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楓與羅蘭的美麗謠言


前段時間胡楓被內地自媒體誤傳求婚羅蘭成功,讓很多觀眾信以為真紛紛表示祝福,甚至胡楓乾兒子樓南光都發視頻祝福沒想到弄了大烏龍,不過對於這個謠言,胡楓只是淡淡的回應這是一個“美麗的謠言”。

其實胡楓和羅蘭兩人現在可以說是情同兄妹的摯友,兩人合作過多部影視作品,近年來也經常一起出席活動,今天開始我會每期用兩個關係密切的人,去講述過去百年香港娛樂業起起伏伏的興衰歷程。

今天故事的主角就是胡楓與羅蘭!

1932年1月28日,日本在上海發動了一二八事變,而就在十天前的廣州柔濟醫院出生了一位男孩,他就是胡繼修也就是現在的胡楓。胡楓家族從他爺爺開始就從事古董生意,在香港、廣州兩地都有生意,他的媽媽當時是在香港懷孕的,但胡楓的爺爺想讓廣州的父老鄉親都能知道胡家有後,所以特地安排胡楓媽媽回廣州待產。

胡楓的童年大部分在西關度過的,小時候胡楓非常害怕過年的放炮聲,所以胡父就安排胡楓在廣州家中大院房屋中央居住,這樣便不會受到驚擾了,可以看出胡楓家中的宅院非常之大,少年的胡楓則在香港開始了他的學業,他也被視為胡家生意的指定接班人。

羅蘭小時候

胡楓出生兩年後,1934年11月盧燕英在香港出生,也就是羅蘭,羅蘭的母親當年從印尼來到香港,意外遺失護照,在辦理護照的過程中結識了羅蘭的父親,他的父親是一位律師後來又轉行做了生意,他家生產的鏡牌砂肥皂和地臘曾經供應香港四大酒店,可以說是家境殷實。

但這一切在1941年發生了改變,日軍全面侵占香港,這座當年被內地人看成避風港的城市也淪陷了,胡楓家族生意雖然也受到很大影響,但畢竟家大業大還可以維持,但羅蘭家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奶奶與父親相繼離世至家道中落,羅蘭也親眼目睹了當年餓殍遍野的亂世香港。

這段時間香港電影業也陷入了低谷,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香港也慢慢走出陰霾各個行業都迎來了復甦,此時大量內地影人與公司南下香港,加上香港本身受歐美文化的影響,中西文化的結合也讓香港電影業迅速復興。

羅蘭雖然比胡楓要小兩歲,但出道卻更早,在她五歲的時候就已經拍過一部電影了,十六歲那年與同學去片場看拍戲,正好片場需要一個丫鬟角色,劇務看中羅蘭讓她試一下,這場戲下來羅蘭只說了一個字“哦”,卻得到了十元的酬勞。

1948年《雞鳴早看天》

不過幾日後劇務卻找上了家門,原來丫鬟這個角色後面還有戲份需要連戲,但羅蘭的媽媽卻覺得演員不是正經的職業反對羅蘭去拍戲,最後還是劇務說如果羅蘭不去演這個角色,他自己可能就會失業,一時心軟的羅媽媽這才同意女兒去演一下這個角色,沒想到這一演就是七十年。

1953年21歲的胡楓被父親安排在友人的古董店裡學做生意,但他卻無意中在報紙看到大成電影公司招考演員,帥氣的胡楓就想報名去試一試,沒想到真的收到了面試通知。結果有嚴重口吃的胡楓真的被公司相中並準備簽約,而當時應徵者有上千人之多,看來胡楓真的是天生要吃這碗飯的。

1953年12月3日華僑日報對當時胡楓的評價

但是胡楓的父親對此是非常反對的,胡楓父親是當時中國非常厲害的古董專家,任何古董在他手上過一下,但能知道古董的年份背景,所以胡楓一直被胡家視為古董店接班人的。胡楓甚至因此離家出走,電影公司老闆也非常看中胡楓,知道他離家出走還特意給他安排了員工宿舍,解決了他的後顧之憂。

這個時候不只是胡楓的父親反對,當時已經與胡楓拍拖的呂詠荷的父母也很反對,他們擔心進入娛樂圈會變壞,但呂詠荷卻非常信任胡楓,支持他這個決定。 1957年胡楓與呂詠荷結婚,但因為剛剛入行正值事業上升期,公司要求不能公開戀情和婚訊,所以兩人先擇了隱婚,為此胡楓也一直覺得特別虧欠妻子,胡楓入行多年零緋聞,與呂詠荷也十分的恩愛,2016年一直身體不好的呂詠荷離世,胡楓曾對媒體說:“她是我的一生摯愛”。

雖然父親反對,但他還是堅持與大成公司簽了三年半的合約,首年每月人工二百元,然後逐年遞增一百元,最後半年每個月可以拿到五百元,除了固定的薪酬每拍一部電影還有三百元的津貼,還會有150元的服裝津貼,這份合約在當年的新人中可以說是頂級待遇了,可以看出來公司是非常看重他的。

簽完合約公司就立刻安排開拍新電影,首部電影《男人心》就是與當家花旦芳艷芬合作,也讓胡楓迅速走紅,隨著胡楓的走紅,他的父親慢慢也就不再反對他拍戲了,他也終於可以搬回了自己家裡住了。

整個五十年代胡楓拍攝了大量的粵語長片,而且大部分都是男主角,與他搭檔的也都是一線藝人,像“芳艷芬、梁醒波、江一帆、石堅”等等。

胡楓與蕭芳芳

胡楓在李小龍十五六歲的時候還與其合作過多部電影,1955年《守得云開見明月》1956年《詐癲納福》和《早知當初我唔嫁》有過至少三次的合作,而這三部電影胡楓都是男主角。到了六十年代後期胡楓還與蕭芳芳合作過多部歌舞片,胡楓也是舞技了得,所以好多人都稱胡楓為“舞王修”。

1956年《黃飛鴻大鬧花燈》

與胡楓出道即巔峰相比,羅蘭就沒有那麼順利的星途了,整個五十年代她拍了六十餘部電影,但大多數都是龍套角色,甚至在拍攝《黃飛鴻》的時候,本應有一百多元工資的羅蘭,卻險些被工作人員扣下。

到了1960年嶺光電影的老闆黃卓漢發現了她有做反派的潛力,於是想把她打造成“御用奸角”,但是老闆覺得盧燕英這個名字不像是電影明星的名字,所以想給她取一個藝名,當時影壇紅星都流行兩個字的,像林翠、林鳳、王羽、謝賢都是兩個字,老闆又覺得上海很多名女人都叫什麼蘭的,所以就給她起名叫羅蘭,這個名字也從此伴隨羅蘭六十年。

一位出道就是正派主角,而另一位演的則都是反派配角,兩個人的演藝事業似乎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也沒有什麼交集,1968年也是胡楓演藝事業的最高峰,胡楓獲得了華僑晚報粵語十大影劇明星的稱號,與他同時獲獎的還有像謝賢、蕭芳芳、新馬師曾等人。

到了六十年代末粵語長片慢慢式微,胡楓也開始嘗試幕後工作,監製、導演、編劇都做過,他監製並主演的第一部電影是1966年的《通輯令》,女主則是七公主之一的陳寶珠。這期間還監製了《一步一驚心》(1967年),作為導演編劇有三部電影《瘋狂電視迷》(1974年)、《快啲啦前世》(1976年)、《大師姐與CID》(1977年),還有一部身兼導演、編劇、監製三職的《打籐》(1979年)。

1965年香港政府有意發放地面電視牌照,利氏家族利孝和與余仁生家族成員餘經緯、邵逸夫旗下的邵氏兄弟聯合拿下了電視牌照,1967年11月19日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正式開播,這也是香港首間免費電視台,這就是我們熟悉的TVB,電視開始慢慢走進香港的普通家庭。

而另一家電視台麗的映聲早在1957年就已經開播,這也是香港首個電視台,但作為收費電視並沒有產生太大的影響,1973年改為麗的電視同時成為免費電視台並開始製作彩色節目,從此tvb與麗的電視(後來的亞視)開始進入了幾十年的雙雄爭霸的年代。

進入七十年代胡楓與羅蘭相繼轉投電視行業,香港無線電視啟播以後羅蘭進入了TVB,認識了《歡樂今宵》的年輕監製蔡和平,她就開始參加了《歡樂今宵》的演出,中間短暫去了麗的電視,但很快重回TVB還參與主持了《歡樂今宵》的《七零一服務公司》”環節,她用詼諧幽默的對話贏得了很多觀眾的讚譽。

這個時候的羅蘭可以說是非常的忙碌,經常是周一到週五錄製《歡樂今宵》,週末拍劇,有時候是早上拍劇,下午就要錄製《歡樂今宵》,那是一個剛剛開始的電視年代,也是一個探索規則建立規則的時代,羅蘭與胡楓正見證著一個電視黃金年代的開啟。

到了七十年代中期,香港電視業進入到了三足鼎立時代,除了麗的電視,佳藝電視也迅速崛起,他們開台就拍攝了多部金庸武俠劇,讓他們在香港電視佔據了一席之地,兩家電視台的不斷推出精品劇集,也讓TVB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

TVB開始嘗試拍攝長篇劇集,推出了一部後來TVB非常擅長的家族爭鬥類型的電視劇《狂潮》,這部劇長達129集,目前依然是TVB歷史上除處境劇以外的最長劇集,這部劇TVB投入巨資製作非常嚴謹,最後也取得了非常高的收視,也讓TVB陸續推出長劇,1976年到78年陸續推出了《狂潮》《家變》和《強人》,三部劇均超過一百集,而這三部劇集羅蘭全都參演了。

1968年杜平、沈殿霞、胡楓主持《歡樂今宵》一周年特輯

而這邊胡楓剛開始也曾參與主持過TVB的《歡樂今宵》,但電視劇生涯的前十幾年都是在麗的電視度過的,與當年粵語長片年代的一線小生相比,進入電視時代的胡楓剛更多出演的是配角,但即使是配角胡楓卻依然出彩。

飾演貂蟬的歐陽佩珊

1975年馬上就要升任TVB總經理助理的鐘景輝,卻被麗的電視挖角出任麗的中文節目總監,鐘景輝加盟麗的肯定不只是為了謀求這個職位這麼簡單,他想要的是更多的自主權更大的劇集投入,而麗的也滿足了他的條件,剛剛加盟麗的電視鐘景輝就監製了一部古裝大戲《三國春秋》,幾乎動用全部麗的精英來拍攝,當然也包括胡楓了,他飾演的角色是孫權,鐘景輝飾演王允,而受人矚目的貂蟬則是由歐陽佩珊飾演的。

進入八十年代TVB與亞視的競爭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羅蘭與胡楓則是依然各為其主,那個時候兩人早已相識,但兩人合作的機會卻不是很多。

1983年羅蘭出演了一個內地觀眾非常熟知的角色裘千尺,劉德華、陳玉蓮版的《神鵰俠侶》中裘千尺這個角色可以說是讓觀眾印象深刻,連羅蘭媽媽看了都說TVB沒有演員了嗎,為什麼讓你演這麼醜的角色,但羅蘭卻淡定的說:“我鍾意”。羅蘭也很開心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記得這個角色。

那個年代TVB與亞視的競爭產生了很多經典作品,競相開拍武俠劇和大型歷史劇集,你拍《楚河漢界》我就要拍《秦始皇》,你拍《秦始皇》那我就再拍一部《大運河》,亞視的《秦始皇》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拍攝的,當年TVB的《楚河漢界》取得了非常好的收視,亞視也不示弱投入巨資開拍63集歷史劇《秦始皇》,為此劇組還去西安取景,胡楓在劇中飾演燕王喜,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的主題曲是由剛剛參加新秀歌唱大賽的羅嘉良演唱,但亞視並沒有給他安排任何角色,羅嘉良也很快簽約TVB,讓當時的亞視失去了一位難得的人才。

1988年胡楓終於過檔TVB,第一部參演劇集是一部處境劇《都市方程式》,而恰好羅蘭也有參演這部劇,不過這部劇胡楓是主演,羅蘭只是客串了一個角色,郭富城在這部劇也算是主要的角色。

進入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與電視同時進入黃金時期,胡楓與羅蘭在兩個領域也都是非常的高產,其中胡楓在1987年到89年拍了多部猛鬼系列電影,其中在拍攝《猛鬼學堂》時候胡楓與五位戲中演員上契認了乾兒子乾女兒,包括歌神張學友、林憶蓮、樓南光、陳輝虹、劉美君五人,到了1989年又在《四千金》中認剛剛出道不久的黎明為乾兒子,四大天王中有兩人都是胡楓的干兒子,這在香港娛樂圈也是絕無僅有了。

進入九十年代,羅蘭的標籤不再只是裘千尺,1993年羅蘭拍攝了一部《七月十四》飾演龍婆,到了1996年又在《七月十三之龍婆》再次飾演龍婆,這也讓羅蘭成為了龍婆的代名詞,從此龍婆、鬼后成了羅蘭的新標籤。這兩次飾演龍婆也讓羅蘭都被提名了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羅蘭只有幾歲的時候曾經發高燒進了醫院幾乎宣告不治,最後竟然奇蹟的活了過來,從此羅蘭開始虔誠的信奉天主教。有一次著名主持人安德尊問羅蘭,你演這麼多鬼片和你的教義不會有衝突嗎,羅蘭之前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便去問神父她常常拍鬼片會不會和教義有衝突呢。神父就問羅蘭:“你是演員嗎,你只是在做戲吧”,羅蘭回答:“是的”,神父回答:“這就行了”,最後終於解開了羅蘭的疑惑和心結。

《爆裂刑警》劇照

90年代後期胡楓的電影作品明顯減少了,但羅蘭依然活躍在大屏幕,1999年羅蘭與古天樂、吳鎮宇一起主演了《爆裂刑警》,最後她在65歲高齡拿到了金像獎影后,是迄今為止最年長的金像獎影后,而在得獎後羅蘭說出了著名的獲獎感言:“但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激勵和感動了無數人。

進入到了二十一世紀,胡楓與羅蘭在影視方面都開始減產,但每年都會拍幾部電影或電視劇,2003年胡楓連續拿到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的終身成就獎與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的萬千光輝演藝大獎,這也是香港電影界與電視圈對於胡楓的認可。

2014年和2015年羅蘭與胡楓先後獲得了TVB馬來西亞星光薈萃頒獎典禮的星光成就大獎,也可以看出來東南亞觀眾對兩人的認可。其中2014年羅蘭與劉江一同獲獎,劉德華作為神秘嘉賓親自到場為兩人頒獎,本來大會只是想讓劉德華拍視頻祝賀,但華仔想親自為兩人頒獎,所以驚喜現身頒獎禮,也可以看出羅蘭在圈中的地位。

2016年胡楓與羅蘭合作《一屋老友記》飾演一對夫妻,兩人在劇中飾演老牌粵語片明星,在25年前被電死,但為了尋找離家出走的女兒,靈魂一直留在歐陽震華所飾演的寶歡家中,最後了卻心結以後才離開了人間,也因為這部劇兩人默契的表演,很多人都把兩人視為經典的CP。

最近幾年兩人也經常合體一起出席活動,有的時候老友聚會也能看到兩人一起出席的身影,胡楓2018年86歲在紅館連開兩場演唱會,首度創造了最高齡藝人在紅館舉行演唱會的記錄,2021年和2022年胡楓兩度打破自己創造的記錄在紅館開唱,而羅蘭也是胡楓演唱會的嘉賓。正因為兩人近幾年走的很近,這才有了文章開頭所說的“美麗的謠言”。

實際上兩人相識五十年,可以說是親如兄妹的摯友,面對這樣的謠言兩人也是坦然面對,相信良好的心態也是兩人一直活躍在香港娛樂圈的重要原因,最後也希望兩人在保證健康的情況下,為大家奉獻更多精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