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愛夫妻、精神控制、酗酒媽寶男,這檔節目裡的婚姻好窒息


看了《再見愛人2》,真想念《再見愛人》。

節目邀請三對已經離婚和準備離婚的夫妻,乘坐房車開始為期18天的旅行,在旅程中重新審視這段婚姻。

第一對:我對你沒有愛情

章賀和郭柯宇,兩人都是演員,結婚十年,離婚一年。

因拍《完美新娘》相識。

那一年,章賀30歲,郭柯宇32,兩人都到了“該結婚生子”的年紀,在一起一個月閃婚。

郭柯宇說,她那時很想結婚,覺得歲數到了章賀正好也求婚,就很自然地步入婚姻。

後來也才發現:她是嫁給了婚姻而不是章賀更不是愛情。

我注意到一個細節:當郭柯宇面對大家回憶這些時,在一旁的章賀聽完之後眉頭緊蹙似乎很難過。

這種沒有交流、未經磨合的感情,導致他們在婚後很快出現各種問題。

首先是生活習慣。郭柯宇早睡早起生活規律,章賀晚上11點還在看電影。

其次是性格愛好,兩人基本沒有共同語言,結婚後客客氣氣,離婚前好幾年,兩人都是在各自的房間“各自為政”,好像一對合租室友。

漸漸地,都感覺這樣的婚姻很痛苦。

郭柯宇形容,兩個人的孤獨比一個人更難受。

節目裡,兩人這種“非親似故”的感覺特別濃。彼此有意避讓、時隔一年再見竟是尷尬更多。

搭帳篷時,其他兩對嘉賓有說有笑,他們卻很害怕肢體接觸,一個人走進另一人很快閃躲,刻意保持距離。

當兩人在車上獨處時,氣氛直達冰點,郭柯宇三番兩次主動挑話,章賀始終沉默。

好歹一起生活十年,要不是節目組安排高空攀岩,郭柯宇都不知道章賀恐高。

而章賀不懂的是,為什麼同一個人,郭柯宇和他在一起時那麼拘謹,跟朋友在一起就那麼嗨。

十年婚姻,兩個人感受到的完全不是雙份的溫馨而是雙份的孤單。

郭柯宇分析他們為什麼會把生活過成這樣時說,“我覺得我們兩個人之間沒有愛情。”

因為沒有愛情,所以章賀的世界她不想要了解,而自己也拒絕章賀進入她的世界。

要命的是,章賀又是一個特別要面子的人。

一個表現是,當在草地上聽到郭柯宇說“我的世界他進不來,他的世界我也不太想去”時,章賀立馬在一旁補充道,“你的世界我也不想進去。”

……

愛情和婚姻想要長久,一定是有一方更遷就另一方,而他們兩人顯然都不願委屈自己去遷就對方。

年紀到了或是不堪承受“催婚”,不想當“大齡剩男剩女”,就隨便找了一個看上去還不錯的人結婚。

看起來是解決了難題,但其實真正艱難的是婚後。因為鞋子到底合不合腳只有腳知道。

“無愛的婚姻不能忍受。”

婚姻,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良藥,它應該是兩個對的人最自然的結合,而不是兩個錯的人湊在一起互相傷害。

沒有愛,就沒有面對和解決各種問題的動力,久而久之,只剩下兩個人在這段關係中勉力維持的疲憊,最終走向分崩離析的遺憾。

這一對:你為什麼不能像我希望的那樣來愛我?

朱雅瓊和王秋雨,兩人相識19年婚齡6年,2019年離過一次婚,但朱雅瓊發現自己懷孕又復婚了。

節目裡,是他們第二次離婚。

目前二人處於離婚冷靜期。

兩人離婚的原因很簡單:在愛的表達形式上的差異化。

朱雅瓊喜歡浪漫,希望老公能多肯定自己,給她驚喜,像她一樣記錄和珍惜在一起的每時每刻。

但王秋雨信奉“務實主義”,節目中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浪漫有什麼用?”

在他看來,男人只要認真工作,懂得賺錢養家,懂得如何做好一個父親就好,其他不重要。

如果僅是這樣,似乎也沒什麼不對。但壞就壞在他還各種打擊朱雅瓊。

朱雅瓊曾為王秋雨寫了一首歌。對此,王秋雨表現出的不是感動,而是說:“歌詞不好。”

這次朱雅瓊在節目裡又唱了一次,王秋雨還是說“沒什麼感覺”。

兩人平時的相處,因為王秋雨忙於趕稿(嫉妒啊,同是編劇他活兒怎麼那麼多)兩人很少擁抱,如果朱雅瓊想要親近王秋雨就很不耐煩說他要工作,最後朱雅瓊都快哭了,問他:“你能不能抱一抱我,就一分鐘?”

然後,這個男人真的抱了,再然後,一分鐘到了,他拍拍她的肩膀,“時間到了你可以出去了”。

最不可思議的,朱雅瓊在他們領證當天想讓自己好看點就化了一個妝,她滿懷期待地問他,“我好看嗎?”

本以為會得到喜悅的回答,卻沒想到王秋雨冷冷地說,“你好醜。”

節目中,兩人一起看朱雅瓊拍下的視頻回放,王秋雨整個人笑出了畫面,他一點都不記得那些事,就好像19年的婚姻他只是一個紙人從未真正參與過。

而在攝影師問王秋雨為什麼幫朱雅瓊搬家時,他的回答是,“我覺得她需要,任何時候她需要我都會出現在她身邊”,我剛覺得這男的終於有點靠譜,攝影師又問她“你對朱雅瓊什麼感覺時”,他的回答竟然是,“我不需要她。”

奇怪的是,兩人爬高空索道時,一向木訥的王秋雨竟送了一束花給朱雅瓊並且整個過程一直小心翼翼地陪護她,在最危險的吊橋還要她把花扔了因為害怕會分散她的注意力。

只能說,這兩個人的確都愛著對方,只不過兩人表達愛的方式以及渴望對方能夠回饋的方式,真的太不一樣。

朱雅瓊喜歡浪漫,注重儀式感,而王秋雨認為細節沒那麼重要,男人該做的事情我有在做就好。

剛開始爬高空索道時,朱雅瓊因為設備出現故障卡住了,一邊整理一邊問王秋雨,要是我摔下去怎麼辦?

王秋雨的回答是,救你。

朱雅瓊又說,我摔下去就死了。

王秋雨很直男,他說,那我也沒轍你死了我也不可能跳下去。

旁邊的指導員看不下去,提示王秋雨,你應該說,我也殉情。

王秋雨哈哈大笑,那都是騙她的,我不可能那麼說。

對此,觀察員黃執中的解釋是,“他都不太愛他自己。”

一個連自己都不愛的人,又怎會記得自己經歷過什麼,怎能擁有愛別人的能力?

所以明明妻子已經對這段婚姻這麼失望了,王秋雨依然認為這段婚姻“非常完美”,而他此行的目的雖是想挽留妻子,卻也不見有大的改變。

第三對: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kk和佟晨洁還沒離婚,他們一路上似乎很和諧,偶爾還能甜蜜地撒狗糧,讓人以為他們參加的其實是《妻子的浪漫旅行》。

然而,他們的婚姻正面臨非常嚴重的問題:孩子和酗酒。

結婚七年,kk一直想要個孩子,佟晨洁不是“丁克”,她只有一個要求:老公戒酒一年她就考慮生。

一年不喝酒而已嘛,是不是很簡單?

我們覺得很簡單,觀察員也覺得簡單,但kk覺得不簡單。

這麼一個嚴肅到影響婚姻能否存續、不得不趕緊解決的問題,男方卻一直不肯面對、甚至吊橋喊話也隨便糊弄過去。

看到這裡一屋子觀察員喟嘆,“浪費一個好機會。”

kk性格幽默,愛玩愛鬧,和他在一起可能不會冷空氣,但一些嚴肅的問題,也因為他的插科打諢而被逃避掉,這是導致兩人婚姻不順的根本原因。

生活裡,佟晨洁一直像媽媽一樣照顧kk,比如搭帳篷時,凡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kk一下就甩給佟晨洁,這已經是他的行為習慣。

觀察員維嘉爆料,kk媽媽就一直非常照顧他導致kk有點“媽寶”,現在佟晨洁又像個大女人一樣照顧他kk似乎又成了“妻寶”。

節目裡,倪萍的一句“我活到60歲還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話”上熱搜,我找去看才發現就是在說kk。

倪萍和三對嘉賓在一起吃飯,聊到夫妻間的日常相處,kk自曝他在家裡從來不做飯,理由是“如果我把飯做了,那她幹什麼?”

而在第二期,大家盛讚佟晨洁烤肉好吃,kk又一頓炫耀“不好吃她在家里地位容易受影響。”

貪玩、不做家務甚至不做家務是為了給身邊的女人創造機會施展才能。

這都什麼跟什麼?

……

最好笑的是,他想要孩子的理由竟是“因為沒有安全感。”

拜託,要被這樣一個不成熟的男人逼著生孩子的佟晨洁才沒有安全感好嗎。

佟晨洁已經40歲,絕對算是醫學定義上的“高齡產婦”,雖然今天的醫療設施已經很好,但也必須承認在這樣的年紀生育女性自己還是要承擔一定的生理和心理風險。

其次,kk自己完全沒有生活能力,方方面面要靠佟晨洁。佟晨洁真要去懷孕生孩子,那家裡怎麼辦呢? kk能照顧好她和孩子嗎?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kk有酗酒的毛病還很嚴重,一天不喝酒難受的那種——這樣的人,佟晨洁怎麼敢真去生小孩呢?

kk始終以自己能找到這樣好的女人而驕傲,卻不知道,再強大獨立的女人,也想自己的男人是可以依靠的。

總之,節目有多殘酷,就有多現實。

它讓我們看到婚姻並不都是美好,更讓我們知道:分開,比明知不合適卻因戀舊而硬要維持現狀更需要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