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碟唱片的幕後英雄,華語樂壇的傳奇搭檔


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群星湧現、金曲不斷的華語樂壇步入了最燦爛輝煌的時代。台灣的滾石唱片與飛碟唱片、香港的寶麗金唱片所組成的華語唱片界“三巨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一同為華語樂壇的崛起做出了披荊斬棘的貢獻。

它們非華語樂壇“半邊天”的三巨頭,而是華語樂壇“遮天蔽日”的三巨頭

相比滾石的原創精神與人文情懷,寶麗金的造星文化和娛樂包裝——兩種特質兼備的飛碟具有二者結合體的味道。如果說郭富城、蔡幸娟、憂歡派對、小虎隊、林志穎等人是飛碟造星文化和娛樂包裝的門面,那麼“五陳二李”作為飛碟幕後音樂創作與唱片製作的功勳,則為飛碟的原創精神與人文情懷注入了一筆強心劑。

原創與人文、造星和娛樂——飛碟唱片表示:我全都要

對比滾石的“大中小”教父三巨頭,飛碟的“五陳二李”幕後英雄也毫不遜色——陳大力與陳秀男善於組合發力,陳耀川精於作曲,李壽全長於製作,陳樂融擅長作詞,陳志遠無愧為作曲大師、編曲泰斗,李子恆屬於作曲、作詞、製作與演唱四項全能巨匠。

滾石與飛碟的幕後英雄:才華如針尖對麥芒

作為飛碟唱片的黃金搭檔組合的“二陳”:陳大力與陳秀男為何是幕後創作最強代表之一呢?因為在飛碟的輝煌時期,他們負責、參與了公司90%以上專輯製作和主打歌創作——數量之高產、質量之上乘令人讚嘆不已,許多作品更是成為了娓娓動聽、餘音繞樑的傳世佳作。

產量和質量用恐怖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由陳秀男作曲,丁曉雯作詞,陳志遠編曲,王杰、葉歡合唱,收錄於王杰1988年7月11日發行的專輯《忘了你忘了我》中。

《英雄淚》由陳大力作曲,劉虞瑞作詞,Ricky Ho編曲,收錄於王杰1992年7月7日發行的同名專輯《英雄淚》中。

《回家》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劉虞瑞作詞,Ricky Ho編曲,收錄於王杰1992年10月10日發行的單曲專輯《回家》中,後收錄於王杰1993年1月7日發行的專輯《我》中。

《新年快樂》由陳秀男作曲,陳樂融作詞,陳志遠編曲,收錄於小虎隊與憂歡派對1989年1月24日發行的同名合輯《新年快樂》中。

《天堂海》由陳大力作曲,李子恆作詞,Ricky Ho編曲,收錄於小虎隊1994年12月1日發行的專輯《快樂的感覺永遠一樣》中。

《我是不是該安靜地走開》由陳秀男作曲,張方露作詞,Ricky Ho編曲,收錄於郭富城1991年4月8日發行的專輯《郭富城2》(又名《我是不是該安靜地走開》)中。

《瀟灑走一回》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陳樂融、王蕙玲作詞,收錄於葉倩文1991年10月28日發行的同名專輯《瀟灑走一回》中。

《曾經心疼》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陳大力作詞,收錄於葉倩文1992年9月2日發行的專輯《紅塵》中。

《真真假假》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潘偉源作詞,收錄於張衛健1992年發行的同名專輯《真真假假》中,國語版為林志穎的《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

《大海》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陳大力作詞,Ricky Ho編曲,收錄於張雨生1992年11月30日發行的同名專輯《大海》中。

《勇氣》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陳大力作詞,收錄於蘇有朋1992年12月1日發行的專輯《我只有你愛我》中。

《追夢》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陳大力作詞,收錄於吳奇隆1993年3月1日發行的同名專輯《追夢》中。

《火熱的心》由陳大力、陳秀男作曲,陳大力作詞,收錄於林志穎1994年2月發行的同名專輯《火熱的心》中。

1982年12月1日,陳大力與從滾石出走的高層:吳楚楚、彭國華三人一起創辦了飛碟唱片有限公司。作為飛碟的創始人一,擅長唱片策劃的陳大力在出任副總經理期間,致力於旗下藝人的包裝工作。飛碟早期唱片的“統籌”一欄中基本上標註著“陳大力”的名字。

陳大力的照片在全網屈指可數

非音樂科班出身的陳大力在經營方面頗有心得。在長期的經營中,憑著對市場的敏銳感知,不識譜的他清楚知道什麼樣的流行音樂最容易受到大眾歡迎。他心中有許多美妙的旋律,卻苦於不知如何譜成曲。於是,他找到了同在飛碟的陳秀男:陳大力寫好歌詞,並把主旋律哼出來,然後與陳秀男一起譜曲……

陳秀男原是一位民歌手,早年在校園時代與李宗盛等人組建過“木吉他合唱團”而引發不小的轟動與反響。進入飛碟後的陳秀男以製作助理的身份正式從事幕後的創作和製作。隨著時間推移與努力積累,陳秀男成長為飛碟的幕後骨乾之一。和陳志遠等先驅相比,陳秀男屬於後輩,但作為“五陳二李”的一份子的他依然在華語樂壇與飛碟具有重量級的歷史地位。

一位是公司高層,一位是幕後新秀:“雙陳牌金曲製造機”的成立標誌著一個嶄新的音樂時代就此拉開了序幕。陳大力超強的商業感知與陳秀男紮實的音樂造詣完美互補與高效配合,一首首膾炙人口的流行金曲便因此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