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春晚喜劇人現狀:窮到拍段子賣假酒卻坐擁万柳書院,他是贏家


你不敢相信,像趙本山這樣的春晚喜劇人。最紅的時候,收徒弟卻要搞封建,為他下跪。雖然舞台上塑造著淳樸的農民形象,私底下卻開豪車,坐私人飛機,生活極度的奢侈。

手底下100多名弟子,前呼後應,唯趙本山馬首是瞻,像極了影片裡的hld。

傳聞,在東北沒有趙本山擺不平的事兒。

如今,像趙本山一樣的曾經紅極一時的春晚喜劇人,倒不免有些時過境遷的悲涼。現狀有的慘不忍睹, 有的卻成人生贏家。

趙本山:人走茶涼的悲哀

如今,65歲的趙本山依然在樂此不疲地拍著一部又一部毫無意義的《鄉村愛情》。

這部只屬於東北人的喜劇,養活了整個趙家班,也見證了趙家班的輝煌與沒落。

從《鄉村愛情》第一部登上某大電視台黃金檔,到第十五部只在網絡播出。

這期間經歷了謝大腳扮演者於月仙因車禍離世。

於月仙是一個有演技的實力派女演員,曾在《西遊記後傳》中扮演女妖精。

常貴這一角色在劇中也因為見義勇為被寫死。不過扮演者王小寶除了《鄉村愛情》系列,在《劉老根》中也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然,負面新聞也是不斷。趙四的扮演者劉小光就被爆料出軌粉絲,導致對方懷孕流產。女徒弟胖丫頭趙丹因為賣藥丸入獄。

現實中的趙家班,精彩的就像一部狗血的生活劇。

而趙本山,作為曾經趙家班的掌門人,如今也只落的個人走茶涼的悲哀。

離世的離世,背叛師門的背叛,真不知道這個65歲的老人還能折騰多久。

趙本山近照曝光,老態龍鍾的片場照,讓人有些心酸,你很難想像這個人曾經是出門都要坐私人飛機、前呼後擁的趙本山嗎?

潘長江:直播賣假酒

潘長江和趙本山頗有淵源,兩人靠著二人轉《大觀燈》在東北小有名氣。隨後,憑藉小品《過河》在春晚的舞台上名聲大噪。

嚐到春晚的紅利之後,開始專心捧起了女兒潘陽。出專輯、拍電影、上綜藝,可謂是煞費苦心。

2006年,潘陽沾了潘長江的光,在潘長江主演的喜劇電影《別惹小孩》裡面演唱片尾曲。

2008年,在潘長江的多方奔走下,潘陽發行了自己的首張個人專輯《大道理》。這張專輯不錯,裡面的許多歌曲曲調都十分的優美。

儘管這樣,潘陽依然沒有紅。潘長江依然沒有放棄,2016年帶著潘陽上了喜劇綜藝節目《歡樂喜劇人》。

這檔節目簡直就是戲劇界的春晚,只要來此節目的喜劇人,沒有不紅的。賈玲、張小斐、沈騰、宋小寶、賈冰等,凡是如今戲劇界你能叫得上名字的喜劇人,基本都參加過這檔節目。

然而,可能是命中沒有紅的命。潘陽這次依然沒有讓潘長江如願以償。

其實潘長江一開始就打錯了算盤,《歡樂喜劇人》不是東北的二人轉,他是郭德綱德云社的舞台。

儘管潘長江使盡渾身解數,做了一個父親該做的。潘陽依然沒紅,或許潘長江多少的有些失意,捧不紅女兒,倒不如藉著春晚的名聲直播帶貨。

一開始,大家看到潘長江直播帶貨,挺開心。衝著老藝術家的名聲,大家都去他的直播間評論買酒。但是很快就有人發現,市場上賣2000的茅台酒,竟然被潘長江賣到4000。

事情曝光後,上面對潘長江進行了點名批評。沒想到潘長江卻倚老賣老,仍然不為所動,照樣為所欲為。想必是在等法律的製裁。

真是晚節不保!

宋丹丹:万柳書院的別墅

宋丹丹就是曾經的馬麗。從春晚退下來之後,熱衷於上綜藝,捧兒子。

兒子沒捧紅,自己倒是弄了個晚節不保。因為是自命清高的老藝術家,常常在晚輩面前好為人師。結果敗光路人緣,差評一片。

在綜藝《五十公里桃花塢2》中,宋丹丹擅自安排晚輩表演節目,還表示聽她話的就是乖孩子,不聽她話的就是懶。

此言論一出,網上直接炸開了鍋。老藝術家就要強迫別人嗎?趕緊下台吧,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一時間,宋丹丹可謂是被噴的面目全非。

其實,宋丹丹不差錢。在家養老是好事兒,沒必要在靠著上綜藝撈錢。

宋丹丹的第三任老公是趙玉吉,是豪宅万柳書院地產項目的話事人之一。而万柳書院到底是一個怎樣神乎其神的存在。

說兩個人名,大家便明白了。商界大佬柳傳志、丁磊就居住在這裡。

而最近網上曝光的少爺變裝短視頻,除了視頻中價值2億的齊白石字畫惹人注目,万柳書院這個定位也是相當的吸引人眼球。畢竟,這裡名流雲集。

坊間傳聞,宋丹丹除了老公是這裡的投資者之一,她也在這裡有私家別墅。

你看,窮的都要直播帶貨才能活下去,富的動動手指就是普通人幾輩子都換不來的生活。

毒舌蔡明整容成癮

所說做女喜劇人不容易,毒舌蔡明就是個例外。

就在趙本山等人無緣春晚舞台的時候,蔡明拋棄老搭檔郭達,與潘長江搭檔,事業迎來了第二春。

蔡明身材豐滿性感,潘長江個小機靈,鮮明的對比,加上毒舌人設,這對半路搭檔還真讓人新鮮。兩人合作的小品《想跳就跳》備受歡迎。

小品中的毒舌台詞“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麼聊齋”、“真是噁心他媽給噁心他爸開門,噁心到家了”都曾讓蔡明二次翻紅。

但是,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蔡明的心理髮生了很大變化。這些年蔡明似乎陷入了容顏焦慮,被網友質疑整容上癮,濃妝豔抹、扮嫩的形象讓大家直呼受不了。

前不久被傳出再次與潘長江現身春晚彩排,結果遭到了網友的集體抵制。畢竟像潘長江這種失德藝人是沒有資格登上春晚舞台的。

最後的贏家

春晚舞台上,馮鞏的那句“我想死你們了”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觀眾。

在2018年,馮鞏在春晚舞台上表演完《我愛詩詞》之後,就再也沒有登上春晚的舞台。但是,作為一名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馮鞏卻未曾離我們遠去。

離開春晚舞台後的馮鞏並沒有完全消失在觀眾的眼前。而是轉戰短視頻平台,繼續以小段子的形式逗樂觀眾,陪伴觀眾。為他的晚年生活增添了許多的趣味,也為觀眾增添了許多樂趣。

馮鞏拍短視頻的目的很單純,就是繼續逗樂觀眾。不直播,不帶貨,這一點要比潘長江純粹許多。這也是馮鞏沒有翻車的原因。

其實馮鞏一直挺低調的,不像趙本山一樣為擴大自己的勢力,創建了趙家班。也不像郭德綱一樣,擁有自己的德云社。

馮鞏只有在賈玲低落的時候幫扶過他,在張小斐失意的時候,扶持過他。

一直以來,馮鞏更多的時候像一個前輩一樣,幫助著圈裡的後輩,傳承著相聲文化。

所以,馮鞏的徒弟裡面也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是安安分分搞事業的人。

賈玲創建了自己的大碗娛樂,成為新的喜劇江湖掌門人。在戲劇界擁有一席之地。

張小斐也憑藉《交換人生》走上了演藝的巔峰之路。

相比較烏七八糟的德云社和烏煙瘴氣的趙家班,馮鞏才是最後的贏家。

畢竟身出名門,是民國總統馮國璋的曾孫。

結語

2011年的除夕,趙本山最後一次在春晚的舞台上表演小品《同桌的你》。

那一年,趙本山衣服上的白灰特別引人注目。像是故意而為之,又像是順其自然。畢竟,這個老頭在21年的春晚生涯中,他“老農民”的形象深入人心。

可以這樣說,演農民,趙本山是中國第一人。

也是從那一年開始,開心麻花逐漸走入大眾視野,上春晚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到了2012年,哈文首次擔任春晚總導演。取消念賀電、提前公佈節目單,大刀闊斧的改革讓觀眾對春晚再次充滿期待。

大膽的哈文,也首次剔除了趙本山、周濤等春晚常客,啟用了民間呼聲較高的開心麻花。這是沈騰的契機。

小品《今天的幸福》是沈騰登上央視春晚的首個節目。首次以穿越的形式演小品,打破春晚常規的說教形式,頗受觀眾喜歡。

至此,沈騰和馬麗,也被當作是趙本山、宋丹丹的接班人,多次在春晚舞台上壓軸表演節目。

這也標誌著以趙本山、宋丹丹、馮鞏為代表的喜劇時代結束了。新的喜劇江湖形成了四大門派。分別是宋小寶為代表的趙家班、郭德綱為首的德云社、沈騰為代表的開心麻花、賈玲為首大碗娛樂。

如今,他們已輝煌至頂峰,《一年一度喜劇人大賽》也應時而生,新的喜劇人正在成長。所以,與其說是過氣,倒不如說是喜劇界新老交接。

無論他們曾經有多輝煌,也不論他們如今有多不堪,都曾謝謝那個有他們陪伴的除夕夜,“我想死你們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