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南山發表言論後,陶斯亮和司馬南也相繼發文


網絡就是江湖,紛爭就是看點,今天小編就來給大家說明一下,陶斯亮和司馬南紛爭的後續!

有人提問“鐘南山院士”,什麼時候能恢復到2019以前的狀態?

“鐘南山院士”在人民日報上是這麼回复的:我的看法,明年上半年,三月份左右,應該是,差不多是這個時候,我不敢做保證,我也不是神仙,不敢做保證,但現在看這個趨勢,應該是!

“鐘南山院士”的一句:“我不敢做保證,我也不是神仙”,說出了疫情三年的艱辛,是真的不容易,也是在鼓勵大家,疫情快好了,一定要堅持住。

感染疫情的司馬南隨後發文:我不相信任何專家,專家很厲害嗎?厲害的話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因為疫情失去親人了,農民老百姓得了疫情真的不知所措,這時候你們專家在哪裡?雖然現在疫情不嚴重不致命了,但一些身體微弱的老人得了這種病,還是有致命風險的,於是就是你們這些專家說讓他們去買藥,可現在哪裡還有藥買?去醫院買藥都說沒有了賣完了,打針也不讓打,這就是所謂的專家,專家們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農民老百姓等死嗎?

隨後陶斯亮女士就發文回复司馬南:“大疫當前,請嘴下留情”,現在疫情雖然得到了一定的管控,但是現在全面放開了之後,奧秘克戎病毒便在全國迅速拓展,雖然此病毒現在已不嚴重,但對於老年人而言,對身體也是存在危害的,甚至還有生命危險,所以我們會加大對老年人的管控,發布通知每個村的村委會給60以上的老人發布藥品,以及給予相關的照顧。

小編我雖然只是個寫文章,沒有資格評論這一件事,但是這次我怎麼也得說兩句。

也不是說不能不信專家的,鐘南山院士是一個很好的專家,他為這次疫情也付出了很多,專家也不能瞎說,專家讓我們勤洗手常通風,但是“奧密克戎”是通過空氣傳播的,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人關在家裡,還是依然“陽”了。

所以司馬南發表的文章也沒有什麼錯,是在為農民老百姓發聲,陶斯亮女士的做法也得到了不少群眾的鼓勵支持,所以疫情當下要團結。

其實根據小編我的了解,現在的奧密克戎致病力比原始毒株下降了40倍,病毒被稀釋40倍了,目前也渾身酸痛咳嗽發燒,也非常的難受,可想而知第一批武漢人得這個奧密克戎病毒的病人,到底有多痛苦?

而這些專家給出的解釋是:這個病毒是不可能治好的,我們只能把時間盡量的往後拖,這個病毒也只會越來越輕。

小編,我想說一句:對,到現在是越來越輕了,但稀釋這些病毒的人,都是我們的親人啊,有無數人因為奧密克戎失去了家人?也正是這些人才讓病毒使人的死亡率降低了,當初有無數人在醫院跪著哭,有無數人在絕望中看著自己的家人離開了自己。

我們除了感謝醫護人員,感謝這些專家之外,我們還更要感謝那些用自己的生命稀釋奧秘克戎病毒的中國同胞,沒有你們用自己的生命來稀釋病毒,奧秘克戎也不會變得讓不致命,小編在這裡沉重的致敬你們!感謝你們!人民的英雄!

也希望大家多注意一點,我們一起團結的過一個闔家歡樂幸福美滿的年!在這裡小編也給大家拜個早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