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河南春晚相聲差評一片,網友:拿老段子應付老家人


德云社的領頭羊郭德綱從2022年初開始出現曝光度和流量下滑,張雲雷雖然遭遇多次挫折流量依然如日中天,不過他很多時候似乎已經不能算相聲界的,應該算流量界的。

在郭麒麟將主要精力放在影視劇和綜藝方面之後,德云社能撐門面的相聲演員似乎只能是岳雲鵬和孫越了,他們倆在2023年春節期間也確實接到了多家春晚的邀請,論風頭比當年的郭德綱于謙似乎還要更勁一些。

臘月二十八,岳雲鵬孫越正式亮相岳雲鵬的老家河南衛視春晚,為觀眾獻上了一段《岳唱越開心》。

光看作品名字的話,他們確實很會找哏,和高曉攀的《永攀高峰》有一拼,但中間有一個“唱”字頓時讓人感覺到一絲不妙。

為啥?因為德云社近些年經常演的相聲段子除了備受詬病的騷浪賤和屎尿屁等三俗內容之外,同質化的表演特別多,其中最典型的大概就是唱歌了,代表演員就是岳雲鵬和張鶴倫。

不出意外的話,熟悉岳雲鵬的網友都會猜到,估計這是一個老段子集錦。

果然沒出所料,岳雲鵬和孫越的這段相聲不僅老舊,而且說得稀碎,毫無節奏可言,和當年的岳雲鵬孫越根本沒法比。

具體說一下岳雲鵬孫越這段相聲存在的問題:

1、沒見過世面

相聲演員站在觀眾席裡說相聲,這是央視春晚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的一種表演慣例,延續了好多年,很多耳熟能詳的經典相聲都是這麼誕生的。

岳雲鵬和孫越一上來就各種故作驚訝,似乎這種表演形式很新奇,如果是05後的觀眾估計也會覺得新鮮,年齡稍微大一些的網友都會覺得岳雲鵬這種“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真的很尬。

2、陳年老梗

這段相聲前面有一個小呲牙包袱,岳雲鵬故意說自己的年齡是25歲,這個梗也太老了吧,老也就罷了,用的次數也太多了,和於老師三大愛好以及郭德綱個頭這些老梗差不多,頭幾次說還行,連續說十幾年了你自己不覺得尷尬嗎?

還有那個據說上了熱搜的“王一博的青春痘都比你好看”,也不知道這個熱搜是怎麼來的,是買的還是粉絲頂的。

這個梗也是非常老,就像東北人說孩子“我看你像XX”(孩子想要東西時)一樣,幾乎是口頭語一樣的老梗。比如劉文亨說王文玉“梁山伯死八年再扒出來都比你好看”,網絡上一些飯圈粉絲懟人也喜歡說類似語言“我們家XX身上拔根毛都比你好看”,這玩意在相聲裡連個包袱都不能算,毫無技術含量。

所以,如果這種陳年老梗也能上熱搜,你不得不佩服某種東西的強大。

3、老段子

前面有老梗也就算了,岳雲鵬和孫越的正活居然還是老段子,猜歌名和歌詞接龍,隨著互聯網的強大,這種毫無技術含量的節目幾乎已經是公司年會水平的東西了,還不是啥大公司年會,但凡像點樣的公司年會裡的相聲都不比這個差。

4、互動太尬

德云女孩是一個很神奇的群體,她們可以和張雲雷一起把《探清水河》完整唱下來,還不跑調,當然,那玩意也沒啥調。

河南衛視春晚可能是為了給岳雲鵬營造熟悉的現場氣氛,特意讓一群女孩圍在岳雲鵬孫越身邊當觀眾負責互動。

只是,也許岳雲鵬沒怎麼和這些女孩排練過,也許這些女孩也不一定是德云女孩只是拉過來幫忙的群演,所以岳雲鵬和女孩們的互動顯得非常生澀,讓現場氣氛有了尷尬的味道。

5、表情管理和動作設計無新意

十幾年前的岳雲鵬以賤萌的舞台表演風格迅速成名,那時候他才二十多歲,雖然顏值不高,好歹也是一個半大孩子形象,在舞台上撒個嬌賣個萌看著也算不太違和。

十幾年過去了,岳雲鵬已經三十多歲奔四張去的中年男人了,居然在台上還要搞那種賤萌的表情,說句不好聽的,這就有點兒讓人犯噁心了。

此外,岳雲鵬在整段相聲裡的表情、動作和語氣用詞顯得太過於隨意,毫無設計感不說,還讓整段相聲顯得稀碎無比。

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岳雲鵬的師祖趙佩茹還在世的話,就沖他這段相聲裡那些隨意小動作和隨意台詞的使用,趙佩茹罰他跪一宿估計都是輕的,估計還得師父陪著一起罰跪才行,這叫相聲嗎?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玩意。

如果只有筆者一個人覺得岳雲鵬孫越的相聲不怎麼樣,那還可以說筆者看問題太苛刻,問題是,當岳雲鵬的相聲結束後,網絡上的差評已經成名出現了。

在河南衛視春晚岳雲鵬節目視頻下面的評論區,有不少觀眾都認為“段子太老了”。

還有河南的觀眾認為岳雲鵬的節目是在應付老家的人。

稍微客氣的網友會評價“這段相聲也就那樣”,脾氣比較直的觀眾則直接吐槽“真垃圾”。

而且,這些差評裡確實有不少是河南的觀眾,連老家的人都無法接受岳雲鵬如此敷衍的相聲,外地的觀眾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你覺得這些差評只是一個平台,不能代表全部,那筆者再看一下另外一個平台,來自於一篇誇獎岳雲鵬相聲的文章,評論區裡同樣是差評一片。

用詞比較委婉的觀眾說:岳雲鵬的作品真心不好看,特無聊。

用詞比較激進的觀眾則說:好好的河南春晚敗在他手裡。

同樣也有河南的觀眾評價道:(岳雲鵬)第一次回家鄉參加春晚,準備的節目真不行,老套,沒誠意。

PS:那位評價“太震撼了”的網友,你確定不是故意說反話嗎?

不同的平台,同樣的河南網友,都提出了岳雲鵬應付老家人的問題,在筆者看來,這就叫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有的網友在抬槓:你看那誰誰在去年央視春晚上的節目也是老段子,岳雲鵬憑什麼不能說老段子?

這麼說吧,岳雲鵬的師父在2013年上春晚時才40歲,他也說老段子,結果演砸了。

拿一個四十歲的人和七十多歲的人相比本身就夠過分的了,岳雲鵬才三十多歲啊。

如果七十多歲的人沒有新段子叫江郎才盡,三十多歲的人全是老段子老梗,那又該怎麼評價?

也有觀眾為岳雲鵬辯解:他這一年參加綜藝節目太多了,沒時間準備相聲。

問題來了,如果岳雲鵬真的沒有時間好好準備相聲,為什麼河南衛視非要請他參加春晚?不請他,或者在節目演出前審核一下,讓岳雲鵬準備新作品再上,這麼做不行嗎?

當然不行,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兩個字在作怪:“流量”。

為了岳雲鵬的流量,河南衛視寧願把作品要求放得很低,似乎只要岳雲鵬來了就行了,管他什麼作品呢,他有流量就行了唄。

作品讓位於流量,品質讓位於名氣,不止一家衛視春晚也不止一家電視台這麼幹,而且不是一年兩年這麼幹,那就不能怪網友們年復一年吐槽春晚不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