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浩順:韓國絲襪殺人狂,專殺絲襪美女,連媳婦丈母娘都不放過


2006年,冬天的韓國京畿道整個城市人心惶惶,一個月內接連失踪了好幾個女性,她們失踪的地點都不一樣,但是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而且受害女性的特徵非常相似,警方懷疑這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所犯下的案件,警方動員了5萬名人力在周邊搜查,分析了3萬多通電話,追踪了4000多輛可疑車輛,但是整個冬天都過去了,依然沒有搜查出來任何的線索。

全國的女性都生活在不安和恐懼中,一時之間防身用品的銷量也急劇上升,但是犯人卻像是故意隱匿起來了踪影,之後就再也沒有類似的案件發生了,一直到兩年之後冬天再度來臨。

2008年11月,又有多名女性失踪,由於犯人只是在冬天犯案,人們把它稱為“冬天殺人魔”。

2008年12月,在京畿道軍浦保健所附近的公交車站,又發生了一起女大學生失踪案件,但是這次不同的是犯人露出了他的馬腳。一個月之後,韓國犯罪史上最後一個連環殺人魔姜浩順,被抓捕歸案,三年裡犯下了8起殺人兇案,完美避開了所有的抓捕網,這姜浩順到底是何許人也?

讓我們把時間推回到1969年,從他的出生開始說起,姜浩順於1969年的10月,出生於韓國的忠清南道的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是五兄妹中的老三,他的家庭非常平凡,家庭條件也很不錯,家人之間沒有大的變故或爭執。

姜浩順按部就班的在故鄉讀完了他的小學、初中、高中,在班級裡面也只是一個平凡的學生,在學期間他沒有引起過大事故,甚至成績還不錯,在班級也能夠排到前十,因此在老師同學當中也頗有人氣,唯一讓父母操心的就是,他的手腳有一些不干淨,在學校門口的文具店偷過幾次小東西。

上了高中之後,姜浩順發現比起學習,自己對於運動更加感興趣,於是他投身運動圈,作為跆拳道選手開始活躍,畢業之後還憑藉著跆拳道特長入伍了,當上了軍隊的副士官,但是成年之後,他盜竊的習慣依然沒能夠改正,反而是變得更加的怪異大膽。

21歲那一年,他帶著軍隊戰友潛入了軍隊駐紮地附近的一個農家,用卡車偷走了一頭價值300萬韓元的黃牛,因為這件事情,他被警察逮捕了,然後被移交部隊之後不光彩的退伍了,從軍隊出來之後,姜浩順換過許多次職業,貨車司機、開飯店、狗農場等等,他擅長交際,和同事鄰居們也相處甚歡,周圍人對他的評價都非常的好。

後來聽聞他殺人被捕的消息之後,認識他的人一開始,都表示無法相信,那麼溫順的一個人,怎麼會做出這麼兇惡的事情來呢?

但是,這恰好就是反社會人格的一大特點,平時他們一直徹底的偽裝生活著,給周圍的人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積累了信任不容易招人懷疑,但是表面上親切的薑浩順,其實根本就沒有想著靠正道賺錢。

在韓國遭遇了IM經濟危機的時候,他故意用卡車製造了事故,然後騙取保險金,之後也通過在飯店裡面縱火等方式,數次騙取了保險金。

姜浩順有一張和自己的寵物西伯利亞雪橇犬合照的照片,廣為流傳,照片上他看起來非常愛惜寵物狗,但實際上,他自己經營養殖犬農場的時候,曾經飼養了數十隻雪橇犬,而為了節省殺狗的費用,他殘忍的用鐵鍊子和繩子,直接的捆在了狗的脖子上拖拽致死,或者是把狗狗們直接丟在了寒冷的戶外活活凍死或者是餓死。研究表明連續殺人魔當中,46%的人都有過虐待動物的經歷。

姜浩順內心深處的殺人慾望,也許正是在這個過程當中,一點點的生根發芽了,姜浩順的長相頗為周正,他對自己的外貌和男性、魅力也很有自信,熟人們稱他身邊不缺女人,多的時候甚至同時和好幾位女性交往。

從1993年開始到2005年,12年裡他有過四段婚姻,每一段婚姻留存的時間也都越來越短,而且每一段婚姻當中,他也並沒有安分守己,甚至還公然的讓熟人給自己介紹女人,或者是開車在大街上尋找艷遇對象。

姜浩順和第四任妻子同居過三年,帶著前幾段婚姻中生下來的孩子,一起住在了岳母家裡面,熟人們都稱,姜浩順和這一任妻子的感情非常深厚,妻子也將他的孩子們視如己出。

但是好景不長,2005年岳母家發生了一起火災,第四任妻子和岳母都葬身在了火海裡,只有姜浩順房間完好無損逃過了一劫,他和兒子們從窗口逃了出去,當時這起案件只被定性為了一場事故。

但是警方在三年之後逮捕姜浩順時,對於這起火災事件的性質產生了懷疑,因為事故之後,姜浩順作為妻子的保險受益人,受領了高達4億韓元的保險金。

就在火災發生兩週之前的10月17號,姜浩順給妻子上了兩份昂貴的保險,當時兩個人條件也並不寬裕,姜浩順甚至是藉了貸款,給妻子繳納的保險,更讓人不解的是,同居三年一直沒有結婚的兩個人,非常巧合的在火災前五天正式的進行了結婚登記。

警方再一次搜查當時的案發現場,在證據衣物上發現了易燃物質,結合姜浩順曾經用縱火加保險的組合,多次詐騙保險金的前科,警方斷定,這就是姜浩順為了錢而故意縱火,偽造成了意外。但是一直到最後,承認了所有罪行的薑浩順,唯獨沒有承認這一項。

周圍人說第四任妻子死後,姜浩順彷彿是遭遇了極大的打擊,呈現出來了一副失意的模樣,整日出入娛樂場所,在全國各地遊蕩度日,然後就是在這段時期,為了擺脫這種來源不明的空虛感,姜浩順開始尋求殺人的快感,開始了他長達3年的殺人遊戲。

姜浩順的獵物主要分為了兩類,練歌房服務員和路上遇到的陌生女性,她們不僅年齡相同,而且身材也都嬌小、纖細,一方面有可能是身材嬌小的女性,相對來說更加容易下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姜浩順的周邊人都說,他對於女性的外貌非常敏感,女朋友只要稍微胖了一點,都會被他要求減肥,而他的作案手法也可以說是極為的單一。

當地的民風非常淳樸,鄰里之間經常搭乘順風車,她就是利用了這一點,在寒冷的天氣裡面,故意來到了公交車西廠的車站,主動邀約獨身一人的女性,然後送她們回家。

姜浩順長得不錯,面相親切和善,第一眼看到他的人,絕對不會將他和殺人魔聯繫在一起,而且他的口才也很出眾,若有女性拒絕搭乘他的車子,他會反過來質問,是不是把他當做壞人了?然後讓對方產生是自己不好的負罪感。

當時的公交車站還沒有時刻表,在天氣極其寒冷的戶外,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夠等到班車,姜浩順就是利用了這樣利於犯罪的環境,通過好感型外貌和口才,打破了受害者的警戒心,而在她們被誘拐上車之後,等待她們的卻是卸下了好好先生面具的殺人魔。

姜浩順非常狡猾,他會在顯眼的車前排上,放上自己和寵物狗拍的照片,讓上車之後的受害者放鬆警惕,開出了一段距離之後,他便觸動改造後的機關,將受害人放倒在車後座上,將其進行侵犯和殺害,他甚至都不攜帶其他的作案工具,直接用被害女性的絲襪來解決她們,然後開到荒無人煙的地方進行埋葬,漸漸的絲襪就成為了他的標誌性工具。甚至在用絲襪作案之後,姜浩順還會下車抽一根煙,然後慢慢的欣賞被害女性停止呼吸的樣子。

由於找不到失踪女性的屍體,也沒有監控攝像和目擊證人,警方雖然派出了大量的人力,但是調查一直處於僵局。

據稱姜浩順在犯案之後非常小心,會用指甲剪剪去被害人的手指,防止留下證據,但是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再怎麼縝密他還是有露出馬腳的一天。

2008年12月19日下午3點,在京畿道軍浦保健所附近的公交車站,一名女大學生失踪了,而又在4個小時之後,一個身著黃色外套戴著假髮和口罩,舉止奇怪的男人出現在了銀行監控攝像頭的畫面當中,只見他進入到了ATM窗口,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而拿著卡的那個右手手指還套了一層避孕套,用卡取出了70萬現金之後,男人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銀行。

這張卡的主人是女大學生A某,那個舉止奇怪的男人正是姜浩順,他故意穿著惹眼的黃色外套和誇張的假髮,為的就是將警方的視線,都引到取錢這個行為上來,將案件歸為單純的強盜案件,從而和執行的連環殺人案區分開來。

警方對這條路線上的所有監控攝像頭,進行了調查取證,在數万個畫面當中,一名觀察員發現了奇怪的一幕,畫面當中男性駕駛員單手駕駛,右手直直的伸向了副駕駛位下面,這樣的姿勢,彷彿是在死死的按住了什麼東西。

警方找到了車輛的登記信息,這輛車子所有人是一名女性,警方立刻聯繫了這名女性,她不是別人,正是姜浩順的母親。姜浩順母親和警察說:這輛車子平時一般都是兒子在開的。

警方順藤摸瓜的找到了姜浩順本人,他卻解釋當天是開車見了他的女朋友,然後就馬上回家了,接受警察問詢時,姜浩順的表現非常自然,一點不見漏洞,但是當天晚上,可能是出於被警察盯上的恐懼和銷毀證據的目的,他將兩輛平時駕駛車子全部放火燒毀,甚至還報警謊稱,自己的車子遭遇了事故。

這樣的舉動進一步的落實了他的嫌疑,警方立刻控制住了他,並且最終通過銀行監控攝像頭里,拍到的他的手部關節的特點,擊潰了姜浩順最後的心理防線,從他的嘴裡面撬出了案件經過。

在被逮捕之後,姜浩順也展現出來了無比傲慢的高姿態,彷彿自己不是來被定罪的,而是陪著警察們玩一場遊戲,他在供認之後也非常冷靜,從來不會主動的提起什麼,對於刑警們好奇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回答,委婉的轉移開了話題,來掌握談話的主動權。

在警方拿出了確鑿證據之前,他絕對不會承認,甚至還會譏諷的勸警察們說:和自己談話的這時間裡面,還不如去多找一些證據來,比如多對比一些DNA。

而當刑警和專家們,想要進一步的試探他的時候,他總是會事先的看透意圖:“以你想要來分析我嗎?那我就來教教你好了的態度”,不斷的試圖在對話當中佔據上風。

許多連續殺人魔進入了監獄之後,出於誇耀自己成就的心態,總會將自己的一些陳年老案,也主動的透露給警方,但是姜浩順卻非常的沉默,只要沒有明確的證據,他是絕對不會認案的。

面對這樣的高智商、高情商的反社會人格罪犯,警方也深覺棘手,費盡千辛萬苦和姜浩順鬥智斗勇,最終也只獲得了8起案件的明確證據。

2006年9月7號,江原道金善郡郡廳與職員尹某;2006年12月14號,京畿道軍浦市山本洞練歌房服務員裴某;2006年12月24號,京畿道水源市長安區華西洞練閣房服務員樸某;2007年1月3號,京畿道華城市新南洞公交車站公司支援樸某;2007年1月6號,京畿道安陽市萬安區安陽洞練閣房服務員金某;2007年1月7號,京畿道水原市勸善區金谷洞車站女大學生嚴某;2008年11月9號,京畿道水原市勸善區糖水動車站主婦金某;2008年12月19日,京畿道軍浦市保健所女大學生A某。

姜浩順被逮捕的日期剛好臨近過年,隔天就被警方帶去了現場進行還原現場,自然是來了非常多的攝像頭和記者,但是他的個人信息一經公開,他竟然和警方抗議:“我的臉被公開了,我的孩子們怎麼辦”,甚至還要求警方到春節過去了,再播報自己的視頻,因為過年聚在一起看到的新聞,會讓孩子們受到很大的傷害的。

毫不猶豫的殺害生命的連環殺人魔,面對自己的孩子時,真的會展現出來父愛嗎?

專家們普遍認為,姜浩順只是想要在警察的面前,偽裝出一副擔心孩子的慈父形象,在對他被捕之前的家庭調查當中,發現他根本就不關心自己子女的教育,和子女唯一的交流也就是給零花錢的時候了,而姜浩順的兒子還在2007年離家出走,之後曾經犯下了盜竊罪。

韓國的第一位犯罪心理學家全日龍教授,在出演節目的時候曾經提到,當他第一次去監獄面見時,姜浩順的第一句話就是:“如果想要和我說話,先倒杯水過來吧”。

全教授也差一點就要起身去倒水了,但是一瞬間他反應過來,這就是反社會人格,想要控制對方佔據主動權的手段,轉身就和姜浩順說道:“我不是來給你倒水的人,若我需要了就會來倒的”。

專家們認為,比起之前任何一個無惡不作的連環殺手,姜浩順他都要更加的接近西方犯罪心理學中所說的反社會人格畫像,特別是姜浩順和美國20世紀70年代的連環殺人犯,擁有俊秀外貌的西雅圖大學法律系學生凱德邦迪,有著非常多的相似之處,他們殺人沒有目的,只是為了享受這個過程當中的快感。

2009年4月22號,地方法院一審判決姜浩順死刑,對此姜浩順在沒有與律師商議的情況下,親自寫了上訴狀,並且提出了上訴。但是2009年7月23號,首爾高等法院二審也宣判了死刑。

由於韓國從1997年之後,就再也沒有執行過死刑了,目前姜浩順作為死刑犯生活在首爾拘留所的單間裡。

姜浩順作為韓國犯罪史上最後一個連環殺人魔,給韓國社會也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一、從2009年之後韓國道路上的監控攝像頭,足足增加了112%,很大程度上的阻止了其他犯罪的發生。

二、案件的調查,推進了韓國促進收集犯人DNA的法律,這一法律的通過,在十多年之後讓華城連環殺人案真相大白了。

在監獄裡面的薑浩順,也傳出過來幾樁趣聞,曾經和他關在同一個監獄裡面的人稱:姜浩順在監獄裡面適應的很好,他還通過學習有了不錯的雕刻手藝,即便是淪為了階下囚,他還是高端著一副體面人的姿態;不僅調侃三星會長李載榮,反正你過幾年還是會再進來的,不如給這裡裝一個空調吧;還說樂天的申東兵會長太小氣了,進來的時候都不懂給大家帶點零食。

而就在去年,長時間沒有曝光在媒體的燈光下,過著安靜拘留生活的薑浩順,突然傳出來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2021年8月,姜浩順寫信給電視台稱,獄警們在暗害自己,讓自己冤枉的背黑鍋,面臨著嚴重的懲罰。不僅如此,他稱因為N號房事件入獄,住在自己隔壁的趙周彬,也同樣遭遇了不公的對待。

首爾拘留所在調查之後,公佈了姜浩順的所有說法並不是事實,比如姜浩順雖然說獄警不讓他打電話,但實際在這一段日子的前後,姜浩順已經打了好幾通電話了,而囚犯們的懲罰也是由懲罰委員會來決定的,因此,獄警擅自決定懲罰的主張也是不屬實。

如果姜浩順這一切舉動都是謊言的話,那他真正的目的又究竟是什麼呢?

有專家認為在安靜拘留的生活中,他突然做出這種行為,不僅把信寄給了人權委員會,還寄給了電視台,本質上可能是想要受到更加多的關注,因為他被媒體集中曝光已經過去了10年,年輕人當中,可能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這也是為什麼他要特意提及趙周彬的名字,因為趙周彬是最近受到關注的人物,如果可以和他一起被報導的話,就可以再一次的彰顯自己作為連環殺人魔的存在感了。

如今我們聽到的連環殺手這個詞已經很少了,在一定程度上,是天眼的普及程度和科技的發展以及警察搜查能力的進步,讓犯罪分子在再一次犯罪之前就已經被抓捕,但是需要警惕的是,犯罪的手法也在日新月異的變化當中,如果說姜浩順用絲襪勒死那麼多名女性,是利用暴力和殺意來粉碎了他們的未來人生,那像N號房的趙周彬這樣,利用淫穢物傳播獲取利益的行為,則是更加的輕而易舉,卻更加的大規模用看不見的凶器,將數不清的被害女性,推入了生不如死的深淵,對於那樣的犯罪我們要更加警惕,因為他們更難以被發掘。

那你對於今天的故事,有什麼想要說的嗎?歡迎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