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掘郭昶、劉濤、“天庥”,陸曉光:堅持為百姓拍部開心的劇


《外來媳婦本地郎》被喻為“廣東熒屏的金字招牌”。陸曉光導演作為《外》劇的總導演和藝術總監,執導、統籌《外》劇整整22個年頭,從《外》劇的誕生、發展,到突破四千集,創下國內電視連續劇播出時間最長、播出集數最多的紀錄。陸曉光導演可謂是陪伴廣東觀眾“最長情”的老友記導演。

南都娛樂記者從《外來媳婦本地郎》2006年破1000集、2011年破2000集、到2016年破3000集,到2021年突破4000集大關,期間一直跟進、採訪劇組及陸曉光總導演,留下了不少關於陸導的採訪語錄。我們發現,陸曉光導演是一位平易近人,貼近老百姓的心,對《外》劇用情至深,為了工作鞠躬盡瘁、敬業愛崗的好導演。他用了自己人生近三分之一的工作時間在拍《外來媳婦本地郎》,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他慧眼識珠、知人善用,為廣東觀眾發掘了一批形象亮眼、演技過硬的演員,包括《外》劇“永遠的二哥”郭昶、“最美的媳婦”劉濤、“最脫胎換骨的童星”天庥李俊毅等。陸導曾經向南都記者講述《外》劇的長壽秘笈及他發掘演員的種種幕後趣事。

二哥二嫂最搶戲

陸曉光:“選二哥二嫂是《外》劇最得意的一筆”

陸曉光導演1946年生於上海。 12歲時和父母一起來到了廣州,進入珠江電影製片廠學習美術、動畫、並自學了編劇與導演。 20世紀80年代初進入廣東電視台,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主要作品包括小品《樂叔與蝦仔》、電視短劇《萬花筒》、情景系列短劇《外來媳婦本地郎》等。

老廣曾經非常熟悉和喜愛的《外》劇“二哥”康祈宗,其主演郭昶2006年因患胃癌病逝,但這麼多年來,他飾演的“二哥”一直留在廣東觀眾心中,郭昶也因為飾演該角時的風趣幽默,被觀眾冠以“廣東周星馳”之稱。

陸曉光導演與郭昶淵源很深,兩人第一次合作也是郭昶的第一部戲。陸導說:“那時我還在做副導演,他拍第一部戲叫《特殊情況》,是警察與小偷的搞笑故事。他當時是工人文化宮的演員,我一見到他,就覺得此人很有特色,高高瘦瘦,臉像欖核一樣,別人評價他’年紀不大,滿臉皺紋’。他自己說:’我單件很漂亮,眼睛、鼻子都很漂亮,但放在一起就很奇怪’。這是他說笑的。”

陸導為《外》劇二哥二嫂的定位是廣州小市民,大發達沒有,但是能折騰,有一種精明、能說會道、狡猾市儈、以賺錢為最大目標的特色。陸曉光對南都記者表示,選二哥二嫂是《外》劇最得意的一筆:“二哥二嫂的表演很有廣東特色,就像你身邊的街坊一樣。郭昶的形像很合適,包括他的坐姿、走姿,都像街邊仔。他第一次來見我,在友誼劇院。他臨走的時候,我們三個導演站在門口一直目送他走,他連走路的姿勢都和別人不一樣,很有特色,是廣州小市民的符號。《外》劇每一個角色都有代表性,角色差別越大觀眾越記得住,不像現在的偶像劇,大家都長得差不多,漂亮得一個樣子,有時看了都要想半天誰是誰。”

“二嫂”虎艷芬也是陸曉光導演很賞識的演員,他說:“虎艷芬在我拍的《萬花筒》還有《廣州一家人》中也用過,我們基本上認可了她的表演。”他認為二哥二嫂的戲,是早年《外》劇的最大亮點,“阿宗妙嬋那對夫妻演得真的好,就算是坐在後面戲也很足,沒台詞的時候他們在後面整蠱作怪,夫妻倆你腳踢我腳的樣子,很搞笑,搶到戲!”

此次聽聞陸曉光導演去世的消息,在劇中飾演“二嫂蘇妙嬋”的演員虎艷芬24日在朋友圈發文悼念:“外劇監製兼總導演陸曉光今晨在醫院去世。他一生為了電視事業,為了《外》劇鞠躬盡瘁(流淚),今天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悼念我們這位好領導!好師長!一路走好!去到沒有病毒、不用再操心的世界。”

發掘“最美媳婦”劉濤

陸曉光:“她有一種動態的美,笑起來很迷人”

劉濤是早年《外來媳婦本地郎》培養出來的真正“大腕”。這個笑容甜美、嬌媚迷人的漂亮媳婦“幸子”,在《外》劇的啟蒙下迅速成長。 2001年單飛發展,先後獲得瓊瑤、張紀中的青睞,出演《還珠格格3》中的“緬甸公主”,《天龍八部》中的“阿朱”,再經過一系列影視劇的歷練,晉身一線女星之列。

陸曉光導演曾對南都記者講述選中劉濤的故事:“當時要選康家四個媳婦,老三這一對最重要是樣子要好看,需要一個會講上海話的上海妹。當時已經有一個人選,試過戲覺得不錯,還沒簽約。在這期間,有一天王導打電話給我,說他在珠影攝影棚看到一個很漂亮的拍廣告的女生,我說可以,等拍完帶她來電視台吧。當時我住在電視台,等她拍完快半夜12點,當時台裡鎖門了,我們就在走廊,找張木凳坐下。我第一印像是她非常吸引人,她有一種動態的美,一笑起來就很迷人。她的聲音很入麥,是考過音專、準備學唱歌的,所以她的聲音後來在康家七嘴八舌吱吱喳喳的時候就會很突出。再問問她會不會講上海話,她說了句’阿拉是上海銀……’她學過相聲,會模仿幾句上海話,說起來很嗲。我馬上就約了她第二天和彭新智試戲,兩人配對,大家都覺得很舒服。”

對於要不要用劉濤,陸曉光曾經很糾結,“很怕她拍到一半走了怎麼辦?”為此陸導和劉濤深聊了一次。此時劉濤正有心向影視劇發展,《外》劇能在這方面幫助她,情景短劇是一個很好的培訓過程,表演上自由發揮,以本色表演為主,而且拍劇量很大,可以不斷調整自己。於是,《外》劇成了劉濤的起步階梯,陸曉光也成為劉濤的啟蒙導師。陸導說:“劉濤後來對我們說:很感謝你們!我說:其實我很猶豫,不知道你能在這里呆多久?後來,劉濤去了北京台,因為對方看《外》劇看到她,直接找到她。她走了以後有很大空間,但也會想念我們,走了一兩年後也回來拍過四集,大家一直有聯繫。”

捧紅本土明星“天庥”

陸曉光:“幸運地找到一個這麼有靈氣的小孩”

在《外》劇眾多角色當中,劇組一致認為捧得最紅的要數康家第三代長孫“天庥”——李俊毅。 “天庥”當年8歲進組時才念小學二年級,是個調皮搗蛋的小胖墩;後來他長成了身高1.82米、標準的大長腿男孩,顏值持續上升,成為本土歌影視三棲明星李俊毅。

陸曉光導演與製片主任黎勇,當年接受南都記者專訪時說:“我們覺得這部戲最捧紅的是’天庥’。從8歲選他出來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少年宮不起眼的一個小孩,但當時我們覺得他比較樸實、天真,是最本真的感覺。他的成功也是因為這樣。現在很多小朋友去參加演藝班、歌舞班,演戲會很造作,因為老師會教很多套路。但我們的劇希望演員表演是跟生活貼近的。當時把’天庥’找來,台裡不是很接受,他剛來的時候一點也不帥,屬於比較調皮的小孩。後來大家才說:我們幸運地找到一個這麼有靈氣的小孩!演他爸媽的兩位演員戲都這麼好,不停地教他。我們回看’天庥’小時候的戲,是最精彩的,那是他表演最投入的時候。有一場戲他和大人吵架,導演喊停之後他還在喘氣,看得出他很入戲,而且形像很適合角色。”陸導還笑說:“曾經有領導跟我說:你再給我找一個’天庥’出來,我頒個重獎給你!我說:不是這麼容易找的,真的是靠運氣,不是有心找就能找出來。”

此次聽聞陸曉光導演去世的消息,劇中飾演“康天庥”的演員李俊毅發文回憶稱:“八歲把我選進劇組的恩人,一直堅持為《外》劇奮鬥的導演、前輩。二十多年過去了,無比懷念。今天陸導離開了我們,帶著大家的掛念,一路走好。”

初心不變

陸曉光:“為普通老百姓拍一部令他們開心的劇”

陸曉光導演曾經說過:“我一生中近三分之一的工作時間都在拍《外來媳婦本地郎》,當初拍這部劇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觀眾覺得高興好笑。因為我們靠老百姓、靠觀眾的支持,我們離開了草根百姓,一無是處。”

《外來媳婦本地郎》從破1000集到破4000集,一直不斷打破內地情景短劇的最長壽紀錄。陸曉光導演曾對南都記者談及其長壽秘笈,他認為有三張王牌:一是經濟效益,二是社會效益,三是藝術價值。

“從經濟效益來看,《外》劇創造了一個收視神話,它以較低的拍攝成本,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最大甜頭莫過於廣告收入,最輝煌時期《外》劇的播出時段成為黃金時段,擁有大批忠實觀眾。從社會效益來看,《外》劇眾多精彩的人物形象,尤其是康家老小,在觀眾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康家所代表的西關風情和老廣州文化,也引起本土市民及年輕一代對傳統文化的關注。”從藝術角度來看,陸曉光認為《外》劇是“觀眾熱捧,專家不懂”。他曾聽說《外》劇被專家炮轟為“一堆垃圾”,但他認為,《外》獨具廣州特色的“草根文化”,把鏡頭對準市井百姓的生活瑣事、家長里短、摩擦矛盾,營造了一種輕鬆詼諧、接地氣的氣氛,“讓老百姓開心就好”。

2021年12月10日,《外來媳婦本地郎》近80位演員在廣州中環廣場保利影城參與《外》劇“開播廿一年,突破四千集”慶典活動,這是陸曉光導演最後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當天,與會領導為服務劇組20餘載的編劇、導演和演員代表頒發“傑出貢獻獎”。陸曉光總導演在領獎時發表深情感言,他說:“一晃就21年了!這個’一晃’說得輕鬆,背後是無數人付出的努力。20年滄桑,我們堅持《外》劇的初心不變,一個堅持是為普通老百姓拍一部令他們開心的劇,另一個堅持就是我們要跟著歷史走、跟著時代走,劇情永遠與時俱進,反映時代的變遷和社會的進步。”陸導的感言令“二嫂”虎艷芬、“大嫂”丁玲等演員紛紛落淚,眾主創表示,爭取拍到5000集,讓該劇陪伴一代又一代的廣東人,為大家留住歡樂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