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號兵站》的風格——片中極少有動刀動槍的戲,多數都是文戲


《51號兵站》是1961年的紅色電影經典——可以跟《林海雪原》和《英雄虎膽》並稱17年臥底電影三傑。

影片講述抗日戰爭時期,地下黨運送軍需物資,支援蘇中根據地的故事。再現地下工作者與敵人巧妙周旋、鬥智斗勇並最終取得勝利的英雄事蹟。

該片主角——年僅22歲的梁波羅,飾演新四軍梁洪,奉命到兵站工作。

這個濃眉大眼的青年,憑藉此片一“站”成名。

什麼叫做兵站呢?

兵站應該類似物質中轉站,當然配送的是軍用物資。

電影是確有其事的。兵站人員往返於江南江北、敵營蘇區,與偽軍、特務、青幫、奸商打成一片,為新四軍採購運輸各種物資和設備,這段隱蔽戰線堪稱一段傳奇。

電影展示的就是1943年,蘇中地區新四軍設在上海的一個地下兵站,因叛徒告密而遭到破壞。

什麼叫做小老大?

小老大,就是幫會老大的大弟子和關門弟子。

在江湖幫派文化盛行的民國時期,關門弟子的地位在江湖中很是吃得開,甚至被門中人稱之為:小老大。

梁洪借助幫會身份打入上海淪陷區,這樣一個身份其實很厲害——它意味著,如果吳淞要塞偽巡防團團長黃元龍,不支持梁洪,就等於說幫會老頭子在上海灘吃不開了。這個基本就會演變到南北對殺,黃雲龍自己也無法求財求命,所以黃雲龍遲遲不肯見小老大,就是這個道理。

而梁洪呢,見面沒說幾句話,就假裝要告辭,這是非常狠辣的做法,黃雲龍不能再繼續裝下去,必須表態。

這裡說說梁波羅這個演員,太一臉正氣了,基本屬於馮喆系的帥哥。

梁波羅在電影裡飾演軍人——他本人沒有軍旅生活。不過,在這個虎口拔牙的故事中,“凜然正氣,必勝信念”,這八個字,梁波羅還是做到了。

吳淞要塞偽巡防團團長黃元龍,鄧楠飾演,長得像是個綠林好漢,看上去很粗壯,還面帶“凶相”,極適合在電影中出演武夫或莽漢之類的角色。

鄧楠對這個黃副司令的塑造很成功——要是放到現在來拍,那就是一個江湖漢子為了“民族大義”改惡從善的拔高形象……

李緯飾演的情報科長馬富根,是片中最主要的反派,他的原型應該是留在上海充當漢奸的青幫三大亨之一的張嘯林,緊抱日本人大腿的那種人。

馬科長的形象真是活靈活現。

李緯的戲路非常寬,農村老大爺、放排光棍漢、軍統特務、情報科長、青年才俊,個個都生動得很。

這部戲最耐人尋味的就是李緯,無論是後邊的對黑話,還是穿衣戴帽,眼神舉止,李瑋把當時的這樣一個有奶便是娘的傢伙演得一以貫之。

馬富根在片中是一個表情斯文的特務頭子,看起來完全沒有殺傷力。但其眼神非常犀利,在各種場合中他用不同的眼神渲染著緊張的氣氛,這是《51號兵站》經典之處的亮點。

馬富根和黃雲龍之間有矛盾,這兩個反派演對手戲完全是高手過招,其對話讓人感覺不到表演的存在。

《51號兵站》從場面上幾乎沒有大的波瀾,它能成為諜戰片典範,就是在刻畫人物細節上的成功——其台詞和劇情都很生活化。

小老大第一次在松月樓會餐,面對馬富根,黃雲龍和金老太爺的這場戲,有很濃的江湖味道,電影把一個魚龍混雜,國共日洋各顯其能,大斗法的淪陷區上海和吳淞港拍得很生動。

實事求是地說,鄧楠、李緯這類反派人物塑造的光芒比主演梁波羅大得多。他們站在一起,完全是群星閃耀,捧著一顆小菠蘿——他身上不止沒有軍旅氣,還沒有江湖氣,為此梁波羅專門跑到監獄裡去訪問那些青幫老流氓,跟他們學江湖黑話和做派——簡直了!

馬富根用黑話試探小老大這場戲,在性質上像《林海雪原》裡楊子榮在威虎山“天王蓋地虎”那段。

但風格上完全不同。八大金剛是高門大嗓聲色俱厲,猶如大刀狂舞。上海青幫則是輕聲細語不露聲色,宛如匕首暗藏。對觀眾來說,看起來都是非常過癮。

不過,馬富根也是青幫出身,但在金老太爺發話讓大家照顧小老大之後,依然處處為難小老大,並且一直和同為漢奸和幫派雙重身份的黃元龍關係緊張,這明顯是壞了江湖規矩。

而小老大的表現則有點開掛——梁波羅的角色堪比青年諸葛亮,黑白兩道通吃,膽大心細手段老練,在“談笑風生”中解釋了觀眾一直懸著的問題,回答絲毫不差。

誰能分析一下,這段暗語什麼意思?

小老大,聽說你這次回上海走的是水路? ——是水路,坐船。

小老大,請教了!請問,船上共有幾塊板?

——小弟才疏學淺,只知道上應天罡36,下按地煞72,總共108塊。

再請教,板上共有幾顆釘?

——共有365顆釘。

小老大,真不愧是見多識廣啊。這108塊哪塊板哪塊無眼無釘?

——手裡吊的線板。有眼無釘。背上背的纖板。有釘有眼。地上走的跳板。

——好,船上共有幾棵倒栽楊柳樹?

據聞是船後的舵梗,大桅的護板。

另一場重頭戲,是日本情報處長龜田設計,表面上提升黃元龍為吳淞要塞副司令,統管吳淞防區,實際藉以引誘梁洪進一步利用黃雲龍的地位進行活動,以便暴露目標。

當然,日本人失算了——敵人總是傻乎乎的。

梁洪將計就計,與黃元龍合作經商,故意運一批日用百貨從吳淞口通過。馬富根斷定是兵站的軍用物資,便率眾追上,強行截留檢查,結果一無所獲。

這場碼頭鬥智的戲,重心全集中在梁波羅身上,堪為舉重若輕,瀟灑自如。

電影裡他亮相很多,這場戲裡,他更是長衫捲袖,隨風曳步——帥哥嘛,一定要又飄又高的,和周圍一群倉促緊張的人比較,梁波羅算是一陣清新的風。

連環計運鋼管的情節也是驚險刺激,多方勢力多線敘事,交織得井井有條。

提鋼管,用日本人做黃雀這個處理還是很妙的,所謂打一個時間差,唯一有問題的不該把兩個特務放了活口——畢克扮演的特務應該處死才對啊。

雖然其中一個是我們偉大的畢克,畢克也該不留活口,為了革命事業啊。

到了懸念叢生,步步驚心的結局,鋼管直接運到了黃元龍司令部,他這才如夢初醒。

梁洪鎮定自若,向黃元龍表明自己是新四軍幹部,對他曉以大義,陳明利害關係,不出所料地化險為夷。

黃雲龍已經被梁洪“策反”,跟踪而至的馬富根當然是自尋死路。

馬富根應聲被撂倒,這似乎是電影僅有的一個動真刀真槍的鏡頭。

還是老片有童年的感覺啊,正邪拍得一目了然,但就是覺得可愛!

小老大勝利了——黃雲龍派出巡邏艇,護送梁洪及滿船軍用物資駛離吳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