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二零二三年,《風再起時》為引,一場港片“風暴”來襲


在文字中證道。 ——唐淚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世界上唯一不變的是變化本身。

略有拗口,卻跡近真理。

它闡述了明世相的不可測度,與種種趨勢的此消彼長。

就如中國電影市場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誰人可知,喜劇電影《泰囧》會成為第一部衝破十億的國產電影?短短幾年後,周星馳的《美人魚》會創下超過三十三億的可怖票房紀錄?僅一年之隔,這個票房紀錄被《戰狼2》再次改寫,直達五十六億的巔峰之上?

作為中國電影分支的香港電影則逐日顯出頹勢。

但變化會不會在某個節點來臨。

誰能斷言?

說港片“風暴”。

可能會被人嗤笑待之。

因為若以《泰囧》的票房爆發為界,在票房的競爭上,香港電影敗給了內地電影,這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

但如果對比內地影壇這麼多年龐大的出產量,真正的高票房電影,仍然可稱“鳳毛麟角”。

因為從數據來看,五十億級和四十億級電影都是四部、三十億級七部、二十億級十二部,這就是絕對的頭部陣營,總計二十七部,而且題材極其受限。

香港電影則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裡,陸續突破了十億級,包括《澳門風雲3》、《無雙》、《掃毒2》、《葉問4》、《拆彈專家2》和《怒火·重案》,其中並沒有包括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和《美人魚》,以及成龍的《功夫瑜伽》,還有星皓的《西遊記之大鬧天宮》和《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區域文化和思路的差異性,是這麼些年,香港電影人一直在摸索的課題。

而其實“迎合”並不會真正有效,也並不是觀眾的真正需要。

不管面對任何區域的觀眾,商業的娛樂性、文藝和思考的深度、題材的拓展與技術的更新,這些東西才是決定電影的關鍵,任何“迎合”都只是急功近利的短視之舉。

所以真正的希望,就潛藏在那些有態度、有思想和有品質的電影中。

待到時機成熟,就將破土而出。

比如二零二三年,正在蓄勢待機的香港電影。

基於種種因素。

當下整個中國影壇,累積待映的電影都很多。

而市場趨勢正在逐漸向好,有很多電影的上映都被提上了日程。

香港電影當然也不例外。

如果只以港片為觀察對象,就包括已經定檔的《風再起時》,和或將在年內上映的《金手指》、《掃毒3》、《風林火山》、《海關戰線》、《內幕》、《臨時劫案》、《潛行》、《斷網》和《危機航線》等電影。

之所以有港片“風暴”的預期。

原因有兩個,其一是多部重量級電影的同年度上映,其次是郭富城個人商業電影一反常態的佔比奇高,甚至有創造“郭富城年”的可能性。

一直以來,秉持這樣一個觀點,以商業電影而論,香港電影始終獨具優勢,而放眼整個影壇,劉德華、郭富城、梁朝偉和古天樂,又是尤其適應商業電影的電影人,所以無論咖位還是商業價值,他們都會遠高於現下還在活躍的其他演員。

以《無名》和《流浪地球2》的碰撞為始,香港電影的年度票房之戰揭幕。

這當然是一場“前哨”。

不出意外的話,特別出演的劉德華會先拔頭籌。

2月17日,電影《風再起時》將映。

這個檔期令很多人感到不解,畢竟作為一部超大投資規模和擁有強大主創陣容的商業電影,檔期首選理應是年度暑期、國慶或者賀歲等熱檔之一,但竟然空降了一個“冷檔”。

這個問題當然只能片方才能回答。

在影迷的角度,僅可略做分析,比如會不會有諸如規避競爭、配合沖奧或者更多未知的可能性?在不知道答案的情況下,一切皆有可能。

另有一個現像也讓很多人不解。

近日出爐的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總計五個獎項的入圍、評選,無論是演員獎還是電影獎,居然全程不見《風再起時》的踪影,而根據慣例,只要「該年度在香港戲院作首輪公開售票放映,並於一星期內上映不少於五場」,即可獲得候選資格。

而《風再起時》已於去年十一月連續上映七場“優先場”,並出現在了2022年度的金像獎片目上。

當然據說這個慣例已改,評選要求是“正式上映”。

這應該算一個合理的解釋。

但這個影評人協會向來規矩紛亂,比如《歲月神偷》和《麥路人》因提前上映不入圍,而同樣提前上映的《桃姐》卻又能入圍拿獎。

作為香港電影在今年的“頭炮”。

《風再起時》毫無疑問會獲得更多關注,映後口碑如何、票房表現如何,都是各方關心的問題。

郭富城自電影《無雙》之後再現鋒芒,梁朝偉重回《花樣年華》時期的巔峰之態。

史詩與人物命運、舊年代的洪流,足以推動劇情的波瀾壯闊,兩位主角的各自成長、惺惺相惜與被迫“反目”,其實也就已經具備了足夠的戲劇張力。

而基於翁子光的態度與思想性,有郭富城、梁朝偉這樣的港影頂級星光兼殿堂級表演能力的演員陣容,以及有美亞電影和大地電影為後盾,電影的商業表現,在理論上無需悲觀。

電影的關注度也很足夠。

每個動向,都會引發揣測,比如梁朝偉入圍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主角、上文談到的本屆香港評論學會賽果,以及最新放出的海報,主角站位左右互換,這些東西統統都能引起一些輿情,他們說,是不是郭富城演技不如梁朝偉,或者這部電影被漠視,又或者戲份莫非做了調整?

演技的對比、獎項的比拼以及戲份分配,等電影上映,即可一目了然。

有些東西其實是“想太多”。

對這部電影的判斷,品質仍然不懷疑,重點在於商業票房。

同期競爭電影大致包括《黑豹2》、《蟻人與黃蜂女:量子狂潮》和《毒舌律師》。

但仍然持樂觀預期,票房八億至十五億區間。

兼橫掃下屆金像獎。

接下來待映香港電影有量級之別。

比如《金手指》、《掃毒3:天大地大》和《風林火山》,這三部電影與頭炮上映的《風再起時》,在商業票房的預期上可並列看待。

而《海關戰線》則可能會有變數。

雖然謝霆鋒幾乎是香港影壇中生代的唯一“獨苗”,也天王張學友入列,但一則謝霆鋒近年作品較少、也缺少頭部票房案例,二則張學友向來並非票房保證,三則縱有此前《怒火·重案》的票房大爆,但離開動作巨星甄子丹的壓陣,票房表現如何,還很難揣測。

前文提到“郭富城年”,是基於他五部商業電影密集上映的現實。

其中一部作品《斷網》,最近消息頻頻,也有即將定檔上映的趨勢,而根據陸續放出的海報和預告情況看,似乎很有“黑馬”潛質,輕科幻、罪案追兇與人性拷問,無論是觀影娛樂性與思想底蘊都貌似可觀,應可提升預期,預判五億到八億區間票房。

合作麥兆輝的《內幕》與首次聯手爾冬升的《臨時劫案》,也各自有不可小覷的“爆點”。

後續可密切觀察檔期及競爭對手情況。

劉德華的另外兩部作品是《潛行》和《危機航線》,鑑於其商業電影票房一直以來的穩定性,傳統警匪題材的《潛行》大致會在三億至五億區間,而《危機航線》這種災難片反而更難預估一些,要視乎話題性、品質和觀影風向而定。

同一年度,四部大製作電影齊至。

可謂“山雨欲來”。

而商業票房。

仍可以十億為佳績標準。

若再兼意料之外的發揮和品質過硬。

則“風暴”之名不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