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超,別搞這些“虛”的了


2023年的春節,已經一天天悄然來臨,春節檔的電影們也開始在營銷上“大展拳腳”了,一個比一個有噱頭。

從《無名》到《流浪地球2》,可以說各家都使出渾身解數,攻占觀眾視野,爭奪那一畝三分地。

拼新意已經不夠用了,是時候展露人脈資源了,鄧超在這場戲中,就“贏”得徹底。

他和俞白眉聯合執導的《中國乒乓》,最近就時不時掛在熱搜上,甚至還發動了大半個娛樂圈“聲援”。

一邊是明星們的集體出動,一邊卻是網友的集體不看好,畢竟,早前的經驗告訴大家:鄧超+俞白眉的組合,那爛片的概率太大了(參考《惡棍天使》)。

雖然不可否認鄧超是個優秀的演員,但是最近這些年,鄧超花在演戲上的心思很少,花了更多的功夫深耕在導演的行業內。

然而不管是《分手大師》,還是《銀河補習班》、《惡棍天使》,從口碑到票房,或多或少都證明了鄧超在導演上,著實天賦不高。

再加上近兩年太多的主旋律電影,大家對類似的題材已經有點膩了,今年的競爭對手都很強大,市場角逐激烈。

導演天賦不高、題材不夠吸引、競爭對手強大,綜合來看,今年鄧超的新電影,勝算都不大。勝算不大,就只能卯著勁兒做營銷,看能不能拉起點路人分。

(不管哪個平台《中國乒乓》想看人數都穩居倒數第一)

但就目前來說,熱度是有了,但鄧超的口碑,卻跌了不少。

起因還得回到2016年的《惡棍天使》,當年人脈資源超廣的鄧超,就拉來了乒乓隊主力軍“鎮場子”,劉國樑、丁寧、馬龍、張繼科等等一大批優秀運動員。

然而官方照片卻洩露出“拜高踩低”之意,將邊緣的樊振東裁掉了(那時的樊振東還沒有出名)。

時隔6年,鄧超又重新把這件事情拿出來,這次,有了樊振東的影兒,又沒有了許昕的名字。

經此一遭,不少網友抨擊鄧超“勢利眼兒”,口碑又跌了不少。

甚至還沒有上映,《中國乒乓》的口碑就已經一片“唱衰”了,從題材、選角、導演,幾乎被狙擊了個遍。

哪怕是先導片,都沒能挽救半分。

如果說曾經的鄧超,是大家公認的實力派,代表作很多,《少年天子》、《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等等,都顯示出演員鄧超的巨大能量。

那麼現在的鄧超,就是個不斷在消耗大眾好感度的浮躁明星。自從在《跑男》裡嚐到甜頭後,這些年就沒有專心演過戲,忙著不停地參加綜藝、拍電影,將商人的“勢利”體現得淋漓盡致。

還有不少網友將鄧超與黃磊、孫紅雷歸為一類,他們身上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本來觀眾緣很好,卻因為過多參加綜藝,讓觀眾入不了戲。

是鄧超被娛樂圈的浮華迷了眼嗎?還是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看看鄧超的人生軌跡,或許能發現一二。

鄧超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因為是重組家庭,家裡有四個孩子,他是最小的那一個。

經過一段青春叛逆期後,他考上了中戲,在23歲就因《少年天子》成名,26歲憑《幸福像花兒一樣》獲得主流認可,還和孫儷走到了一起,可以說,演藝之路相當順遂。

然而鄧超並不是一個安安分分的演員,只專注於演戲的事情,在2006年,27歲的他和馮小剛的合作就可以初見端倪。

那一年,他參演了《集結號》,因出色的表演站在了領獎台上,在發表獲獎感言時,絲毫不提製作團隊與電影,一直感謝當時還是女友的孫儷,將話題度拉滿了,成為當晚最有熱度的演員。

甚至在後台群訪的時候,記者也蜂擁而上,全在深挖鄧超戀愛的二三事,將電影方完全撂在一邊了。可以說,鄧超是相當懂得如何營銷自己的,他並不安分。

他的行為也引起了馮小剛的不滿,黑著臉在一旁幹站著,眼瞅著鄧超這邊滔滔不絕地談著戀愛的事情,忍不住吐槽幾句,接著就轉身離開了。

此後兩人的梁子就結下了,此後鄧超因《跑男》爆火,節目組將綜藝搬上大銀幕,短短幾天,就“收割”了不菲的票房。

而這,又再次引起了馮小剛的不滿,諷刺這壓根兒不叫電影,只是在投機取巧。

而彼時的鄧超,也不再是那個冉冉升起的新星,混跡娛樂圈多年,鄧超的稱號也早已變成“超哥”,自然不會在馮小剛面前“彎腰”,轉頭就在社交平台上發了篇暗諷馮小剛“雞賊”的文。

可以說,兩人的過招你來我往,招招往痛腳上踩,在這個過程中,肉眼可見地鄧超腰板越來越直,在娛樂圈混得越來越好:家庭時刻有話題度,有獎項傍身,綜藝表現喜人。

於是,嗅到流量甜頭的鄧超,不再願意安安分分當個演員,打起了當導演的念頭,一部《分手大師》就讓他賺得盆滿缽滿,與票房形成反差的是口碑,僅僅5.1分,連及格線都沒夠上。

也正是嚐到了綜藝的甜頭,鄧超開始往“喜劇人”的路線走,在接下來的《惡棍天使》、《美人魚》中極盡無厘頭與耍寶,那兩年,鄧超事業遍地開花,儼然是娛樂圈的“紅人”。

水太多了就會溢出來,這話形容鄧超相當恰當。太過順暢的發展、周圍人的讚賞,讓鄧超迷失在流量帶來的短暫浮華里。他並沒有意識到,太快得到的東西,也能迅速地消散。

奈何,精明的他,終究成不了第二個“周星馳”,觀眾也看夠了這種只有段子,沒有內涵的片子,於是《惡棍天使》不僅喜提4.4的低分,如願獲得當年的金掃帚外,票房也遭遇了滑鐵盧,鄧超元氣大傷。

而這時,昔日的“宿敵”馮小剛還踩上一腳,點贊《惡棍天使》是爛片的說法,出了口惡氣。

更要命的是,不愛惜羽毛讓鄧超的觀眾緣一跌再跌,昔日觀眾心中的好演員,在自己的“急功近利”中,失去了口碑。

再加上鄧超實在不是當導演的料,哪怕他用心製作,走溫情路線的《銀河補習班》也糊地悄無聲息,票房不說了,口碑也才剛剛過及格線。

回過頭來看,那兩年的鄧超,只要不搞“么蛾子”,用心演戲總能給人驚喜,2017年的《烈日灼心》摘下了金雞影帝的桂冠,也和馮小剛結束了長達11年的battle。

在2018年,他主演了張藝謀的作品《影》,在片中一人分飾兩角,一角光明,一角陰暗,有很大的塑造空間,這部片子美學質量高,劇情一般,鄧超的口碑已經不再管用。

那時候鄧超幾個月下來,就瘦了40斤,甚至一度讓人認不出來這是他。

(不說簡直看不出來,直接瘦脫相了)

可以說,只要專心演員事業,鄧超就能“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路人緣。可惜的是,他自己不這麼認為。

於是近兩年,大眾很少看到鄧超有什麼影視作品,只是偶爾出演一些沒什麼“技術含量”的角色,穿梭在不同的劇組,不痛不癢地演著戲份不多的戲,綜藝倒是上了一個又一個。

在選秀節目里當導師,在綜藝裡嘻嘻哈哈、插科打諢,好像鄧超只是很短暫地用功了一下,就又繞個圈,回到了他舒服的狀態裡,實在是讓人惋惜不已。

如今鄧超的新電影上映在即,口碑卻越來越崩,然而這時候給他下定論還為時尚早,一切只能等電影上映再說。

希望鄧超別搞這些“虛”的了,認認真真對待觀眾,給大家一個驚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