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多部S級大劇口碑收視跳水,藝人如何避免無效接戲?


搜狐娛樂專稿(衛解/文)2022年,劇集市場向“熱”。整體劇集數量減少的同時,top10作品有效播放量與去年同比上漲10%,總體口碑也迎來飛躍。

與此同時,在大製作、名卡司、熱IP的標籤下,也出現了不少口碑、播放量不及預期

的劇集。

這些劇集在播出後,既沒能讓藝人獲得正向曝光、鞏固咖位,還加重了藝人身上的刻板印象,甚至讓其後續資源一落千丈,被不少網友調侃為“無效接劇”。

無效接劇大肆氾濫的背後,可能有藝人主動選擇的同質化,對自身條件的錯誤預估,以及行業環境的“脅迫”。

無效接劇,無效在哪?

無效之於藝人,最常出現的就是臉譜化與套路化。

在劇宣七七看來,從藝人本身出發,“無效接劇”就是持續接同一類型且質量不佳的角色和劇。這不僅不能為藝人人設做任何的豐富,反而會加深刻板印象。

“就像某些人雖然演了很多劇,但大家對她的印像還是紅毯絕美、妝造在線。演的戲雖然討論度不低,但幾乎都是負面的,久而久之加深了他們演技不佳的印象。”

亟待轉型的生花們,則容易錯誤估計自己的實力,接到和能力不適配的角色,讓辛苦建立的口碑毀於一旦。

2022年挑戰正劇的90、95生花並不少。但相比起在古偶的如魚得水,在正劇中的他們大都收穫了不少差評。

“其實挑一些有難度的角色不是壞事,反而能看出演員轉型的野心。但他們步子邁太大,尤其在正劇裡還有老戲骨的對比,就更容易邁劈叉了。”

七七希望年輕演員不要想著在轉型上一口吃個胖子,因為大部分年輕演員,還沒有達到能靠正劇轉型的實力。

另一種越來越氾濫的無效,則是因扮相反向出圈。極致的視覺衝擊吸引了觀眾的全部注意力,掩蓋了其他人物和劇情的討論度,是帶著所有參演人一起沉淪的無效。

譬如無數個被詬病的“天下第一美人”,疲態百出的少女,因油膩出圈的總裁,虎背熊腰縮脖子的帥哥、將軍,以及過於接地氣的神仙。

與角色外貌、年齡、風格的直觀差距,就更難用演技說服觀眾,連演技派也逃不過。影后“下凡”到古裝劇中,卻因“不像神仙”“不像少女”等理由引發爭議,導致口碑迅速滑坡的例子,甚至不是個例。

最難前瞻的,是市場取向。於偶像劇而言,對人設、CP感的誤判,甚至可能造成副CP更出圈的局面。

比如近兩年流行的“強強CP”,對市場的影響力還有待考察。 2022年以雙A為宣傳點的《嫣語賦》《流光之城》《一見傾心》等劇,均未達到熱播水平。

“姐狗其實也沒有很大的受眾,雖然大家一直在拍。”七七無奈道。

播出後沒有水花的劇,則可能對藝人的商務以及之後的演藝生涯帶來影響。

背靠頭部公司,影視資源得到保障,能夠在多部S級劇集擔任主演,但成績屢次不佳被降級到A級劇的演員同樣存在。

如今的娛樂圈,能逃過無效接劇的人,少之又少。

為什麼逃不掉無效接劇?

不能給演員帶來任何正向加成的無效接劇,緣何成娛樂圈常態?在接戲時需要考慮什麼?

藝人經紀玲玲告訴搜狐娛樂,她個人有一套接戲優先級。 “最重要的就是製作班底,其次是發行平台評級及合作模式,再次是劇本,最後會考慮對手演員和其他要素。”

選擇導演自然是明智之舉。但“明星導演”並不能成為劇集質量的絕對保障。

憑藉《東宮》和《司藤》火出圈的李木戈,這次就在《說英雄誰是英雄》上栽了跟頭。尹濤雖然拍出了《琉璃》《錦衣之下》,但《且試天下》豆瓣評分僅為5.8。

因此退而求其次,保證角色的魅力成了大部分人的選擇。

在角色選擇時,大型的公司會有專人花一周左右從類型、題材、平台、時代背景、拍攝地點、評分、是否推薦出演等方面,對已有劇本進行評估。中小型工作室,可能就由執行經紀或宣傳來評估。

玲玲更偏向人設討喜或極端反派的角色。綜合考慮市場取向和成功範本,她認為這兩種人設是目前比較容易出圈的,對想要在短期見效的藝人尤甚。前者如《卿卿日常》的李薇,後者如《三十而已》中的林有有。

但這類角色也是有限的。大部分藝人,都會或主動或被動地陷入接戲“陷阱”。

玲玲透露,比較成熟的藝人,找來的作品大多會同質化。持續演同類型的角色可能是行情所迫。 “某些演員就是家庭戲,有些就是行業劇,有些只有古裝。”

而剛剛靠角色走紅的人,還想繼續鞏固自己的人設,“很可能在同賽道繼續呆著,盡量挑選條件有所升級的。”

對於中腰部以下的藝人,在有效接戲之前,還有更基礎的事情要考慮。

“並不是所有人都是208,接到戲就是很難得了。”藝人經紀路路坦言。

藝宣然然透露,參與選角的評估人員大多是公司內的文學策劃,而經紀公司會招聘文學策劃的更大原因,其實是為了自己製作電視劇,“公司不產出項目,藝人都沒戲拍”。

分別為哇唧唧哇、樂華娛樂、絲芭影視出品作品

玲玲個人的判斷是,“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劇組,就是成功率很高的了”。在她看來,目前的劇集市場,對於中腰部藝人來說不太樂觀。

“戲的數量不多,頭部藝人基本上是飽和甚至超出的,難免有一線或者準一線降低自己的標準。”中腰部藝人的上升通道自然就被緊縮了。

而中腰部的藝人,“好不容易才上升到這個位置”,不願意放棄自己的標準,也並不想像尾部藝人一樣去做npc、演固定的舞台劇或者在環球迪士尼上班。

“業內覺得他們比較貴,所以對中腰部藝人接納度比較低。”玲玲直言。

大部分藝人,在談論怎麼接戲提升咖位之前,最主要的可能是保住自己的工資。 “對於從業人員來說,盤子變小了機會也變少了。”玲玲說道。

無效接劇的“環境論”

劇集市場本身還未形成良性循環。如此大環境,一定程度上也會對“有效接戲”形成製約。

雖然2022年的熱播劇數量較上一年有所提升,但僅從評分來講,整體質量相比起海外市場仍然遜色。

2022年有16部國產劇評分超過8分,七成以上豆瓣評分未及7.0。韓劇有27部超過8分,半數以上超過7分。日劇則有41部豆瓣評分過八。

S級製作仍以IP改編、古偶題材為主,資金不足的劇集,還在復刻成功的套路,但由於導演、演員、編劇等各方面實力不足,成品並不精良,自然難出有效劇。

“目前播劇都比較依賴平台,從某種角度來說,創新的東西其實也被限制了。”藝人經紀玲玲說。

而目前大體量、有熱度、高質量的劇集,基本集中在幾家行業頭部公司。

檸萌在現代都市和女性題材上頗具優勢,輕喜和男頻是新麗的拿手好戲,正午在現實題材上口碑優異,華策產出穩定,今年的新秀歆光影業和恆星引力,分別在古偶和仙俠上彰顯了存在感。

但頭部公司的項目是有限的。以上六家公司,今年播出的項目總共只有不到三十部。其中華策、新麗、檸萌還涉及藝人經紀業務,不可避免優先考慮旗下藝人參演或主演自家項目。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流量可觀的藝人,想要從中分一杯羹,競爭壓力也不算小。

而從製作層面,後期還存在“溫柔一刀”。

製片助理銘銘告訴搜狐娛樂,一般劇組會根據和藝人的接觸程度給劇本,劇本優先給番位前五的藝人。

玲玲直言,“一般來說,只會給五集左右的劇本和項目計劃書,包含大綱,角色介紹,籌備期以及班底等等。”

這些劇本很可能不是最終版本。如今編劇進組同步調整劇本,甚至演員自帶編劇的情況並不少見,即使是主演,也無法阻止飛頁的出現。

2022年12月,《以愛為營》前線傳出配角臨時飛頁加戲的消息。隨即有粉絲統計稱,劇本中王鶴棣個人部分佔比僅為4%,一天只有兩場戲可拍,《以愛為營》劇組隨後陷入爭議。

同樣無法預料的,還有資金鍊斷裂導致角色戲份被腰斬。

王麗坤就曾在採訪中提到,自己曾被全劇組瞞著提前殺青,儘管當時還有很多重要的戲份沒有拍。

值得慶幸的是,劇集行業也在尋求轉變。

2022年騰訊早春業務分享會規定導演、編劇單集報價最高30萬,一線演員最高片酬約2500萬,頂級大劇宣傳費用約300萬。這一舉措讓更多的資金投入在創作上而不是請人上,緩解了前些年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

“目前的影視行業,我覺得從某種角度來說對於觀眾是好事兒,因為熱錢走了,剩下能保留下來的戲必須從質量上競爭,而不是單純拼投資。”玲玲感嘆。

行業也需要更具體的要求和規章以保證劇集的整體質量,在市場淘汰爛劇之前,從源頭遏制良莠不齊的製作方同樣重要。

同時,玲玲還希望“有更多的行業頭部企業,可以做好企業社會責任,發掘並給予新血液一些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