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鄭墨沫:跪喝富豪洗腳水抹黑祖國,三次回國申請被拒,現怎樣


“我願意嫁給你當二房。”2004年,廈大學霸鄭墨沫跪在印度富豪男友辛格面前,毫不猶豫地喝下了他的洗腳水。

這是印度的風俗,喝下洗腳水,是為了表示對老公的忠誠,也標誌著她正式成為了辛格的小老婆。

婚後,為了討好老公一家,鄭墨沫豬油蒙了心,不僅公開在網上高調炫富,還抹黑中傷祖國,和網友互懟。

01

為了得到辛格的父母認可,鄭墨沫給自己穿了鼻環,穿了鼻環就表示自己已經是老公的“私人物品”。

同時,她罔顧自己是小老婆的事實,對外宣稱家中的財務大權都是自己掌握,自己才是真正的“女主人”。

面對婆婆時,她更是百般討好,在網上公開宣稱她和婆婆“親如母女,一起做飯、唱歌、逛街,非常好相處”,她感嘆自己命好“遇到了一個比中國婆婆都要好的印度婆婆。”

鄭墨沫甚至放下臉面,主動向辛格的大老婆示好,還在網上曬出三人一起喝咖啡的照片,並特意配上圖文介紹:左邊是辛格的大老婆,我最好的姐姐。

更絕的是,鄭墨沫主動加入了印度國籍,將名字奉上夫姓,改名為辛格·墨沫。

做了這些事後,鄭墨沫覺得自己終於坐穩了“高等人”的位子。

接下來的日子,她以辛格·墨沫的名字,在各大網絡平台上曬自己的貴族生活:住著奢華的豪宅,出門豪車接送,喝著頂級紅酒,看著時尚雜誌,簡直不要太好。

作為“高等人”,她很享受家裡那幾十名僕人的伺候,他們每天光腳做事,洗碗、洗衣服、拖地、除草,她卻可以高高在上,隨意呵斥他們。

如果鄭墨沫只是曬曬她的富貴生活也罷,那畢竟是一個淺薄的女人想顯擺她嫁得比別人好而已,但是接下來,鄭墨沫的一些言行,那就讓人心生厭惡了。

印度恒河上明明漂滿了動物屍體,河水被嚴重污染,她言之鑿鑿進行洗白:恒河是印度的母親河,是神河,河水可以直接飲用,還可以包治百病。

印度交通不便,火車很慢,還沒有車門,火車上掛滿了人,擁擠不堪,缺乏安全,她反駁說,印度的火車比我國人性化,自由安全,非常舒適。

她還標榜,印度人很講文明,沒有人隨地吐痰,公共廁所沒有異味,人人都很講衛生。

更可笑的是,她說:印度人右手抓飯吃,左手如廁,是環保衛生,還不長痔瘡,中國人用筷子、用手紙反而不干淨又不環保。

對於鄭墨沫的這些奇葩言語,網友紛紛嘲諷,而她隨後的言論,更加讓人覺得無恥可恨。

02

首先,她很無腦地貶低祖國,她說,我國的姓氏如果放到印度,大多數只能排到商人等級的“吠舍”後面,而“吠舍”在印度是低種姓。

如果這樣,她其實也是“吠舍”的女兒,也是低種族,可她好像忘了自己的出身。

閒來無事,她寫文大肆讚美古印度文明的傳承,可讚美印度文化之餘,她卻要順帶譏諷:中國人沒有信仰,傳統文化都丟光了。

鄭墨沫更是自詡為金融學家,放出預言:中國經濟會持續衰退,印度發展將超過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強國,甚至印度將來能與美國的強大經濟實力媲美。

可惜她這個金融學家是自己的腳投票得來的,中國是疫情肆虐之下,全球唯一經濟正向增長的國家。

2000年年初,全球疫情爆發,人人自危,鄭墨沫非常賣力地宣揚印度的疫情防控做得很好,在印度很安全、舒適。

鄭墨沫做事毫無下線,在炫耀自己和吹捧印度的同時,鄭墨沫習慣性污衊祖國,踩踏祖國。

她在網上公然發文,指責中國防控措施不到位,被封控的老百姓生活沒有保障,被封控就是等死。

文章最後,她再次擺出一副“高等人”的悲憫姿態,痛呼:“珍愛生命,遠離中國。”

氣憤的網友對她痛批,紛紛留言指責她顛倒黑白,污衊祖國,她卻用充滿戲噓的口氣說:“哎呦,一不小心又辱華了。”

她被全網封禁,網友們說:“既然印度這麼好,你就呆在印度吧,中國這個家太大了,免不了出幾個敗家子,忤逆子,但瑕不掩瑜,中國有更多優秀的孩子。”

但是鄭墨沫沒有想到,印度的疫情越來越嚴重,她在印度呆不住了,於是她與辛格逃到美國,希望得到美國的庇護。

可是,到了美國她才知道,美國到處是被感染的人,每天都有好幾萬人死亡,這讓鄭墨沫整日活在恐懼中,她快要崩潰了。

走投無路的鄭墨沫終於想起了祖國,她要回國,只有在中國,生命安全和生活才有很好的保障。

於是,鄭墨沫向中國大使館發了一份深情的回國申請,可她申請了三次,次次都被拒簽了。

也許鄭墨沫自己都忘了,她早就不叫鄭墨沫了,她叫辛格·墨沫!

當辛格·墨沫還是鄭墨沫的時候,其實她的內心早就變了。

03

鄭墨沫1985年出生於福建南平的普通工薪家庭。

高中畢業,鄭墨沫考上了廈門大學的金融系,由於長得漂亮,又是學生會優秀幹部,她成了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學霸女神。

但是鄭墨沫根本看不上國內的男孩,她想要出國留學,將來嫁個皇室貴族,當個富婆,那才風光呢。

所以,鄭墨沫把追求她的情書都丟到了宿舍垃圾桶,她也變成了廈大男生眼中不可接近的“女祭司”,冷漠的冰山美人。

鄭墨沫野心十足,目標明確,她把大部分時間泡在圖書館,看國外名著,積極跟外教老師練習口語,她打定主意要出國,必須先過語言關。

2007年,鄭墨沫如願到了法國留學,攻讀金融碩士學位。

法國人的浪漫和熱情,讓鄭墨沫徹底打開了封閉的心門。很快,她的夢想實現了,她成功遇到了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當時,在法國呆了半年後,鄭墨沫作為交換生,來到了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參加一場學術交流會,在這次交流會上,一個侃侃而談,風度翩翩的印度小伙,吸引了她的目光。

經過交流,鄭墨沫得知這個小伙叫拉傑·辛格,是印度理工大學的高才生。更重要的是,辛格是貴族家庭,地位顯赫,富甲一方。

鄭墨沫心裡竊喜不已,一顆芳心早已暗許,而拉傑對這位美麗聰慧的中國女孩也很有好感,他們一起談金融、聊人生,非常開心。

而且,拉傑出手闊綽,送給鄭墨沫各種珠寶、品牌包包等奢侈品,鄭墨沫在辛格強大的“鈔能力”中完全淪陷了。

為了謹慎起見,鄭墨沫特意去了解印度的等級制度,原來印度有四個等級,分別是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辛格的姓屬於剎帝利,是高種姓,貴族身份的象徵。

這下鄭墨沫放心了,她的心裡湧起強烈的衝動:一定要想辦法嫁給他。

04

鄭墨沫開心地把自己的戀情跟父母分享,但她沒有想到,父親非常生氣,很強硬地要她分手,早日回國。

母親更是天天哭著打電話跟她說:印度貧窮落後,等級觀念強,男尊女卑,萬一婚後受委屈,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

鄭墨沫覺得父母一輩子孤陋寡聞,僅僅從網絡上了解到關於印度的情況太膚淺了,哪裡能比得上自己對印度了解深入呢?

身邊這個多才又多金的貴族公子拉傑對自己柔情蜜意,難道還不能說明印度是個好地方嗎?

即使一年多來,母親哭著多次苦勸,也沒有動搖鄭墨沫要嫁給辛格的決心,無奈,心酸的父母只能同意他們的婚事。

鄭墨沫很開心,她首先帶辛格回到福建老家,在那裡舉辦了一場風風光光的中式婚禮。

不明真相的親人朋友都覺得鄭墨沫嫁得太好了,可只有她父母在苦笑,因為印度的風俗是女方要給予男方豐厚的嫁妝,而男方不需要掏一分錢彩禮。

沉浸在幸福中的鄭墨沫顧不上父母的失望,與辛格一起來到了印度,她期待未來的公公婆婆對她盛情相迎。

讓鄭墨沫打臉的是,辛格的父母對她不僅很冷淡,而且不同意他們的婚事。就在鄭墨沫以為自己只能與辛格為愛情私奔時,辛格的父母居然同意他們結婚。

不過,辛格的父母提出了一個苛刻的條件:按照印度的風俗,鄭墨沫要有高額的嫁妝才能與辛格完婚,如果沒有高額的嫁妝,那就只能做辛格的小老婆。

此時的鄭墨沫才知道,原來辛格在印度早就跟一個高種姓的貴族女子結婚了,而對於這件事,辛格卻從來沒有提過。

但是,鄭墨沫毫不介意,她竟然同意做小老婆,她深情地向辛格表白,她捨不得、放不下這段真摯的愛情。

為了表示自己對感情的忠貞,按照印度的風俗,鄭墨沫跪在辛格的面前,毫不猶豫地端起他的洗腳水,甘之如飴地喝了下去。

完成這變態的儀式,鄭墨沫如願以償,正式成為了辛格的小老婆。

她的父母得知此事,氣得差點吐血,自己嬌生慣養的女兒竟然為了當別人的小老婆,自甘墮落,自取其辱。

親人們都心疼她,親人們覺得鄭墨沫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金融人才,完全沒有必要在印度受辱。

可鄭墨沫不是這樣想的,自己當初堅持來印度,不就是看中了辛格的貴族身份和豪門奢侈的生活嗎?

現在這些榮華富貴她唾手可得,成為小老婆又有何妨。

鄭墨沫明知自己受到了輕視,但她卻堅持打落牙齒往肚裡吞,一條道上走到黑。

辛格是個頑固的仇華分子,一直支持香港反動勢力,為了表示對老公的忠誠,為了留在富貴的家族中,為了討好辛格一家,鄭墨沫決定拋棄生她養她的祖國。

於是,鄭墨沫開始了她的一系列奇葩言行。

05

網絡是有記憶的,早在鄭墨沫抹黑祖國的那一刻,她就上了禁入中國的黑名單。

連續三次申請回國,鄭墨沫都被拒絕,也是她活該。

如今的鄭墨沫成了辛格的家族犧牲的對象,她被老公疏遠、家暴,辛格甚至對鄭墨沫提出了離婚。

鄭墨沫終於把自己的跨國婚姻作成了歸國無門,落了個四處不討喜的下場。

不知如今的鄭墨沫想明白沒有,遠嫁的女兒,最可靠的還是娘家,而祖國才是她最強大的靠山。

子不嫌母醜,哪個國家沒有發展中的問題呢?

對於那些遵紀守法,心懷祖國的華僑,祖國母親永遠都會張開懷抱,迎接孩子的歸來。

希望鄭墨沫的故事,能引起姑娘們外嫁的警示,永遠不要忘記,祖國母親是你最大的依靠,五星紅旗是你最大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