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丨既懂金庸又懂吳宇森的配樂大師,惟有顧嘉煇


1月4日,從地球另一邊的溫哥華,傳來了一代音樂大師顧嘉煇辭世的消息。有“香港樂壇教父”之稱的顧嘉煇,一生創作超1200首作品,是粵語流行音樂(Canto Pop)的重要推動者。

由於顧嘉煇譜曲的歌曲代表作,如《獅子山下》《上海灘》《萬水千山總是情》《鐵血丹心》《世間始終你好》等在華語圈傳唱度甚廣,所以很多人會將其與羅大佑、李宗盛,以及後來的周杰倫、林俊傑等產量高、經典多的流行歌曲曲作者相提並論。

其實,這些歌曲只是顧嘉煇音樂成就中的一部分,他更重要的貢獻,是為影視作品整體打造原創配樂。曾於伯克利音樂學院深造的顧嘉煇,總能找到契合影視作品的音樂質感,讓配樂、主題曲、插曲,成為故事、人物、畫面的聽覺延伸。

在《開心鬼撞鬼》中客串演出

這也是為什麼歌手唱他的歌能那麼順利地投入感情,人們聽他的歌能那麼自然地在腦海中浮現出記憶中的畫面。在華語影迷心中,他完全可以比肩埃尼奧·莫里康內、久石讓、漢斯·季默等國際知名的電影配樂大師。

在他諸多作品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便是1986年他為電影《英雄本色》創作的配樂,以及由張國榮演唱的主題曲《當年情》。無論是顧嘉煇個人的創作生涯,還是香港電影整體的國際影響力,都因這部作品的問世,發生了時代更替。

在日本發售的《英雄本色》原聲碟

《當年情》誕生之前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顧嘉煇在無線電視台(TVB)任職音樂總監,負責作曲和音樂策劃工作。這期間,TVB把金庸一系列武俠小說拍成電視劇。顧嘉煇參與了幾乎所有TVB版金庸劇的配樂和主題曲製作工作,其中就有最廣為人知的83版《射雕英雄傳》。

與同時代香港的影視配樂相比,顧嘉煇走得更前、更遠,發明了一種武俠風格的中式旋律——用傳統的五聲音階譜寫,常藉用中國戲曲元素,酌情加入蕭、笛子、古箏、二胡、揚琴等傳統樂器。這些旋律或豪邁蒼茫、或深情婉轉,完美契合了金庸武俠兒女情長與家國情懷共融的特點。

這個時期,顧嘉煇已經達到了事業上的第一個巔峰。如今已是香港樂壇最重量級獎項的“香港十大中文金曲”,在最初舉辦的六屆裡,顧嘉煇每年都能入選3首或更多。

當吳宇森把《英雄本色》的粗剪版本給顧嘉煇看的時候,他自己可能也想不到,這一次天作之合,不僅扭轉了自己和眾主演的事業軌跡,而且讓顧嘉煇巔峰之外再起巔峰,更推動著整個香港電影進入了一個新時代。

《英雄本色》憑藉以槍火動作為載體的暴力美學,人戲一體的角色塑造,不僅在香港本土創下票房紀錄,而且徹底打開國際主流市場,收穫全球粉絲無數。此後,吳宇森、林嶺東、杜琪峰、陳木勝、林超賢等導演不斷對該類型豐富元素、拓展邊界,接棒張徹、楚原的武俠片,劉家良、袁和平的功夫片,成為香港電影的新名片。

顧嘉煇譜曲、黃霑填詞、張國榮演唱的影片主題曲《當年情》,自然成為了這個時代的開啟標誌。

口琴開場帶出悠悠悵惘,旋律輕柔勾起片片思流。 《當年情》以深切真摯的口吻,訴說對兄弟親情與朋友友情的懷念,中和了影片場面的火爆和結局的慘烈,為暴力美學注入了柔情內核。張國榮的演唱更是於跌宕之處點到為止,將江湖漂泊的滄桑之感表現得淋漓盡致。

《英雄本色》和《當年情》攜手,完成了一次大規模的文化出海。在韓劇《請回答1988》中,隨處可見《英雄本色》當年在韓國的風靡。昆汀·塔倫蒂諾更是在自己的《落水狗》劇本首頁感謝吳宇森和周潤髮帶給他靈感。

《當年情》則於2014年4月被韓國KBS電視台評為“韓國人最難忘的六大影視金曲”。韓國影史票房第一的《極限職業》在片尾播放了《當年情》,以致敬《英雄本色》。 2012年的MAMA頒獎典禮上,擔任主持人的宋仲基演唱了《當年情》的韓語版本。

雖然電影和歌曲都火了,但顧嘉煇在當年的金馬獎和金像獎的“最佳原創電影配樂”上均只提名未獲獎。也許正是這一遺憾,促成了顧嘉煇音樂事業第二個高峰的到來。

當初看到《英雄本色》粗剪版時,顧嘉煇瞬間被片中的小馬哥一角所感染,情不自禁地創作了“Mark’s Theme”。作為小馬哥的出場BGM,這段旋律被嵌入了很多影迷的內心深處。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11期,Joyside和馬賽克樂隊攜手演繹了這首經典曲目。有網友在QQ音樂的評論區里風趣地寫道:“前奏一起我人就瘋了,立馬用煙點了張A4紙。

《英雄本色》之後,顧嘉煇在電影配樂領域的成就後來居上,代表作層出不窮——《英雄本色2》《古今大戰秦俑情》《武狀元蘇乞兒》《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精武英雄》《女人,四十》《大內密探零零發》《再見阿郎》,都是耐得住影迷反復重溫的經典。其中《古今大戰秦俑情》幫顧嘉煇拿到了第1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進入1990年代後期,顧嘉煇逐步淡出樂壇,長居加拿大溫哥華,罕有新作品問世,並於2015年正式退休。

雖然顧嘉煇的電影配樂作品不如電視劇配樂作品多,但由於電影有著更廣的文化傳播力,對配樂的依賴也更大,所以他的音樂才華得到了更加全面地展現,影響力在地域層面也更為寬廣。

一部《英雄本色》一曲《當年情》,香港電影完成了一個時代更替,顧嘉煇達成了藝術生涯的兩次巔峰。

【文/滿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