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民妹妹”到遭全網嘲諷,從神話到笑話,張子楓只用了一年半


張子楓的《回來的女兒》已經結束一段時間了,作為迷霧劇場第三季第一部作品,加上前六集質量還相當不錯,我個人是挺失望的,畢竟導演前作可是《無證之罪》。

但是這部劇結束這麼久了吧,偶爾還是在網上看到不少評論詬病張子楓,認為她演技撐不起,認為她毀劇,再認為她爛泥扶不上牆之類的。這個觀眾對於明星的評價是真的多變,而且現在很容易形成那種所謂人設崩塌。

之前你火的時候什麼都好,演技好就不說了,同樣的長相身高是可愛的妹妹。現在演技爛就不提了,身高長相不行就說戲路狹窄,營銷得太過,撐不起影視劇被高估了之類的。

這裡也不說慘不慘什麼的,一個知名明星和普通人比較有什麼慘不慘的。

張子楓是2000年出生的,從當時《唐山大地震》童星爆紅,再到《唐探》回眸一笑的口碑爆棚,再到前兩年《快把我歌帶走》達到巔峰,以及這兩年從談戀愛被嘲,再到作品頻頻被質疑,作為演員來講她的發展確實遇到瓶頸,而且肉眼可見的轉型困難。

開始被吹成神童,現在被質疑演技爛?張子楓到底什麼水平

張子楓目前還是國內00後幾大花旦之一,雖然這兩年確實爭議大。她出道的《唐山大地震》時期都不講了,那段時間成為知名童星後演了一大票女兒,起點其實比同為童星的趙今麥高得多。

張子楓成為少女重新爆紅就是2015年《唐探》的客串,大家才發現曾經的小方凳長大了。

這樣回眸一笑的超常表現,加上當時又演了一部《小別離》加持了作品。 2015年左右嘛當時中國流量經濟巔峰,所以張子楓就被吹成國內最有演技的童星和新生代演員之一,如果大家記得的話當初《餘罪》的張一山也這樣被吹過,都吹成老牌藝術家了。

張子楓少女時期的巔峰在2020年左右,18年《快把我哥帶走》金馬提名,並且這部電影票房非常不錯有3.7億,要知道這片回頭去看就是小成本、無明星、主打兄妹情的家庭喜劇,成績是實打實的,當時的趙今麥還是女配。

18年年末和周迅合作的《你好之華》又提名金馬女配,張子楓演技的口碑又起飛了一次。同時19年參加大熱綜藝《嚮往的生活》,這讓張子楓又獲得巨大的流量,“國民妹妹”之名可以說聞名天下。

如果沒有這些作品的鋪墊,她又怎麼可能接到投資不錯,還是絕對主演的《我的姐姐》,這部電影是2021年上映的,票房突破10億,並且還提名金雞影后,雖然沒中,但這個時期的張子楓在觀眾是國民度爆棚,演技好,有票房,差點拿獎的頂級新生代女演員。

其實中國電影圈不捧人,特別是不捧新人,90後女演員站穩的就一個周冬雨,95後都沒有,00後就一個張子楓,可想而知當時的她有多麼特殊。

其實說國民度和人緣這些東西不能說是虛的,但不直觀。這個最直觀的表現就是當時那幾年作品實打實的成績,包括《我的姐姐》的成績,張子楓在談戀愛,還有這兩年口碑下降前,是實打實接到大量國內頂級影視資源的。

已經播出的《天才基本法》,她是女主角,男主是雷佳音,張新成都算男二號。 《回來的女兒》她也是名義的女主角,國內一流團隊的懸疑新劇。

電影《危機航線》,她又是女主角,男主角是劉德華,屈楚蕭是男二,劉濤都是女二號。另外還有劉昊然主演的《去他的盡頭》。

連陳凱歌導演的《偉大的勝利》張子楓也是女二,女主是章子怡,看看她這個資源好到什麼程度了。

演技差,還是因為談戀愛?張子楓是怎麼“人設崩塌”的

2021年《我的姐姐》票房大賣,之前《嚮往的生活》國民妹妹,還差點拿金雞影后,但是2022年談戀家事件一出,所謂敗壞了路人緣和國民度,結果口碑下降,然後作品接二連三成績不太好,被質疑演技,再到口碑繼續下降。

這明星和普通人都一樣,逆行的時候感覺什麼都不順,影視劇爛又不全是演員的責任對吧。不過問題來了,張子楓口碑下降到底全是談戀愛的關係嗎?

1、張子楓談戀愛肯定是有影響的,觀眾倒不是不接受國民妹妹談戀愛,問題是和誰談。

因為對於相當一部分路人粉來說,張子楓這個年齡才剛剛長大,應該是忙著繼續提升業務水平一心搞事業的時候,結果她“早戀”了,戀就戀吧,結果找了個量產的流量小鮮肉,而且是公認的不太好的小鮮肉。

這逼格和印象分頓時哐哐哐斷崖式下跌,要說戀愛腦張子楓倒不是多嚴重,真正的戀愛腦應該是馬思純那號的,戀愛了就大大方方的秀出來,我就是喜歡。

而且我認為張子楓的團隊,張子楓自己有極大的話語權。就男方這個情況第一次新聞爆出來後,正常小花都是直接分手,她的團隊要是能影響她直接就讓分了,明顯就是張子楓頭鐵硬頂著。

我的私生活我自己說了算,我不往外秀恩愛,你們也別想管到我的私生活。不過對於明星而言,工作跟私生活本就是共通的,不是你想分開就能分開的了的。

2,如果張子楓只是明星還好,她又是走演技實力派路線,逼格掉了沒關係你要撐住,問題在於張子楓的實力又沒能撐住後續的作品。

這個逼格甚麼的都是作品撐的,張子楓就是這兩年沒有什麼能夠服眾的作品。只要有作品,男方再垃圾影響也不大。而且張子楓這人表面上柔柔弱弱,實際上就是一頭鐵娃,有自己的堅守,外界包括團隊估計都很難影響到她的選擇。

用在演戲上叫做對演戲的執著,算優點,用在其他地方就見仁見智。

我倒是不覺得她演技退步了,與其說是退步了,不如說是演技沒有明顯進步,跟不上年齡和名氣的增長了。觀眾對童星的演技要求和對一個成年演員的要求是不一樣的。即使頂級童星的演技放到成年演員裡也是不夠看的。

舉個趙今麥的例子:趙今麥在《流浪地球》最後那段演講,現在很多人提到仍然是罵她演技差,台詞不行的。但是趙今麥憑藉《開端》年齡全面成長,還有也適合這個年齡的實力撐起來了,觀眾也認可了。

要想作為成年演員去演戲,演技必須同步提升。但是張子楓這幾年遇到瓶頸,沒有提升上來就不夠看了。她一直在自己的舒適圈裡,一直吃老本。上了北電以後演技也沒有太多進步。

比如《天才基本法》《回來的女兒》來說,其實《回來的女兒》更適合她的戲路,但台詞還是說得含糊不清,感覺演什麼都像演自己。 《天才基本法》就更差了,已經被專業人士分析過她是片段式的演技。

就是她在某些情緒爆發的片段演得很有情緒衝擊力,但整個人物就很呆,接不住戲。

我感覺她不自覺把以前的表演高光固化為幾個公式,碰到類似劇情就硬套,很多時候觀眾覺得情感表達不應該是這樣的,可她就是一整套演完,要說情緒也算是飽滿到位,可配上當時的劇情互動和人物情感就是彆扭。

貌似不少過早演戲的都會有類似毛病,由於年紀太小對劇本沒有直觀體驗和認知,只能按導演的闡述去模仿大人表演,時間長了很容易陷入模仿和套表演公式的習慣,忽視了隨著自身成長後可以藉著閱歷和知識的積累去深入感受人物想法的方式。

當年楊冪也是個毛病,當然楊冪現在已經放棄了,走女商人演員的路線。

從“國民妹妹”到全網嘲諷,從天花板到地板,張子楓只用了一年半

我個人覺得很多網友可能也不是討厭張子楓,而是無感還要被強制營銷,其實明星人設這東西真就很虛,特別是這個時代。你好的時候鋪天蓋地吹,遇到點啥事網友轉眼就鋪天蓋地罵。

粉絲根本控不住路人的真實感受,粉絲不可能不知道她的顏值和身材限制大,還要一個勁潑髒水說都是大家因為戀愛對她苛刻嘲笑了,其實只是大眾濾鏡碎了後對她的寬容度下降了。

其實在戀情之前,《我的姐姐》上映之前營銷熒幕初吻,從電影預告到《嚮往的生活》都在營銷妹妹長大,但我早就看過她的初吻在比較糊的那兩年和熊梓淇的戲就有了,和吳磊炒cp也是大眾的濾鏡弟弟妹妹。

現在跳出宣傳的圈套來看,她真的這幾年是宣傳過多勝過了實力,然後被那根稻草壓垮。

張子楓被吹捧和被網友罵的過程,我認為挺像《餘罪》後的張一山。流量明星氾濫時以一部作品和不錯的表演封神,粉絲和網友反复的吹,團隊跟著在吹,然後到了一個頂點。結果因為一個事件崩塌,然後作品跟不上了,口碑開始崩塌,作品接連的失利,最後口碑越來越低——

最後,張子楓目前來看有兩個問題不太好解決,一是她身高不夠,容貌又不是尋常意義的小美女,這導致她戲路挺狹窄的,畢竟國內適合25歲左右的影視劇就那幾個題材。

要么現代言情古裝甜寵,她也好周冬雨也罷長相不太適合,還不是虞書欣那種甜妹。要么就是懸疑片和現實主義的青春片,她和周冬雨之前就是走的這路子,你演女兒,妹妹和晚輩不可能演到30歲去。

當然周冬雨到30歲還能演學生和青春片,但周冬雨沒有經歷過這種人設崩塌的事。

張子楓前幾年作品和國民度帶來的好資源,這兩年隨著幾部作品失昨在消耗,要是接下來的作品還不行,轉型還不成功,可能還是會有危險的。

最後,我覺得真正想走演員路線的,真的還是不要上太多綜藝,張子楓上《嚮往的生活》從商業角度看是流量變現火了一把,但從演員角度就跟上《浪姐》的萬茜一樣,真的是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