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少華病逝1年多了,老伴張惠寶的癡愛讓人淚目


2021年3月23日,老戲骨張少華永遠的離開了我們。

身為媽媽專業戶的她在電視劇《娘道》《勇敢的心》等中有著出色的表演。

許多人對張老師的評價便是“勤奮,認真,敬業,負責。”

也就這戲品如人品的美德,才有了張老師一部部作品中閃爍的人物。

而她也不僅僅只是演員,更是評劇院的職工,她與相濡以沫幾十年的丈夫就結緣在那裡。

這位甘願當綠葉而襯託他人的偉大演員享年75歲。

她的丈夫卻久久不能接受,還是在生活了幾十年的40平米老房子感受著以往張少華在的記憶。

這樣的癡愛無一不讓人動容。

如今在小屋裡的張惠寶生活的怎麼樣?他能放下心中的喪妻之痛嗎?

1946年張少華出生在北京,出生於那個年代的她並不幸運,家裡一共十個孩子,她是中間不受重視的那一個。

那時的溫飽已經是人們的頭等大事了,更別說對孩子的學習和教育。

在張少華還只有3歲的時候,父親突然生了一場大病,不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來看病。

最終也沒打敗病魔,草草的離去了,小的時候不懂事的張少華並不懂得什麼是悲傷。

直到長大後才明白自己一直都缺少著父親的陪伴。

家庭的重擔就分到了大姐和母親的肩膀上,很小的時候,大姐就已經外出打工了。

做燈籠,挑廢水,還有搬貨物,只要是需要人的地方,大姐都會義無反顧的去,補貼家用的錢並不算多。

張少華的日子也過得很苦,衣服都是哥哥姐姐們穿剩下打過很多補丁的舊衣服。

但是講究規矩的老北京人再苦再難還是倡導者孩子們有教養,張少華從小就有善心。

13歲的時候,張少華從沒有什麼娛樂項目,記得一天,母親第一次帶她到評劇院。

看見舞台上表演的老師們,她被深深地吸引,從此便喜歡上了評劇,勵志要做一名評劇演員。

回到家中的她躺在被窩裡,腦海中閃現著剛剛舞台上的演員表演的一撇一捺,動作,眼神,形態都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腦海當中。

凡是和評劇沾邊的事情,只要張少華能過去看兩眼,就很知足了。

母親看見女兒這麼喜歡評劇,便決定依著女兒去學唱戲。

不僅為家庭承擔了一部分開支,還包吃包住,少一個人吃飯壓力自然也會少些。

當時班上的孩子都是和她一樣,出生在貧苦家庭,大家都很惺惺相惜的照顧著彼此。

張少華為了能盡快學會,傳承這門藝術補貼家用,總要比周圍的學生更努力一些。

有練到10點的孩子,她便加練一個小時。

經過自己堅持不懈的努力,張少華的戲曲進步飛快,很快便受到了院裡的重視。

有了表演的機會,靠著一些實打實的戲曲逐漸出圈。

她成為了觀眾最喜愛的評劇演員之一。

而每次演出積攢的工資,他都會拿出來3分之2的錢補貼家用。

身為街坊鄰居們都出了名的大孝女,只要回家之後,家裡的活都由張少華細心地照顧著。

年事已高的母親生活逐漸的不能自理,洗臉,刷牙,花錢都是由張少華來做。

那時的張少華心中只要是母親健康,便是最大的幸福。

在評劇院工作了好幾年的張少華已經22歲了,在院裡是貼心溫柔會照顧人的大姐姐。

表演上更是讓同事和領導都放心的王牌演員。

在這裡,她遇見了自己的愛情,那時候在唱老生的張惠寶。

他們相識於那裡,張少華的人品和家境早就傳到了張惠寶的耳中。

欣賞著張少華的他在那個年代便開始了勇敢出擊,追求眼前這個善良的姑娘。

每次表演完的時候,張惠寶都會在台下等著張少華,看著她回宿舍的時候。

他就會陪伴著張少華一起,又為了女孩子的名聲,他只能默默地跟在女孩的後面。

心中的感情始終木訥的開不出口,張少華也逐漸的看清了他的心意。

好在一次意外,讓兩個人的關係破冰。

張少華在宿舍發燒了,走不出來,聞訊趕到的張惠寶焦急如焚,立馬把小小一隻的張少華從宿舍背了出來。

大步的跑向院外的小診所,後來還是不見好轉,有騎著自行車帶著張少華去醫院,那幾天,他一直都在醫院貼心照料著一切。

張少華對這個細膩又善良的男孩刮目相看,時不時地時候就會想到張惠寶對她好的畫面。

帥氣的男孩終究有情人終成眷屬,彼此都認為雙方很可靠,沒有家庭的阻攔,兩個心有靈犀的人自由戀愛。

當時兩個人分到了單位不到40平米的小房子,有了居住的地方,就該籌劃著結婚了。

記得第一次去拜見張少華的母親,緊張的張惠寶一夜未眠,最終還迷迷糊糊的忘記帶了禮品。

剛反應過來自己兩手空空的張惠寶準備去旁邊的超市再買,卻被熱情的丈母娘一家攔了下來。

帶到房子裡面的張惠寶焦慮不安,很不好意思,最後還是在張少華哥哥姐姐們灌酒下才敞開心扉。

過了娘家這一關,母親看出來女婿是真心的疼憐張少華,女兒的幸福便是當母親最大的心願。

兩個人舉辦了簡樸的婚禮,正在事業上升期的兩個人並沒有大肆揮霍自己的金錢,而是一分一厘的積攢了下來。

婚後的張少華和老公難免少不了一些意見不一樣的爭吵。

一開始張少華還會體諒老公,讓著他訴說自己的觀點,後來慢慢的時間久了,明白對方的性格之後。

張少華的脾氣也被嬌慣了不少,張惠寶就會在旁邊照顧著,一發生爭吵的時候,張惠寶就在旁邊笑呵呵的看著張少華。

結婚那麼多年,他早就知道她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兩人這些年互相扶持,包容著彼此,生活自然是幸福恩愛不少。

張少華的事業也慢慢的開花結果,還迎來了自己的愛情結晶。

那段時間,兩個人三餐四季一房,每日一起下班後,張少華在廚房裡準備著晚餐。

張惠寶就在外面擺好碗筷,這樣幸福的日子是兩個人共同努力得來的。

看似溫柔似水的張惠寶,實則內心是一個堅硬,脾氣火爆的硬漢。

有時候張少華提前回家做好飯菜的時候,總能聽到噩耗傳來。

“小華你家老張在外面又和人家吵起來了,你快去看看。”

張少華連忙妥協圍裙,穿上鞋子就像外面跑去,看著丈夫和那些男人喋喋不休的爭論著。

張少華有些哭笑不得,他立馬抱住丈夫,避免他做一些過激的行為。

“抱歉啊,我家老頭說話有些衝,您們大人有大量。”

“都是一個院子的,抬頭不見低頭見,您餓嗎?看看有時間可以來我們家吃飯。”

看見妻子來的張惠寶才收起了自己剛剛那副張牙舞爪的面貌,像個做錯事的小狗一樣躲在身後。

但其實,身為東北人的張惠寶大部分出手都是為了公平和正義。

張少華看見丈夫在外面惹事,也不會兇他,更不會數落他,而是在背後默默無聞的擦屁股。

一次生日的時候,張惠寶問張少華許了什麼願望。

張少華一臉憂愁的說到:“什麼時候你脾氣好一些,我就放心啦。”

從那之後,張惠寶似乎知道了妻子的用心良苦,爭吵很少在發生,大部分的時候都是默默的忍下。

而兒子的誕生,也讓這個男人更加的理智和成熟。

張少華懷孕之後,張惠寶早早地就請好了陪產假,時刻的陪在張少華的身邊。

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懷胎十月的這段時間,除了下地吃飯,偶爾的遛彎鍛煉身體。

家裡的大部分家務都是由張惠寶完成了,為了能讓妻子更舒心,吃的更營養,每天就追在自己母親後面問怎麼伺候好老婆。

也就是這段時間,張惠寶更能體會到老婆的不容易。

張少華在臨產前,小小個子的她比懷孕之前整整胖了兩圈,他嘴裡嘟囔著:

“你看看你這真的是養豬的一把好手,要是到生產隊裡你有這本事,咱家肯定天天吃肉。”

兩個人相視一下,便開始了哄堂大笑。

張少華順利生產,母子平安,取名為張晶。

為了能夠給孩子更好和充實的生活,張少華剛出月子就準備回歸到話劇院。

張惠寶放心不下自己的妻子,千叮嚀萬囑咐一些注意事項。

他們科室的人也能打點的就打點了,張少華的狀態也恢復的很快。

回到家中的張少懷也不用收拾家務,老公自己便在家裡全頭到腳的打掃乾淨。

做的飯更是讓張少華每天飽餐一頓。

“一輩子伺候我老婆,我也願意,能娶到這麼好的老婆,我賺大發了。”

也就是因為丈夫的大力支持,張少華演藝的道路越來越好。

但是忙碌的工作卻讓張少華做了人生中最錯誤的決定,那就是不能陪在兒子的身邊照料者,兩人的感情僵硬。

張少華在劇場的事業越來越好,成為了知名的台柱子,張惠寶自然也不敢示弱。

兩個人都在為了給兒子打造舒適的環境努力著。

日益忙碌的兒子根本照顧不來,無奈的張少華只能把孩子送回母親家裡照顧。

母親帶孩子有經驗,更是對孫子疼愛有加,放到母親身邊,身為母親的張少華更是放心。

這樣的時候,一眨眼間便過去了十幾年。

這十幾年間,張少華和丈夫回去的頻率並不相同,張少華與兒子的關係並不親暱。

但是陪在孩子身邊的舅舅,小姨們,張晶喜歡的不得了。

也就是這樣的態度,不免讓張少華心寒,她希望能和孩子破冰。

張少華重新把孩子接到了身邊,一開始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很陌生。

擔心孩子不能適應的她帶著兒子去看自己的演出和戲劇,好在孩子乖巧懂事。

在母親的努力下他慢慢地感受到了母親這些年的不容易,逐漸的理解了母親。

而學校和學習上的事情,張晶更加不需要父母的操心,自己一個人埋頭苦讀。

有的時候看見張晶“深夜挑燈”,張惠寶還以為孩子熬夜不睡覺,擔心的訓斥兩句。

直到孩子高中畢業之後,把清華錄取通知書拿到手了之後,這樣優秀的孩子才慢慢被人培養。

張少華遇見這樣懂事又孝順的兒子真的很幸福。

一轉眼間,年過50的張少華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可是已經忙碌勤勞大半輩子的她並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直到一次偶偶然的機會,她終於遇到了自己事業的第二春,進軍影視圈。

1993年,電視劇《武夷仙凡界》一直沒有找到“老巫婆”的扮演者,那個年代電視劇剛興起。

上了歲數的演藝人少之又少,沒有辦法的導演只能來來往往的在北京的劇團,劇院裡尋求合適的對象。

一直找到了張少華,這件心事才算了結。

雖然張少華一直糾結著自己退休之後該怎麼辦,沒想到有影視劇作品找到她。

一開始的她並不自信,擔心自己無法勝任這艱鉅的任務。

導演則不停地安慰著她,而丈夫的一句話也讓她徹底安心。

“你就去做你想做的就可以,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還有我兜底呢,沒事的。”

也就是因為這一次,張少華的演技在導演圈中響徹了許久,斷斷續續的好劇都找到她來飾演“母親”“奶奶”這樣上了年紀的人物。

張少華從來不去指責,而是享受著這一步步作品帶給他的心得和感動。

許多觀眾也十分的喜歡這位和藹可親的老人,當初在評劇院就追隨者她的粉絲,也一直在默默地追求著他。

而其中最喜愛她的謎底,便是自己的丈夫,張惠寶。

為了讓妻子安心拍戲,家裡的事務都由張惠寶一個人承擔了,就是為了她安安心心的拍攝。

《娘道》《我的醜娘》等等優秀的作品帶到了我們的身邊。

正當大家都在期待張姐有新的作品的時候,噩耗的消息傳來。

2010年,年近70的她奔波在片場,自然會有些身體上的乏累。

也因此患上了慢性阻塞性肺病,張惠寶很心疼妻子,他勸說著妻子不要再過度勞累。

把時間留給可以相處的時光,可張少華並沒有認同丈夫的想法。

“我這一生忙碌,雖然沒有做很多的貢獻,但是好在充實,這樣充實的活著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幸福!”

“而我這一生最遺憾的便是沒有長時間陪著兒子和你,辛苦你了,小時候吃苦吃的太多,窮怕了,那一天不勞作總會覺得缺少點什麼。”

“你不用擔心我的,多加註意身體會慢慢好起來的。”

拗不過妻子的張惠寶,只能盡量的照顧好她的身體,做些營養可口的飯菜。

按時的給她放好藥,知道妻子喜歡喝甜水了,避免低血糖。

他就把糖提前泡開,在起床前的時候準備那麼一杯水。

而接受治療的張少華也很樂觀,接觸過這個老太太的醫生護士們都很喜歡她。

這個老太太從來沒有明星架子,對人更是和藹可親,有什麼事情都商量著來。

跟他接觸的人都被這樣耍寶的老太太圈粉,就連他自己都說,我是北京愛喝豆汁的年輕老太太。

張少華的演技更是有目共睹,白玉蘭最佳女演員醬香的殊榮頒發給了05年的她。

但是值得高興地那天並不是很好,自己的母親去世了,此時的他面臨著兩個問題,要么回去把事情辦好,要么接受所有粉絲的所託。

最終他還是選擇自己承擔這些,她希望母親能夠理解她。

身體恢復好的那段日子,張少華一直都沒有搬離自己40平米的小屋,她捨不得這間屋子,這裡到處都是自己喜歡的味道。

張惠寶每天就是把張少華養的花打理好,等張少華拍完戲回家的時候,他瞪著家裡的三輪車,載著妻子,穿梭在胡同里。

在胡同里兩個人不是什麼明星夫婦,而是相濡以沫五十年的夫妻。

2021年,因為身體病發的原因,張少華老師還是離開了我們。

葬禮上,兒子和兒媳站在一旁接待著來往的親戚朋友,只能堅強的面對。

但是張惠寶只是癱坐在妻子照片的面前,對著相框裡的她不停地流淚。

如今事情已經快過了兩年,張惠寶仍然居住在那40平米的房子裡,裡面慢慢的都是夫妻二人的回憶。

兒子看著年紀大了的父親,不忍心他鬱鬱寡歡的面對每一天,提出把父親接出來的想法。

但是遭到了張惠寶的拒絕,他一正言辭的對兒子說:

“你媽最喜歡的就是這裡,在這裡感覺你媽還在我的身邊,給我留個值得懷念的念想吧。”

張晶看父親的心願如此,也不再好強迫老人搬走。

但是他希望父親可以繼續向前看,努力的生活下去。

有了兒子的照顧和鼓勵,張惠寶逐漸的振作面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