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周又有10位名人傳來噩耗,年齡最小僅24歲,影視圈損失慘重


年關將至,本該是一年中最喜慶、團圓的日子。

只可惜,有些人的生命永遠停留在這個冬天。

近期傳來不少壞消息,可謂是噩耗連連,知名導演、著名歌唱家、老戲骨紛紛離開人世。

在這個特殊的時期,聽到這些消息,心裡都難免感傷。

過去一周又有10位名人離世,年齡最小僅24歲,影視圈損失最慘重。

第一位:何平|知名導演,65歲

1月10日,中國電影協會發出訃告,稱導演何平罹患癌症,突發心梗離世。

導演李少紅發文悼念,字裡行間都是悲痛。

誠然,何平的離開,是電影界的一大損失。

何平1979年入行,從劇情電影《竹》的場記開始做起。

1980年到1987年,何平擔任了7年的副導演。

1988年,他才正式執導了人生中第一部電影《我們是世界》,自此開啟了自己的導演之路。

何平是個有態度、有深度的導演,在中國電影崛起的路上,他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1991年,籌備武俠電影《雙旗鎮刀客》時,為了尋找“雙旗鎮”這個地方,何平和編劇楊爭光在河西走廊走了約一萬里路,還反複查閱古籍。

後來,“雙旗鎮”的街景不得不臨時搭建,花費了20萬,電影總成本才120萬。

還好,拍出來的效果很好,電影里西北沙漠的場景,宏大又真實。

最後這部電影拿下多個獎項:香港電影金像獎十大華語片,柏林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獎。

毫不誇張地說,何平開創了中國影壇上西部武俠片的先河。

此外,他的《炮打雙燈》、《天地英雄》、《麥田》都是不錯的片子。

翻看何平的微博,看得出他是一位敢於為中國電影發言的導演。

為《隱入煙塵》排片量少喊冤,並且表示“所謂的頭部電影大多數是用來摧毀好電影的”。

2020年,他還公開談論中國電影的困境,表示:“拿出真金白銀救製作,救內容生產才是正道。”

中國電影需要何平這樣清醒的導演,只可惜,再也看不到他的發言了,希望天堂的他,依然有電影作伴。

第二位:依川川|網紅,24歲

1月9日,二次元網紅依川川賬號突然發布了一條訃告,稱依川川於12月28日離世。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

要知道,依川川才24歲,作為一位二次元博主,全網擁有百萬粉絲。

照片上的她,清純可愛,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

在她去世前十天,她還為梅西喝彩。

誰能想到,這樣一位青春正好的姑娘,沒能走到2023年呢。

至於她離去的原因,訃告沒有詳細說明,但是大家都能猜到。

12月18日,依川川發布了一條動態,稱自己咳得肺都出來了。

在評論區,她還和粉絲互動,表示自己退燒了,就是咳嗽不停。

令人憤怒的是,在依川川的紀念視頻下面,還有一些人口出惡言。

突然想起那首著名的詩:“每個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傷,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所以,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為你而鳴!”

第三位:陳萬雷|港片綠葉演員,78歲

1月12日,港媒報導,陳萬雷去世。

王家衛用《墮落天使》的視頻片段悼念。

在香港眾多演員中,陳萬雷名氣不大,但是他的形像在港片裡卻讓人記憶深刻。

陳萬雷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員,他原本是某賓館的經理,後來被王家衛導演相中,從而出演了《墮落天使》。

在這部片子中,陳萬雷演的是金城武的父親,兩人有許多對手戲。

陳萬雷雖然沒有系統的學過表演,但是很有天賦,長相辨識度極高,因此他憑藉這部片子拿下了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

入行後,陳萬雷成了港片裡的金牌綠葉,出演過《花樣年華》《97古惑仔戰無不勝》《三五成群》《男歌女唱》及《新紮師妹2》等。

不過,他的代表作都停留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進入新世紀後,他的重心不在演藝圈,而是在內地謀生。

2018年,陳萬雷出現在電影《三夫》中,他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跡。

誰也沒想到,這竟然會是陳萬雷最後一次出現在熒幕上。

第四位:謝莉斯|歌唱家,75歲

1月13日,謝莉斯丈夫郎文曜發布訃告,稱謝莉斯在北京因病去世。

或許你不知道謝莉斯是誰,但是你一定聽過她演唱的《校園的早晨》、《外婆的澎湖灣》、《鄉間的小路》、《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謝莉斯離開了,也帶走了一部分人的童年記憶。

1978年,謝莉斯和同樣喜歡唱歌的王潔實組成搭檔,在舞台上演繹了《油田的夜晚》、《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等歌曲,因為配合默契,聲線契合,很快就唱出了名氣。

上世紀八十年代,謝莉斯和王潔實翻唱台灣校園歌曲,知名度進一步提升。

1981年,謝莉斯和王潔實出了第一張專輯《何日來相會》,單價是6.9元,上市後爆賣500萬盒。

這個銷量堪稱頂流,要知道當時的人均工資才四五十塊錢。

後來錄音機和電視機的興起,謝莉斯和王潔實的歌曲被放在電視劇裡,也被製作成了錄音帶。

那時候他們一年到頭,演出不斷,到處都飄揚著他們的歌聲。

很多人以為謝莉斯和王潔實是夫妻,事實上他們只是音樂上的好搭檔。

謝莉斯很早就和導演兼編劇的郎文曜結婚,王潔實剛步入樂壇的時候也結了婚。

當時的謝莉斯以為,自己會和王潔實一直唱下去。

沒想到,1997年,她被診斷為腔隙性腦梗塞,這種病對人的容貌影響很大,會讓人的眼睛下垂,嘴巴變歪,還有可能出現面部麻木和語言障礙。

這對一個歌唱家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一開始,謝莉斯萬念俱灰,打電話給王潔實說她不唱了,讓他重新找個搭檔。

王潔實安慰謝莉斯,不要把這個病想得這麼嚴重,在休養期間可以練習發聲,一定還能再出來唱的。

果然,三年後,謝莉斯和王潔實又站上了《同一首歌》的舞台。

當謝莉斯再去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髮現她被損傷的腦血管已經建立起了新的循環組織,她的大腦正在神奇般地康復。

不得不說,這是個奇蹟,謝莉斯用毅力和信心打敗了病魔。

此後多年,她仍然如常人一般生活、唱歌。

沒想到,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謝莉斯,在這個寒冷的冬天,還是沒能熬過去。

第五位:李玉潔|陳佩斯母親,91歲

1月13日,陳佩斯發文表示母親因感染去世,享年91歲。

陳佩斯的母親叫李玉潔,陳佩斯的父親是著名演員陳強。

2012年,陳強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陳強和陳佩斯在演藝事業上都有屬於自己的成就,但鮮少人知道李玉潔。

那些年,陳強常年奔波在外,李玉潔一人扛起一個家,和三個孩子的天。

李玉潔是個樂觀有福氣之人,若不是病毒,她還能看到明年的春暖花開吧。

第六位:齊興家|長影著名電影導演,92歲

1月13日,長影集團報導,著名導演齊興家於1月11日離世,享年92歲。

1949年,齊興家隨東北青年文工團調入東北電影製片廠(今長影),他先後擔任過演員、故事場記、副導演等職位。

從1979年開始,齊興家開始擔任電影導演。

他執導的首部電影《吉鴻昌》拿下多項大獎,讓他在影視圈打響了第一槍。

上世紀八十年代,齊興家相繼執導了《張鐵匠的羅曼史》《大地之子》《街上流行紅裙子》《解放》等影片。

後來他執導的《雪野》還拿下過飛天獎和金鷹獎。

1991年,他執導的《誓言》同樣拿下過飛天獎。

在中國電影崛起的年代,齊興家在電影路上發光發熱。

第七位:郭利民|香港樂壇教父,98歲

1月14日,港媒報導,郭利民於1月13日離世,享年98歲。

郭利民被稱為香港的樂壇教父,他一生未婚,幾乎將一生的時間和精力都獻給了藝術。

他原本是一名DJ,後來成了音樂節目主持人,他主持的《All the Way with Ray》是香港最長壽的電台節目。

2004年,郭利民主持的《樂壇教父Uncle Ray》,邀請過香港不少音樂人參加。

譚詠麟、張學友等歌手,都是郭利民的好友。

除了音樂事業,郭利民還參演過《摩登保鏢》、《失業主》、《我愛夜來香》等影視劇。

因為在香港歌壇的極高地位,郭利民被授予了香港電台授予終身成就獎、香港演藝學院授予榮譽院士等諸多榮譽。

到了晚年,郭利民的身體一直健朗,直到去年中風入院,便開始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

沒想到,這麼快就听到他的噩耗。

98年的人生,郭利民過得精彩紛呈,後人會永遠記得他。

第八位:曾誠|中國愛樂樂團首席,46歲

1月14日,中國愛樂樂團發來訃告,稱首席曾誠因心髒病驟然離世。

46歲,正值壯年,實在令人惋惜。

在樂壇,曾誠不如明星一樣耀眼,但是在專業領域,他是當之無愧的藝術家。

曾誠從小就熱愛音樂,7歲登台演出,11歲在中國首屆藝術會上獨奏。

他還參加過多個音樂比賽,在全國小提琴比賽中拿下過第四名,在全國室內樂比賽中拿下過第六名。

後來的曾誠考入了中央音樂學院的管弦系,師從著名的小提琴家王振山教授。

在學校,曾誠成績優異,表現突出,還參與過多場演出。

大學畢業後,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中國交響樂團。

從2007年開始,曾誠廣泛地和國際接軌,先後和國際小提琴家合作。

他與樂團合作的《梁祝》,更是走出國門,獲得國際的認可。

只可惜,在樂團再也看不到曾誠的身影,願天堂無病無災。

第九位:管宗祥|管虎父親,著名演員,100歲

1月13日,管虎的父親管宗祥離世,享年100歲。

一個月前,管虎的妻子梁靜還在微博上慶祝公公婆婆的生日。

沒想到,一個月後,管宗祥駕鶴西去。

回望管宗祥這一生,有淚水也有歡笑。

1922年,管宗祥出生在山東一戶普通人家。

在那個一窮二白的年代,管宗祥跟著父親闖關東謀求生路。

結果,還沒等到新生活的到來,父母就在這條路上倒下了。

成為孤兒的管宗祥只能跟著嫂子生活,小小年紀,他就出來打工賺錢。

還好,管宗祥有藝術天賦,他特別愛聽戲,一場戲聽幾遍就能演出來,這成為他加入文工團的基礎。

在文工團呆了幾年後,他又進入了北京電影製片廠,正式成為一名演員,參演過《駱駝祥子》、《小兵張嘎》、《駱駝祥子》等多部影視劇。

從1942年到2019年,77年的藝術生涯,管宗祥在歌劇、話劇、電視劇、電影上都有代表作。

2015年,93歲的管宗祥還參演了管虎執導的《老炮兒》,飾演裡面的“二爺”。

管虎如今能在影視圈有所成就,受管宗祥的影響頗深。

管宗祥走了,影視圈的星星又少了一顆。

第十位:高橋幸弘|日本著名音樂人,70歲

1月14日,YMO樂隊成員鼓手高橋幸弘去世,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70歲。

1978年,高橋幸弘和坂本龍一、細野晴臣組成樂隊“YMO”。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YMO”樂隊紅極一時,他們的音樂不至於日本,而是在全球進行巡演。

1983年,“YMO”樂隊的唱片銷量在全球超過500萬張。

高橋幸弘是“YMO”樂隊中不可或缺的成員,在科技浪潮中,他大膽使用合成器,引領了一個時代的潮流。

不僅如此,他在創作方面的才華也不容小覷,曾為一些影視劇創作過主題曲。

只可惜天妒英才,2020年8月,高橋幸弘被傳出進行了腦瘤手術。

更令人絕望的是,“YMO”樂隊的另一成員坂本龍一也被傳出正在與癌症作鬥爭。

坂本龍一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灰色圖片悼念高橋幸宏。

愈姑娘說

這十位名人的離開,每一位都讓人感到惋惜。

雖然說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但是聽到這些消息,難免讓這個冬天更加寒冷。

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到,我們能做的是,把握當下的每一天,珍惜身邊的每個人。

希望過完這個冬天,一切都會迎來春暖花開。 (完)

【愈姑娘】記錄娛樂圈的風雲驟變,感謝大家的點贊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