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楓,你到底怎麼了?


文/文刀貳

開播前,憑著一張懸疑氛圍拉滿的海報火出圈。

開播後,乾脆住在熱搜上,甭管是追劇的還是沒追的都逃不過被刷屏。

什麼全員惡人、演技炸裂、年末黑馬、高能反轉……

加上導演呂行(《無證之罪》)+張子楓、王硯輝、梅婷這樣的神仙陣容,怎麼看都是一副爆款相。

誰能想到播出過半,評論便開始朝著另外的方向發展。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待到12集全部播完,迎來大結局的同時,這劇也從最初的8分跌到只剩6.3分。

為啥?有人認為從第7集開始,劇情就開始迷之走向。

漏洞百出、邏輯不通、剪輯混亂、人設崩塌……前面挖的坑填不上就算了,各種細節更是經不起推敲。

甚至有人認為這根本就是部“詐騙”劇……

總而言之,12集播完,先前被吹爆的《回來的女兒》爛尾了。

除了上面說的這些,評論區裡還充斥著大量對於張子楓的質疑。

從表情、台詞,到演技都被嘲了個遍。

連帶著不久前曝出的戀情“瓜”又被扒了一遍。

要知道,這可是觀眾緣好到爆、5歲出道、8歲被張藝謀誇是天才、11歲打敗胡歌拿下百花獎最佳新人的“國民妹妹”啊!

難不成她最終也逃不過童星“傷仲永”的定律?

01 跌下神壇?

在《回來的女兒》中,張子楓飾演的陳佑希,從小在介山福利院長大。

小秀是她最好的朋友,成長的路上兩人相互鼓勵、彼此支撐。

她們約定好成年後,要一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開一家屬於兩人的理髮店。

後來,小秀先一步離開,隻身前往潭嶺,在居委會副主任廖穗芳和化肥廠主任李承天家里當保姆,照料他家由於小時候發燒落下病的傻兒子李文卓。

起初,小秀還會給陳佑希寫信,直到某天她自信裡說自己發現了這家人不為人知的秘密。

從此,兩人便斷了聯繫。

為了找到小秀,陳佑希逃出福利院來到潭嶺。

並遇到了同樣在尋找小秀下落的小威。

實際上,不難看出小秀的失踪和李家脫不了乾系。

為了留下來,陳佑希假裝自己是他家失踪多年的小女兒李文文。

和王硯輝、梅婷同台飚戲,相比於兩位老戲骨炸裂的演技,被從小誇到大的張子楓,身上的問題卻更加明顯得暴露出來。

就像網友所說的那樣,整部劇裡張子楓好像都是一個表情。

眼神空洞、台詞生硬、表演模式化、說起話來有氣無力……

聯想到之前的《天才基本法》,同樣給人一種扭扭捏捏、放不開的感覺。

讓人不禁想問,曾經屏幕裡那個有靈氣的“妹妹”去哪兒了?

從“天才”到“墊底”,被稱為“00後小花里最會演戲”的張子楓,到底是怎麼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深度挖掘,看看22歲的張子楓,在佔據了她大部分人生的演藝生涯裡,究竟經歷了什麼!

02 夢開始的地方

2001年8月,張子楓出生於河南省三門峽市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當地供電公司的一名工人,母親在商貿公司做文員。

在很小的時候,張子楓便開始展露出過人的演員天賦。

3歲那年,就開始邊看電視,邊模仿屏幕的人物,說活、表情、動作都學得有模有樣。

發現了女兒身上的閃光點,父母便開始試著培育她的興趣,讓她接觸表演。

但並沒有急於求成,也沒有想著靠女兒賺錢來改善家裡的條件。

而是在穩住成績的同時,一步一步引導她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為了給女兒爭取到更多的機會,母親開始帶著她卻參加各類電視節目。

4歲那年,張子楓參加了河南電視台舉辦的一檔少兒節目,被問到長大後想做什麼時,小姑娘斬釘截鐵地對著鏡頭說:“我要當一名演員。”

不只是隨便說說,在小品《我想回家》中她扮演的小盲女,更是憑著一場哭戲深深打動了現場的評委魏辰妃。

她震驚於一個沒經過專業培訓、年紀這麼小的孩子,不僅表演有層次,情緒夠飽滿,而且眼睛裡竟然能看到那麼多故事。

就好像她天生就該是一名演員!

魏辰妃告訴張子楓的母親:“你家孩子放在河南太可惜了”,並建議她去北京發展,還引薦了一家廣告公司。

就這樣,5歲的張子楓在母親的陪伴下,便早早開啟了充滿未知的北漂生活。

但初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沒有人脈、沒有背景、沒有資源,想要抓住機會又談何容易。

最開始的兩年,母親只能帶著張子楓一個劇組一個劇組地跑,不管是嚴寒還是酷暑。

即便如此,除卻零零散散拍了幾個廣告,拍戲這件事仍然遙不可及。

最艱難的那段時間,全家人的生計都只靠父親一個人撐著。

入不敷出的日子,連基本生活都成了問題。

很多時候母親都想要不干脆算了,但看起來瘦瘦小小的張子楓,從小骨子裡就透著一股不服輸的韌勁兒。

是的,她想留下來,這座讓人嚮往卻滿是荊棘的城市,也正是張子楓夢開始的地方!

那時,她最大的夢想就是在北京給父母買一套房子,這樣一家人就不用分居兩地、千里奔波。

這個看似虛無縹緲的“幻想”,卻成了她前進的動力。

至少,有了目標,才能朝著那個方向堅持不懈地努力。

好在,等待並沒有磨滅心中的熱忱,命運似乎也不捨得讓怀揣演員夢的小女孩失望太多次!

03 天分、運氣、努力,一個都不能少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波折,這一回幸運之神終於開始眷顧這個對錶演滿懷熱情的小姑娘。

不久後,張子楓接到了一個豆漿機廣告。

也是這個難得的機會,不僅緩解了母女倆經濟上的壓力,也讓不少人記住了屏幕裡這個乖巧可愛的小姑娘。

在那之後,找張子楓拍攝廣告的人越來越多,sod蜜、油漆、汽車……

這些當年打開電視就能看到的廣告,不知道陪伴了多少人成長,又有誰能想到裡面的小女孩在十幾年後竟然長成了“國民妹妹”的模樣。

7歲那年,張子楓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電視劇。

在叢林導演的《電腦娃娃》裡,張子楓頭髮捲捲、古靈精怪。

雖然是第一次跟組、拍攝,但小姑娘卻根本沒在怕,

攝像機前的她表演自然、發揮穩定,不僅受到了導演和劇組工作人員的一致好評,也給不少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片約不斷多了起來,張子楓就這樣開始了忙碌、奔波的“童星”生涯。

參演民國言言情劇《寧為女人》、大型室內情景劇《平安是福》、老舍作品改編的近代革命電視劇《龍鬚溝》……

不能像同齡人一樣享受無憂無慮的童年,沒有太多時間坐在教室裡好好上課,只能奔波在不同的片場。

有段時間,張子楓的成績一落千丈,英語竟然只考了17分!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母親開始嚴格把控她接戲的數量,並專門請來家教給她輔導功課。

不是為了維持“學霸”人設,而是不希望女兒因此荒廢了學業,等到長大後再追悔莫及!

也是在這個空檔,張子楓再次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

2008年,馮小剛籌拍《唐山大地震》,有這麼一段戲,講的是大地震之後,一對姐弟被壓在廢墟之下,只能選擇救其中一個。

母親最終放棄了姐姐,沒想到她卻奇蹟般活了下來,並被一對解放軍夫婦收養……

當時馮小剛正為了“姐姐”方登這個角色,尋找合適的小演員。

雖然來試戲的小朋友不少,但他卻一直覺得差了點什麼。

直到遇見8歲的張子楓。

原來,為了這個角色,她早早學了唐山話,做了充分準備。

當被問到什麼是地震時,她雖然懵懂卻依然堅定地回答:

“地震就是讓很多人失去家園,失去爸爸媽媽、哥哥姐姐,甚至無家可歸……”

聽到這答案,馮小剛腦海裡閃過一個聲音“就是她了”,當即拍板定了張子楓。

他對張子楓的母親說:“劇組裡,孩子是最不可控的因素,但我相信,你女兒是個例外。”

而張子楓也足夠爭氣,雖然年紀小小的她在看劇本的過程中還會遇到很多不認識的字,但她已擁有了超越大多數孩子,甚至成年人的共情能力。

不僅憑著自己的理解寫了片場日記,在一次採訪中,被問到對於角色的理解,她直接帶上哭腔,委屈地說:

“就是想不通啊,為什麼媽媽只救弟弟不救我,我也是她的孩子啊。”

這樣的話語從一個小姑娘嘴裡說出,就問誰能不為之動容?

拍攝的過程並不容易。

戲中的故事發生在夏天,可開拍時已經進入深秋。

有一場戲,張子楓就這麼穿著短袖淋了一整天的“人工雨”,被塑料板製成的“廢墟”足足壓了五六個小時,絲毫沒有喊苦喊累……

電影上映後,小方凳從廢墟里爬出來後,滿身泥濘地站在人群之中,臉上的表情不是害怕、迷茫,而是心灰意冷的名場面,狠狠戳中一大波觀眾的淚點。

直到如今,看到這個畫面,也仍然讓人感到心疼↓

對於張子楓來說,這場雨後重生的戲同樣刻骨銘心:“躺在那裡很冷,水都流進鼻子裡沒法呼吸……”

正是和片中方登一樣的堅韌、倔強,加上天生的靈性、悟性,讓馮小剛說出“如果沒有張子楓這23秒的支持,這部戲根本不能成立”的話語。

憑著這個角色,張子楓成了年紀最小的“馮女郎”,成了馮小剛親自認定的天才型演員。

更是打敗胡歌,斬獲百花獎最佳新人獎,成了百花獎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獲獎者。

以此同時,張子楓順利與華誼簽約,成為了華誼第一百位,也是最年輕的藝人。

04 “國民妹妹”初長成

靠著與生俱來的表演天分,加上足夠的幸運和不斷的努力,張子楓的演藝之路可以說越走越寬,一座又一座巔峰等待著她去跨越。

在《我的父親是板凳》裡,張子楓從來不用眼藥水就能哭成淚人。

真情實感的表演,讓在劇中飾演她母親的陶虹都不得不感到震驚。

後來,陶虹把張子楓推薦給了老公徐崢。

在電影《摩登年代》裡,張子楓和徐崢同台飚戲,毫不怯場。

甭管是撒嬌賣萌,還是哭戲演起來都游刃有餘,甚至把徐崢這個實力派演員的情緒都調動了起來。

見識了張子楓的演技,徐崢也對她喜愛有加,稱她活脫脫就是個小藝術家,還發自內心地感嘆:

“她是我見過最天才的小孩,以後一定會成為中國最好的女演員之一!”

隨後,在《我的父親是板凳》裡飾演張子楓父親的王寶強,又把她推薦給了陳思誠。

在《唐探1》裡,14歲的張子楓的戲份雖然不多,但那個詭異的笑容,卻讓不少觀眾直呼被嚇得毛骨悚然!

導演陳思誠評價張子楓“她有著跟同齡女孩不一樣的成熟,卻沒有很多年少成名的童星身上的那種油氣。”

也是從這時開始,張子楓的演藝生涯再一次走向新的巔峰!

2017年5月4日,在央視的“五四晚會”上,張子楓、鹿晗、楊洋等10位藝人,榮獲共青團中央宣傳部特別授予的“五.四優秀青年”稱號。

同年,張子楓和黃磊、海清合作出演了熱播劇《小別離》,在劇中飾演兩人的女兒朵朵。

憑著這部劇入選電視指南特別策劃的“中國最具產業影響力電視劇新人”,並得到業界的更多認可。

2018年,張子楓與周迅搭檔,參演由陳可辛監製、岩井俊二編劇的《你好,之華》。

影片中她演技大爆發,一人分飾性格截然不同的兩個角色,一個是年少時的之華,一個之華的女兒。

並憑藉前者入圍第55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

陳可辛對張子楓贊不絕口,稱她:“非常有感染力,表現讓我們喜出望外。”

同年8月,張子楓和彭昱暢主演的漫改電影《快把我哥帶走》,片中兩人的兄妹情,可以說讓無數觀眾淚灑觀影現場。

憑著這部電影,張子楓不僅成為了第一個票房破2億的00後女星,並且圈了一大波粉,攢了一大波觀眾緣,成了大家口中的“國民妹妹”。

轉年,張子楓以新成員的身份加入《嚮往的生活》,成為了不折不扣的團寵。

節目裡的她勤快、懂事,格外討喜,雖然話不多,情商卻始終在線。

難怪神經大條的彭昱暢分分鐘化身“寵妹狂魔”,何炅、黃磊更是時常對這個乖巧“女兒”贊不絕口。

臨近高考,張子楓在拍攝《嚮往的生活》期間,也沒忘記複習功課。

不得不說,在這樣的慢節奏綜藝裡,“鄰家女孩”安靜學習的畫面並不會顯得突兀,反而治愈而愜意。

2020年,張子楓以全國第三的成績考入北京電影學院,隨之而來的是演藝事業的再次迎來爆發。

2021年,張子楓參演的7部電影相繼上映。

電影《我的姐姐》光是放出預告片,她的演技就得到無數讚譽。

影片上映4天票房就衝破4億,有人甚至預言張子楓可能會成為首位00後影后!

作為成年後的第一部電影,張子楓在片中奉獻出了熒幕初吻,也憑著炸裂演技,讓觀眾看到了她的成長和蛻變。

《中國醫生》裡,短短一分鐘的鏡頭,張子楓將角色內心的複雜情緒演繹得淋漓盡致,

從悲傷,到恐懼,再到釋放,加上那句:“叔叔,我就想問一個人沒有了爸爸媽媽該怎麼辦?”

可以說感染力十足,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傳遞著豐富的情感,讓觀眾不知不覺便被帶入其中,感同身受。

《盛夏光年》裡,張子楓和吳磊CP感十足,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滿滿的青春氣息,讓不少觀眾磕到上頭。

到這裡,甭管是粉絲還是路人,一路看著“妹妹”長大的人們心底總會湧起一片欣慰。

可就在形勢一片大好之時,卻曝出了這麼一個“大瓜”!

05 談個戀愛怎麼了?

去年2月16日,有媒體拍到焉栩嘉在情人節當晚帶女生回家過夜。

沒想到沒多久,就被各路網友拿著“八倍鏡”扒出,此女生大概率就是張子楓!

順著蛛絲馬跡,網友們越扒越嗨,發現兩人不只是大學同學,還曾一起主持過活動。

甚至兩人還疑似用著情侶頭像,穿過同款羽絨服,用過同款手機殼!

雖說20多歲談個戀愛也沒什麼,可關鍵是談戀愛的對象得選對人啊……

這就要說到焉栩嘉是何方神聖?

雖然同是童星出身,但兩人的家庭背景和成長環境卻大不相同。

相比於草根出身,靠天賦和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張子楓,焉栩嘉可以說是含著“金湯匙”出生。

戴著三四十萬的勞力士,家裡做著茶莊生意。

雖然只是某18線前糊團成員,但“黑料”這方面的熱度卻遠比他本人高。

什麼被爆接吻照、劈腿、冷暴力,私下對隊友、工作人員進行人身攻擊……

怎麼說呢,一個早在2年前就塌房塌得一塌糊塗的糊咖,怎麼配得上如此優秀的妹妹?

此消息一出,評論區瞬間炸開了鍋。

從粉絲到路人都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呼喊妹妹趕緊擦亮眼睛、遠離渣男!

豈料,雙方不僅既沒澄清,也沒官宣。

這樣的做法,相當於坐實了這段戀情。

也是從這時開始,張子楓的童年濾鏡開始一點一點破碎。

先是工作室盜圖事件,讓人不得不猜測她的文藝、小清新不過是裝出來的。

接著是演技遭到質疑,從《天才基本法》,到此次的《回來的女兒》。

《嚮往的生活5》裡,仍然和以往一樣安安靜靜的她,卻成了觀眾口中的“無趣”、“無聊”。

只是一個點到為止的洗澡鏡頭,卻被卻被打上了“裸身出鏡”的標籤。

前不久還被“封神”的演技,卻變成瞭如今的“不會演戲”、“跌下神壇”。

有人覺得張子楓不靈了,演什麼都是一個樣子,所有的角色都能看到的影子。

即使把她不同作品裡的片段剪輯到一起,沒看過的人也不會看出問題。

也有人覺得,不過是張子楓沒有成為他們想像中的樣子,破壞了所謂的濾鏡。 “妹妹”還是原來那個妹妹,只不過有些人心裡不願接受。

是啊,明星也是人,談個戀愛又怎樣?

誰又不是在跌跌撞撞中摸索著前行,逐漸走向成熟?

那麼話說回來,這場突如其來的群嘲,到底真的只是因為和“渣男”談了戀愛,還是和大部分明星一樣,遇到了瓶頸?

不管怎樣,還是希望張子楓未來的路能走得更好、更遠,用實力反殺,給那些冷嘲熱諷一記響亮的耳光!

看完記得關注@文刀貳圖片來源網絡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