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原著明玉在病房痛罵蘇大強,撕開了蘇家兒女半生的隱痛


文/張小暖

明玉被蘇明成打傷,住進了醫院。她堅持要將蘇明成告上法庭。

蘇大強對此事並不上心,不像是一位父親,更像是一位局外人。

最終,蘇大強是在朱麗父母的威逼利誘下,才跑去醫院求明玉手下留情的。

可沒想到,卻被明玉狠狠的罵了出去。

明玉對蘇大強的攤牌

蘇大強迫於無奈拎著朱麗準備好的果籃,去醫院探望明玉。

看到明玉被蘇明成打得不輕,蘇大強心裡第一反應也是心疼的,可他知道,即便心里略微的心疼明玉,但他卻始終要和朱麗站在一邊,幫助明成求明玉高抬貴手。

畢竟,他還住在明成家,畢竟他還需要明成和朱麗的照拂。

正如明玉所說:蘇大強既不會為蘇明成著想,也不會為她著想,他只為自己想。

蘇大強一開始打親情牌,在明玉面前怒罵明成不是個東西,然後回憶以前,回憶明玉小時候常被蘇明成欺負,都是蘇母的不是,總是護著蘇明成,讓明玉受了不少委屈。

接著又訴說蘇母的強勢,訴說自己想護著明玉,但心有餘而力不足。

蘇大強很精明,他把所有的壞和惡毒都歸咎在蘇明成和蘇母這兩個明玉最恨的人身上,他試圖在情感上和明玉站在一邊。

蘇大強動情的說:如果你媽還在,明成要是還敢這樣欺負你,你媽還敢這樣護著他,我肯定不答應,肯定不答應。

明玉滿含眼淚的說:我長這麼大,您還是第一次向著我說話。

你看,吃了那麼多苦的人,只需要一點點甜,便能喚醒她內心最柔軟的系統。

蘇大強看明玉動容,覺得替明成求情有戲,話鋒一轉,求明玉放人。

剛剛才陷進親情的溫暖裡不到一分鐘的明玉,心立馬就涼了,原來父親剛剛那一番體貼的話語,不過是他替明成求情的戰略戰術。

明玉當即摔了父親送來的果籃,那份虛假的關心,也隨之摔了出去。

其實,蘇大強的這次探望,夾雜著些許一個父親對兒女們的關心,他一邊彎腰撿地上的水果,一邊對明玉說:你們都是爸的孩子,爸不想看著你們兩敗俱傷。

明玉十分痛苦的把之前在蘇家受的委屈,一股腦全部倒了出來:“都是您的孩子,我怎麼就不相信呢?過去我受了再多的委屈,您都不肯站出來替我說一句話,今兒卻跑出來替蘇明成求情。您還敢說我們都是你的孩子。

爸,我想問你一句,你覺得你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嗎?打小我媽打我,你就往廁所鑽,我媽罵我,你就假裝看報紙,這些事兒我都記著呢。

我大哥要去美國,家裡沒錢,你們就賣了一間房供他,蘇明成要結婚,你們又賣了一間房,滿足他所有的要求。

我也是你們的女兒,你們為我做過什麼?我當初想考清華,我媽說家裡沒錢供我,你在旁邊附和著,跟她一起終結了我的夢想。你剛才還好意思說,你要為我做主。但凡以前,你為我做主過一件事情,這個家能鬧成這樣嗎?

爸,你別怨我瞧不起你,你背著我媽的時候就只懂抱怨,你當著我媽的面兒就是個窩囊廢。 ”

我差不多能理解明玉為什麼在父親面前說這麼狠的話,是因為明玉小時候,把在蘇家生存的希望,全部寄託在了父親的身上,可結局卻很稀碎。

面對母親的狠毒、二哥的欺辱、大哥的冷漠,明玉在蘇家活得很無助,她只是個孩子,她沒有能力與家裡“強大的勢力”做任何對抗。

她錯把父親的唯唯諾諾和窩囊當成了脾氣好,好相處,所以她把自己心裡對於“公平和愛”的希望寄託在了父親身上。

即使到最後,她知道了父親的秉性,她知道父親在這個家沒有話語權,沒有地位,更沒有尊嚴,可她還是把希望寄託在了父親身上,那一刻,她很無助,別無選擇。

父親的存在,更像是明玉在蘇家生存的最後一根稻草。可這根稻草,並沒有想讓她抓著的意思。

直到她被現實鞭撻的體無完膚,逼著自己承認父親的無能和窩囊,再從心裡一絲絲的抽離那些寄託在父親身上的希望,最後,徹底失望的離開了蘇家。

就像明玉所說,父親當初但凡替她做一次主,這個家就不至於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但凡蘇大強向著明玉一次,替明玉做一次主,那便足以喚醒明玉對這個家的一絲絲溫存,足以讓吃了那麼多苦的明玉,在回想起“家”的時候,腦海裡出現一個溫暖的父親,而不是冰冷的親情,也就不至於讓她那麼恨蘇家人。

面對懦弱而自私的父親,不只是明玉,所有人都對蘇大強的感情都到了極其厭惡的程度。

兒女眼裡的蘇大強

當一個人活成了所有家人都討厭的樣子,也是一件極其悲哀的事情。

朱麗眼裡的蘇大強:

自從蘇明成被關進派出所,蘇大強就開始各種聯繫明哲,讓他催促吳非趕緊給他搬家,他在明成家住不下去了。

蘇大強這些話,好巧不巧被夜裡起來上廁所的朱麗聽見了,朱麗覺得很不可思議,蘇大強竟然都不關心昨晚出事的兒女,更沒請求明哲出面調停的意思,只是念叨著自己該怎麼辦,朱麗簡直有一種想要大罵蘇大強的衝動。

可是她沒有,原著中這樣寫道:

朱麗需要克制再克制,才能在起床時不鐵青著一張臉。她那麼多年工作下來,起碼知道一點,有一種人是斷斷碰不得的,那就是公認的弱者。這個公公無論多麼骯髒、自私、噁心,但他的行動、舉止、長相、年齡無不表明他是個弱者,就連笑容都是討好的笑,這樣的人,你敢拿他怎麼辦?你瞪他一眼,便是恃強凌弱,有道理都說不清了。遇見這種人,遠遠避開才是正道。

所以,朱麗為了避免罵人,每天和蘇大強錯開作息時間,盡量不看見她這位極品公公。

明哲眼裡的父親:

明成打了明玉後,蘇大強就知道,他在明成家住不下去了,每天都要面對朱麗的威逼,逼著他去替明成向明玉求情,他覺得自己受不了,他根本不想插手管這件事情。

所以蘇大強就天天逼著大兒媳吳非趕緊給他搬家,他要立刻住進新家。

吳非一手抱娃,一手幫蘇大強收拾老宅,搬新家,心裡很是氣憤,怎麼會有這麼自私的父親,只顧自己舒坦,不顧旁人的死活。

可是吳非在明哲跟前沒有一句怨言,這反倒讓明哲很自責,原著中這樣寫道:

父親這是怎麼回事,明玉被明成打傷住院,明成陷於牢獄處境不明,父親卻不關心,只想到自己的處境。以前總以為父親懦弱,被母親欺壓的只剩一片影子,現在看來,父親還很自私。與這樣一個自私懦弱的人生活了一輩子,母親也不容易。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大概就說的是蘇大強這種人吧。

明玉眼裡的父親:

明玉生病期間,蘇家唯一一個關心她的人,竟是大嫂。

吳非帶著自己熬的粥到醫院探望明玉,看到吳非,明玉不由得可憐眼前這個女人,已經被自己的父親“折磨”的瘦了一圈。

當明玉看到吳非時的心里活動,原著中這樣寫道:

她以為自己是在用柔軟包容的心幫助弱者蘇大強。其實,父親何嘗是個弱者?他又一顆天下最堅強的心,他可以冷眼看著一個抱著小孩的女子艱難的在大熱天為他奔波,他都不想想,抱著孩子吃足苦頭的吳非即將與大哥兩地分居很長時間,他這麼差使著疲憊的兒媳,足夠破壞大哥大嫂的婚姻。這個世界,人們只看到表面,所以,縱容了所謂弱者卻四肢健全發達的無賴。

正如朱麗的父母所說:明成的爸在這個節骨眼上要搬出去住,哪是因為住的不舒服這麼簡單,根本就是不管兒女的死活,天性涼薄。有人能為別人著想,有人只想到自己,人跟人不能比。

吳非眼裡的蘇大強:

雖然明成打明玉這件事,和她沒有任何干系,可是看到蘇大強自始至終的行為,吳非也開始對這個公爹深惡痛絕,想起以前公婆做的那些事情,吳非便尋思著撂挑子了,不再管蘇大強買房搬家的事兒了。

原著中這樣寫道:

吳非想到以前她生寶寶的時候,公婆兩人藉口公公不能坐飛機不肯飛美國照料,看來也不全是婆婆一個人的主意,看如今公公如此對待明玉、明成,他當年怎麼可能管她一個外姓媳婦兒的死活?這種人,明哲攤上是明哲的麻煩,她可不想再熱心管公公的閒事了,這麼自私的人,即使明哲家現在環境再惡劣,他也會找到生存之道。

一件事,讓蘇家所有人都看清了蘇大強的本質,進而從心理上都迫不及待的遠離蘇大強。

我想起了周國平先生的一句話:我最厭惡的缺點,在男人身上是懦弱和吝嗇,在女人身上是蠻橫和粗俗。

惟願我們都不要活成這個樣子,給家人帶去的是傷害,讓親情變得冰冷而刺骨。

變質的親情

自打明玉出事後,蘇家所有人得舉動,讓吳非大驚失色。

蘇大強總想著置身事外,不想插手管這件事,只顧著自己的事情,怎麼活得舒坦。

他去醫院看明玉,一來是因為朱麗和父母的逼迫,二來是因為他的新房子手續還沒有辦好,他還得住在明成和朱麗的家裡,還得看朱麗的臉色行事。

而朱麗,心裡只有明成,向著法兒的求明玉放過明成,從來沒有過問過明玉的傷情。

就連吳非都看不下去,勸朱麗說:我覺得,你還是先關心關心明玉的傷情吧,她真的傷的很重。如果明玉能原諒明成,那皆大歡喜,如果明玉不同意放過明成,你也別逼她。

這大概也是後來,明玉願意親近吳非的原因吧。

然而,吳非也不過是會做人而已,面兒上的功夫做的比較足罷了。

真到了需要明哲出面調解明玉和明成之間的矛盾時,吳非卻勸明哲不要回來了,更不要去趟這趟渾水,處理不好,反倒兩邊都不落好,惹一身騷。

所以,我一直覺得,吳非就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所有事情,她只做對自己有利的,既然兩碗粥就能在明玉面前落點好,又乾嘛非要摻和到她和明成的芥蒂之中,到時候繞不來就難看了?

至於她在朱麗面前說的那番話,也是顯得自己通情達理的,畢竟事情沒發生到自己頭上,說兩句通情理的話,也不是難事。

而事事都願強出頭的蘇明哲,這次也當起了縮頭烏龜。

當初,給父親買三室一廳的房子時,任憑吳非怎麼勸說,蘇明哲就是堅持己見,不留餘地,哪怕和吳非大吵,也要買這個房子。

但這次,真需要他強出頭去調解明成和明玉矛盾的時候,吳非只是勸說了兩句,他就徹底退縮了。

最終還是朱麗忍無可忍,強逼蘇明哲,蘇明哲這才給明玉打了一個電話勸說,原著中這樣寫道:

大哥,你什麼意思?你們是準備把你爸、你兄弟都扔給我一個處理嗎?這是你們兄妹內鬥,內鬥!現在要我一個外姓人來處理。

朱麗心裡犯起嘀咕,她被明哲氣壞了。蘇家兄妹的內部矛盾,現在倒好,他躲在上海不管了,怎麼他賣老房子的時候那麼積極?

其實在朱麗心裡,蘇明哲和吳非一樣,都是利己主義者,蘇明哲只做有利於自己面子的事情,吳非只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反觀明玉,她是沒有被蘇家愛過的孩子,可到最後,她卻竭盡所能的為蘇家付出了很多。

她為了留住大家的念想,偷偷的買下了老宅;她為了父親老有所依,承擔起了給父親養老的責任;即便她受盡了母親的白眼,可最終她還是願意花錢給母親買墓地、辦喪事…..

明明是最需要被愛的那個人,卻付出了自己所有的愛;而明明是享受了很多愛的人,最終卻吝嗇於付出。

或許,這就是作者的意圖吧,讓我們學會去原諒那些傷害,同時也是放過自己。

於丹老師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善良會帶出悲憫,這種悲憫之心能讓我們以美好的念度去面對世界。

作者:張小暖,願你我在溫暖而舒心的文字里相逢不晚,共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