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二八定律》各種協議包裝後的婚姻,醜陋且骯髒


(在茫茫人海中,能遇見是一種緣分,若是喜歡請關注花煜寒哦)

花煜寒|文

文接上回:雖然《愛的二八定律》第26集中的陽華,還不確定是否能學會“得饒人處且饒人”。

可就在他借酒消愁的時候,另一邊的情敵陶俊輝,正在面對無比“醜陋與骯髒”的婚姻歷練。

或許你會覺得筆者這樣形容婚姻有些過激,但正如陶俊輝媽媽體會的那樣“當輪到自己的時候,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滋味”。

這就是一場雙方父母會面晚餐之後,陶媽媽心中最真實的感想。

那是一種如鯁在喉的切身感、真實感。

一種平日里事不關己時,怎麼說都會顯得大義凜然、義正言辭的態度。

此時此刻,讓一個原本不太上心女兒婚事的親家公。

突然有了一種急切想要將這個女兒盡快“處理掉”的感覺。

這就是《婚前協議》那幾張紙的最大魅力。

這就是一份能清楚分割婚前財產和婚後財產的巨大魔力。

這幾張看似平淡無奇的紙,能讓受其保護的吳菲都感到羞辱。

這幾張看似人畜無害的紙,能讓把酒言歡的陶俊輝臉上,只有僵硬的尬笑。

這是有錢人的遊戲,這是有錢人借助法律保護自己的特有方式。

這一紙協議,讓本該純潔無瑕的一段愛情,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霾。

這層注定伴隨二人一生的陰霾,將會在二人產生矛盾或隔閡時隨時出現。

他就像一個惡毒的詛咒,一個在此協議面前明顯弱勢的一方,能站到道德製高點的惡毒詛咒。

只要這個詛咒存在一天,吳菲將永遠被禁錮在虧欠陶俊輝的心理枷鎖之中。

(此文章系“花煜寒”原創文章,非“花煜寒”賬號發布皆為抄襲與搬運!)

當然,這樣的假設有一個先決條件。

那就是吳菲還深愛著陶俊輝,那就是陶俊輝依舊不想輕易放棄這段愛情或婚姻。

如果兩個人之間,連這根最堅韌的紐帶也不存在或斷裂了。

那麼這份協議,將成為讓二人形同陌路的那根引信,那根讓二人徹底決裂的引信。

即對於秦文宇與任梅梅這樣一對活寶夫妻來說。

這樣的一份協議,也會在二人的心底形成永遠無法完全癒合的手術傷口。

雖然病已然治愈,但傷口卻總也無法完全癒合。

這樣的傷口,即便心大的任梅梅不在乎,卻會讓傻呵呵秦文宇如芒刺在背、如提心在口。

當秦文宇在妹妹與妻子的雙重施壓之下,他徹底崩潰了。

在他崩潰的一瞬間,這些以婚姻與家庭為前提條件的各種協議與承諾,成為從內心深處徹底擊垮他的終極一擊。

原來他在乎妻子與母親達成的“生了孩子就給她20%股份的協議”。

原來他在乎母親用金錢來衡量自己與妻子的愛情與感情。

在秦文宇看來,這些背著他達成的協議。

對他來說是一種侮辱與羞恥,一場見不得光的、醜陋的、骯髒的交易。

可是,因為他對任梅梅還有著足夠的愛,因為他還沒有想要放棄這段看似玩鬧的婚姻。

所以他選擇了妥協,他希望幫助妻子盡快達到這份協議,讓他與妻子之間的感情能夠多一份純潔。

可最終,他在誤會與壓力下崩潰了。

這樣一個終日傻呵呵的富家公子,這樣一個沒心沒肺紈絝子弟。

這樣一個公子、一個子弟十分清楚,老婆才是維持家族事業不垮掉,最重要的那根支柱。

可他居然能在那一刻下定決心,要放任梅梅自由,要讓那些討厭的協議全都作廢。

而這,全都是法律和律師的傑作;而這,全都是一紙《婚前協議》所導致的後果。

以上便是我對《愛的二八定律》第27集的理解與感悟,更多精彩解析,咱們下回再見!

精彩回顧:《愛的二八定律》第26集解析:得饒人處且饒人,陽華能學會嗎?

(看完記得關注“花煜寒”哦,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