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豬盤、網絡暴力,《去有風的地方》的背後是更深刻的現實議題


作為“神仙姐姐”劉亦菲主演的第一部現代劇,《去有風的地方》一經播出,便引發熱議,許多觀眾在看了劇後,紛紛被劇中淳樸的風土人情和絕美的田園風景所吸引,想要去當地打卡。而在該劇治愈田園詩的背後,其實也展現了許多更為深刻的現實議題,引發許多觀眾共鳴和思考。

《去有風的地方》的劇情很簡單,講述了因為閨蜜去世而來到有風小院療癒的許紅豆(劉亦菲飾)和因為想要建設家鄉而返鄉創業的青年謝之遙(李現飾)相遇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該劇通過展現豐富而有立體的雲苗村村民群像,描繪了一個人們互幫互助、友愛團結的族群社會(村民大多姓“謝”)。而現實的一面則是由族群社會而產生的熟人關係是不利於村里產業發展的。於是,我們可以看到在劇中的兩位阿奶可以隨意上下班,被雇傭的阿奶和身為經理的曉春(董晴飾)並不會以上下級相稱,而作為老闆的謝之遙也無法樹立起自己的威嚴。這一切的打破是作為“外人”的許紅豆在加入其中的管理後才得以好轉。

村中的村民都很淳樸和單純,但生活在半與世隔絕的地方則很容易與現代化社會脫節,於是就有了夏夏(史彭元飾)所遭遇的“殺豬盤”的詐騙,而追溯他被騙的原因,就是“想賺錢”。

因為想賺錢,很多青年都選擇出走去打工,村子里大多數只留下了老人和小孩,這也就造成了留守兒童和空巢老人的問題。我們在劇中可以看到孩子因為爸媽外出打工而哭得很傷心,老人因為看望孩子的願望落空而產生的失望。

謝之遙也經受過作為留守兒童與爸媽長久分離的痛,所以他的返鄉創業其實就是這兩個問題的解法。

我們再來看看劇中的“外來者”。劇中的“外來者”一共有五位,分別是因閨蜜去世而選擇辭職完成和閨蜜未盡約定的前酒店經理許紅豆、網文作家大麥(馬夢唯飾)、酒吧駐唱歌手胡有魚(牛駿峰飾)、在小鎮咖啡館打工的娜娜(胡冰卿飾)、因創業失敗而選擇逃避的馬爺馬丘山(塗岩松飾)。

他們每個人都背負著各自的身世來到有風小院,抱著想要逃避、又或是想要被療癒的心態在這裡進行著對自己未來方向的尋找,他們其實也體現著當今青年人在光怪陸離的社會中的迷失。而與之形成對照的,就是謝之遙和作為村官的黃欣欣(范帥琦飾),謝之遙的返鄉創業,黃欣欣的為村民辦實事、紮根基層的選擇讓我們看到了與前者不同的一面。

在劇中還深刻體現了命運的眾生相。通過一個個群像人物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命運的多樣。曉春家裡本負擔不起讀大學,但通過謝之遙的資助和自身的努力,她不僅完成了學業,也和謝之遙一同來到家鄉協助他創業;

與謝之遙一同長大的發小楊冠軍(李偉龍飾)和謝強,與謝之遙走上了不同的命運,一個去賣了燒烤,一個則是因為偷電纜進了監獄;

還有阿貴嬸(楊昆飾)和風姨(艾麗婭飾)這一對“老閨蜜”,也擁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阿貴嬸常掛在嘴邊的大洋和小溪去了青島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家庭,而鳳姨則是命運多舛,先是女兒在採菌子時發生意外去世,後來兒子謝強又因為被人慫恿偷電纜而進了監獄。透過這一個個人物命運的對比,讓我們體味到人生百態和命運沉浮。

播出到現在,對于娜娜來到小鎮的原因還未揭曉,但是通過前面的她被人認出、大麥為何會選擇下班來接她、她為何不願意在宣傳片中露面等情節我們能發現一些端倪,她是遭遇了網絡暴力,在這之前,她是一名唱歌主播,對於她的故事線的展開我們可以期待接下來的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