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中,小鹿回應自己去年被拉宏桑淘汰一事


《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中,

小鹿首次回應自己去年被拉宏桑淘汰一事。

小鹿表示拉宏桑被罵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範圍,

她不明白拉宏桑為何會挨罵。

在小鹿看來競技就會有人輸,

為什麼那個輸的人不能是自己?

對小鹿而言,上節目的初衷就是為了展示自己的作品,

並不會因為輸贏而懷疑自己的業務能力。

原來脫口秀行業的女性們,也都在互相支持與幫助。

小鹿談到說脫口秀的女孩比較少,所以大家更要互相幫助。

她只想向大眾展示自己的表演,也能接受比賽輸贏。

現在的自己不會再因為輸贏輕易否定自己了。

我很久以前關注過拉宏桑,當時她還在上學,

是個普通up主,我沒看過比賽,

但知道這個事情,說實話我會覺得蠻悲傷的,

她要受到這麼多人的攻擊,就是說互聯網確實可怕。

拉宏才是這場鬧劇裡面最無辜的人,

她本來就沒做錯什麼,上個節目以為一輪遊,

沒想到成了炮轟對象……她就是活生生一個工具人,

被節目組當做話題炒作,被網友當做槍子炮轟節目組,

全程下來,她才是最受傷的人! !

誰是小鹿?李誕說她是女版周奇墨;

她是和李誕、王建國一樣。

在《今晚80後》中表演過的脫口秀演員。

她是《奇葩說》第七季亞軍。

小鹿參加過《奇葩說》、《一年一度喜劇大賽1》等綜藝。

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在《奇葩說7》裡的表現。

一針見血的辯論讓她成為了第七季的亞軍;

她是高產型脫口秀演員,已經連續幾年辦過好多次專場巡演,

她的目標是爭取一年辦一場巡演。

她的脫口秀,有自己獨特的觀察生活的視角。

觀點犀利,金句頻出,表演自然流暢,

節奏把握準確到位,灑脫且魅力十足,

每說一個段子都是信心滿滿,很有一股大俠之風。

小鹿更多地被大家知道可能是因為她作為奇葩說的辯手。

但其實她本身也是一名資深的脫口秀演員。

作為《奇葩說》第七季亞軍,

小鹿的脫口秀風格接近辯論型脫口秀演員,

特別是她說化妝的那個段子真的說到我心坎。

現在化妝真的是從髮際線到腿部粉底一點都不誇張,

還有除了女性的第一張臉其他都是第二張臉,

仔細想想其實這也是為什麼會導致容貌焦慮的原因。

舞台上的小鹿給人的感覺總是很豪放,

穿西裝、大背頭、完全就是現代女性自信獨立的感覺。

看過她的一個採訪她說自己就是那種如果說要出門吃飯,

她是那種起身穿好衣服立馬就走的人,決不會折騰半天。

因為身邊一直都有美女,見證了外貌給她們帶來的煩惱,

反而因為相貌平平讓自己獲得了很多自由,

結合這一點再來看化妝的那個段子真的別有韻味。

小鹿在採訪中提到一件有趣的事:

“沒上《脫口秀大會》之前,大家都在問我,你為什麼不上?

現在我上了《脫口秀大會》,又要問你為什麼上? ”

小鹿第2賽段的那篇稿子確實引起了較大的爭議,

可越了解小鹿越覺得之前的猜測過於狹隘。

我們好像很容易從一兩段表演來判斷對演員的好惡。

但是多了解一下你就會發現每個人的多樣性。

脫口秀本身就是冒犯的藝術,

聽完一段就馬上給演員打上標籤會不會過於武斷?

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觀眾,熟悉小鹿都是從“脫五”開始的。

事實上小鹿已經做過5個線下個人專場,

《女兒紅》是她現在最用心打造的一個,

據說這個標題源自小鹿對月經話題的大段討論。

作為為數不多的女性脫口秀演員,小鹿值得被深入了解。

畢竟,這個世界就是需要更多可以自由表達的女性。

我是第一次看脫口秀的線下節目,

也因為昨天小鹿的精彩演出,徹底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一直以來我都是笑果文化的老粉,

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每一季都會關注。

今年開始關注到小鹿,或許是因為彈幕裡的褒貶不一,

或許是因為某些觀眾刻薄的字眼讓我大感不適。

可能對小鹿並不算太了解,也是在今年去看了奇葩說,

當然也看到了小鹿在奇葩說的精彩表現。

然而更多的,我喜歡的是脫口秀的小鹿。

敢於為我們女性發聲,說出很多困惑女性已久的社會問題,

這次專場更是讓我們更深層次的看到了很多東西。

而這些可能是某些脫口秀演員並不能帶給我的東西。

talkshow更多的應該是talk,我愛小鹿的文本,

面對職場、生活、社會,

我們女性有太多尷尬瞬間或者令人尷尬的刻板印象,

所有人都在告訴我們要早婚早育。

要做一個賢內助,要默默付出,要收斂鋒芒….…

卻又要求我們要獨立要高知要所謂的精神與物質共有。

小鹿昨晚的梗太多,

好多次的callback也讓我們大笑不止,

甚至好幾次大笑時,又連拋了好幾個梗。

這種節奏的把握,文本的紮實。

現場氣氛的烘托都是小鹿自身實力優秀的表現。

線上和線下真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線下我看到了一個更真實的小鹿。

她敢於發言,敢於發聲,敢於怒斥很多東西。

或以詼諧的方式,或以故事的形式。

或以哈哈大笑繼而讓人深思的反省。

我一直很堅信,喜劇的內核是悲劇,

其實整場演出我們女生笑著看完,

卻也有偶爾的心酸。

我懂小鹿描述的那種在眾人面前被催婚催生的囧境。

我懂那種既被要求出人頭地又要甘願臣服的無奈。

我或許也懂那種面對各種尷尬場面,

只有女生才會幫助女生的經歷,

也只有女生才會理解女生,

girlshelpgirls讓我們太多女孩子共情了。

只有當你親臨了現場,

感受一下跟小鹿一起瘋狂放肆嗨的體驗之後,

你大概就能明白我所描述的感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