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風再起時》雙雄競逐,誰將獲得命運的垂青?


在文字中證道。 ——唐淚

第十六屆亞洲電影大獎入圍名單公佈。

電影《風再起時》獲得三項提名,包括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及最佳藝術指導。

這是一部典型的雙雄電影。

所以兩位男演員的獎項之爭,也是極大看點。

基於這樣的一個視角。

或可視作前哨戰打響,梁朝偉先下一城。

那麼後續將會如何演進?

毋庸置疑。

梁朝偉堪稱華語影壇第一男星。

甚至有人這樣形容,能夠拍到梁朝偉,是導演們的“理想”。

這句話或許有些誇大。

但據實而論,他手裡的八座三金影帝加上一座戛納影帝獎杯,無與倫比的作品厚度,足以將所有不服的聲音壓倒。

郭富城則是最近十來年進步最快的演員。

也可稱得上香港影壇最耀眼的“後起之秀”,攜商業價值與不斷累加的作品厚度,以及似乎看不到上限的演技成長能力,令人難以估量其未來高度。

在梁家輝已經隱退的當下,這兩位演員的聯手,確實當得起港影“神仙陣容”之謂。

這也是《風再起時》被很多影迷矚目的原因之一。

而雙雄之爭,也總要一決雌雄。

一個早已抵達個人巔峰,以《花樣年華》的周慕雲為最強形態,另一個則不斷挑戰自我,殫精竭慮尋求突破和變化,有《父子》、《最愛》、《浮城大亨》和《無雙》的迥異形態。

“變與不變”的對決,誰將獲得命運的垂青?

讓我們回到歷史當中。

以二人代表作為引,延及重量級獎項賽果。

梁朝偉的代表作包括《重慶森林》、《春光乍泄》、《暗花》、《花樣年華》、《無間道》、《2046》及《色·戒》七部,表演形態的關鍵詞是內斂和憂鬱。

郭富城的代表作為《三岔口》、《父子》、《最愛》、《浮城大亨》、《踏血尋梅》和《無雙》,表演形態為深情、爆發、市井粗鄙、鄉土、層次、轉變、氣度、執著、多變與反轉。

這裡面可以看出兩位演員的異同。

此外梁朝偉的表演風格相對固定,郭富城則一心求變,而兩位演員也有一個共同點,即情緒和情感的深度都極為突出。

比如梁朝偉在《重慶森林》中的囈語、在《春光乍泄》中的獨白,在《花樣年華》中“欲語還休”的眼神、在《無間道》中融多種複雜情緒於一爐的眼神,以及《色·戒》的灰暗,都極能觸動觀眾。

又比如郭富城在《三岔口》中的黯然與痛哭,在《父子》中的懺悔、在《最愛》中的絕望與深情,在《浮城大亨》中的深情與大愛,還有《無雙》中“燒畫”一齣戲的情緒演繹,皆非常規表演手段可以做到的。

而在作品厚度上來講,梁朝偉仍要略勝一籌,但郭富城有餘力繼續衝刺。

或可歸納為,一個早已千錘百煉,另一個仍野心勃勃。

但就獎項競逐而論,可以看出某種傾向。

梁朝偉七部代表作,除了《暗花》之外,有六部作品得到“三金”及戛納影帝的嘉獎,這個覆蓋率,可謂“應獎盡獎”,其職業生涯幾乎沒有“遺珠”的存在。

而郭富城六部代表作,拿獎的作品是《三岔口》、《父子》和《踏血尋梅》,另外三部作品皆顆粒無收,都可列入“遺珠”陣營,而《最愛》與《無雙》甚至可歸入“神級”作品序列。

這裡面除了“拿獎運”,更多的因素或在於職業規劃與選擇。

梁朝偉的合作團隊一直相對穩定,合作導演皆極有名聲,職業生涯也從未與新人導演有過合作,再加上自己天資橫溢,戲路也相對穩定,所以極易得到電影節青睞。

郭富城則在電影上發力較晚,直到新世紀香港電影衰落之後方才真正投入精力,在獎項的競逐上天然會欠缺印象分,且在譚家明導演的教誨下,以難度角色為選擇接拍電影和的標準,也是影壇與新人導演合作最多的一個大牌演員,戲路多變但缺少大導演助力,在獎項上必然“吃虧”。

這一點可作簡單對比,梁朝偉拿獎的作品,導演分別是王家衛、劉偉強和李安,郭富城合作的導演則是陳木勝、譚家明和翁子光。

兩個陣營,在獎項贏取上的差距,一望而知。

回到《風再起時》的“影帝”獎項競逐。

在華語影壇而論,“三金”影帝的含金量相對較高,其他獎項只能算錦上添花,當然權威性的國際A類大獎得另說。

所以本次亞洲電影大獎的提名,只是一個“前哨戰”。

首先恭喜梁朝偉先生。

但接下來最重量級的賽場,應該是在第4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至於下屆金雞獎,《風再起時》雖有大地影業投資,但未知是否符合提名資格,暫且不談。

此前莊文強導演曾言,《正義迴廊》或將橫掃第4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但彼時《風再起時》尚未做優先場放映。

所以隨著基於“沖奧”要求,《風再起時》被迫提前在香港做了七場“優先場”放映,這個預測也就很難做準了,而雖然兩部電影都與翁子光有關,但鑑於影片規模、演員陣容和影響力等因素,《風再起時》毫無疑問更有橫掃全場的能力。

關於影帝入圍名單,則有《風再起時》和《正義迴廊》皆“雙主雙提”的預期。

也即郭富城、梁朝偉和楊偉倫、麥沛東將佔去四個名額。

但仍有一種聲音。

郭富城雖然在2006年即成為連莊影帝。

卻即便攜《父子》而往,卻仍然遲滯十年,方才以《踏血尋梅》首封金像獎影帝。

而翁子光也曾言,郭富城的表演方式,很難在金像獎得票。

此前大熱的警匪電影《寒戰》,橫掃了2013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但身為第一男主角的郭富城居然顆粒無收,甚至連提名都沒有,而另一男主角梁家輝則志得意滿,順遂拿到自己的第四座金像影帝獎杯。

其實如果仔細研判歷年的提名,郭富城絕對可稱最大的“遺珠”。

問題出在哪裡?

撇開一些惡意和無知的言論,大多數影評人對郭富城的評價,是“沉穩壓場”。

與郭富城交集不多的王晶導演則如是評價,“很多人說梁家輝演得出神入化,家輝是向來都好,但這一次郭富城更令我驚喜,這一次深沉內斂,男人味四溢,是影帝級的演出。

梁家輝的鷹視狼顧確實很有魅力,但郭富城的表現當不起一個入圍提名?

面對娛記的詢問,郭富城也在採訪中破天荒表達了不滿,讓記者去問金像獎的評審團。

獎項問題當然一向都難以預料,因為乾擾因素太多,但郭富城受到金像獎的漠視和“不公正”待遇並不是一次兩次,比如《父子》和《無雙》的落敗,以及《寒戰》和《浮城大亨》這樣級數的作品和表演,連提名都不給。

基於這樣的情狀,有擁躉擔心《風再起時》重蹈昔年《寒戰》的覆轍。

但此一時,彼一時。

在《寒戰》之前。

郭富城憑《最愛》的表演,第二次入圍了羅馬國際電影節並首次提名金雞獎影帝。

其層次與深度皆優,可視作抵達了文藝類型表演的巔峰。

但他在商業電影方面的經驗還非常欠缺,如果撇開他在當紅初期的作品,也就只有《風雲雄霸天下》、《公元2000》、《雷霆戰警》、《浪漫櫻花》、《風雲2》及《全城戒備》這麼幾部商業電影可為藉鑑。

而當年的梁家輝,早已是身經百戰。

所以在《寒戰》裡,二人可以鏖戰至“旗鼓相當”,即便尚不及梁家輝老辣圓熟,也已經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

不過在金像獎的視野,既然連《父子》都可以輸,《寒戰》不給提名其實也是一種常態,畢竟金像獎的規則下,不混圈子、經常拒接電影的郭富城,也很難有好的人緣給自己助力,演技評判本身也有一定彈性,只要在及格線之上,就有輾轉騰挪的空間。

這就是昔年的“彼一時”。

在2016年,郭富城憑《踏血尋梅》首度在金像獎破冰。

回看一下他在這幾年的表現,《寒戰》、《全民目擊》、《西遊記之大鬧天宮》、《踏血尋梅》、《道士下山》、《天亮之前》、《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寒戰2》,真的是要票房有票房、要口碑有口碑、要演技有演技。

而這還不是他最巔峰的表現。

兩年後的《無雙》,不但在商業價值上再做突破,更打通了商業和文藝類型表演的屏障。

經此一役,郭富城在表演上已經完全成熟。

這部電影,徵昭著其職業生涯真正巔峰期的到來,或可如是理解,其後的任何題材、任何角色,他在表演上都絕無可能會失手,也絕不會遜色何人。

當然也包括這部《風再起時》在內,即便對手是梁朝偉。

這是當下的“此一時”。

梁朝偉曾在金像獎史上五度稱帝。

盡享華語男演員榮耀極致。

而郭富城也曾創下連莊影帝的不俗戰績。

演技同樣精湛,戲路更為多變廣闊。

至於誰將獲得命運垂青。

不久的將來。

有巔峰之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