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世界母乳喂養周:母乳喂養的越南經驗

「深度」世界母乳喂養周:母乳喂養的越南經驗


記者 | 金淼

編輯 | 任悠悠

越南峴港,兩位母親正在諮詢母乳喂養的相關知識。此前,按照當地傳統要給初生嬰兒喂「甘草水」,在鄉鎮衛生中心醫生的科普下,年輕的母親們已經摒棄了這種傳統,但她們還想知道更多,如何在孩子6個月前做到純母乳喂養,何時開始添加輔食。

從孩子呱呱墜地到長大成人的每一步,吃穿用度上母親都希望給到最好的。但現實中,很多孩子沒有「吃」上最好的——純母乳。

純母乳喂養是指嬰兒在6個月內,除母乳外,不添加任何食物、水及其他飲料。在社會高度分工給母親帶來的壓力,以及奶粉企業的廣告轟炸下,純母乳喂養成為全球性的難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全球只有38%的嬰兒在出生後的6個月內接受純母乳喂養。美國2015年的一項數據顯示,有83%的母親在嬰兒出生後開始母乳喂養,但是到6個月時,58%的母親改為混合喂養,純母乳喂養率只有25%。

這一問題在中國同樣嚴峻。根據國家疾控中心和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純母乳喂養率為29.2%,但是2018年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盧邁曾表示,「目前的純母乳喂養率高於2013年國家疾控中心統計的20.8%,但仍遠低於2020年的目標值。」

硬幣的反面是嬰幼兒奶粉市場的蓬勃發展。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出生人口1523萬人,人口出生率10.94%。雖然這是1961年以來的歷史最低水平,但是這也並未妨礙國內嬰幼兒奶粉市場的進一步擴容,艾媒數據顯示2018年中各國嬰幼兒奶粉市場銷售額達到2221.0億元,同比增長18.6%,預計到2020年,中國嬰幼兒奶粉市場規模將擴容至2955.1億元。

有關母乳喂養該在中國如何進行有效推廣,每年有100萬新生兒的鄰國越南,則有不少可以借鑑的地方。

涉及多方的母乳喂養

《國民營養計劃(2017年-2030年)》中明確提出,2020年實現0-6個月嬰兒純母乳喂養率達到50%以上。此外,按照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的承諾,到2025年出生6個月內的純母乳喂養率應增至50%以上,而目前全球平均水平為38%。

有證據表明,母乳喂養對嬰兒及母親都會帶來健康益處,母乳喂養在嬰兒出生的頭六個月尤為重要,能夠有助於預防腹瀉和肺炎這兩大嬰兒致死性疾病。對於母親來說,進行母乳喂養的母親患卵巢癌和乳腺癌的風險會相應降低。根據醫學雜誌《柳葉刀》2016年發布的一項報告顯示,在中高等收入國家,母乳喂養可以減少兒童成年之後的超重和糖尿病患病率。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衛組織,與全球母乳喂養團體發布的報告顯示,一旦實現純母乳喂養率達到50%,就可挽救520,000名五歲以下兒童的生命,並可能在10年內,因疾病減少和醫療費用下降及生產力的提高而產生3000億美元經濟收益。

根據健康成長計劃(Alive&Thrive)數據顯示,不恰當的喂養方式,導致中國每年有超過1萬6千名嬰兒死亡,超過500萬例嬰兒腹瀉、肺炎,嬰幼兒奶粉帶來的家庭支出超過80億美元,治療費用超過1.96億美元。

看起來只要提高母乳喂養率,就能減少大量家庭支出和醫療費用支出。但是,母乳喂養卻不只是母親一個人的戰爭。

事實上,母乳喂養牽扯到配套政策的支持,奶粉企業的客觀宣傳以及公眾對母乳喂養的的正確認知。單從配套政策看,母乳喂養首先涉及到產假制度,要提高純母乳喂養率,至少要保證職業女性擁有6個月的產假,一旦延長產假又關係到在製造業大國里,是否會招致僱主不滿,降低勞動力市場吸引力,從而將產業轉移到他國。

除此之外,還有個難題,怎樣約束奶粉企業的廣告行為,尤其在中國這樣一個全球最大母乳代用品市場,如何和奶粉企業博弈,降低廣告對母乳喂養的阻礙,提高公眾對母乳喂養的認知,真正實現國民健康。

這個問題涉及了太多的方面,除開立法機構,僅政府內,就涉及到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健委、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此外,它還關係到醫院如何拒絕奶粉企業的營銷,社區如何支持母乳喂養,社群如何向女性普及母乳喂養的知識。

這些模式在鄰國越南都有成熟的經驗供參考。

越南《勞動法》保障

要實現新生兒前6個月純母乳喂養,首先要保證女性擁有至少6個月的產假。

目前中國產假標準依據的是國務院頒布的《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女職工生育享受98天產假,其中產前可以休假15天。在此基礎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對於符合相關條件的夫妻再給予女方一定天數的獎勵假。如《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對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女方享受八十日的獎勵假,男方享受十五日的陪產假,在規定假期內照發工資,不影響福利待遇和全勤評獎。以此計算,廣東省的產假可以實現近6個月。

在越南,2012年未修改《勞動法》前,越南女性雇員產假時間為4個月,純母乳喂養率不足20%。為了提高純母乳喂養率,越南立法相關方籌備近3年,直到2012年越南國會審議通過《勞動法》修正案,延長女性雇員產假至6個月。

「2012年之前,越南《勞動法》規定女性員工有4個月的帶薪產假,4個月產假結束後,母親需要返回到工作崗位。如果母親無法繼續純母乳喂養嬰兒,轉而使用奶粉和輔食,就會造成嬰兒抵抗力下降,更容易生病,而女性則需要請假照顧嬰兒。不止孩子的健康無法保證,也影響到了家長的工作,所以越南才將產假延長到6個月,為了給女性員工更好的條件,實現母乳喂養。」越南立法研究院行政部主任張國興接受介面新聞採訪時表示。

但是,同中國情況類似,作為製造業大國,推行6個月帶薪產假勢必會造成僱主不滿,導致勞動力市場吸引力下降,從而作用到本國經濟上。

「我們當時面臨了四個問題,第一,在越南,女性職工比例高的行業是否支持這一政策,比如紡織業、皮鞋製造業、水產業和電子組裝企業;第二,女性是否願意延長產假;第三,社保資金是不是能負擔延長產假後的支出;第四,產假延長到6個月,是否會影響到越南勞動市場競爭力。」 張國興說。

在中國,根據《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產假期間用人單位要按法律規定為母親保留工作崗位並發放工資。此外《社會保險法》規定,生育保險待遇包括生育醫療費和生育津貼。職工應當參加生育保險,由用人單位按照國家規定繳納生育保險費,職工不繳納生育保險費。

如果越南借鑑中國的現行法律和規定,企業職工的生育期間的薪資及生育保險費用全部由企業承擔,那麼單一的資金籌措將會加重企業負擔,提高用工成本,對正進入製造業高速發展期的經濟不利。

因此,依據越南《勞動法》規定,女性職工產假期間的工資由社會保險支付。「實行6個月產假後,社保基金支出增加了三分之一,這還是在只針對簽訂勞動合同的女性情況下。」 勞動與社會榮軍部法制司前司長何廷四介紹,在越南有80%的女性職工沒有正式簽訂勞動合同,因為沒有進入要求勞動合同的正規產業工作,例如農業、漁業或小型家族企業,抑或是自由自業者、工資日結或個體經營,這種情況下,她們就沒有勞動合同,也就無法享受帶薪產假。越南政府提出另外政策,單獨為這部分人群進行補貼。

除延長產假外,按照越南《勞動法》規定,女性職工在哺乳期內每天享有60分鐘的哺乳、收集和儲存母乳或休息的時間。

「我們曾與世界上許多國家做比較,世界範圍內,產假短些的國家有兩個月,長一點的像北歐,能實現一年的產假,但我們認為6個月的產假對國家的經濟已經是挑戰了。我們當時拿出了各類的證據,來看越南的資源是否滿足條件,評估6個月產假對生產、勞動市場的影響,這其中包括人員變動對企業帶來的損失。」 何廷四說。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