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彤,收手吧


杜華曾在採訪中爆料,每天都會接收到上百萬條的私信謾罵,言語極其不堪。

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後,這個現象更加猛烈,不僅是私信罵,更是多次把她罵上熱搜。

這些私信,一部分是來自她旗下藝人們的粉絲,一部分是來自節目觀眾,前者不滿她對偶像的安排,後者不滿她在節目中的表現。

以前覺得誇張,但自從導演吳彤也自曝每天社交賬號接收十多萬條私信謾罵後,才意識到粉絲情緒輸出的能力。

作為男人,面對十萬條私信謾罵,吳彤都不敢點開看,可見杜華內心有多強大。

但杜華被罵可以理解,畢竟旗下藝人多,粉絲群體都較為年輕缺乏一定的判斷力與理性,那作為地方台導演的吳彤為什麼會被罵呢?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缺乏真誠。

01 套娃四件套屢試不爽

吳彤憑一己之力扛起浙江衛視的綜藝收視,也憑一己之力讓綜藝評分一部不如一部,罵聲多了,不買賬的觀眾也多了,吳彤的套路也越發明顯了。

不難發現,吳彤的綜藝都有著“套娃四件套”,套套不一樣,套套都能套用在不同綜藝中。

第一套:販賣情懷。

《王牌對王牌》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搞重逢,將各種爆款劇的主角配角聚在一起製造驚喜,給觀眾製造童年回憶殺。

從《還珠格格》到《情深深雨濛蒙》 ,從《武林外傳》到《上錯花轎嫁對郎》,從《歡天喜地七仙女》到《超級女聲》……

起初,這種懷舊風確實很有新意,收穫不少好評。

或許是嚐到了甜頭,吳彤開始熱衷於這種模式的輸出,一部接著一部的經典老劇搬出來,再邀請其中的演員們聚在一起寒暄,或還原劇中的經典橋段。

一次兩次是新意,可十次八次就有些消費過度了,不僅嘉賓感到尷尬,觀眾也看著腳趾摳地。

因為嘉賓與嘉賓之間有的都十幾年沒任何联系,有的嘉賓與嘉賓之間交情並不深,但在鏡頭面前又得演的親密,看著尷尬無比。

回憶殺,變成了回憶“傻”,在一次次販賣情懷中《王牌對王牌》的豆瓣評分越來越低,口碑越來越差。

但本以為玩模板化遊戲、上才藝表演、強行煽情、毀童年的節目流程是《王牌對王牌》的專屬,萬萬沒想到吳彤霍霍完內地經典後,又把矛頭轉向了TVB。

也不知道八零、九零後做錯了什麼,童年經典被挨個毀個乾淨。

冠著TVB之名,做著TVB老演員整頓內娛的營銷,打著提升年輕藝人演技的名號,《無限超越班》誕生了。

結果卻是:TVB經典劇cos大雜燴。

從第一期開始已cos了《金枝欲孽》、《衝上雲霄》、《使徒行者》、《宮心計》、《鹿鼎記》五部作品。

經典作品被拿來重新編排,在短短時間內能超過經典是天方夜譚,可明知道演不好的情況下,還不厭其煩地翻拍,既毀經典又毀童年。

第二套:硬煽情。

cos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

請回主演+憶當年+說現在=煽情。

《金枝欲孽》請來佘詩曼、鄧萃雯、張可頤,三個人扮上劇中的扮相站在台上憶當年,節目組像是逮到機會似的不停消費,本是年輕學員們的舞台硬是成了導師們的舞台,一期節目全在講述《金枝欲孽》的台前幕後。

包括《鹿鼎記》,兩位學員本是主角,結果演著演著又開始了回憶殺。

節目組請來《鹿鼎記》中的妻子們,並挨個以劇中的扮相、性格出場,有飾演建寧公主的劉喬方,有飾演雙兒的陳少霞,有飾演阿珂的梁小冰,有飾演沐劍屏的鄺文珣。

站上台後,她們便開始講述24年前拍攝《鹿鼎記》的故事,然後看劇中的經典鏡頭,再感動到流淚。

一套流程下來,彷彿回到了《王牌對王牌》。

關於重逢+煽情的橋段,吳彤是最拿手的,除了《王牌對王牌》與《無限超越班》外,他也在《萌探探探案》中來了這一套。

將《潛伏》中的配角請到節目中,再來一波煽情。

還在《青春環遊記》中設置煽情問題,引導馬天宇講述悲慘的童年故事。

問題千千萬卻偏偏喜歡煽情,屢試不爽的背後是因為他更會製造話題。

第三套:製造話題。

《金枝欲孽》的主演重聚後,很快就有了“金枝欲孽劇組18年前VS18年後”的熱搜詞條。

孫紅雷認出《潛伏》中的配角,很快就有“孫紅雷認出合作過的潛伏群演”的熱搜詞條。

馬天宇講述媽媽去世的故事後,“被馬天宇笑著講故事的樣子整破防了”以及“馬天宇在青春環遊記分享兒時經歷”詞條衝上熱搜。

在《鹿鼎記》的美女們重聚後,“鹿鼎記四大美人重聚”的熱搜詞條立刻被安排上。

在車保羅講述轉行經歷後,很快就有了“車保羅曾鬱悶自己當不了主角”以及“車保羅談轉行經歷”的熱搜詞條。

速度之快,精準輸出,看似話題是節目播出後的產物,但每每回過頭再看都像是事先預埋好的熱搜詞。

有了話題就少不了關注,所以吳彤的節目總是給人一種很火的感覺。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製造機會讓嘉賓重逢,引導嘉賓煽情流淚進而製造話題,多了也就厭了。

但吳彤還留有一手:胡亂剪輯。

在《無限超越班》中,為了製造內娛明星看不上車保羅的話題,將所有學員站車保羅的視頻剪掉,讓觀眾誤認為藝人們不識好歹以及車保羅很可憐。

事實證明,吳彤的目的達到了,車保羅被觀眾心疼,拒絕車保羅的范世琦被吐槽。

可真實情況真如觀眾看到的那樣嗎?

顯然不是。

郭曉婷直播透露,她當時選擇了《鹿鼎記》想反串演韋小寶卻被拒絕了,可是節目播出中根本沒有這個鏡頭。

那麼,現場還有多少人站了車保羅?為什麼不如實體現出來?

吳彤的心思,顯而易見。

包括第一期趙櫻子落單,不參與演出的韓雪硬被拉上,如今看都像是劇本。

以及在趙櫻子被各位導師點評時,沒在現場的鄧萃雯與成龍卻多次有特寫鏡頭,襯託了趙櫻子“不會做人”的一面,助長了吐槽之風。

吳彤曾說成熟的綜藝不會魔剪,也不會為了醜化藝人故意魔剪。

可嘴上的那一套,在節目中確實沒有體現出來,甚至偷換概念。

觀眾說他惡意剪輯,他說就幾十分鐘的節目怎麼可能不剪輯?

觀眾勸他不要總做噱頭,他說觀眾太難纏,滿足不了每一位觀眾的要求只能合理化自己。

第四套:蹭熱度。

帶著自己那一套收視秘訣的吳彤將節目做火了,可也敗光了好感,尤其是蹭熱度的方式,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鹿鼎記》大團聚,就邀請陳小春錄視頻。

《使徒行者》大團聚,就邀請林峯錄視頻。

關鍵是這兩個人並沒有到現場,可節目封面卻把他們放在C位,製造他們到現場錄節目的假象。

說好聽點這叫回憶殺,說難聽點就是蹭流量騙點擊率。

包括在《王牌對王牌》中,明知馬天宇悲慘的身世,但仍舊設置了請家長環節。

在《青春環遊記》中,明知道明星的一言一行會被無限放大,可仍舊設置了明星看圖猜明星的遊戲環節。

猜對了還好,猜不對就是喜提熱搜,節目組成最大贏家。

只要是吳彤的節目就不難看到這“套娃四件套”,即便節目形式不同內容不同,也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因為他狠起來,連自己都抄。

02 抄襲?狠起來連自己都抄

吳彤有個外號叫:羅英錫“中國分錫”。

羅英錫是韓國國寶級編導,綜藝《兩天一夜》、《花樣》系列節目、《三時三餐》、《新西遊記》等大熱真人秀都是出自他手。

可以說,他的節目開啟了真人秀的全盛時代。

當然,也開啟了內娛的狂抄熱潮。

有觀眾指出,《萌探探探案》中有不少羅英錫節目的影子。

比如,節目一開始導演組就讓嘉賓們進入一個房間,並找出房間裡存在的不合理物品。

這個橋段,最先是出現在《新西遊記》中的。

羅英錫在拍綜藝時喜歡出鏡,並且憑藉超高的綜藝感圈粉無數,於是就有觀眾發現吳彤開始抄羅英錫的人設,多次出鏡更多次與嘉賓一起遊戲。

包括在《王牌對王牌》的遊戲環節,“誰最喜歡在網上搜自己的名字”的提問,就是《新西遊記》中的原題。

類似的橋段還有很多,所以吳彤被諷刺為“吳抄抄”。

其實,被指抄國外節目已屢見不鮮,因為內娛的綜藝都在抄,但吳彤做得最奇葩的事情是抄自己。

在《王牌對王牌》中玩過的遊戲能搬到《青春環遊記》;在《青春環遊記》中玩過的遊戲能搬到《萌探探探案》中;在《我就是演員》與《王牌對王牌》中的節目套路能搬到《無限超越班》中。

即便是新開播的《我們的客棧》也變成了《王牌對王牌》+《萌探探探案》+《青春環遊記》的綜合體。

這些不同類型的節目到頭來都做得一樣又四不像,逐漸的,他的節目越來越趨向一致:cos+猜歌+小遊戲+臥底+情懷ip。

就連他節目請的嘉賓也都是那幾個人,王牌家族+楊迪+沙溢。

同樣的遊戲,同樣的嘉賓,純純浪費觀眾的流量與時間。

03 把觀眾當傻子

每天收十萬條辱罵私信,節目口碑越來越差,吳彤能走到這個地步就是把觀眾當成了傻子。

就拿新播的《我們的客棧》來說,聽名字並不陌生因為湖南衛視曾做了一檔《親愛的客棧》,就是一群明星親力親為經營一家客棧。

湖南衛視做的很好,帶火了瀘沽湖、阿爾山白狼鎮鹿園以及寧夏中衛黃河宿集,觀眾能感受到節目組的誠意,也能感受到明星對客棧投入的精力。

雖然在經營的過程中也有不少的槽點,但至少能讓觀眾感受到“經營”二字。

可到了《我們的客棧》就變味了,看不到明星藝人是來經營客棧的,反而是來圍爐夜談的,一道拿手菜都沒有,全在浪費食物。

節目組也沒有讓他們經營的意思,反而將側重點放在了玩遊戲上,一會打電話給其他明星,一會闢謠網絡謠言,一會又搞煽情。

這檔節目彷彿是藉著開客棧的名義,聚集一群明星玩遊戲,然後製造話題上熱搜。

從上熱搜的次數看,吳彤達到目的了。

吳彤說請唐嫣來參加《我們的客棧》是請對了,但作為觀眾只想說,唐嫣上這檔節目上錯了。

沒有開客棧的誠意,而是逮著明星使勁褥羊毛,失去了節目的初心。

然而最令人不能忍的是廣告時長,《王牌對王牌》與《青春環遊記3》就曾因為廣告太多被吐槽,沒想到還不改,《我們的客棧》彷彿像是在廣告裡塞了一個綜藝,著實白瞎了這麼好的嘉賓陣容。

被質疑抄襲,被吐槽製作水平低,吳彤的節目之所以還這麼火,是因為太懂得觀眾的需求,也就是流量密碼。

從嘉賓的邀請,話題的製造,錄製過程中的劇本,後期的剪輯以及宣傳時的熱搜,每一次都精準踩在觀眾的八卦點上,自然就會有點擊的慾望。

但火不代表好套路多了,剪輯失真了,吐槽聲也就來了。

04 吳彤永遠成不了嚴敏

在圈內,吳彤並非第一個出鏡被觀眾熟知的綜藝導演,嚴敏也是其中一個。

但在對待綜藝的態度上,以及對節目的製作與情懷上,吳彤永遠成不了嚴敏。

同樣是做綜藝,吳彤的綜藝內核只有一個,而嚴敏卻是“顆顆飽滿”,用他的話說就是:

永遠不會重複自己,不去走好走的路,更不讓商業化模式來侵蝕,因為這是做電視人的良心所在。

所以他的綜藝各有各的定位,能讓觀眾看到誠意。

比如,《極限挑戰》沒有說教,卻讓人領會“這就是命”由淺入深的含義,並且會隨著年齡的增長得出不同的感受,但同時也不缺乏笑點。

還有《新遊記》,從第一期就已很明確的用“螞蟻”二字來形容世間的每一個人。

有熬夜卸舞台的,有熬夜送外賣的,有熬夜做夜市的,有每天到晚等活干的……

他們都是“螞蟻”,不停的工作從不停歇。

這部綜藝過於現實,寫滿了普通人的無奈。

同時,這部綜藝也讓普通人看清了明星與底層人的差距。

同樣是熬夜卸舞台,明星累了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迫於生活壓力的普通人只能蹲在地上吃完盒飯後繼續咬牙幹。

嚴敏用態度在做綜藝,然後憑一己之力把真人秀做成大型明星社會實驗,進而帶火節目,引人深思又不乏笑點。

相比之下,吳彤將重點放在了話題製造上,進而對節目進行炒作。

這就是兩個人的本質區別。

從兩位導演的風評中看,真誠永遠是必殺技,吳彤還是收手吧,不要再浪費嘉賓陣容以及觀眾的信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