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一級演員句號:二婚娶小11歲“丫蛋”,如今活成人生贏家


登上過七次春晚的句號想必大家都不陌生,

從來不爭不搶的他即使是配角,都有足夠的笑點。

1999年與黃宏帶來的《打氣兒》笑料十足,首次登上春晚的他便開始爆紅。

後來與趙本山合作,甘願當綠葉的角色,不是他不夠優秀,而是收起鋒芒把趙本山的角色襯託的更加完整,節目效果更加完美。

這樣優秀敬業的小品演員,是人們都喜愛的對象。

現實中的句號老師雖然迎娶了比自己小十一歲的“丫蛋”,

即使是二婚,夫妻二人的生活更是甜蜜如初,讓人稱讚。

家中的事物有了妻子的照顧蒸蒸日上,事業也越來越好。

如今岳父岳母的兒子離世,句號甘願養二老後半生,如親兒子一般對待。

句號坦言,最正確的選擇便是娶了“丫蛋”。

1962年出生的句號在遼寧丹東的一個普通家庭,原名句兆傑。

小的時候他並沒有展現關於藝術的天賦,但是性格確實活潑開朗又好動。

大了一些之後,朋友緣很好的他和好朋友一起報名參加了遼寧省文藝匯演。

也就是15歲的哪年,他的演藝天賦展現了出來。

1977年,在匯演的舞台上,句兆傑表演的快板作品《批零蛋》獲得了優秀作品的殊榮,也就是這個時候展現了自己的藝曲天賦。

父母看到了孩子的天賦,也大力支持句兆傑學習自己擅長的,

而這一次的成就也讓句兆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職業。

1980年,18歲的句兆傑上完中學之後,便決定參軍成為一位文藝兵。

在軍團裡他便負責照相,攝影,放映電影等等。

後來還成為了一名表演演員,同時還兼職著放映工作等等。

而句號富有天賦的表演模仿能力,常常逗得人們仰頭大笑。

大家對這個長得憨實可愛,胖嘟嘟的男孩子都特別照顧,就連表演節目的時候也把句兆傑放在舞台的c位。

1982年10月,句兆傑認識了自己生命之中的貴人,

葉景林老師在觀看他們師表演的時候,就發現了句兆傑的天賦和幽默,便把他推薦到了藝曲隊。

在藝曲隊因為出色的演出,句號又被領導朱光斗重用,

但是年少的句兆傑希望能離家稍微近點,

所以在一年半後就轉入到了軍區話劇團,成為其中的演員。

句兆傑這個人很有意思,他長得可能不算是很帥氣,但是臉上的憨態可愛很招人喜歡。

在軍團的時候,他便是班裡的團寵,有什麼事情便讓著這個臉蛋肉嘟嘟又敦實的弟弟。

在話劇團的日子,句兆傑每日早出晚歸參加活動。

也積累了許多經驗和技巧,句兆傑明白,自己的長相如果想當大男主或者是超過是有自己專屬的劇恐怕是難上加難,

所以在軍團的這些日子,他每天都在打磨自己的演技,即使是拿著副角色的本,依舊微笑著面對事情,盡量做到完美。

每日磨煉演技的他,不論是表達還是作品質量都備受誇讚,

在話劇團學習的差不多後,句兆傑很明白在一個地方不能前進不前,變正式的踏入了演員的行業。

1987年6月,句兆傑被推薦到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化工作系曲藝輪訓班進修。

但是句兆傑的事業卻始終不見起色,這個時候有人建議句兆傑。

“你這個名字實在是有點費舌,可能會比較難記。”

“不如乾脆直接改名為句號,印象深刻還更容易讓人記住。”

句兆傑想了幾天確實覺得有理,便接受了這個藝名。

自從改名之後的句號,事業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脈一般,青雲直上。

身邊許多小品劇都找到了他來飾演,大家都覺得長得可愛又有點胖乎乎的句號最適合這樣的角色。

那一年,他登上了瀋陽春節聯歡晚會,也就是這一次的表演讓更多的觀眾知道了他,

句號也成為了小有名氣的一個演員。

其實這一路走來,句號早就在成名之前便已經成家立業了。

在還是軍隊里當文藝兵的時候,他便認識了自己的第一任妻子。

兩個人都是文藝兵的關係,所以在一起總有許多話一起說不完,

更有很多的共同愛好,滑雪,溜冰,等等。

兩個人經常相約著一起出門玩耍約會,久而久之,句號對她便有了不一樣的情感。

在一次陽光明媚的午後,句號早就想好瞭如何像妻子表白,

他把對方叫到了宿舍樓下,緊張的他抖抖索索的把手裡疊好的千紙鶴拿了出來。

“我聽戰友們說千紙鶴能實現人們的願望,這是我送給你的心意,”

“我其實也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和你在一起。”

女方聽到後害羞的臉瞬間紅了起來,微笑著點了點頭。

雙方順其自然的走到了婚姻,可是結婚後就不像戀愛期間一樣了,不是只有風花雪月。

更多的便是柴米油鹽過日子,

句號大部分的時間精力都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當中,

這讓一直照顧著家庭的妻子心裡感覺到極其的不平衡。

矛盾也日積月累,終於在兩個人決定要小孩,並把女兒出生後,矛盾到達了頂點,一發不可收拾。

最後,備受冷落的妻子提出了離婚,而孩子也是判給了句號。

這樣句號便需要一個人照顧著孩子,更要為了孩子更加努力的賺取奶粉錢。

也就是這一次失敗的經驗,句號也確實總結了自己不顧家的行為才能讓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

那時的他心中便暗暗發誓,倘若自己接下來還有婚姻的話。

一定要做一個負責任,對待老婆溫柔體貼,多多的把時間留給自己的家庭,這樣一個稱心如意的男人。

這一切很快便有了新的續緣,句號將迎來自己一生中最愛的女人。

1994年,此時的句號再次決定入伍,成為瀋陽軍區話劇團的一名話劇演員。

也就是這一次,他認識到如今的愛人“丫蛋”。

丫蛋原名郭雅丹,也是一名優秀的話劇演員,早在句號沒有轉入到劇團的時候就很喜歡他。

早在那個時候,郭雅丹便每天想著自己要成為一個像句號一樣的有趣小品演員。

年齡對兩個人並不是問題,郭雅丹比句號小整整11歲。

面對活潑開朗的郭雅丹,句號便取了一個暱稱,名為丫蛋,而丫蛋則叫句號為句哥。

雖然一開始句號並沒有打算跟丫蛋走到一起,他認為自己是二婚,再加上比丫蛋還要大個十一歲,實在是配不上她。

無奈的是歐不過丫蛋的喜歡和追求,每天都有一個孩子蹦蹦跳跳的帶動自己的情緒。

句號每天的心情都因為有他的出現開始變得舒暢,

兩個人不顧周圍人的想法,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彼此。

這一次的句號與上一次大相徑庭,對待丫蛋的態度就像對待孩子一般,溫柔細膩。

丫蛋因為不喜歡吃早餐,常年累計落下了胃病。

句號便開始每日換著花樣的給丫蛋做喜歡的吃的,替他養胃。

有的時候看著自己圓鼓鼓的肚子,丫蛋假裝生氣的說到:

“你看看我這肚子被你餵的,以後上舞台只能演一些搞笑的角色了。”

句號則拿著手裡的吃的繼續給丫蛋嘴裡餵,笑嘻嘻的說到:

“沒事沒事,你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的女主角。”

兩個人看似甜甜蜜蜜的膩在一起,但其實丫蛋的父母始終不同意女兒和他走到一起。

句號不僅是二婚,還帶著一個孩子,誰家的父母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嫁過去便當後媽。

可是耐不住丫蛋喜歡,當初句號拒絕她她都把句號追到手了。

其實一開始兩個人隱藏得很好,丫蛋的父母並不知情。

但那時兩個人是鄰居,正對門。

丫蛋在父母不在家的時候,便去句號家里恩愛一會。

一次兩次被父母撞見,還能應付過去,說是朋友之間的走動。

可是時間久了,丫蛋的父親就不樂意了,叫著丫蛋就數落了出來。

“你一個還未嫁人的黃花大閨女,一天天的往人家家跑幹什麼去,傳出去了多不好聽。”

最後實在沒有理由找的丫蛋直接攤牌:

“我和句號走到一起了,你們說的我都能理解,但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也就是這樣義無反顧的選擇,兩個人走到了一起。

1996年,兩個人公開了戀愛便開始著手準備婚禮,團裡周圍的同事也紛紛的對這一對有情人送上了祝福。

兩個人克服了許多不可抗的因素走到了一起,自從和丫蛋結婚後,句號身上的責任感也是越來越強,

雖然他更努力地打拼事業,但是只要一有時間,就第一個時間回家陪老婆。

而丫蛋也在盡心盡力的幫助句號完成自己的工作,有的時候句號遇到了演戲的困難,夫妻倆變相互幫助提供意見。

句號不在家的時候,丫蛋就把家庭照顧的井井有條,女兒的親生母親沒有怎麼看過孩子,但丫蛋吧閨女照顧的井井有條。

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岳父岳母都看在了心裡。

岳父對這個男孩也有了不一樣的想法和改觀。

曾經在電視節目上,有人詢問道句號岳父郭志傑,如果給自己的女婿打分,滿分是一百你會怎麼評價。

沒想到老人毫不猶豫的說到:“那一定是滿分。”

其實這句話足以見得句號在這個家庭的付出,句號情商做事在同事家人面前都沒得挑剔。

每逢過年過節的時候,禮物祝福樣樣都不少。

只要在大院里居住,句號就會到岳父家,帶著老婆一起去吃飯。

每次回家會先熟練地給岳父岳母打個電話,問問今天想吃些什麼。

然後就前往超市準備好蔬菜和肉,知道岳父喜歡吃橘子水果什麼的,每次去都會帶著一些。

一進家門,脫掉鞋子的句號就熟練地走向廚房,拿起圍裙便圍了起來準備忙活今天的飯菜。

大舅子還有岳父岳母一起跟老婆在沙發上等著句號做好飯,他們一家人也聊聊家常。

岳母看見句號忙碌的身影,便進入廚房想幫忙打打下手。

“小句啊,有什麼東西需要幫忙的嗎?”

“不用了媽,沒事的沒事的,很快就完事了,你在客廳等我就行了。”

做好飯後,一大家子其樂融融的一起吃飯。

有的時候句號和妻子都是很忙,女兒便在岳父岳母家照看著。

岳父岳母對這個外甥女也是很好,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句號對自己的好大家都看在眼裡。

所以對外甥女就和親生的一模一樣,祖孫兩人的關係也很好。

句號和女兒不在家的時候,岳母便拿著鑰匙替他們收拾和照看房子。

等到知道兩口子要回家住,就提前把房間都收拾好,然後燒好廚子等等。

本來幸福的大家庭卻因為一個噩耗來到了冰點。

2007年7月,郭雅丹的哥哥因為意外不幸離世。

兩位老人年過花甲還要經歷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

這是很多人都想像不到的痛苦,岳母一蹶不振,從此便病了起來,媳婦丫蛋也因為過度悲傷住了院。

得知消息的句號立馬放下了手中所有的工作來照顧這一大家子,只有岳父一個人撐著。

他看見這一家子的現狀,立馬先把兩位住院的病人照顧好,那時的孩子已經成人出嫁,得知母親和姥姥生病。

也立馬回家照顧姥姥,一家人共同渡過難關。

句號看著傷心的岳父,抓著岳父的手真誠的說到:

“爸,以後我就是你們的親生兒子,你們放心以後有什麼事情都有我替您們做。”

激動地岳父被他這一番話感動的痛哭流涕。

那段時間,句號把所有的工作都辭了,就把時間留給了這個家庭。

無論是做飯,還是做家務等等都是他一個人包下了,為了不讓妻子太過於難受。

還帶著妻子去海邊散了散心,更是帶著兩位老人一起到處走了走。

這樣才讓這一家子慢慢的走出了悲傷當中,而句號也確實成為了老人老年得依靠。

後來句號把侄女接到了身邊,當做親生女兒一般照顧著她的衣食住行。

為了讓嫂子和侄女過得舒坦,明白嫂子的難處,還替他們介紹了工作,並且語重心長的對侄女媽媽說:

“嫂子,以後侄女的學習費用都是我承擔了,不論考上多麼昂貴的學校我都供著,孩子以後還有姑姑,姑父呢。”

感動的痛哭流涕的嫂子一個勁的對他說著謝謝,他明白身為一個兄弟姊妹做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2008年的時候,句號的事業重心慢慢的轉移到了北京。

此時的他已經連續上了三年的春晚,還有著《炊事班的故事》等作品的熱播。

儼然已經成為了熾手可熱的戲骨,為了方便工作又能夠更好地照顧著兩個老人。

句號把一家子全部接到了北京照顧,此時的岳父岳母雖然還會有些戀戀不捨。

耐不住女兒和句號兩人的輪流勸說,最終也選擇一起去北京發展。

岳父平時呢並不喜歡抽煙喝酒,就一個喜歡打牌的愛好。

來到北京之後,岳父的牌友也變得少了,陪他的時間更是寥寥無幾。

從來不打牌的句號開始學習打牌,撮合著岳父和周圍鄰居上了年紀的大爺們一起打牌。

久而久之大家熟絡了之後,關係也都更近了一步,這可把老頭的相思之情完美的解決了。

看似大大咧咧的句號其實情感很是細膩,自己掙得錢都一筆筆的交給自己的妻子。

什麼事情都是跟著妻子商量,丫蛋也在他的照顧之下不論是皮膚還是身體都變得越來越好。

女兒已經嫁人,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此時的他原本可以享受天倫之樂了。

但是妻子還是希望可以給句號留下一個子孫後代,

兩個人想了很久,最後在女兒和家人的支持下,決定備孕,孕育一個新的生命。

2010年,兩人的小公主平安的出生,那時的句號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雖然是老來得子,但是對女兒的寵愛卻絲毫不少於大女兒,甚至更過。

一家人對這個新生命都照顧有加,如今已經61歲的句號已經進入了花甲之年。

但還是活躍在觀眾們的面前,依舊為自己喜愛的演藝事業奮鬥著。

前兩年播出的《突圍》當中,句號飾演路建設也有著出色的演出。

今年更是在多部劇《冰球少年》《超時空大玩家》和《天才基本法》都有著他的身影。

同時在小品的領域上,句號仍然堅持上各大衛視的春偉,帶給人們歡笑。

如今他的家庭幸福美滿,事業成功,同時還有理解支持自己的家人。

對句號來說,娶到丫蛋後的日子確實過得越來越好,能和相愛的人白頭到老,對許多人來說都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如今魚龍混雜的娛樂圈中,像句號這樣結婚二十多年卻從未傳出緋聞的男明星少之又少。

德藝雙馨的他能有今天這樣讓人羨慕的好結局,少不了自己的辛勤付出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