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超,終於為自己的“肆意妄為”,付出了代價


難!

1月14號,農曆臘月二十三,春節檔展開超前預售。

觀眾發現,本來號稱“春節七雄”的電影,突然變成了六部。

少了誰呢?

鄧超《中國乒乓》

作為春節檔最後一部定檔的電影,該電影在定檔時就風雨飄搖,各種傳聞悉數盡上,後來終於定檔,懸石終於落下。

可如今,發令槍一響本應同台競技,它卻臨陣脫逃,沒了踪影。

坊間又流出傳聞,說《中國乒乓》中有人物原型不同意,電影需要整改。

更有甚者,稱該片將要改為《逆襲》撤到大年初三上映。

初三,那就是要整整浪費兩天的黃金時間。

這兩天內倘若其他電影口碑徹底發酵,屆時再入場,即便情況再樂觀也必然是一場逆風局,勝率微乎其微。

當然,鄧超或許早就不在乎了。

或者說破罐子破摔了。

鄧超失寵了?

將時鐘撥回1月6號,那一天上午,電影圈的大V們翹首以盼,終於等來了確認的消息——

《中國乒乓》定檔了!

緊接著,作為導演兼主演的鄧超發布定檔公告,圈內各方大佬齊聚慶賀,不一會兒就輕鬆達到了百萬人次的轉發。

楊紫、蔡徐坤、沈騰、王寶強、蔡卓妍、易建聯、蘇炳添、范志毅、彭于晏、陳法蓉、舒淇、鄭鈞……

從香港到台灣,從演員到運動員。

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出現在了鄧超的評論區。

“半個娛樂圈都來幫助鄧超!”

望著這場群星薈萃,媒體發出這樣的感慨。

可與這場盛會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中國乒乓》的市場反饋。

自7部電影宣布定檔春節後,媒體馬上著手眼前的資料預測,而售票軟件也收集了每部電影的“想看人數”,算是為大決賽提供參考。

成績結果令人咋舌。

相比其他動輒幾十億票房、百萬人“想看”的數據,聲勢浩大的《中國乒乓》竟然墊底——

“想看”人數只有13萬,票房僅有4億。

而在其他媒體的投票中,鄧超的《中國乒乓》也都是不被看好的那一個。

無論前幾名怎麼變動,他永遠是雷打不動的吊車尾。

明明是一線巨星,定檔後還大張旗鼓發動人海戰術,怎麼《中國乒乓》就遇冷了呢?

是電影的原因嗎?

在正片質量還未鑑定之前,鄧超被記者採訪“成都世乒賽哪一場比賽印象深刻?”。

鄧超竟然回答:

“肯定是決賽,非常刺激!”

可關鍵是,去年的世乒賽明明是半決賽最關鍵。

那一場,中國隊差點被日本隊翻盤,是20多年來中國隊首次拖進決勝盤,最終王楚欽以12:10險勝,只贏了對方兩分。

反觀決賽,倒是中國隊vs德國以3:0大勝,毫無懸念。

這麼基礎的常識都能出錯,更遑論擁有集體回憶的95天津世乒賽了。

這邊被批不專業,另一頭,鄧超的情商又出了新問題。

電影進入宣發期後,鄧超努力往乒乓上貼合,找到了幾年前的物料,其中有一張2016年《惡棍天使》的宣傳照。

當時,劉國樑率領徒弟們到發布會,支持鄧超的新片上映,媒體專門拍攝了一組大合照,發佈到電影官方賬號上。

可等如今再發出這張照片時,網友發現:

幾年前那張圖原來是被剪裁過的,原圖中有少年樊振東!

當年,樊振東不過是默默無名的毛頭小子,而這幾年,樊振東異軍突起,一連拿下幾個世界冠軍,儼然成了中國乒乓的新名片。

當年剪掉,如今又補回來,這不就是妥妥的看碟下菜嗎?

一個專業失準,一個情商爆雷。

一來二去,《中國乒乓》還沒上映就遭遇了網友們的一盆冷水。

然而,如果這些事放在別的電影上,沒準還能公關一下,及時挽救。

可放在鄧超身上,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下面,得哥將從馮小剛、陳嘉上、李丁、俞白眉以及他自己五個角度,

講講鄧超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

一、

鄧超有強烈的表演性人格,天生就是乾演員的料。

或者說,做大明星的料。

初中時,他打抱不平,因為保安欺負女同學,他拿著刀追著保安追著砍,從派出所出來後就得到封號“混世魔王”。

別人最多藏一張濕漉漉的VCD,而鄧超早就出入夜店迪廳,頭髮染的萬紫千紅,臉上耳釘項鍊琳瑯滿目,遠遠望去就像一朵塑膠花。

15歲時,鄧超乾脆直接輟學,在迪廳當起了DJ領舞,在燈紅酒綠中留下他的搖曳倩影。

再後來,叛逆鄧超跑到了廣東,老父母東奔西走找了半個月。

見面後,鄧超見父母為了自己一夜蒼老,終於改邪歸正,回歸了校園。

因為幾年失學,文化課跟不上了,鄧超就在父母的引導下學習藝術課,並順利考上了中戲學院。

別以為很容易,這可是天賦使然。

在表演系的鄧超根本停不下來,逮到機會就會模仿,一會兒演這個一會兒演那個,情到深處甚至俯下身親吻舞台。

因此被同學賜名“戲瘋子”,是卷王般的存在。

中戲的畢業大戲,鄧超反串上演了《翠花,上酸菜》。

作品大獲成功連演16場,那妖嬈的身段與嫵媚的神情也為鄧超日後轉型諧星埋下9伏筆。

同時,這場戲又因為侵權問題,鄧超與俞白眉不打不相識,開始了“臭味相投”的二十年。

從“混世魔王”到“戲瘋子”,從砍保安到親吻舞台,從花里胡哨的造型到反串演出……

鄧超的所作所為都在透露出他的性格特徵:

大膽、自信、敢作敢為。

但這些特徵都需要建立在一個可控的範圍。

倘若過火,那就成了魯莽、自負、喧賓奪主。

二、

這一點,馮小剛深知。

2006年,馮小剛轉型拍攝《夜宴》。

因風格迥異口碑大跌,市場也萎靡不振,1.2億投資只換來了了1.3億票房,一邊打起了虛假宣傳的官司,跟某個裸替的口水戰也是沸沸揚揚。

戲裡戲外一籮筐醪糟事,成為馮小剛生涯第一個滑鐵盧。

馮小剛不服,憑啥別人能拍大片我不能?又緊鑼密鼓籌拍《集結號》。

戰爭戲自然是男人為主,男主角成了重中之重。

馮小剛翻遍了整個娛樂圈也沒找到男一的合適人選,這段時間本該飾演男二的張涵予毛遂自薦,愣是把男一“穀子地”的台詞都背下來了。

這態度讓馮小剛老淚縱橫,拉著華誼老總的手,一把敲定了張涵予。

男一定了,馬上張羅著男二“趙二斗”。

馮小剛本來想找《夜宴》中合作過的黃曉明,但在宗帥的引薦下,馮小剛把橄欖枝拋給了鄧超。

宗帥何人?

無他,正是華誼的總經理,鄧超的經紀人。

只是不巧,當時鄧超剛剛與孫儷演完《幸福像花兒一樣》,正值你儂我儂的甜蜜期,而鄧超也第一次享受到娛樂新聞帶來的熱度回饋。

一時間忘乎所以,最後竟惹怒了大導演。

拍攝《集結號》時期,馮小剛事必躬親,兩耳不聞窗外事,常常看著監視器把自己感動的一塌糊塗,全身心投入到電影上。

可彼時的鄧超卻春風得意,一邊在《集結號》上拼殺搏命,一邊在《甜蜜蜜》中與老婆水乳交融。

戲裡,他拍的是生離死別的戰爭,而戲外,觀眾在乎的卻是他與孫儷的風花雪月。

戲大過天的馮小剛自然不同意,拍戲時期,馮小剛還經常因為找不到鄧超急的跺腳,但機器一響黃金萬兩,再加上編劇劉恆與宗帥的關係,也不好發作。

終於,到了2007年12月14日的MTV年度盛典。

馮小剛爆發了。

彼時,《集結號》還有6天就上映了,他帶著全組走南闖北,本想開足馬力宣傳電影,而MTV這個舞台更是重中之重。

沒成想,拿到“最具風格電視男演員獎”的鄧超,抄起話筒就對著鏡頭深情表白。

一時間,竟把大好的電影宣傳機會,變成了自己的墊腳石。

到了後台,記者們聞風其上,生怕錯過第一手甜瓜,把《集結號》通通拋在腦後,全劇組的人站在一旁成了娛樂新聞的陪襯。

這馮小剛還能忍?

他奪過話筒,在現場怒斥:

“我覺得沒必要浪費時間了!沒人對電影感興趣,只對私生活感興趣,我們在這也是浪費時間。”

說罷便抬腿就走,而其他演員也默默跟在馮小剛身後表明立場,唯有鄧超佇立在中間不知所措。

而接下來的路演宣傳,鄧超與馮小剛徹底割席。

大部隊走遍全國,唯有鄧超一個人被甩在片場拍攝新戲。

後來,鄧超與馮小剛這段恩怨持續了十年之久。

次年百花獎上,鄧超拿到了最佳男配,主持人當場連線導演馮小剛,本想讓馮小剛祝賀一下,沒想到馮小剛只說了“那恭喜鄧超”一句敷衍。

然後立馬將話題轉向沒獲獎的張涵予,上演一出“還治其人之身”。

台下的鄧超面如死灰,只能尷尬訕笑,這才明白:

被人喧賓奪主的滋味,不好受啊。

而馮小剛對鄧超的報復,還還不止於此。

三、

這一點,陳嘉上也深知。

2011年,香港導演陳嘉上找到鄧超拍攝《四大名捕》,彼時鄧超與孫儷的愛情故事已經上演了4年,早就沒有了娛樂價值。

陳嘉上心想,這一次應該不會走馮小剛的老路吧。

沒成想,等《四大名捕》拍完後進入宣發階段後,鄧超與孫儷的愛情也走到了下一個階段:

該結婚了。

然後,鄧、孫領結婚證的消息又鋪天蓋地,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

記者找到孫儷,娘娘當時正在與姜文拍攝《關雲長》,秉持著對作品負責的態度,她態度堅決:

“《關雲長》是部男人戲,不是我一個人的戲,這樣一直問我的私事,實在不太公平!”

為了電影,為了工作,請不要談我的私事!

瞧瞧娘娘這境界。

但到了男方這一邊,態度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反轉。

簡單直接:

承認領證了!

這一則重磅新聞又成為了當時頭條,風頭瞬間蓋過《四大名捕》,幾年前的場景再度重演,但凡有鄧超的場合,記者問的都是孫儷,而不是電影。

這讓片方有苦難言:

“大家都寫他去了,我們的電影怎麼辦?!”

而這,不過是鄧超送給陳嘉上的第一份大禮。

有驚無險的是,《四大名捕》是部群像戲,鄧超雖然是男主但也比重不大,電影上映後一路飄紅,拿下1.99億票房。

2013年,陳嘉上籌拍《四大名捕2》,又叫上了鄧超。

此時鄧超婚也結了,孩子也出生了,陳嘉上心想,鄧超應該不會有么蛾子出現了吧?

鄧超邪魅一笑:

俺又創業了!

那一年鄧超與華誼合約剛剛到期,他轉頭與光線合作,自立門戶了“橙子娛樂”,自己當老闆。

公司成立了,就必須有項目,做什麼呢?拍電影!

於是乎,鄧超的導演處女作《分手大師》便應運而生。

提起這部電影,我想讀者已經眉頭緊鎖,記憶中那股餿味衝上腦門,但真正承受該片第一個衝擊的,其實是陳嘉上。

鄧超又開始軋戲,一邊拍攝《四大名捕》,一邊製作《分手大師》,等前者快上映時,後者也到了宣發階段。

於是乎,鄧超再度上演了“喧賓奪主”。

2013年12月2日,《四大名捕2》北京首映會,片方媒體雙雙到場。

彼時,電影還差4天上映,按理說這就是片方最為重要的臨門一腳了。

可主角鄧超,卻在首映會上跳起了鋼管舞。

還在蹲下時,把褲子崩壞了…..

OK,可以理解,鄧超言行出位,無可厚非。

但《四大名捕》明明是個嚴肅的古裝動作懸疑片,鄧超為何上演如此詼諧的場面呢?

況且,鄧超在片中明明飾演的是不苟言笑的“冷血”,可在戲外的行為舉止卻讓人大跌眼鏡。

真不怕觀眾齣戲?對於宣傳而言適得其反!

而鄧超之所以這麼做,完全就是為了自己的導演電影《分手大師》。

眾所周知,《分手大師》就是一部徹頭徹尾的賤精喜劇片。

為了貼合新片基調,鄧超穿著睡衣出席發布會、在廣場大跳“逗比”舞、甚至要求粉絲喊自己是個“賤人”。

《四大名捕2》首映會的鋼管舞,也不過是他作妖的一個小插曲。

但話說回來,您自己的電影怎麼折騰都沒事,但別在別人的主場也這樣做啊。

而陳嘉上對於鄧超的大膽舉動,不善言辭的他只說了兩個字:

“離譜!”

這還沒完。

《四大名捕2》上映後,《分手大師》進入宣發期,鄧超12月05日缺席《四大名捕2》宣傳會,但短短半個月後,又身穿奇裝異服親自舉辦《分手大師》的媒體見面會。

別人的電影缺席,自己的電影煞費苦心。

對此,陳嘉上也只能表示:“或許他在家縫褲子吧。”

四、

後來,鄧超的作風愈演愈烈,“喧賓奪主”成了他的專場。

葬禮上要奪。

2009年7月,老戲骨李丁去世,他是《宰相劉羅鍋》裡的六王爺,是《重案六組》的小螃蟹,《康熙微服私訪記》裡的內務府總管。

當然,我們這一代最熟悉的還要說“上五樓不費勁”。

老爺子為戲曲奉獻了一輩子,生榮死哀,葬禮上來了大半個娛樂圈。

為表達緬懷之情,均黑衣素顏,一臉沉重。

但等鄧超來時,場面突然變了。

只見鄧超到訪後,麇集在角落的紅男綠女一哄而上,要合影要簽名,那場面,完全不亞於周星馳的無厘頭段子。

不知鄧超是被嚇到了還是如何,還迎合著與之互動。

如此肅穆的場合哪能這般喧鬧?張國立看到眼前的場景怒髮衝冠,大喝一聲:

“滾!”

鄧超頓時顏面無存,連忙弔唁後,便灰溜溜走了。

婚禮上也要奪。

錄製《哈哈哈哈哈》,幾位MC需要混入素人婚禮蹭飯吃。

節目組本意是想讓幾位嘉賓偽裝成工作人員,混入婚禮,通過“不刷臉”的方式蹭飯。

結果,鄧超到場後猶如蛟龍入海,在會場來回亂竄,還被酒店經理幾回發現。

典禮即將結束時,鄧超又按捺不住表現欲,帶著偽裝上場,以酒店服務生的身份在舞台上尬舞。

而一對兒新人,竟擠在角落圍觀。

一支尬舞跳完,見整個會場鴉雀無聲,酒店經理面面相覷,一對兒新人更是尷尬無比。

鄧超又火速解下偽裝刷臉,用自己“大明星蒞臨素人婚禮”的段位壓制,挽救回了這場喧賓奪主的尷尬。

誠然,婚禮上有大明星表演當然是加分項。

但作為絕對的主角,當你把新人擠到一旁,自己戴著偽裝尬舞引得全場死寂時。

那短短的幾分鐘,就已經為這場生命唯一的婚禮寫上了“不完美”。

然而鄧超的自信,可是會越挫越勇的。

五、

2014年,鄧超的《分手大師》上映。

電影剛一上就被陸川導演的父親破口大罵:

“這部東西只要是正常人就會感到噁心!孫儷,你不能管管鄧超嗎?他這麼玩電影在糟踐誰?這就是國產電影要的繁榮?”

而另一頭,媒體與網友的評價亦是不樂觀:

“《分手大師》只能算是一區鄧超’自戀’的MV,一場他個人的變裝秀。”

“如果我們曾經罵過老謀子的《三槍》。現在看來,《三槍》要比鄧超正經一百倍。”

“《小時代》已經讓人’慘不忍睹’了,但起碼還不能算作下流。而這部片子,唉,不說他了……”

然而,《分手大師》卻在一片差評中逆風而行,一路過關斬將,在《變形金剛4》的壓力下拿到6.6億票房,比《四大名捕2》高出三倍!

鄧超喜出望外,他突然發現了一個真理:

“電影,有人罵就是成功!”

緊接著,他向媒體鄭重其事的宣布:

“剛入行時有點裝,現在心中的小賤人由我掌控!”

鄧超,要轉型諧星了!

還是2014年,鄧超以3000萬包季的價格參加《奔跑吧兄弟》第一季,其大膽的作風,滑稽的動作讓人印象深刻。

而同時,鄧超又化身成了“網絡達人”,在網絡上瘋狂刷屏。

寫段子、拍醜照、說糗事,無所不用其極。

鄧超發現,他越這樣亂搞,評論人數越多,觀眾就越喜歡。

那一年,鄧超綜藝、網絡兩手抓,一時間風頭無兩,竟憑藉94.5%的曝光率,入選最具價值演員排行榜第一名。

鄧超的自信暴漲,馬上又叫上老搭檔俞白眉,為觀眾們搬出了第二部驚天巨制——

《惡棍天使》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還專門重顧了一下,只能說一聲嘆息。

相比《分手大師》的舞台劇改編,《惡棍天使》乾脆成了鄧超的個人舞台,90%以上的鏡頭都有鄧超那張張牙舞爪的臉。

自戀、自大、自負,總以為自己隨便扭一下就能引得滿堂喝彩。

《惡棍天使》上映後,不出意外又引得漫天差評,就連自家出品的王思聰都忍不住下場揶揄。

老對手馮小剛也來吐口唾沫,親手點讚了《惡棍天使》的差評。

最終順理成章拿下金掃帚最爛,還創下了豆瓣3.8分低分成績。

而面對鋪天蓋地的差評,鄧超與俞白眉不干了。

他們竟認為自己的電影不差,之所以口碑不行,是有人故意抹黑——

“你評價5、6分我接受,你要說3分我就跟你急!”

為此,鄧超又發動“刷屏攻勢”,在個人社媒轉發了77條《惡棍天使》的好評,發了瘋一樣為自己的電影造勢。

然後,僅用了一個小時,就掉了10萬粉絲。

從自信到自負,鄧超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但他仍不死心,2015年,他又主演了《奔跑吧兄弟》的綜藝電影,讓人大罵吃相難看。

馮小剛也在座談會含沙射影:

“六天拍一部電影,它能真正的是一部好電影嗎?這是圈錢!”

至此,鄧超眾星捧月的星途抵上了一股逆流,民眾間也開始出現一些厭惡之聲,幾年辛辛苦苦打造的“耍賤人設”分崩離析。

鄧超,耍不動了。

結語

再說回開頭,鄧超為什麼適合當明星?

他非常會經營自己,他總會知道媒體的焦點,也知道大家喜歡看什麼,甚至不屬於自己的舞台都能喧賓奪主。

郝蕾、車曉、江一燕、安以軒…

幾乎每拍一部戲,鄧超都會被“媒體捕捉”到床邊軼事,藉此大張旗鼓,為全國觀眾提供談資。

而後他又特立獨行,一邊打造“逗比”人設,一邊入駐綜藝刷曝光率,成為內娛首批享受綜藝紅利的明星。

的確,他太成功了。

可傷仲永的是,他明明可以做一個好演員。

《少年天子》的驚鴻一瞥,《烈日灼心》的驚為天人,《影》的分飾兩角…

鄧超是有擔任大導演、大製作、大內容的能力的,可他偏偏耽於市場,耽於掌聲,耽於流量….

2019年,鄧超與俞白眉第三次合作《銀河補習班》,終於拋棄了惡俗的賤精喜劇,可仍然遭受口碑滑鐵盧,評分6.2剛剛過及格線。

到如今,觀眾光是看到“《中國乒乓》鄧超、俞白眉”這幾個字,就打起了退堂鼓。

一部投資3.5億的電影,預售竟然連《熊出沒》都打不贏。

我想起一句話:

“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都在暗中標註好了價格”。

演員鄧超,快回來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