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劇《廉政狙擊》,蹭著《反貪風暴》的情懷,晃著《法證5》的臉


身為《反貪風暴》系列的情懷黨,衝著ICAC這塊金字招牌點開了《廉政狙擊》,看到一堆《法證5》的熟臉。

餘星柏餘SIR,變身ICAC洛SIR,他爹洛志華,我咋一聽這名就念叨上了陸志廉? ICAC必須陸志廉啊。

第一集開篇就是童年記憶電子雞,真是有夠古老,若不是劇中看到,都忘記生命中曾出現過這玩意兒。

電子雞之後,還有過電腦裡養寵物兔吧?可以讓它洗馬桶,勞動所得換胡蘿蔔和水,但最終結果不記得,也許兔寶寶們都駕崩了?

電子雞剛剛點燃記憶小火苗,下一刻就是瓦斯大爆炸,很大很猛烈的爆炸,樓會塌的那種,還能不能讓人好好的開燃氣洗澡做飯了?

《法證5》中患有腦退化症的司徒老伯伯,在《廉政狙擊》裡開了一家歌廳,聽老歌的那種,裝修是八九十年代風情,唱的也是當年的歌。

第一集就露面的老伯也許涉案了,劇情不到二十分鐘就胸部中槍橫屍街頭了,這醬油打得倉促極了!

懸疑、緊湊、環環相扣,現在的TVB已經失去了這些特質,老一代顏值漸衰,新的生旦出不了重量級人物。滿心滄桑看著黃宗澤眼角的皺紋,似乎看到了“強撐”兩個字。

對於黃宗澤,沒有最初的印象,只有最深的印象——《潛行狙擊》,那也是記憶中最後一部好看的港劇。

提起香港廉政公署,總是捆綁式想到《反貪風暴》系列,從2014年8月到2021年12月,七年零四個月,五部。

《反貪風暴》系列算不上高品質,卻具備可看性,更具備濃濃的老港味,犯罪、法治、情懷一一路過。尤其第五部《最終章》之後,世間再無陸志廉,可ICAC首席調查主任從此定格在陸志廉,再容不下旁人。

所以《廉政狙擊》一集未完,就沒勁了,因為沒有陸志廉就沒有情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