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最後一個請帖要送給誰,明德帝為何最後一個到?


蕭瑟回到天啟皇城後,並沒有著急入宮去探望他病重的父皇,而是帶著司空千落等一夥人住進了他的雪落山莊,等著大師兄前來,可結果卻等來了大師兄的死訊。蕭瑟要為大師兄討回公道,決議舉辦大型宴飲。

葉若依在這四年裡從來沒有停下腳步,一直在為蕭瑟秘密謀劃,暗中觀察著朝中的一舉一動,期待著蕭瑟回來後不至於坐冷板凳。葉若依明白蕭瑟的意思,當即便把準備了四年的名單拿出來,讓蕭瑟過目,其中清楚記載了那些人的作用及家世背景。

蕭瑟便吩咐人寫請帖,給名單上的人送去。只不過除名單外,還有一個“他”被屢次提到,這個人是誰呢?葉若依那麼細緻的人都能將他忽略,可見其人不是位分太低那麼就是太高了,當葉嘯鷹微微一提,葉若依便馬上會意。

只是名單以派發,以蕭瑟的聰明才智定然也想到了,所以蘭月侯在提及那個人時,蕭瑟將瑯琊王劍派人給那個人送去了。由此斷定,劇中出自幾個人之口的那個“他”定然就是得了心疾臥床不起的明德帝了。

蕭瑟作為一個消失了四年的皇子,如今再次回到皇城早已失去了人心,沒有半點根基可言。如果明德帝這個時候,能夠出席,其結果必然不一樣。蕭瑟是子,明德帝是爹,哪有老子跟兒子鬧彆扭的,而且蕭瑟是他最看重的兒子,疼愛都還來不及,哪裡捨得責怪。

蕭瑟千金台大擺御宴,看似離譜行事僭越,可說到底都是明德帝管教不利所致,要是他能早些將太子之人定下來,也不會有如今爭儲這樣的事出現,也不會讓無辜之人躺槍。

明德帝得了心疾,動不動就暈倒。雖然得到了小華錦的醫治,將疾根治了,可心病卻無能為力。他希望老六繼承皇位,可老六卻熱衷於江湖,更因瑯琊王之死與他心生嫌隙,離家出走而杳無音信。四年後好不容易有了蕭楚河的消息,派人屢次接他回家都無果。由希望變失望的明德帝病倒了,老六這才想著回家。

千金台設宴看似宣誓他回來了,實則表明了決定,要與他的兄弟們一爭到底。明德帝最後一個到達宴席現場,一來身體原因,不允許他早到;二來想看看老六到底想幹什麼,大家的態度怎樣;三來威懾現場,替老六收拾殘局,讓大家明白蕭楚河的地位從來不曾變,大家務要與他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