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何岩柯:是才子也是孝子,陪母親抗癌多年,父親是國人的驕傲


如今央視的各個主持節目,形式多樣,熒幕上更是有不少新鮮的面孔亮相。

但想必大家都沒有忘記那個名叫何岩柯的主播,在眾多主持人中,何岩柯學識廣,長相帥氣,主持節目的功底,更是深厚。

然而表面上的何岩柯十分風光,可背後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何岩柯也經歷了不少磨難。

母親曾一度患癌,何岩柯正是學業繁忙之時,父親為了鐵路的建設,不得已將重心放在事業上,家裡最艱難的時候,何岩柯擔起了一切。

好在雨過天晴,一家人的生活回到了正軌,但如今40歲的何岩柯,婚戀問題成了父母的心病。

01.

1982年,何岩柯在北京降生,小時候的何岩柯白白淨淨,鄰居見到他,總是忍不住將其抱起來捏捏小臉。

在學校,何岩柯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學習上,從來不需要父母操心。

到了中學時期,何岩柯長到了一米七七的高個,於是氣質出眾,學業優異的他,在學校很受歡迎。

然而這一切成果,都歸功於何岩柯父母的嚴苛教育。

何岩柯的父親何華武畢業於西南交通大學,其與妻子的相識,還要回到大學時期。

在校期間,何華武與同班同學舒文君走的很近。

久而久之,兩人之間的交集便產生了感情。

但一直有個問題,讓何華武十分頭疼,就是每次從家裡去學校,都要坐差不多六個小時的火車。

而且火車上什麼設施都沒有,連上廁所都是問題,寒暑假每次坐火車往返學校,何華武都受不了讓人悶得慌的車廂,於是學習鐵路相關專業的何華武,決心要做出改變,讓以後的人們坐火車,可以更加便捷,更加舒適。

24歲的年紀,何華武進入中國鐵道研究院深造,幾年的學習結束後,何華武成為了鐵道部的一員。

而女友舒文君,也與何華武同在一個單位。

從大學時期到參加工作,何華武與女友舒文君的感情一直很穩定,互敬互愛的兩人,決定攜手彼此過一生。

於是在八十年代初,何華武提出了與舒文君結婚,舒文君認定了這個男人,兩人很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不久,舒文君生下了兒子何岩柯。

02.

但幼時的何岩柯,與父母相處的時間卻非常稀少,父親與母親忙於工作,常年不在家。

何岩柯無奈,只有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

小時候的何岩柯總是看到父母急急忙忙的回家,待不了多久,又匆匆出門了,何岩柯想要父母陪自己玩,一直是一種奢望。

時間久了,何岩柯也習慣了父母常常幾個月不回家的日子。

小時候還不知道父母的辛苦之處,何岩柯心裡也經常埋怨,為何爸爸媽媽總是不陪我玩,別的小朋友都有父母在身邊,我卻沒有。

直到長大,何岩柯才懂得了,父母身上有責任有使命在,家庭與事業,必定會有傾斜。

何華武參與的鐵路工程項目頗多,日常的他,需要負責的事情很多,不同幹線的勘察設計評估與決策,都少不了何華武主持。

而鐵路第一次大提速,是在1997年,火車平均行駛速度從四十八公里每小時,變成了五十五公里每小時,雖然其間只是7公里的差距,但對於全國鐵路大提速來說,卻是一次大跨步。

一年後,鐵路行駛的速度有了更大的飛躍,最高運行速度可以到每小時160公里,一次次進步,何華武與妻子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到了高中時期,何岩柯終於明白了父母常年無法在家的緣故,看到父母為了工作勤懇付出,何岩柯心疼的同時,也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麼。

對於何岩柯來說,學習是唯一的出路,只有拿出好的成績,父母才能不那麼操心。

03.

但在高中時期,何岩柯與父親也有過分歧。

父親希望何岩柯能跟自己一樣,學習鐵路相關專業,成為一名鐵路工程師,未來可期。

可何岩柯志不在此,早早的他,就已經有自己的打算了,何岩柯喜歡播音,聽到廣播中不同的聲音在說話,他覺得非常有趣。

好在父母也不會牽絆儿子,何岩柯做的任何一個決定,父母都支持。

高中畢業後,何岩柯在填寫高考志願時選擇了中國傳媒大學。

那個盛夏,一切都如何岩柯所願,18歲的年紀,他順利成為了學校播音主持專業的一名新生。

成為了一名大學生,是人生中的又一階段。

何華武與妻子商量著一起送兒子去學校,於是開學報到那天,何岩柯有父母陪著。

看著兒子在學校安頓好後,何華武與妻子跟兒子道別,父親的一番話,讓何岩柯明白了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業,乾一行愛一行,做什麼,都要竭盡全力。

04.

但生活卻沒有讓何岩柯一帆風順,父親因為工作太過勞累,頭上的白髮,屢屢生出。

母親的皮膚,更是比同齡人衰老了好幾度。

想到父母在家經常熬夜畫圖,何岩柯內心無力的同時,也將父母作為自己的榜樣。

誰知2001年還沒過半,母親舒文君的身體狀況就亮起了紅燈。

很長一段時間,母親總是覺得吃不下飯,常常肚子疼,胃裡還有一種火在燒的感覺。

為了不影響丈夫工作,舒文君沒有把自己的不適告訴丈夫,在學校的何岩柯,更不知道母親不舒服。

於是舒文君一個人去了醫院檢查,但結果卻讓人糟心,舒文君被診斷為胃癌,需要住院及時治療。

一開始舒文君不打算讓兒子知道自己的病情,直到何岩柯回家拿衣物,舒文君才發覺事情瞞不住了。

何岩柯得知母親的情況後,眼淚直流,眼眶紅紅的他趕忙追問母親是哪一天做手術,自己必須請假去醫院陪媽媽。

看到兒子為自己流淚,舒文君一點不懼怕病魔,因為兒子懂事,只要病好了,以後的生活更值得。

之後舒文君跟醫院溝通,把手術安排在星期日,這樣不會影響兒子上課。

到了做手術那天,何岩柯清早就來到病房照顧媽媽。

舒文君被推進手術室後,何岩柯與父親,一直在門外焦急的等候,何岩柯第一次看到父親紅了眼眶,他趕忙安慰爸爸,媽媽一定會沒事的。

好在手術過程很順利,不過舒文君還需要住院一段時間,何華武擔起了照顧妻子的義務。

何岩柯白天照常上課,下午上完課,便跑去醫院看看媽媽的狀況,陪母親幾個小時後,何岩柯要趕在學校關門前回到宿舍。

舒文君在醫院治療了差不多十五天,便回家了。

但何華武因為工作安排,無法每天在家照顧妻子,於是出遠門前,何華武到超市買了不少速凍食品。

出差前,他只好跟妻子說抱歉,舒文君理解丈夫,自己一個人在家安心養身體。

何岩柯在學校一直惦記著母親的身體狀況,只要是周末,他便一下課就跑回家,照顧母親兩天,再回學校上課。

但母親之前的手術治療不算徹底,沒有多少時日,舒文君便去醫院開始了化療的日子,化療副作用大,舒文君變得吃不下東西,身體極其虛弱。

何華武為了工作,三天兩頭奔波在外,一時顧不到妻子。

何岩柯心裡一直想著母親,五天的學習生活結束後,他便拿保溫盒從學校食堂打好飯菜帶回家給母親吃。

週末時間,何岩柯沒有時間出去做其他事,從早到晚照顧著媽媽,給她餵藥,喝水。

甚至為了母親吃的更健康,何岩柯嘗試著在家做飯,哪怕手被油濺的起泡,他都一直堅持著。

早晚時分,何岩柯還會陪著母親去小區裡散步,每個週末就這樣度過,何岩柯沒有半句怨言。

也是因為何岩柯的細心照顧,母親的病情好轉,半年時間過後,舒文君的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

05.

而另一邊的何岩柯,關心照顧母親的同時,一直把學業放在第一位。

還是在校生時,何岩柯就已經開始主持節目了。

2004年,何岩柯順利從中國傳媒大學畢業,之後何岩柯進入了央視,作為新人,何岩柯被安排做了外景記者。

時機成熟後,何岩柯才得到了做節目主持人的機會。

2008年對於何岩柯來說是特別的一年,父母在工作上做出了成績,自己也去到了美國,嘗試新的工作環境。

這一年,和諧號以每小時行駛350公里的速度,成為了鐵路發展的又一巨大進步。

何華武為這些成績付出了太多,作為鐵路總工程師,他帶著團隊不斷的鑽研,給國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不得不說,何華武是國家的驕傲,更是國人的驕傲。

另一邊的何岩柯,遠在美國做記者,到了年關,何岩柯也無法回家與父母團聚。

然而何岩柯在意的,是母親的身體狀況,因為出院後,舒文君還一直在吃藥。

何岩柯想媽媽時,便會打電話回去,問問母親最近身體怎麼樣。

甚至在國外碰到知名的專家,何岩柯也會前去詢問,如果有療效好的藥物,何岩柯便會寄一些回去給母親。

有時候有機會回家,何岩柯也不喜歡出去跟朋友消遣,他總是第一時間帶母親去醫院複查身體,看看之前的病症有沒有消散。

在美國工作的幾年時間裡,何岩柯敬業的同時,還成為了劍橋大學的金融MBA學生。

06.

2013年,何岩柯31歲,他回到了北京,開始在熒幕前亮相。

一時間,《環球記者連線》與《新聞直播間》兩個節目,都是由何岩柯主持。

硬朗的外表之下,何岩柯主持的節目深受觀眾喜愛。

工作之餘,何岩柯最重要的事就是陪伴母親,因為父親一直忙於工作常常不在家,為了方便照顧母親,何岩柯一直跟父母生活,沒有搬出去。

從前的何岩柯是個下廚小白,為了照顧母親,他逐漸學會了做各個地方的菜系。

母親是四川人,常常想念家鄉的美食,何岩柯希望母親開心,便總是從網上學習四川菜做給母親吃。

對於何岩柯來說,家人是一輩子的牽掛,好在母親與病魔鬥爭結束,一家人的生活,回到了最初。

只是如今40歲的何岩柯,自己的個人問題卻一直沒有著落,父母也因此擔心兒子,常常催他快點找到心儀的另一半早日成家。

何岩柯對於另一半的要求不高,孝順必須放在第一位,特別是因為母親身體的狀況,他希望將來的另一半,能跟他一起對母親好。

雖然到現在都沒能結婚,可何岩柯也覺得生活幸福,因為母親身體健康,就是一家人最大的願望。

而何岩柯的事業,也穩步發展著,《朝聞天下》,《環球視線》,不同的節目,都是對何岩柯的歷練。

希望何岩柯能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一家人再繼續美滿下去,等到事業愛情雙豐收時,那將是另一種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