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本色》的跟風之作,《賭神》的預熱片,王晶難得的正經電影


港味的風格就是功利主義,為觀眾呈現想看的一切。

這導致大多港片都是喜劇或大團圓結局,而賣座票房榜上也多是此類影片。

作為追求“充滿娛樂性”的永盛電影公司,自然深諳此道。

老闆向華勝讓旗下導演王晶拍一部《賭神》來進軍賀歲檔,賭片是王晶踏入電影圈的敲門磚。

彼時對藝術追求較高的王晶不想隨便糊弄一下毀掉自己的招牌,於是正經起來先拍一部預熱片,再拍《賭神》,《至尊無上》便誕生了。

《至尊無上》與《賭神》的風格完全不同。

屬於跟風《英雄本色》悲情雙雄的套路,劉德華跟譚詠麟被情與義所困。

在經歷風光、徬徨、迷茫和生死之後又回到了原來的宿命之中,怎麼也逃不出江湖的紛爭,反而在泥潭里越陷越深,直至難以自拔,就連結尾也一反常態。

王晶的電影大都是嬉戲玩鬧的無厘頭,樂樂呵呵到電影結束。

但在《至尊無上》中充滿了無限傷感,片中的兩對情侶,劉德華和關之琳,一個被毒死,一個被槍殺。

譚詠麟與陳玉蓮,前者為替劉德華報仇,騙了陳玉蓮,致使已經訂婚的他們,最終分道揚鑣,沒有一個是圓滿的結局。

可這樣一部“非主流”電影卻在1989年大賣,以2329萬位列年度票房榜第五名。

隨後的《賭神》也就水到渠成,也有足夠的錢請周潤發來當主角,賭片熱潮隨之而來。

當年,《至尊無上》拍完後,韓國片商只想出2萬美元購買韓國發行的版權。

向華勝讓他們先看看樣片再做決定,看過之後,韓國片商直接漲到了20萬美元,引進到韓國,《至尊無上》風靡韓國。

《至尊無上》之後,韓國片商想要再買劉德華的電影,就得100萬美元起步了。

因為89年和90年,劉德華的《賭神》和《天若有情》在韓國引起現象級觀影熱潮,這讓劉德華在韓國的人氣如日中天。

進入90年代,劉德華已經貴為四大天王,風頭一時無兩,早已不是《至尊無上》時的身價了,想買他主演電影的片商可以從九龍排到銅鑼灣。

最難的是,劉德華自從大紅後似乎沒有低谷期,一直處在一線的位置。

每年都有電影上映,香港電影式微後,劉德華依然有不少代表作,如《無間道》《桃姐》《門徒》等。

如今,他主演的《流浪地球2》即將上映,或許又會成為劉德華新的代表作,“作之不止,乃成君子”,劉德華用幾十年如一日詮釋這八個字。

《至尊無上》取得了這麼好的成績,永盛自然不會放過這只“金雞”,兩年後,續作上映。

作為《至尊無上》的續集,《至尊無上2之永霸天下》雖然跟前作劇情沒有任何關係,但無論從哪方面看,這部電影都應該會大賣。

男主劉德華和王杰,彼時在歌壇如日中天,風光無限。

吳倩蓮跟劉德華又在上一年的《天若有情》中成為影壇炙手可熱的銀幕情侶。

《至2》還可以乘一乘《至尊無上》《賭神》《天若有情》帶來的東風,又是賭片正統永盛出品的正版賭片,《至2》可謂是融合了所有“至尊”元素。

可一切都好,似乎預示著最容易翻車。

上映後票房僅有1600萬,比第一部還少了700萬,連年度前十都沒有進去,勉強踏入前二十的門檻。

這一年依舊是雙週一成一李的天下,他們幾乎包圓了年度票房榜前十。

只有呂良偉的《跛豪》和劉德華的《五億探長雷洛傳1:雷老虎》,以及《表姐,你好嘢2》與西片《終結者2:》審判日殺出重圍。

票房的失利,也讓“至尊無上”這個IP到此為止,為什麼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至2》會失敗呢?

其實,僅有王杰的《心痛》《忘記你不如忘記自己》《冰冷長街》,以及劉德華的《一起走過的日子》,《至2》就值得7分。

但杜琪峰偏偏還據此拍了部電影,導致《至2》只能停留在7分,宛如一部91分鐘的的大型MTV。

91年的杜琪峰還沒有創立銀河映像,對電影沒有絕對的掌控權。

在片場,基本都得聽製片人向華勝的,但從《至2》中依然隱約可見杜琪峰的風格,角色的宿命感。

劉德華是浪子,要么回頭金不換,要么失去一生摯愛。

因為浪子的結局很少是終成眷屬,所以杜琪峰讓吳倩蓮捨命救劉德華,劉德華眼睛被打瞎,成就了潸然淚下的大悲情。

王杰是大俠,而大俠只有退隱江湖和一入江湖歲月催兩種結局。

曾被眾星捧月,歸來後看透一切,為救女兒甘願砍掉自己的亞洲第一快手,為替兄弟劉德華和師父報仇,又重出江湖,最終卻中槍死在女兒面前。

杜琪峰佈置的兩條線都成了千紅一窟,萬豔同悲的大悲情,這種沒有成功復仇的爽感和快感的電影自然不會被市場青睞,票房不如人意也就理所當然。

更何況《至2》的故事東一榔頭西一棒子,什麼元素都往裡加,充滿了割裂感。

像《天若有情》,劉德華和吳倩蓮坐在天台上,微風捲起許多報紙的蕭條,直接復刻了《天若有情》的同款鏡頭。

像《倚天屠龍記》,拿到玉牌號令群雄的俠氣跟“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不出,誰與爭鋒”氣質相符。

像《阿郎的故事》,劉德華騎摩托車的悲情浪子範兒與周潤發如出一轍,像《喋血雙雄》,劉德華和王杰一同向死而生,有周潤發和李修賢並肩作戰的即視感。

可像這像那,《至2》就是不像一部賭片。

杜琪峰的野心很大,只是最後沒有一項可以落地。

自然也有向華勝為迎合市場,胡亂添加的原因,致使故事不討喜,類型又雜糅,即使都是至尊,票房也不可能無上。

時至今日,《至尊無上》系列仍舊算不上8分好片,但港片中的時代符號與過去記憶,不會隨時間而消逝。

這些演員們會老去,可港片已成了一種符號,不論如何沖刷,也洗不掉心底深處最純粹的喜愛,一如一起走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