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國產爛片又刷新下限了


你永遠無法想像內娛的底線在哪。

這不,香玉又被一部新片的騷操作驚呆了。

豆瓣開分僅有6.1,隨後降到了5.0分。

爛片無疑。

可它竟赫然打出一行宣傳語:

「近三年跨年檔喜劇最高分」

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了。

更離譜的是,這片還以關懷女性為賣點。

甚至在海報上溫馨提示:需在女性陪同下觀看。

香玉決定以身試毒。

不試不知道,原來國產爛片又爛出了一種新花樣——

《絕望主夫》

說來挺諷刺,「近三年跨年檔喜劇最高分」還真是事實。

畢竟,這幾年的跨年檔喜劇是這樣的:

《李茂扮太子》,4.3分。

《溫暖的抱抱》,5.2分。

《寵愛》,5.9分。

全員不及格。

男主常遠,已經連續三年主演跨年喜劇。

這回他在《絕望主夫》裡依舊演一個「鋼鐵直男」。

名字就叫胡鐵男。

白天演講,晚上泡吧。

工作中,逼迫懷孕的女下屬辭職。

回了家,催老婆再生個兒子。

憑藉一套大男子主義成功學,胡鐵男圈錢無數。

新書宣講會上,他誇誇其談:

成功男人需要賢良淑德的偉大女人保駕護航。

引得台下一片喝彩。

他沉浸在自己的成功裡不可自拔。

直到有一天,胡鐵男的「報應」來了。

一個笑容詭異的男人偽裝成工作人員把他送上電梯。

但電梯卻忽然急速下降——

胡鐵男穿越了。

他來到了一個女尊男卑的世界。

在這里女性佔據絕對的主導地位。

男性則處處受到歧視與限制:

做全職主夫是男性本分;

必須聽從妻子的話,遵守「三從四德」;

女性則可以隨意毆打丈夫,不受任何懲罰……

胡鐵男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社會。

他決心發揮自己「演說家」的天賦,啟發這裡的男性站起來爭取權益。

但很快他的反抗就被武力鎮壓了,隨後他被送進了「男德學院」。

經過改造的他回歸家庭,整理房間、照顧兒子……

但他的改過自新,沒有讓這個世界的妻子更體諒他。

胡鐵男即將分娩時,抓到了妻子在外風流快活。

生下孩子後,他回到了原來的世界。

妻子卻向他提出離婚。

性別對調的設定,不算新鮮。

匪夷所思的是,這麼簡單的劇情居然拍得如此糟糕。

電影的爛體現在方方面面。

作為一部喜劇片,笑點惡俗且單調。

不厭其煩地把「娘化的男性」那一套玩了一遍又一遍。

李誠儒老師浮誇的表演,更是讓香玉如坐針氈如芒刺背如鯁在喉。

更令人窒息的是劇情凌亂、邏輯稀碎。

電影中,胡鐵男來到性轉世界後完全變了一個人。

多次語出驚人、行為舉止更是瘋瘋癲癲。

但他在性轉世界的妻子居然毫無反應!

這片段拍出來,兩位演員不覺得奇怪嗎?

導演也覺得沒問題嗎?

如果上述細節可以忽略。

那麼,結尾的處理則徹底讓劇本成了「依托答辯」。

為了給胡鐵男一個回到原世界的契機。

編劇選擇了最簡單粗暴的方法——車禍。

於是,胡鐵男宛如一匹脫韁的野馬。

非要在即將分娩時,開車遠走高飛。

隨後,又在毫無交代的情況下,忽然被一堆警察追捕。

情急之下,果不其然,出了車禍。

緊接著就是送醫、生子、在昏迷之際回到原世界……

這破罐破摔式的劇情,彷彿在對觀眾說:您猜怎麼著?我編不下去了。

當然,如果僅有這些毛病,那它只算一部平庸的爛片。

香玉之所以要吐槽它,不只是因為它爛。

更是因為它「有毒」啊。

從前期營銷不難看出,這片處處強調性別話題。

預告片更不怕冒犯地向「直男癌、爹味男、普信男、油膩男、下頭男」開砲。

那麼,正片裡是怎麼拍的?

對不起,沒有關懷,只有噁心。

角色無一例外,都是刻板印象的集大成者。

原世界裡的男性,個個粗暴、下流、無可救藥。

到了性轉世界,他們又從性別氣質的一種極端到了另一種極端。

掐著嗓子,捏著蘭花指,走路扭成麻花。

整天除了做家務就是自拍、P圖、美容。

愛哭矯情、沒有能力、沒有思想、完全依附於另一半。

這,就是這部電影對於「女性化」的理解。

同理,女性到了性轉世界即變得面目可憎。

蠻橫、暴力、鬼混……

這,就是電影對「男性化」的理解。

全片對於性別差異的刻畫都基於刻板印象。

而這刻板印像已經浮誇到了脫離現實的程度。

又談什麼「理解」和「尊重」呢?

截取自本片宣傳物料

深扒劇作,更是越品越不對味。

以關懷為名,但講的卻是對女性的規訓。

胡鐵男來到性轉世界後,遭遇了一系列不公平待遇:

不能穿西裝;

不能忤逆妻子;

要把家庭放在事業之前……

這些歧視,正是他的妻子在原世界所遭受的。

而他絲毫沒有聯想到這些,更別提愧疚反思了。

在影片的前半部分,他一直是一個絕對的大男子主義者。

胡鐵男要如何認識到自己的傲慢與偏見,繼而發生轉變?

這是整個故事的重中之重。

然而,這轉折完全被處理成了兒戲。

僅僅是因為他被抓到男德班後,無人照顧孩子。

他不忍心見此情景,於是便認了命。

接下來他對於這個極權社會的反抗,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他徹底認同了這個世界對於男性的壓迫,轉身成為賢父良爹。

這種情節設計,讓男主先前的反抗成了一場笑話。

彷彿是在明晃晃地告訴觀眾:別反抗了,安心帶娃吧。

電影鋪墊了一系列極端的場景,來表現這個社會的男女不平等。

但最後卻讓男主心甘情願地服從了不公平的秩序。

說白了,男主的贖罪方式、人生價值,就是回歸家庭。

性轉世界裡的男性,其人生價值只存在於繁瑣的家務和偉大的父愛之中。

他們作為獨立個體的追求完全被抹殺了。

而性轉世界中的男性,正對應著現實中的女性。

他們的價值落點,折射著這部電影對現實社會中女性的看法。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絕望主夫》不過是一部保守至極,乃至充斥著偏見的電影。

和宣傳標語所表達的立意,根本是背道而馳。

同樣讓香玉感到不適的,還有電影對女性困境的意淫式玩梗。

家暴,就是畫幾個熊貓眼、巴掌印。

男性角色掐著嗓子撒嬌似地抱怨:「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分娩,就是哇哇大叫、面目扭曲、滿頭大汗。

彷彿這就是生孩子的痛苦了。

而那些真實的痛苦,產後抑鬱、漏尿、腹直肌分離……它不敢也不願從中取材。

乃至女性在家庭和職業中艱難尋求平衡的現狀,也被表現為一出「無腦爽文」。

電影結尾,男主醒悟後回到現實世界,嘗試修復夫妻關係。

但妻子決心離婚,最後瀟灑離去。

這種爽文一般的結尾,本意是為吸引女性觀眾。

但卻暴露了主創團隊對於女性困境的輕視。

片中妻子這個角色毫無人物弧光。

從家庭主婦轉變為獨立強大的職場女性,中間沒有絲毫的陣痛。

妻子在受夠了男主忽視後,輕輕鬆松便可以找回自我,「想幹啥就乾啥」。

那麼設置男主經歷轉性世界,理解社會對女性的不公,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常常聽到這樣一種聲音:

「喜劇片,好笑就完事了,幹嘛上綱上線呢?」

打開《絕望主夫》的影評區,抱著這種想法給出高分的觀眾不在少數。

即使不討論這句話本身的合理性,這種說法也無法替《絕望主夫》挽尊。

首先,這部電影並不好笑。

其次,喜劇從來不是爛片的遮羞布。

這種男女地位互換的設定,其實在不少影視劇作品中都用過。

2018年,法國就拍攝了一部名為《男人要自愛》的電影。

同為喜劇片,但這部卻收穫了眾多好評。

電影的主角是一位多金英俊、不尊重女性、常常玩弄女性感情的工程師。

某天他走在路上,不小心撞到鐵柱後穿越到了女尊社會。

在一系列雞飛狗跳的插曲後,他愛上了這個世界裡的一位女作家。

女作家為他「浪女回頭」,而他也慢慢交付了真心。

但他沒有想到,這個女作家正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

而他自己和那些曾經被欺騙的少女並無差別…

首先,《男人要自愛》中的主角是有人物弧光的。

男主的轉變來源於他想在性轉世界過得更好。

這種變化是潛移默化、符合人性的。

況且,性轉世界之旅從沒有徹底地改變他的三觀。

他始終不認同這個男性沒有自尊的世界,只是通過另一種角度,學會了認真對待感情。

拍喜劇,不代表主角一定要是脫離常人認知範圍的奇葩。

其次,電影在追求笑點的同時,以更為真誠的態度觸碰女性困境。

受《男人要自愛》影響的國產劇《另一半的我和你》,同樣做到了這一點。

不止於性別對調產生的笑料。

無需硬上價值,便舉重若輕地將性騷擾、就業歧視等等話題植入劇情。

同樣的「命題作文」,《絕望主夫》從立意到情節全面被碾壓。

既浪費了這個設定,又辜負了女性觀眾的期待。

當然,比《絕望主夫》本身更令人絕望的,是它所代表的一種內娛趨勢——

打著女性覺醒的旗號,批量製造「掛羊頭賣狗肉」的低質量作品。

就以去年幾部熱門劇為例。

《愛的二八定律》裡,楊冪飾演的秦施,按設定是個有野心的精英律師。

原本可以成為亮點的職業女性魅力,卻被懸浮地表現為職場時裝秀、打嘴炮。

豆瓣評分3.8分的《我們的當打之年》,更是噁心了不少衝著「女性互助」前去觀影的女性觀眾。

事業成功的獨立女性,解決卵巢早衰的最優途徑居然是找個男人談戀愛。

而把性騷擾當成親密接觸的男主角,居然真的追到了女主。

難道,這些作品真的爛而不自知嗎?

香玉更願意把它解釋為一種投機心理。

比起打磨內容,它們更在乎的是如何精準拿捏流量密碼,把觀眾騙到手。

《絕望主夫》的性別話題營銷顯然是有效的,吸引到的受眾當中女性多達七成。

「女性互助」「大女主」「獨立女性」「專治直男癌」……

刺激眼球的標籤排列組合,為這些作品縫製了華麗的外衣。

但,扒開便會發現,不過是皇帝的新衣。

就像那則「跨年喜劇最高分」的標語一樣。

明明一無所有,卻還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