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少年打敗梁朝偉奪戛納影帝,18歲被曝自殺:開掛人生出現反轉


最近,有部叫《噬亡村》的劇爆了。

上線三集,豆瓣評分衝到了8.5,口碑相當不俗。

讓人寒毛直立的“吃人”題材,配上血腥暴力生猛至極的畫面。

東亞民俗恐怖內味兒,有了。

觀眾看得又愛又怕,也被男主柳樂優彌的演技與表現力再次驚艷:

那個14歲就打敗梁朝偉的男人,終於回來了。

2004年的戛納電影節,一向溫吞的梁朝偉,少見地在鏡頭前忿忿不平:

“本來覺得影帝人選沒有人能威脅到我,誰知道被一個小朋友贏了。“

這個人,正是14歲的柳樂優彌。

黢黑的皮膚,稚氣未脫的面孔乍一看沒什麼特別。

但那雙眼睛像是會說話,斜飛的眼角下,藏著隱忍又堅定的力量。

2002年,是枝裕和正在為自己構思多年的電影《無人知曉》尋找演員。

由於一直找不到符合心意的演員,是枝裕和準備延遲開機。

此時事務所遞上了一個新來的孩子簡歷,黑白的頁面也蓋不住他眉眼間的鋒利。

是枝裕和抱著碰碰運氣的想法,請他來見面。

當他走進房間的那一刻,是枝裕和被他雙眼散發的力量所觸動,靈光一閃道:“就是他了”!

對未來一無所知的柳樂優彌,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被推上了演藝之路。

《無人知曉》裡,柳樂優彌飾演家中的老大,在母親消失後,獨自承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

電影全程採用紀錄片的手法拍攝,溫馨真實的鏡頭下,四個孩子的生命像野花一樣綻放又枯萎。

渾然天成的表演讓他一舉打敗湯姆·漢克斯、梁朝偉,拿下了那年的戛納影帝。

這是戛納歷史最年輕的影帝,也是日本第一位戛納影帝。

巨大的殊榮讓他瞬時成為媒體口中“奇蹟降世的彗星”。

時代周刊將他稱為“亞洲英雄”,日本政府授予他“文部科學大臣”的稱號。

一夜間,他從“無人知曉”變成了無人不曉。

遇到徹底改變人生的機遇,才14歲的他心裡萌發了更為美好的願景。

他預想登上更高的藝術殿堂,甚至一度想成為“好萊塢明星”。

然而,巨大的讚譽成了他的光環,更成了他往後十年的桎梏。

靦腆、溫柔,不善言辭,是媒體對柳樂優彌最大的印象。

面對記者的窮追不捨,他往往要沉默一會兒,然後露出討好的笑。

但這種不摻雜質的熱愛與純真,很快被現實的落差擊得粉碎。

成名後他作品不斷,但他心態徹底變了——

不再將演戲當做輕鬆自在的體驗,而是強迫每一次的表演都要完美,擔得起“最年輕戛納影帝”的稱號。

但現實往往事與願違。隨後的電影不僅反響平平,還接連票房失利,撲得毫無聲息。

人人都說“出名要趁早”,但沒人告訴14歲的孩子,如何平衡自我與外界的期望。

加上成名後,他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周圍的同學與他一下拉開了距離。

迷茫、孤獨、寂寞,那段最輝煌的日子,也是他不願提起的來路。

沒有人幫助他,也沒有人指引他,於是他選擇結束這一切。

再次登上媒體頭條,是他自殺未遂的大字報。

18歲的他因為與父母發生爭執,一激動吞了100顆安眠藥,幸虧父母發現及時才得以救治。

鄰居太太得知消息後很是驚訝,“那可是個見了人都會燦爛微笑揮手打招呼的孩子啊”!

表面樂觀自在的他,內心秩序早已崩塌。

消息一出,曾追捧他的媒體將其稱作“叛逆小子”,蜂擁而至的電影邀約所剩無幾。

事已至此,他選擇滑進自暴自棄的深淵,逃進高熱量食品裡尋求慰藉。

暴飲暴食讓他體重很快飆至160斤,前輩中村勘三郎再次看到他,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言辭極為鋒利地勸他放棄演藝事業:

“你這個樣子太噁心了!”

生活的全方位崩塌讓他心態徹底失衡,眼見人生快要脫軌時,愛人與孩子挽救了他。

“你是什麼時候愛上她的呢?“

“第一次見面。”

高中入學式上,第一次見到豐田愛麗,柳樂優彌就迷上了這個可愛健談的女孩。

兩個相當投契的人順理成章相戀,交往了4年。

在柳樂優彌20歲時,他們突然宣布結婚,引起了日娛圈的大地震。

提到英年早婚的原因,愛麗說她堅信,之後都不會遇到比柳樂優彌更好更適合的人。

婚後,兩人很快有了個女兒,看著家人的笑臉,柳樂內心升起了巨大的責任感:

如果再渾渾噩噩過下去,孩子長大後,面對的將是一無是處的父親。

家人無條件的支持,讓他決定重新振作,忘掉之前的榮譽和失敗從頭開始。

20歲的柳樂一邊通過舞台劇打磨演技,一邊四處打工補貼家用。

最苦最累的那段時期,他10個月洗了3500輛車,像“奪回青春”一樣拼命工作。

後來他在居酒屋做服務員,還被客人嘲諷說:這不是那個柳樂優彌嗎?來給我簽名吧。

落魄、可憐,成了那幾年他身上最大的標籤。

只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他,再也不會像18歲那樣輕言放棄。

2014年,柳樂優彌正式重返熒幕,在小栗旬主演的《信長協奏曲》客串了一個小角色。

雖然一集就領盒飯,他卻貢獻了令人過目不忘的演技。

《錯亂的一代》裡,他演一個以拳頭說話的混混,角色對白極少,卻能從眼神和肢體中,看出平靜之下燃著的一團烈火。

這部電影入選了旬報評選的年度十佳電影,也讓26歲的他拿下了橫濱電影節的最佳男主角獎。

距離他上次拿到影帝,已經過去了整整12年。

握著得來不易的榮譽,他像個孩子一樣,哭得泣不成聲。

去年上映的北野武自傳《淺草小子》,更是讓觀眾看到他看似無物又細膩的演技。

他終於回來了,帶著與生俱來的天賦,以及歷經千帆的謙遜和努力。

那個自稱“靠著運氣”拿下影帝的孩子,終於為自己贏回了真正的認可。

回看柳樂優彌的來路,他的人生充滿了戲劇性。

生命中的一次次“事故”讓他不斷碰壁,也飛速成長。

再提到往日的經歷,他笑著說道:

“可能是磨難的緣故吧,我能更好地代入角色了。”

想要得到認可的心情一如往常,但更懂得調控自我要求和外界眼光之間的平衡,這是成年人才有的坦然。

曾經那個雙眼澄澈的少年,終於散發出比肩繁星的光彩。

圖片丨網絡

責任編輯丨蜜糖、王子

編輯丨捲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