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義》“一分錢沒花”的趙德漢,他從貪污中得到了什麼?


看《人民的名義》最搞笑最心酸的場景莫關於趙德漢的贓款被發現時“都在這兒呢,我是一分沒敢花呀”

是啊,貪污那麼多,給父母每個月三百,住著破房子吃著炸醬麵。怎麼看都覺得這種不會享受的人絕不會貪污,畢竟有了錢,他也不會用啊,要那麼多錢幹嘛呢。的確,一分錢都沒敢花的趙德漢,到底從貪污的巨款中享受了什麼?

1. 對金錢的渴望

就如他自己說的,窮怕了,有錢在心裡踏實。是的,就像我們的父母輩,他們沒什麼大本事,卻能通過省吃儉用,給自己的孩子買房買車,比父母掙得多的我們卻很難辦到。

口袋裡有錢,心裡不慌

現代很多人的觀念是錢是掙出來的,不是省出來的。那隻是教育我們要多提升自己,讓工資上漲,或者多想點掙錢的門路,而不是在吃穿上虧待自己。更不是是讓我們有多少花多少,不知道積蓄。

趙德漢是個窮人家的孩子,他比任何人都知道金錢的重要,金錢能帶給他的尊嚴和滿足。哪怕不會,就像我們的父母輩他們特別能攢錢,是他們需要那麼多錢嗎?不,他們很節儉,縫縫補補又三年,他們只是需要金錢帶來的安全感。

2. 權勢帶來的榮耀

一個窮小子,沒有很強的靠山熬到趙德漢這個至關重要的位置,可以說這個人已經很成功,上蒼給予他的已經對得起他的付出。

可曾經的他為錢發愁,活得謹小慎微,只有羨慕別人的份兒。現在他終於活出個人樣,活成了能被別人求著辦事的人。他要把自己的權勢發揮到最大作用,他要利用手中的權勢給自己帶來一些從未有過的榮耀,自己曾經羨慕的生活和渴望的東西。就像一個從沒有玩過玩具的孩子掙了錢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買那個玩具一樣。

3. 證明自己的成功

話說在別人眼裡,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窮小子混成趙德漢這樣,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可只有當事人知道那點死工資也就維持一下相對不錯的生活,相對的,只是父輩,只是同鄉,跟同一個圈子卻不同背景的人家,還是有著天差地別的區別。就像趙德漢有十幾萬的存款,卻每個月只寄給父母三百塊一樣。

真的是妻子很不講理嗎?老家,糧食和菜都自己種的話,其實三百塊也不算少了。十幾萬的存款聽著多,換套房子就全搭進去了。當然了,她的妻子可能也真的不是那麼孝順,又或許岳家比自己家條件好點,妻子管得嚴。

可他是別人心中混得好的那類人,甚至在他和他的家人心中,都已經出人頭地了。他要怎麼證明這一點,靠死工資?怕那些小時候學習倒數,後來搞包工搞裝修的,一個工程上百萬的,馬上跳出來表示不服。

市場經濟的社會,錢成了證明成功的主要標識。他沒有,他的工資也不能讓他有資本證明,但他有權勢,權錢,本來就是相通的,可以互相交換的。可能在他眼裡,這也不過是大家都在走的路,沒有對錯,就看誰的運氣好了。

剛好他是那個運氣不好的!

都說大部分的人終其一生都逃不開父母的影響和幼年歲月帶給的痕跡。尤其窮人家的孩子,他們無論受過高等見識,還是見過高山流水,內心的自卑都伴隨自己,凡事能想到的都是既得的利益。除非一輩子順風順水,沒有遭遇任何的誘惑,否則,大多數人都走向了毀滅。

他們錯了嗎?

似乎沒有。

人這一生不就是在追求自己一直沒有得到的東西嗎?

是,不然何為理想呢。

可如果追求曾經沒有卻一直羨慕和想擁有的東西,是用曾經有的,而且特別寶貴的良知和做人的底線,更有甚至踐踏法律作為交換,那隻可能不僅丟掉了擁有的東西,你得到的東西也會隨您而去。

畢竟靠運氣得到的東西終將要實力失去,不珍惜上天給予你的饋贈,它有權利隨時收回!

“我一分錢沒敢花呀”是不是莫名的有點心疼趙德漢,畢竟我們曾經很想很想要的東西,在我們有能力擁有時,再也沒有當初想要的那份悸動和喜悅!

父母們,無論貧窮還是富裕,都要教會孩子學會遵守社會規則。人沒法決定出身,或許他一直羨慕著一些人,但別忘了,他也是別人羨慕的對象,他的父母給他的,也不是所有父母都能給得了。學會在知足常樂中淨化自己的心靈。你有的不是所有人都有,比你努力的人也沒擁有你現在的位置!

別讓幼年的遺憾葬送你的一生!別讓心靈的匱乏擊垮掉你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如果出人頭地的終點是鋃鐺入獄,倒不如你從來沒有走出過那麼貧窮的小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