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4歲還不會寫自己名字,16歲卻考上北大,26歲成為博士後

她4歲還不會寫自己名字,16歲卻考上北大,26歲成為博士後


現在的家長都比較重視孩子的培養,什麼功課補習班,培訓班,興趣班等等更是爭先恐後地報名,生怕自己的孩子一不小心落後太多,而這一切都在向我們很好地詮釋了「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

然而就有這樣一位女學霸,她的名字叫做戴韻,她從小並沒有贏在起跑線上,甚至要落後許多,但是她卻在16歲的年紀考取了北京大學!這樣的結果不免為人們所咂舌,而這一切都源於她父母的教導有方。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這位女學霸的父母是用了怎樣的方法讓她趕上並逆襲成為學霸的呢?

父母生下戴韻之後,因為生活上的壓力,想要給孩子給家庭賺取優裕條件的資本,二人忙於自己的工作事業,於是小戴韻就給外婆看管。

而上了年紀的人在他們那個年代是極少人讀過書識得字的,戴韻的外婆也不例外,外婆沒有受過什麼教育,所以也很難教小戴韻讀書認字。甚至於戴韻四歲時還不會寫自己名字。對於大多數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來說,他們的兒女早就在兩三歲開始學習各種技能,繪畫彈琴已經懂得一些了,更別說學習寫自己的名字,很多城裡的小孩在這個年齡都已經會識字背唐詩,甚至有些連英語都會點了,在這一點上,戴韻已經是遠遠跑輸很多同齡小孩子了。

而父母也確切地意識到了這一點,於是父母開始關注小戴韻的想法,並且安排小戴韻與姐姐一起去上學,感染周圍的氣氛。父母的初衷並非是想讓小戴韻能夠學習怎麼樣,僅僅是因為在學校與姐姐有個照應,就算跟不上也無所謂,畢竟年齡還小,一切順其自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小戴韻居然跟得上課程,在學習上一切都很順利。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到了四歲還不會寫自己名字的孩子,後面居然成為了一名僅僅16歲就考取北大的學霸,甚至遠遠超過了比她年齡大兩三歲的同學,究竟是為什麼呢?原來啊,小戴韻的父母對書籍非常的熱愛,只要一有閒暇,必然會拿出書來翻閱,家裡的書架上也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我們都知道,父母的一些舉動,小孩子都會模仿,因為孩子對於一些新事物都充滿了好奇之心,這也就是小戴韻為什麼會喜歡閱讀書籍,沉浸在書海里的主要原因。

不過還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小戴韻性格比較安靜,靜得下心來,若是換了別的小孩子,說不定就會把書亂丟亂撕一通,更別說是好好坐下來看書了,甚至屁股剛一坐下來就難耐萬分。

在這一點上小戴韻就非常有自覺性,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後期小戴韻能夠超過其他早接受教育的同齡人的原因。

正因為小戴韻受著父母或多或少的影響,從看得懂字起,她就十分熱愛看書。從最淺顯易懂的兒童書籍開始看起,甚至有時候看到十分精彩的地方還會與父母一同分享。把故事內容,將自己的想法說與父母聽,這樣的習慣讓她熱衷於參加學校里的演講比賽。

因為熱愛看書與記錄書中有趣的美文美句的緣故,小戴韻的文學基礎打得非常好。以至於後來上了高中,她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文科,繼此之後,她的學習成績一路逆襲而上,文科成績已經穩定在第一名。小戴韻這枚正能量的例子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從小培養孩子的興趣是非常重要的,當然,身為父母的也必須要為孩子樹立榜樣,讓孩子學習,而不是自己只顧著玩,一邊又教育著孩子不能玩,這是浪費時間的事情。在這一點上,小戴韻的父母做得非常好。

愛看書能夠陶冶一個人的情操,也能讓人增長見識,360創始人周鴻禕是個很好的典範。

跟很多小孩子一樣,周鴻禕小時候也愛貪玩,妥妥的一枚熊孩子,經常讓家長和老師措手不及,像一匹脫韁的野馬,怎麼也拽不住。

到了後來,有一位老師讓他管理圖書館,因為圖書館的書眾多,又找不到什麼事情可干,所以周鴻禕只好隨便看看書,哪知從未認真讀過一本書的他竟然發現了書中的趣味,因此他開始對書愛不釋手,仿佛著魔了一般。

通過廣泛閱讀,周鴻禕的成績開始一路扶搖直上,成為了老師眼裡的好學生,一開始老師也詫異周鴻禕的變化,但是人的一輩子那麼長,不可能毫無變化,也許是他想通了一些事情,開始想要好好學習了也說不定。周鴻禕就這樣誤打誤撞地成為了同學眼中的學霸,事業上的成功也是這個原因,在他的自傳中多次強調了這一點。

在戴韻的學習上,她父母也會給出自己的意見,戴韻的文學基礎已經打下來了,興趣也非常的濃厚,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那麼也要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在這一點上,她的父母經常鼓勵她要對學習制定具體目標,他們僅僅負責檢查她完成得怎麼樣。

如果事情不如人意,父母也會鼓勵她,引導她加以改正,而不是一味的灌輸自己的想法,在她的生活方面,他們也很少過度干預,而是注重培養戴韻的自主獨立能力。

沒有人天生下來就是一個學霸,戴韻的父母在家庭教育方面通過潛移默化和耐心引導,使得戴韻對學習有著極大的興趣,而興趣正是孩子最大的老師。聽到這裡,也不難怪戴韻會取得這麼好的成績,要知道,考上北大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更何況還是這樣一個16歲的女孩子,很多人在這樣的年紀還在讀著高一,而她卻已經遙遙領先。

進了北大的戴韻也仍然在持續著學習,畢業後到美國加州大學深造。有過了解的小夥伴就知道,教育學博士是全美最難的文科博士專業之一,一般要8年才能完成畢業。戴韻僅僅用了18個月就拿到了博士學位,在這期間要付出多少努力,其中的艱難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到了26歲,戴韻不僅擁有了2個本科學位,2個碩士學位和1個博士學位,還是一名博士後研究員。

戴韻是每一個人學習的榜樣,她的事例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就算一時的落後別人也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學習的興趣和動力,最後,希望每個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為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而努力地往前沖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