去封封被接待了六個小時之後。照理來說,就算報了立了,也不會那麼快出結果。可是能讓大娘喜極而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許敏被直接涉及了。

大娘很清楚許敏是依法維權,她也挑不出什麼大問題來。就像沒有拿得出手的理由反駁許敏這邊的偷之說,大娘也沒指望能讓許敏受到什麼懲罰。可是她自己前面的話說得太滿,太空,必須要有個回音。所以不在乎許敏被約談後會怎樣,只要許敏能被約談就行。可惜許敏這邊迅速反應,大娘的“好消息”沒有得逞。於是再也不敢提了。

表演

把大娘喜極而泣的消息透露出去的堂嫂,就這樣又一次做了豬一般的隊友。杜粉們看不慣她,是理所當然的事。仗著親戚的身份,每次都在攪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可是她還以為自己辦得很好,還要點名感謝那些慣會網暴別人的人。嘖嘖,老鍋家,就是這樣啊!

許敏難,是真的難。不能像大娘這樣花樣表演,又不能開口罵回去。加油吧,公道自在人心。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權必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