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宜禁放鞭炮”的建言,是誰提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何受人支持


自從1988年中央發布行政命令加強對煙花爆竹的安全管理後,三十餘年來,國人一直在“過年放鞭炮”這一問題上反复糾結。

放鞭炮是一項延續了兩千多年的中國傳統,作為一項重要的民俗活動,國人在春節、婚嫁等很多的重要場合都要放鞭炮。

然而,燃放鞭炮給現代生活帶來的困擾也很多,因此各地政府每到年關來臨前,都會根據本地的情況出台政策,限製或者禁止燃放鞭炮。

記得大概在十幾年前,抱怨禁放鞭炮讓“年味”喪失的聲音還不小。國家的禁放政策也因此反复,不能完全落實。

2003年,有學者發表文章指出:放鞭炮是“年俗”,是我們國家的民間文化遺產,應該好好保護,不應該一禁了之。

2021年,人民日報客戶端四川頻道一位作者,發布了一篇名為《向地方政府建一言:不宜禁放鞭炮》的文章。最近,這篇文章突然被人冠以《人民日報》的名義,一下又火了起來。

這篇文章在向地方建議“不宜禁放鞭炮”的時候,得到了很多網友的支持。不過與此同時,還是有一部分人反對,他們認為“放鞭炮是個陋習”。

那麼,人們對“過年放鞭炮”這個問題的看法,是怎樣發生變化的呢?下面讓我們來梳理一下放鞭炮這一年俗文化形成的過程,以及它對於古人和今人,到底有什麼不同的意義。

一、放鞭炮年俗文化的形成

在我們這一代人小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過年要放鞭炮,聽到鞭炮炸響的聲音就會覺得“過年好熱鬧”。後來這個“熱鬧”被人說成是“年味”,但所謂的“年味”是什麼,一開始我們並不知道。

那麼,“年”到底是什麼呢?直到長大後的某一年看春節聯歡晚會,主持人在節目中向大家科普:“年”在古代,原來是一種兇猛的怪物。

“年”會在每一年的除夕那天晚上跑出來,襲擊村莊,騷擾百姓。於是人們通過放鞭炮或者是敲響鑼鼓的方式把它嚇走,以保證村落的平安。

漢代東方朔作《神異經》說:當時山中有一種名叫“山臊”的怪物,經常在傍晚襲擊人們的村落,騷擾百姓。所以人們用火點燃竹筒,藉著竹筒受熱後炸裂發出噼叭聲驅趕它。

火藥發明以後,大家就製作了鞭炮替代爆竹,這就是鞭炮最初的來歷。那麼,這個“山臊”到底又是什麼呢?根據東方朔的描述,“山臊”是一種長著人臉的猴子。

這種猴子會偷老百姓的鹽巴和糧食,還會把蝦、蟹放在火堆上做燒烤。這樣看起來,它其實有可能就是屈原在《楚辭》中提到的“山鬼”,一種花臉大狒狒。

所以中國古代的先民們,在過年時燃放鞭炮驅趕“山臊”,也就和後來驅趕侵擾農田的野豬差不多。只不過這種“山臊”的智商更高一些,殺傷力更大一些。

二、放鞭炮對於古人和今人的意義

秦漢時期的中國,由於連年戰爭與糧食產量的問題,人煙比較稀少。當時大家雖然過著群居的生活,但是住的都是低矮的平房。各家各戶之間,還隔著較遠的距離。

秦漢以後的封建王朝,大體情況也類似。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燃放鞭炮造成的煙霧,很快就被空氣稀釋,也不會給人的上呼吸道製造麻煩。

另外,因為鞭炮當中有硝石,所以有人認為鞭炮爆炸之後產生的氣體中的硝,可以殺滅空氣裡的病菌,預防瘟疫。

再有就是,華夏文明是一種崇尚集體主義的文明。國人一直喜歡自己的家族人丁興旺,百子千孫,因此自然產生了一種對“熱鬧氛圍”的渴求與追逐。

燃放鞭炮可以製造出“千軍萬馬”般的熱鬧場景,讓冷靜的門庭突然一下就變得熱鬧起來,氛圍感很好,所以逢年過節,以及其他一些重要場合都免不了來這麼一出。

簡單總結一下,中國人最初燃放鞭炮,只是為了驅趕“山臊”,保證村落的平安,後來就慢慢演變為了對“熱鬧氛圍”的一種追逐。

鞭炮的爆炸的聲音,容易聯想到一群人“協同作戰”時的場景,於是又會讓人獲得一種振奮人心的“安全感”,這也是國人喜歡聽鞭炮響的又一個重要原因。

近代中國衰落以後,很多人從西方人的視角來看中國,總覺得我們的性格中是帶著一些懦弱的。說得好聽點的,也至多說我們的性格是“綿里藏針”。

然而不管裡面是藏著多麼鋒利的針,在外表看上去,就是沒有什麼戰鬥精神。可是事實上在宋朝以前,我們華夏民族一直都是一個很有血性,很有戰鬥精神的民族。

閱讀司馬遷的《史記》,我們就可以看到,在春秋戰國時期,中國有很多的“俠客”,比如荊軻、比如郭解等等。

戰國“四公子”中的信陵君雖然是一個政治家,但是他本身其實也是一個“俠客”。李白寫俠客行讚美他說:“救趙揮金鎚,邯鄲先震驚!”

這就是說,身為魏國公子的信陵君,在國家不肯出兵營救趙國的時候,自己發動門人,帶著朱亥、侯嬴二位大俠去救趙國。而他這種營救行動,完全是出於“義氣”,不是“利益”。

尚武時代的中國人,喜歡聽鞭炮響的聲音,就好比喜歡聽戰場的廝殺聲,得勝的歡呼聲;又好比喜歡在過年的時候舞龍,在端午節的時候劃龍船。

龍是我們民族的圖騰,但是我們國人對於圖騰並不是拿來頂禮膜拜的,而是要把它控制在自己手上的。如果你能理解這樣的中國人,就能懂為什麼古代的先民們為什麼喜歡鞭炮了。

後來因為文化隨著時間發生了變遷,國人的性情也發生了很大的轉變,不過放鞭炮的習俗有幸被保留下來,一直從秦漢傳到了當代。

所以當國家規定禁放鞭炮的時候,剛開始老百姓們還是很不能接受的,因為大家都感覺沒有那種“年味”了。提到“年味”,於是又回到了我們開始的話題。

這裡的“年味”,到底是什麼呢?是一種與鄉鄰們“協同作戰”,由個體融入到集體中去的“熱鬧的氛圍”,同樣也是一種“安全感”。

最近三十多年以來,國內反對放鞭炮的人其實一直很多。大家都說放鞭炮污染空氣,又經常引發嚴重的安全事故,這種情況的確屬實。

又因現代人集中居住在城市的高樓大廈裡,建築與建築的間距不如古代那麼遠;房間裡的空間也狹小,遠不如古代鄉村的空氣容易流通,所以鞭炮造成的空氣污染成了一個大問題。

至於菸花爆竹造成的事故,在古代是很少聽說的,不過在現代卻頻頻發生,這大概也和鞭炮的生產規模,以及火藥的品質有關吧。

因此現在的人們在權衡了利弊之後,想出了別的辦法解決鞭炮“聽響”的問題。先是在過年時候,通過播放鞭炮的錄音來替代燃放,後又發明了“電子鞭炮”。

後者外形和傳統鞭炮一致,但是製作更加精美,通過插電遙控可以播放鞭炮聲,還可以重複利用,滿足了一部分愛“聽響”的老百姓的需求,所以有一部分人就不再反對“禁放”了。

最近幾年因為禁放鞭炮,很少聽到鞭炮製造事故的新聞。於是大家又開始反思:春節一年只有一次,僅放一次鞭炮,其帶來的安全問題和污染問題,為什麼就不能得到解決呢?

所以當《人民日報》發文,建議地方“不宜禁放鞭炮”的時候,才會深得民心,老百姓也才會紛紛叫好。

結語

一種文化習俗的形成與消亡,都有其背後深刻的歷史原因。

放鞭炮的習俗在中國流行了兩千多年,給我們中國人的生活和精神帶來了愉悅。不過隨著時代的進步,城市居住環境的改變,放鞭炮給人們帶來的弊已經遠大於利了。

儘管還有一些老一輩的人,割捨不下對鞭炮的情懷,但是經過三十多年持續禁放,現在大多數國人早已經習慣了“聽不到鞭炮聲的春節”。

除了安全的原因,如今年輕一代中國人的“鞭炮情結”的消失,也和居住環境的變遷有著很大的關係。

住在“獨門獨戶”的樓房裡面的中國人,人際往來也不如古代時那麼密切了,對於古代鄉村的那種集體活動,與熱鬧的氛圍也沒有那麼渴求了。

至於說到“安全感”,如今的花臉大狒狒早已經成了保護動物,城市裡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有野豬出沒。如果再有哥斯拉、大金剛什麼的入侵我們的城市家園,光用鞭炮也抵擋不住。

於是鞭炮的歷史功用,在當代已經完全被消解掉了,自然就會退出文化舞台。所以當老一輩人反對禁放的時候,有時候只是因為對這種文化割捨不下,而不是出於現實的考慮。

不過國家對於鞭炮的禁放問題,似乎一直沒有硬性的規定,只是某些地方的規定不同。在許多鄉村和非大型城市,人口不太密集的地方,一直都可以在規定的時間燃放鞭炮。

但是想要回到從前那種,舉國上下齊放鞭炮的盛況,從歷史發展的規律來看,已經幾乎沒有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