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明白,生活並非童話——《潘神的迷宮》


正義最終戰勝了邪惡,但這場鬥爭格外艱難,邪惡一方也並非勢單力薄。考慮到這些因素,成功抓住童話精髓的導演同時是恐怖片大師便令人不以為怪了。在執導《潘神的迷宮》之前,墨西哥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已經花費了將近10年的時間來打磨自己在製作恐怖片方面的技藝。就最佳童話故事而言,他的影片既對無辜提出質疑同時又對無辜予以歌頌。

《潘神的迷宮》存在兩條敘事主線同步展開。其中一條講述的是維達的故事。維達是佛朗哥將軍率領的國民軍中的一名上校,負責清剿西班牙內戰後藏於山區的共和軍的殘兵敗將。另一條主線敘述的是維達繼女奧費利婭的故事。這位年輕的女孩迷失在現實世界裡,通過想像或是魔法來到一個幻想的王國,而她則是這個王國死去已久的公主的靈魂。若想重獲在這個魔法王國的地位,奧費利婭需要完成三項潘神提出的任務。

維達和奧費利婭可以說都是忠實的信徒,他們對於自己打造的世界皆深信不疑。維達相信佛朗哥發起的革命必勝,他也承認追擊散兵游勇的任務完全出於“自願”。維達內心堅定無所畏懼,就像奧費利婭在經受潘神第二輪考驗時,勇敢面對以吃小孩為生的白化人一樣。在《潘神的迷宮》中,邪惡與正義一樣對自己的正當性深信不疑。

維達既不是偽君子,也不是懦夫,因為他會英勇地投入戰鬥。他甚至曾經勸告一位心存猶疑的同黨,“這是走向死亡的唯一方式”。奧費利婭在完成潘神的考驗時也表現出了同樣的信念。某種程度上,維達的惡劣品性似乎與奧費利婭的善良品性遙相呼應,這讓隨後發生在二人身上的事件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當然,奧費利婭的幻想世界究竟是真是假全憑觀眾自己的判斷。同樣,究竟是更相信奧費利婭的世界還是維達的世界也在於觀眾自身的選擇。看上去,兩個故事皆有板有眼、栩栩如生。白化人的巢穴設計得如同大木偶劇院,維達的營地以及他詭異又控制嚴格的剃須習慣也是特徵鮮明。 《潘神的迷宮》不僅僅是一部邪惡的童話故事,它的與眾不同在於揭露了不得不逃進幻想世界的悲哀,這也正是該片大獲成功的原因所在。

影片深入的刻畫了邪惡的繼父所帶來的恐懼感,這一元素常在傳統童話故事中出現。維達對奧費利婭毫不關心,對身懷六甲的妻子卡門也是冷血無情。由於母親常年臥病在床,與奧費利婭最為密切的成人便屬女管家梅賽德斯。卡門難產死後是梅賽德斯在照顧奧費利婭。儘管維達與傳統意義上惡毒繼父的角色相吻合,梅賽德斯這一角色卻表明家人不僅僅在於血緣,任何給予支撐與關愛的人物其實都是家人。

對於維達而言,即使違背道義也應該遵守規則。他為了獲取信息百般折磨一位游擊隊員,到訪的醫生好心幫助這位奄奄一息的戰士解脫了痛苦,維達對此卻表示難以理解。他質問醫生為何違抗他的命令,醫生輕蔑地回應,“上校,服從命令——就像那樣只服從卻不質疑,只有像您這樣的人才會這樣做。”維達當即射殺了醫生,儘管他知道這樣做妻子的生命就會受到威脅。

片中,隨著童話故事的不斷發展,潘神向奧費利婭下達了一項恐怖的任務。在影片最為震撼人心的場景之一中,我們不由詢問自己奧費利婭究竟能否證明她要優於維達,正義能夠戰勝邪惡。奇幻片常受到缺少人性思考的指責,《潘神的迷宮》卻對此做出了有力的反駁。即使影片中恐怖駭人的怪物仍然出自想像,但該片卻展現了豐富的情感。

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1964年出生於墨西哥瓜達拉哈拉,首部正片《魔鬼銀爪》誕生於1992年。該片大獲成功,為德爾·托羅贏得了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高達3000萬美元的讚助以執導《變種DNA》。這是一部以美國為背景在攝影棚內完成的恐怖片。大約正是在這段時間,父親被綁架,德爾·托羅被迫支付一大筆贖金。在此之後,德爾·托羅憑藉《地獄男爵》系列影片在好萊塢聲名大振,另兩部以弗朗哥統治時代的西班牙為故事背景的《鬼童院》和《潘神的迷宮》也深受影界好評。後來,他又執導了《環太平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