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馬克爾的母親多莉亞·拉格蘭首次發言:“過去五年很艱難!”


開始前,親愛的朋友,相識皆是緣分!請您點擊上面的“關注”。我主要係列地介紹全世界各國王室、娛樂圈的生活趣事、各種大跌眼鏡的社會奇聞、趣聞等每天都有5篇以內的分享,希望您喜歡。謝謝您的關注,您的關注完全是免費的。

Netflix重點系列節目《哈里和梅根》的第二集聚焦於蘇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馬克爾在洛杉磯的童年,由她的母親多莉亞·拉格蘭以第一人稱講述。

影片還展示了梅根·馬克爾童年時從未見過的鏡頭,也包括這對母女開車穿過她小時候長大的社區。

這是我們第一次聽到哈里王子的岳母說話,她有力地捍衛了她的女兒以及她對事物的看法。

這一集以多莉亞·拉格蘭的聲明開場,她在聲明中說了一句毀滅性的短語:“過去五年很艱難!”

梅根·馬克爾66歲的母親在她的一生中一直是一個持續和重要的幫手,而且對於哈里王子和她的孫子阿奇和莉莉貝特來說,她也顯得同樣重要,他們經常跟他們的外祖母在一起。

多莉亞·拉格蘭說,她想談談她“作為母親的經歷” 。

“我記得她告訴我,她在和哈里王子約會,她沒告訴任何人!”她在低語和微笑之間解釋道。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見到他(王子)的時候。就是那個被(梅根)選中的人。”

多莉亞·拉格蘭和梅根·馬克爾的母女關係一直很特別,正如她所說:“我是一個非常有同情心和非常成熟的女孩。我記得我問過梅格——也就是你們熟知的梅根——她是否把我看作是一個媽媽,她說她把我看作是一個控制欲強的大姐姐。”

關於女兒的童年,多莉亞·拉格蘭回憶說,她在一個被女性包圍的環境中撫養梅根·馬克爾,她從2歲到12歲在好萊塢高中學習。

幾十年後,梅根·馬克爾訪問了這所學校。

“在學校,我是書呆子,我不是那個漂亮的。”梅根·馬克爾回憶說,同時回憶起她早期的“行動主義”,寫信改變她認為有性別歧視的廣告。

毫無疑問,給哈里王子的妻子打上童年烙印的時刻是她的母親因為膚色而受到侮辱的時候。

“在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沉默不語。我們從未談論過這個問題。”

梅根·馬克爾說:“在我的生活中,我從未聽到有人說過’黑鬼’這個詞。”

她對種族主義進行了反思,並強調,屬於少數民族和被當作少數民族對待是非常不同的,她認為在她到達英國時發生後面這種情況。

梅根·馬克爾也不能忘記,在她的童年時期,她的母親被誤認為是她的保姆,因為“我的皮膚很白”,她強調說。

在這第二集裡,她追溯了她的人生歷程和給她的個性打上烙印的情況,這也反映在她對老學校的訪問中。

“當我有錢有名時,我會記得你!”梅根·馬克爾在一本留言簿中寫給學校的校長,當時她只有11歲。

劇中還提到了她在學校的日常生活,並談到了她與父親托馬斯·馬克爾的關係,如今她已不與父親說話。

她說:“放學後,我會去看父親,有時我會去他擔任燈光導演的劇組。我喜歡呆在父親工作的《與孩子的婚姻》的片場。”

她就是在那裡得到了表演的機會。

與哈里王子不同,梅根·馬克爾承認她的父母“離婚後仍然是她的好父母” ,她“一生都是爸爸的女孩” 。

對那些日子的敘述伴隨著家庭錄像,似乎是一種最田園詩般的父女關係。

托馬斯·馬克爾對他的小女兒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因為他以前的關係中的另外兩個孩子已經長大了。

在這位女演員與哈里王子訂婚後,這種田園詩般的父女關係將被打破,根據她的證詞,小報將再次發揮關鍵作用。

“一方面,我有優雅、矜持的母親,另一方面,我父親的家人表現得不同。”

多莉亞·拉格蘭說,在王室婚禮前的幾週,她“受到騷擾”,感到“非常不安全”。

而梅根·馬克爾的父親和同父異母的姐姐決定接受一系列採訪,最終打破所有的家庭關係。

梅根·馬克爾透露:“我從一份小報上得知,我父親不會來參加我的婚禮。”

多莉亞·拉格蘭透露,有人提供金錢讓她講述她的故事,但她拒絕了,當她得知丈夫已經成為“馬戲團的一員”時,她驚呆了。

非常感謝大家的關注和閱讀,大家有什麼感想和意見、建議都可以在評論區留言哦,我都會仔細閱讀,虛心接受,當然也非常想得到您的鼓勵,不要忘記點贊哦!我們一起共勉,一起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