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愛奇藝雙劇“狂飆”夾擊,《三體》電視劇能贏嗎?


農曆新年將至,大銀幕上硝煙四起,幾部電影混戰春節檔。長視頻平台也處於備戰狀態,各自排兵布陣。

1月12日上午,毫無徵兆地,《三體》真人版電視劇宣布定檔1月15日播出。

這部超級IP一個月前已經先行在B站播出動畫版劇集,然而強期待之下,卻撲到爆表,既沒口碑,後續也無聲量,成了炮灰。

《三體》動畫版已宣告失敗。

壓力轉移到了騰訊視頻身上,真人版《三體》電視劇到底怎麼樣?外界在此前普遍審慎看好。

1月12日下午,愛奇藝突然宣布張譯主演電視劇《狂飆》定檔1月14日,顯然意在阻擊騰訊視頻的《三體》。這還不夠,1月15日上午,又加碼“迷霧劇場”另一部劇集《平原上的摩西》,定檔1月16日。

愛奇藝兩部劇定檔日期形成一前一後夾擊之勢,這個佈局,當然是要攔截騰訊視頻的《三體》聲量。

從焦慮程度來看,幾家長視頻平台裡,目前騰訊視頻最是年關難過。特別是馬化騰於2022年12月中旬忽然罕見發飆,對騰訊PCG(平台與內容事業群)點名後,內容各部門的壓力可想而知。

從馬化騰的講話裡,能感知到他對視頻號成為“全場希望”看似驕傲實則不滿——要知道,PCG才是騰訊承擔內容大業的事業部,短視頻做不好,長視頻又持續投入不見曙光,只好微信來馳援。這局面,如同10年前微博大戰時,騰訊微博久攻不下,微信朋友圈橫空出世大有替代微博之勢,方能緩解尷尬處境。

雖然2022年末騰訊視頻首次實現盈利,但是,愛奇藝已經在2022年連續三個季度實現盈利了。所以,在馬化騰“降本增效+注重利潤”的指導思想下,騰訊視頻極其需要連續盈利的壓力可想而知。未來,在經過十餘年用戶爭奪後,長視頻的競爭也必然將集中於比拼盈利效果及利潤率。

在作品上,主要承擔會員拉新任務的劇集品類,騰訊視頻2022年爆款不算多,大爆的唯有年中的《夢華錄》,其餘劇集都不能算得上出圈。其中,包括《餘生請多指教》(豆瓣6分)《愛的二八定律》(5.8分)《特戰榮耀》(7.1分)《開端》(7.9分)等,都差了一口氣,粉絲劇的特徵明顯。

2022年,騰訊視頻與電視劇領域的金字招牌正午陽光合作了三部劇,《開端》作為國產劇罕見的“無限流”作品,口碑尚好,卻沒能掀起太多波瀾,播放量甚至不如《愛的二八定律》;年中的《歡樂頌3》口碑大跳水,扑街之餘,甚至都成為了正午陽光的污點;而年底的《縣委大院》是與愛奇藝聯播,因題材限制也難堪重任,最終悄無聲息收官。

反觀愛奇藝,從年頭當仁不讓的爆款劇《人世間》(8.1分),到年中的《蒼蘭訣》(7.9分),年尾的《風吹半夏》(8.2分)及《卿卿日常》(7.1分)等,不論是口碑評分,還是聲量,拎出來確實比騰訊的要搶眼。

有鑑於此,綜合考量下,騰訊視頻開年即無預警上馬開播《三體》真人版電視劇,也是明智之舉——搶一波用戶再說。

《三體》真人版的這一檔期,其實未必選得對(但因為要上央8,基於央視的排播訴求,騰訊可能也沒選擇的餘地)。

前有動畫版扑街(已經被定性為“依托答辯”),對該IP美譽度有損害,路人會觀望,而原著粉也勢必愈加挑剔。單純從入坑觀看的角度,有相當大的門檻。

動畫版的失敗已經證明單純靠IP不可能取勝,還是要看劇作本身的完成度。不過這既是騰訊視頻的考驗,也是機會——只要拍得比動畫版好,或者完全忠實於原著,倒也能收割原著黨。

另一層面,《三體》的故事炒了很多年,從張番番夫婦購買版權開始,到遊族接手製作未果,到把版權分銷海外,又到遊族老闆林奇被毒身亡,再到動畫版播出,這一IP早在坊間各類傳言中完成了祛魅。可能已經形成疲勞,也很難真正觸動沒看過原著的路人。

這些是前期障礙,再看主創基本盤。

《三體》電視劇版由楊磊執導,他在2014年曾導演電視劇《紅色》,豆瓣評分9.1,這個分值在國產劇裡,堪稱神劇級別了。但接下來他所接的劇,除了2015年的《亂世書香》,基本就很少到7分了。

顯然,楊磊發揮不穩定,這是很多人此前擔心的地方。

主要演員方面,張魯一飾演汪淼,於和偉飾演史強,王子文飾演青年葉文潔。很多人奇怪為什麼選擇張魯一做男主,其實,《紅色》那部劇的男主就是他;王子文也和楊磊在《了不起的兒科醫生》合作過,不管符合角色與否,默契上會好些。

張魯一飾演汪淼

以上角色,網友褒貶不一。但王傳君飾演的丁儀獲得了一致差評,甚而有觀眾聲稱“一顆老鼠屎毀了一鍋湯”。

本劇出品方除了騰訊視頻和三體宇宙(遊族子公司)之外,還有靈河文化,白一驄為創始人,也是《三體》總製片人。

白有“網劇一哥”之稱,六七年前做《盜墓筆記》《鬼吹燈》系列網劇起家,但最近四五年相對沉寂,所做項目評價都不算高。白一驄做網劇務求功利性,一向毫不掩飾,此前很難想像,對於三體這部科幻鉅作,他會如何操盤。

1月15日晚,《三體》播出後2個小時,騰訊視頻就發了“戰報”——站內熱度25000,豆瓣TOP1,貓眼榜單第一等各項數據指標,相當亮眼。

不過,“戰報”歸“戰報”,以《三體》原著知名度,開播之際不能打到各榜單第一才奇怪。未來走向如何,能不能突破粉絲劇窠臼,才是關鍵。

有網友發現,前置廣告略多,每集中間也插入了至少三條廣告。這也是多數人的槽點,顯現了騰訊視頻對於收入的渴望。

那麼,完成度如何?從目前播出四集來看,原著黨評價較好——因為特別忠實於原著故事走向。不過,也帶來一個擔心——給非原著粉設置觀劇門檻。一位原著黨這麼說:

還有一位網友的評價特別有意思:

“好消息是導演確實是按照書拍的,壞消息是導演把大劉那稀爛混亂的轉鏡和神神叨叨的台詞也拍出來了。”

除了對普通觀眾不友好之外,也存在另一個風險——

電視劇只拍了第一部,講述過去的事兒(即地球往事),嚴格意義上不能算科幻,更偏懸疑,不會有多少宏大場面。即便有隨機入坑的路人,也會懵逼:這叫科幻劇?

普通觀眾對科幻劇的認知裡,往往都是未來感十足,但《三體》電視劇的“寫實”,會產生嚴重落差。

綜合各方因素,最好的結局當然是各層次觀眾都有口皆碑,成為真正爆款;次好結局是穩固原著黨,變為一部粉絲劇,那就很難指望大爆特爆;最差的就是,也淪為——依托答辯。

從開播首日的實際氛圍來看,第一種情況發生的機率不高。

經歷了2022的三季度盈利,愛奇藝2023開年其實也不順。

2022年12月21日播出的新一季“迷霧劇場”首部作品《回來的女兒》從開分8.2到播出完畢最終跌到6.3,這部由張子楓主演的懸疑劇一開始可是爆款相十足的,卻遭遇爛尾,豆瓣分數的下滑趨勢可能是史上最大之一。

更尷尬的是,這部劇還是在跨年中完成了從爆款預定到爛尾劇的“華麗變身”。多多少少給愛奇藝的2023開局蒙上一層陰影。

接力“迷霧劇場”第三季的第二部作品,就是定檔於1月16日的《平原上的摩西》,原著為雙雪濤的同名小說,他的短篇小說《刺殺小說家》此前已被路陽成功翻拍為電影。雙雪濤作品近年在影視圈頗流行,還有《獵人》《鸚鵡殺》《飛行家》及《我的朋友安德烈》等幾部影視作品待播,算是青年作家裡的當紅炸子雞。

《平原上的摩西》其實還有一部電影版,叫做《平原上的火焰》,由劉昊然周冬雨主演,早在2021年就拍出來了,曾定檔又臨時撤檔,至今未再有消息。值得一提的是,兩個版本都由電影《白日焰火》導演刁亦男操盤監製。這讓劇版能承接部分影迷先睹為快的需求。

“迷霧劇場”除了第一季的《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大爆,甚至成為現象級話題,但包括第一二季的其他所有劇目,都未能如願延續“神話”。愛奇藝太期望再出一個“迷霧爆款”,以驗證劇場化短劇的未來確有可為。

《回來的女兒》歇菜了,《平原上的摩西》能擔此重任嗎?這個誰也沒辦法保證。

好在,1月14日搶先播出的《狂飆》,為愛奇藝開年不順的局面勉強挽尊了一下。

《狂飆》是掃黑題材,有網友稱,張頌文演繹的高啟強有劉華強2.0(孫紅雷在《征服》裡演繹的經典反派)之感,還有網友認為“有《人民的名義》那味兒了”。

1月14日播出後,當晚,愛奇藝站內熱度就到了8000(兩天后的1月16日,熱度為9111,此前《卿卿日常》用7天熱度破萬,是最快的紀錄)——不過,熱度值每家視頻平台的衡量標準都不同,這與《三體》在騰訊視頻達到25000熱度值沒什麼可比性。

從豆瓣電視劇小組討論區來看,《三體》的發言極其熱烈(2800多條帖子),《狂飆》就略為冷清了些(540條)。目前而言,兩者差距在5倍之多;微博的討論聲量,也是這麼個差距。

不過,《狂飆》的評價相對穩定,以正面居多;《三體》則是極具爭議,有擁護的,也有非常討厭的,形成兩極化局面。

而《三體》聲量高企某種程度要歸功於IP效應,能否笑到最後,以及鹿死誰手?

拭目以待。

撰稿|斯笛梵策劃| 文娛春秋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