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君記》忍過了男主的“瞇瞇眼”,卻沒法無視女主的“猴腮紅”


前幾日《玉骨遙》即將在海外播出的消息登上熱搜,甚至一度飆升到榜一的位置。

原以為氣氛都烘托到這裡了,鵝廠方面真的要把這部劇放出來了。

結果後續就是沒有後續,官方沒有定檔。

平台兜兜轉轉官宣要播的,是積壓有段時間的《擇君記》。

劇目21年6月就殺青了,原本去年就該抬上來的。

可偏偏遲了會,好在如今開年跟大家見面,也算是搶到了一個好檔期。

拍攝時長僅80天出頭的它,集數也才不過30集,算是一個比較精緻小巧的作品。

從演員陣容上來看,看得出劇組的投資是不高的。

最有名的男女主邢昭林張雪迎,前者雖然每年都有作品。

合作的都是當紅藝人,可作品口碑堪憂,連著好幾部都沒到及格線。

後者沉寂了一段時間,自從胡辣湯事件後,圍繞在她身上的負面輿論還未完全消散。

論起流量來,也不能算是多高能的。

在沒有高投資高流量的情況下,劇組交出來的答卷,起碼在妝造方面便是讓人覺得無語的程度。

男主劉海太過工整顯刻意,眼妝不夠盡顯瞇瞇眼,演員不貼合人設

近些年的古裝劇,流行過平劉海,蟑螂須劉海。

八字劉海等等,均是劇組為了修飾演員臉型而設計的。

呈現出來的效果依據用心程度而不同,越是看起來隨便梳弄的,越是養眼。

因為髮型講究一個自然性,如果故意把頭髮捲成一縷。

搭在臉部兩側,那麼就沒有那種飄逸感了。

古裝劇需要尤其重視這個點,畢竟現代劇的頭髮是真的。

而古裝劇的頭套本來就是假的,怎麼要在假的上面做出真的效果,是造型師該思考的。

很明顯,投資不算高的《擇君記》在這方面有些拉垮。

男主邢昭林棱角分明,比較適合全臉露出。

非要給他蓄個劉海,蓄個斜分劉海也就可以了。

結果這次劇組偏偏給他整了個八字短劉海,髮尾處與眉毛尾連接。

顯得顴骨突出不說,還將第一眼目光聚集在他的眼睛上。

而這眼妝又明顯不夠,沒法將小內雙放大視覺效果。

演員的一雙小眼睛就顯得更加無神了,糟糕的妝造之下。

演員自身的優勢並沒有發揮出來,反倒讓人覺得普普通通的。

如此長相平平,在女主的嘴裡卻是狀元長相。

原本想逃婚的她,看見男主就一見鍾情,當即決定不跑了。

這畫面,讓觀眾怎麼有信服力。

女主腮紅打得格外過分,陰影一目了然,全靠演員演技驚艷

如果說男主的妝是加法做得不夠的話,那麼女主的妝就是加法做得太過了。

兩次大婚都給其眼周描上濃濃的紅彩,第一次暈染了大片。

第二次細緻化了個漸變,搭配上紅色嫁衣。

雖然略微還是有些奇怪,但在打光之下也就還好。

然而脫離了大婚時的設定,日常生活裡妝造老師仍然給她不要錢似地打腮紅。

打到幾乎半張臉都是泛著紅的,乍一看還以為是被人打了,整一個猴子屁股式腮紅。

明明張雪迎在出演時,不過23年華,結果被整得好像要年近30一樣。

截圖出來狀態都不對了,跟她自己營業時所發出的照片對比,簡直是天差地別的程度。

明明是女主,妝容卻還是這般不上心。

要不是她有演技,臉蛋又是原生的。

能夠詮釋任何機靈古怪的表情,不然肯定會被拖累的。

只能說,劇情固然重要,但好的審美也是做劇所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