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孤獨的孩子回家了


昨晚看完《深海》的點映後,現場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忍不住鼓掌了(其中包括我),而在散場離開的路上,我也聽到了一些不買賬的聲音……

有人喜歡,有人厭煩,乃至於口碑會兩極分化,這都很正常,可神奇的是,這兩種情感能夠和諧存在於同一部影片裡。

因為這是一部偏“意識流”的電影,需要觀眾有足夠的耐心,在度過中前段看似混亂無序的飄搖後,才能感受最後半小時里山呼海嘯般的情緒爆發。

我很敬佩田曉鵬導演,能用一個抑鬱小女孩的視角去還原自己的夢境,用五彩繽紛的斑斕去塗抹陰暗的底色——《深海》的作者性遠大於商業性,我很慶幸能在大銀幕上看到她。

【友情提示:下文會有劇透,請酌情閱讀。 】

按照我往常的習慣,上來應該先誇一番特效畫面再談故事主題,但這次不行,因為兩者很難割裂開來說,《深海》絕對是以故事體驗先行的。

影片的劇情並不復雜:一個離異重組家庭裡備受冷落的9歲女孩參宿,在遊輪上不慎落海,隨後經歷了一段“虛實結合”的夢幻深海之旅,最終找回了自我。

這個故事粗看上去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很像,但不同的是,《少年派》有著相對明確的邏輯節點和角色象徵,而《深海》則是一頓要素都扔進去攪拌的大鍋燴。

影片開頭簡要交代了人物背景之後,便迅速進入了深海大飯店的劇情,具體觀感,一言難盡。

首先,它肯定是一場視覺上絢爛的、荒誕的奇幻旅程,畫面充盈、細節飽滿、色彩鮮豔,連飽和度都十分濃郁香甜,在一份3D動畫的珍饈裡還給出了油畫、連環畫、水墨畫和沙畫等不同的質感。

可與滿滿噹噹的畫面相比,影片的敘事和人物卻經常處於掉線狀態,行為邏輯不明確,劇情推進也顯得顛三倒四。

所以,前80分鐘給我的感覺便是:畫面太擠,節奏偏亂,以至於本該漂亮、可愛、優秀的“深海大飯店日常”都顯得有些嘈雜鬧騰了——直到最後30分鐘的來臨。

這場不著調的幻想之旅,其實是參宿落海後,依據遊輪上的所見所聞以及內心最深處的執念,在性命垂危之際構建出來介於生與死之間的彌留彼岸。

幾乎所有奇幻要素都有現實的信息線索可循,只是它們被包裹進了一個非線性敘事的“隨意捏出來”的故事裡,所以看上去才顯得混亂,比如南河在跳海救人前就已經受傷了,但參宿對此只有中段裡一個簡短印象。

如果立足於參宿的意識流幻想去通盤去考慮,那麼前面的“空”恰恰是後面“滿”的基礎。

那麼,這到底是主創有意為之還是玩砸了?我傾向於前者,但結果是一樣的:後30分鐘能不能把前80分鐘“救”回來?或者說最後的高潮值不值得前期的鋪墊?這會成為《深海》最大的爭議點。

注意,我說最後半小時好,很大程度上並不是因為反轉——事實上,稍微有點經驗或想法的觀眾,都能猜到影片的設計,比如深海大飯店的畫本、小黃鴨救生圈、愛吃糖的海獺糖豆兒等等,均是較為明顯的提示。

即便我們知道後面反轉的真相,也絲毫無損其巨大的衝擊力,因為這個抽象的虛幻世界已經建立起來了,只需將它慢慢推倒、拆解,那份感情的傾瀉與沖刷自然會水到渠成。

講完了這點後,我們就可以來聊聊《深海》獨樹一幟的特效畫面了。

影片最大的創新,毫無疑問是影片團隊獨創的“粒子水墨”——他們原想把中國傳統水墨元素用最先進的技術展現出來,然而兩者原理和風格方式卻是相悖的,於是,他們便參考現實中微塵顆粒的漂浮形態,用上億顆粒子硬生生堆積出了水墨的飄逸感。

像這些“光遇海”系列的劇照,幾乎都是電影裡出現過的場景,光看靜態圖已經很漂亮了,但卻不及大銀幕上動態表現的十分之一,可想其震撼效果。

照理說,有這樣一套厲害的自研引擎,應該多放些粒子水墨畫面出來,可出人意料的是,《深海》對其使用一直都很克制,只有在幾個重要的轉場以及人物心理活動時才適時出現。

換言之,影片在可以炫技的情況下沒有炫技,而是嚴格讓特效全程服務於故事,這一點值得稱讚(當然電腦也是真燒不起…)。

說回影片主題,《深海》其實是一個非常陰鬱的故事,即便幻想世界中的多姿多彩也無法掩蓋其黯淡壓抑的底色,主角參宿始終處在進退無路的狀態,最具代表性的象徵,即是捉摸不定的紅色“喪氣鬼”和黑色“海精靈”。

喪氣鬼比較好理解,它源於媽媽留給參宿的紅色衛衣,隨後成為了參宿杜絕外界、封閉自己的隔膜,它是附骨之疽般的抑鬱情緒,隨時隨地可能撲上來吞噬掉“喪不拉幾”的參宿。

海精靈則要復雜得多:一方面,它是“好喝”的海水湯(魚愛喝人不能),意喻著海上漂流時不能沉溺的幻想;另一方面,它以幼年時母親給參宿講述的海洋童話為藍本,混雜了對母親的思念和對未知的期許,所以在影片中它既是親切的(形像上兼具了母親的頭髮和眼睛,渴望母愛),又是危險的(導向失控,以及不被愛的自知)。

後方是無法擺脫的喪氣鬼,前方是欲罷不能的海精靈,它們在以不同的方式擇人而噬,參宿真的有出路嗎?況且媽媽只是一個早已模糊了的念想,就算她真回來了,一切真能變好麼?

想明白了這點,《深海》致鬱的本質就擋不住了,再加上影片畫面在這方面的表達也著實有些“克系”,看emo和心理驚悚效果都堪稱一流(因此不推薦帶孩子看)。

所幸,電影還是為我們留下了一絲希望的光亮。

《深海》兩位主角的名字源於導演田曉鵬喜歡觀星的愛好,因為冬季天空最亮的三顆星是南河三、參宿四、天狼星——田導說,參宿四在2015年時還是一顆特別亮的紅巨星,後面就變暗了,參宿的命運和它很像,不穩定,隨時可能爆發,吞噬掉自己。

9歲的參宿是個敏感的小女孩,由於童年經歷被迫成熟和“懂事”,像她這種抑鬱症最是麻煩,表面上看上去沒啥異常,實際上已喪失自我了,無悲無喜,只會掛著討好別人的假笑,在內心裡一片粘稠死寂。

現實裡,這樣的抑鬱症很難治愈……但就像天上的南河三會照耀參宿四一般,我們也願意相信,參宿會在南河用性命託付的不離不棄之下,開始真心哭、真心笑,在更明媚的陽光下生活、長大。

《深海》對得起我在影片結束時流下的淚水。

最後,想聊幾句我的私心。 2015年的夏天,我創下了自己這輩子不可能被打破的觀影紀錄:10刷《西遊記之大聖歸來》。

這裡面的偶然因素有很多,比如我加入了“自來水”群、受到了粉絲們的感染,比如那是一部比較上頭的、有意義的、不錯的動畫電影,可還有一個原因,我到現在才明白:田曉鵬是個讓人喜歡也值得尊重的導演。

田導籍籍無名時在“最喜歡的超級英雄”的問題下回答“大聖”,又在《大聖歸來》一度功成名就後轉身去拍源於自己夢境的《深海》,還花7年多時間獻上了這樣一部故事設計大膽、觀感很不商業的電影。

《深海》是一部好電影,卻不是一部能讓人“上頭”的電影,甚至還會令人產生一種逃離的本能……可它是田導自己想做的電影,沒有妥協、沒有諂媚。

願天下所有孤獨、內向、抑鬱的孩子,都能找到回家的道路。

願世間所有受傷、蒙塵、灰暗的心靈,都能擁有珍貴的呵護。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