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破球”七年曆險記,讓我看到了中國科幻電影的奇蹟


2016年,《流浪地球》艱難誕生。

採訪中,《流浪地球》導演郭帆表示:“所有人都傾盡全力,讓我感到驕傲,是這件事情本身產生的美麗,慢慢凝聚了這些人。”

電影上映後一路逆襲,網友親切地叫它“小破球”,郭帆笑著說,這個名字好,起個小名好養活。

“小破球”沒有因為第一部的成績停止腳步。 2019年底,郭帆決定和團隊一起創作新劇本《流浪地球2》。

“小破球2”有著更大的美術置景,更多的特效量,更複雜的劇本,郭帆面臨的困難更多,壓力更大。

三年後,2023年的大年初一,“小破球2”終於要和觀眾見面了。

採訪中,郭帆說:“我們用全力把沒有的東西建立出來,希望觀眾看科幻片的時候減少違和感,竭盡全力還原得更真實,不敢說突破,但我們一直在探索。”

走進影院前,本文想帶著大家回顧這七年,“小破球”從呱呱墜地到咿呀學語的小嬰兒,再到現在活蹦亂跳的成長軌跡。 “小破球”的一小步,是中國科幻電影的一大步。這背後,是無數人的熱愛和情懷。

“小破球”緣起

“小破球”的誕生源於一個人對它的異常熱愛。

從小,郭帆就喜歡科幻片。初三時,郭帆看了卡梅隆導演的《終結者2》後大受震撼,夢想從畫畫變成了拍電影。

從法學系學生轉行為導演後,郭帆想拍一部屬於中國人的科幻片,但一直沒機會。

沒想到第二年,一個無人認領的劇本輾轉來到了他的手上。

有一天,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找到郭帆,說:“我現在手上有幾部劉慈欣中短篇小說的版權,你可以選一部來拍,試試吧。”

郭帆激動得一夜沒睡,選來選去,覺得《流浪地球》最適合拍成電影。

那年,郭帆請來自己北漂時認識的好友龔格爾做製片人,一起構建這個龐大的世界觀。

▲圖源|《流浪地球》

兩人花了大半年的時間寫了2.5萬字的大綱,構建了一個相對完整的世界觀,還寫了大概一百年的編年史。畫了3000張概念設計圖,製作VR模型。

▲概念圖圖源|《流浪地球》

周圍人聽說郭帆要拍《流浪地球》都覺得太難,那幾年,隨著《三體》團隊的解散,中國科幻類型片還沒冒芽,就已經被吹得七零八落。

郭帆很堅持,沒立項前,就往裡墊了一百多萬,龔格爾幾十萬,還賣了自己的車。

準備妥當後,2016年4月,郭帆和龔格爾立項匯報劇本,中影領導們聽後感動得當場洒淚,第二天,他們就收到了通知:“準備開始吧。”

籌備時,很難找演員,有的演員直接不看劇本就以檔期太滿拒絕。

後來,郭帆找到了屈楚蕭和李光潔,他們第一次去郭帆的工作室,看到滿牆的草稿和160分鐘的動態故事板,一下子被震撼。李光潔說:“我不確定我是否可以做到像他這樣,但我願意跟他一起,算是賭一把吧。”

這時,“小破球”才從一個模糊的想法真正變為現實。

“小破球”艱難誕生

即使已經做足了前期準備,“小破球”在實際拍攝時還是困難重重,最主要的就是劇組經費不夠,“小破球”不好養活,郭帆決定盡可能省著花。

那幾年,現場的每個人都超負荷工作,郭帆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生怕耽誤進程。

演員也非常辛苦,每個人穿的服裝外骨骼都有80多斤重,關節伸也伸不直,彎也彎不了,就是疼。

▲李光潔圖源|《流浪地球》

為了減少拍攝次數,所有工作人員都盡量早些調好設備和場景。

效果不好時,郭帆急得撓頭,盡量找出可以後期用得上的鏡頭,實在沒有,就把演員叫到旁邊,誠懇地說著想要的東西,演員咬著牙,說:“再來。”

▲郭帆圖源|《流浪地球》

電影拍到後期,郭帆依然焦慮,宇航員劉培強的角色一直空缺,這條線雖不是主線,但演員的選擇很重要。龔格爾說:“這個演員要有很高的知名度,並且願意以自己的知名度帶動項目,戲份不是男一,但要願意為青年演員開路,同時還能不收錢。”

說完苦笑:“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啊。”

郭帆想到了吳京,第一次邀請他時,兩人沒有深聊,也就沒了後續。後來,吳京自己拍的電影火了,票房大捷。

此時,郭帆已經把演員接觸了一圈,全碰了釘子,又想到了吳京,但不敢再聯繫,覺得壓根沒戲。

沒想到,有一天,郭帆突然接到了吳京的電話,約他喝酒。

酒桌上,兩人越聊越暢快,吳京抱著郭帆說:“我又看了你的電影劇本,把我看哭了,看到你就想到了當初的我,打了雞血卻瀕臨崩潰的感覺,牛逼!”

喝完,吳京說:“這事兒我給你接了吧。”郭帆激動得熱淚盈眶。

誰知,拍著拍著,預算超支,投資方又撤資,吳京看到這個情況立馬拿出幾千萬投資,再拍著拍著,又沒錢了,郭帆找到吳京,不好意思地說:“京哥你能不能不收片酬?”

合同本來已經擬好,吳京還是立馬答應了下來,零片酬出演。

▲吳京左圖源|《流浪地球》

採訪中,郭帆表示:“所有人都傾盡全力,讓我感到驕傲,是這件事情本身產生的美麗,慢慢凝聚了這些人。”

有人問吳京:“電影拍爛了怎麼辦?”

吳京說:“如果我們成功了,那將是前人沒有做到的事,如果沒成功,起碼培養了七千多人拍攝科幻電影的基礎力量。”

2018年5月4日,全組殺青,拍完最後一場戲,郭帆在通告單的空白處寫了幾行字:如果你要擁有你從未有過的東西,那麼你必須去做你從未做過的事情。

拍完後是處理特效鏡頭,全片有四千多個特效鏡頭,能留下的只有一半。而留下的那些最多改了200多遍。

前後近四年時間,“小破球”終於在7000多人的呵護下艱難誕生。

“小破球”終於成了

2019年春節檔,《流浪地球》終於上映。

沒人想到,一開始不被看好的“小破球”,從預售開始就一路逆襲,最終用46.41億的票房引燃了導火索,讓全世界都加入了中國科幻元年的熱潮中。

網友親切地叫它“小破球”,郭帆笑著說,這個名字好,起個小名好養活。

電影剛上映,劉慈欣發微博說:“中國的科幻電影開啟了壯麗的航程。”

不僅如此,還驚動了卡梅隆,他對郭帆表示祝賀:“祝你在漫遊地球的太空之旅中好運。更祝福中國科幻電影發展順利。”

很多觀眾看了電影都很興奮:“《流浪地球》憑一己之力,將中國科幻電影提升到了世界高度,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

其實,關於科幻元年,大家已經討論了很多年,相信無數人早已失去了信心,畢竟在此之前,中國沒有能叫得上名的大製作科幻電影。

科幻電影重特效,其製作之複雜,常人根本無法想像,一個疏忽就會變成穿幫鏡頭,或是變成“五毛特效”,又或是拖垮拍攝進度最後變成無法挽回的噩夢。

而《流浪地球》將幻想落實於細節——3000張概念設計圖,8000張分鏡頭畫稿,10000件道具製作,100000延展平米的實景搭建。可以說,這是中國電影人第一次幾乎完全自主地完成一部重視效的科幻電影,也打破了國產科幻電影在當代的空白。

▲圖源|《流浪地球》

但隨著電影的持續熱映,讚譽伴隨著爭議。有人提出質疑:《流浪地球》這種中國特色的危機表達本來有巨大的想像空間,但特效、大片、資本、民族自豪感和主流話語一起跳出來,擾亂了視線,跟《星際穿越》完全沒法比。

採訪中,郭帆沒有反駁“打1星”的網友,而是說:“因為科幻類型片在中國最開始是比較少的,《流浪地球》能有一定成績,跟觀眾的寬容和接受度有直接關係。”

郭帆也說:“就像於是之老先生說的那樣’觀眾仁厚,不是沒有錯誤,只是觀眾不說’。大家把小破球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寬容它保護它,它是中國人自己的科幻,儘管不完美,但有足夠的努力和誠意,大家希望用自己的支持,見證他的未來。”

“小破球”再次出發

《流浪地球》上映後半年,隨著熱度的降低,郭帆和團隊在觀眾裡做了一份复盤調研,重新了解觀眾認為小破球的不足之處和對續集的看法。

2019年底,郭帆和團隊一起正式創作新劇本《流浪地球2》,這回郭帆沒有選擇延續上一部的故事,而是拍前傳。

第一部時,郭帆帶領編劇團隊撰寫的世界觀長達100年編年史,實際拍攝時只截取了地球經過木星的其中一小段,因為不敢拍“流浪地球”計劃是如何開始的,難度太高。

有了四年的基礎,這回,郭帆準備將世界觀夯實,盡量給觀眾展現所有細節。

有了第一部的底子,按理說拍攝起來應該會輕鬆一些,但實際上手時,郭帆才發現並不是如此,《流浪地球2》有著更大的美術置景,更多的特效量,更複雜的劇本,面對的困難也都是第一部沒遇到過的,壓力比第一部更重。

為了增加世界的豐富度,郭帆與團隊搭建102個科幻類主場景,繪製5310張概念設計圖,9989張分鏡頭畫稿,製作超過6000鏡視效鏡頭以及95000件道具,每個環節都經過反复推敲,讓想像變成現實。

不僅如此,整個團隊還挑戰了更複雜的“太空電梯”。第一部製作結束時,郭帆嘆著氣說,再也不拍電梯了,太難拍了,但為了創造更大的視覺奇觀,郭帆還是選擇在第二部繼續挑戰自我,採取分段式動力推進,每一步如同一個高級的工業設計零件一樣,電梯轎廂的底部也被鋪滿彈簧和電機,郭帆笑著說:“它開動起來跟拖拉機一樣,手都在震。”

耗時兩個月,這一科幻巨物終於被呈現在觀眾面前。

▲圖源|《流浪地球2》

除了視效製作的升級,最令人驚喜的是劉德華的加盟。

早在《流浪地球》的結尾,郭帆和整個團隊就曾鳴謝過劉德華。

拍攝時,劉德華更是拼盡全力。劉德華飾演科學家圖恆宇,按照人物特質,需要帶1000度的眼鏡,平時根本看不清,那身沉重的航天服也非常難受,更別說還有100斤的潛水服,沉到水下十到十五米,還得戴兩層手套,操作小零件非常困難。

沉到水下時,劉德華也很恐懼,但始終親力親為,力求把每一個部分都做到最好。

作為第一部中的演員加投資人,吳京也再次加盟,接著飾演劉培強。回憶起四年前拍攝時的一幕幕,吳京深吸一口氣:“三年前,我在太太的支持下出演了《流浪地球》,希望為孩子埋下想像力的種子,這次,我看到劇組的升級,我很有成就感,自己埋下的種子終於可以看到新芽了。”

電影中,吳京和劉德華沒有直接的對手戲,但總是隔空傳遞情感,這也是兩人時隔十幾年的再一次合作,吳京很開心,調侃:“我也是覺得苦的,但是看著華哥也穿這麼重的宇航服,還要穿更重的潛水服,於是就不覺得苦了。”

▲圖源|《流浪地球2》

老戲骨李雪健也加盟了這次拍攝,有一場戲,是李雪健飾演的周喆直的重頭戲,那時全場有近800名演員,大部分都來自國外,每次李雪健講完話,全場都會響起雷鳴般的掌聲,也許大家聽不懂台詞,但每個人都被他感染。

李雪健感嘆:“我當演員42年了,第一次拍攝科幻片。感謝郭帆導演啟用我,也感謝全劇組對我的幫助。在拍攝中感受到劇組非凡的凝聚力,就像’小蜜蜂’一樣團結一心,用心完成一部作品,我們所有人都在探索與攀登這座叫做科幻電影的高峰。”

為了讓小破球更好的成長,這次拍攝,郭帆和北京電影學院開啟課題合作,安排二十多位實習生在不同部門計算每天拍攝犯下的錯誤。電影殺青後,錯誤已經記了厚厚一本子。

郭帆說:“記下來之後就是非常寶貴的資料,可以讓我們去複盤,去整理出來這套流程,可能在下一次拍攝的時候,我們盡量少犯這些錯誤,少掉在坑里。”

經過三年的磨礪,“小破球”和中國科幻變得更好了。

“小破球2”即將見面

不久前,“小破球2”開始跟大家見面,陸續發布預告片,揭開前傳故事的更多細節。

預告片“起航之前”發出後,期待了三年的網友睜大雙眼,逐幀“檢閱”,不錯過一個畫面。有網友細心發現,預告畫面裡飛行器起飛時有一點點細節上的bug,雖不影響,但還是配圖指出,希望片方能修改。

隨後,郭帆火速出現在評論區,回復道:“感謝感謝,我們趕緊改!”不少網友對此稱讚道:“有這種態度才會有好電影”“期待影片正式上映”。

2022年12月,距離春節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突然有網友發帖稱《流浪地球2》撤檔,你們還會繼續支持嗎?臨陣脫逃,丟人眼就算了,主要還輸不起。

帖子被大量轉發,有些人信以為真,郭帆看到後出現在粉絲群,回應道:“放心,我們一定抗住,春節不見不散。”說完還加了一句“小破球的所有成績都是觀眾給予的,只要觀眾不嫌棄,我們一定在”。

▲圖源|網絡

一直以來,《流浪地球》的背後,都是一群人的赤誠和電影人的一腔孤勇,他們砸進全部身家不說,為了省錢,加班加點拼命,每天睡兩三個小時,日夜顛倒,只為實現超極限的拍攝質量。

演員也是吃盡了苦頭,衣服太重,經常呼吸困難,拍著拍著就吐了,但沒有一人休息,吐完回來接著拍。

所有人都在守護著“小破球”,期待它正式跟大家見面的那一天。

“小破球2”首映口碑出爐

拍第一部時,郭帆曾說:“對於電影來講,我是剛剛起步的一個,跟《流浪地球》很像,就是一個小嬰兒剛學會走路的樣子。我希望你們能夠看到一個咿呀學語的孩子,慢慢地成長,成長為一個少年,像電影中的劉啟一樣,抬起頭向上看。”

到了第二部,郭帆更加謙遜:“我們試圖創新,一點點的進步,我們用全力把沒有的東西建立出來,希望觀眾看科幻片的時候減少違和感,竭盡全力還原得更真實,我們不敢說突破,但我們一直在探索。”

“小破球2”正如郭帆所說,是一部未來世界的“紀錄片”,作為國產科幻片,整個團隊都非常尊重科學性,邀請了最專業的“科學顧問”——整個中科院多個學科專家組成的顧問團,為電影做出了多達十幾萬字的世界觀梳理,把一部電影生生造成了一個宇宙,科技濃度極高。

有群體智能的無人機蜂群、決策智能的行星發動機、AI數字人“丫丫”,量子計算機等等。

電影製作完成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請中國科技從業者檢驗成果,郭帆特別感謝了科學家群體,說:“科學工作者是中國科幻電影的脊梁!”

《流浪地球2》如此嚴謹又尊重科學,科學家們看完也都表示了肯定和認可:有幸作為科學顧問和團隊一起出現在字幕裡。一年來無數次的溝通,很多思路都完美呈現在了電影裡,可以說這是一部情節緊湊、視效一流的硬核科幻電影。今天真是享受一頓思想與視覺的大餐,非常感謝導演,還有製作團隊,帶來這麼一部具有合理的科學依據,而且具有豐富想像力,而且還極具視覺震撼力的中國科幻大片。

▲圖源|網絡

作為科學家之後的第一波觀眾,我可以說“小破球2”在故事屬性和視覺效果上更進一步,國內外特效精英團隊共同打造了未來科幻奇觀,就連道具耳機也是經過精細化處理的,這已經是國內電影工業最頂級的視效水準了,也為未來國產科幻片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而它在世界觀和科學觀上更是引人深思,元宇宙、數字生命和自然科學在電影中相互作用與交叉,看看“小破球”的前世今生,能感受到另一種更宏大的史詩感。

隨後,更多觀眾的口碑也陸續出爐。

看完後,大家都表示驚嘆:電影整體完成度很高,如果說《流浪地球》為中國一腳踢開了世界科幻電影的大門,那《流浪地球2》已經可以算“登堂入室”了,至少可以被視作中國電影工業水平發展的又一塊里程碑。

有人說:導演彷彿是從時間長河中擷取到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吉光片羽,將之剪輯起來,做出了一部震撼人心的作品。

看完這部電影,我的感覺是為自己而悲哀。因為我可能又要有很長時間看不到這樣的影視作品了。

▲圖源|微博‍‍‍‍‍‍‍‍‍

還有人說:上來就被太空電梯震撼了,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通天塔嗎,雖然片場略長,但不覺得節奏有問題,面對浩瀚的宇宙和先進的人工智能,渺小的人類始終相信愛和勇氣,既悲壯又浪漫!

▲圖源|微博‍‍‍‍‍

總體來說,“小破球2”無論是看得見的視覺特效,還是需要感受的故事氛圍都是對第一部的全方位升級。

大年初一,《流浪地球2》就要和大家見面了,走對了路的中國科幻電影,一定能再次踏上頂峰。

就像龔格爾所說:“小破球的冒險旅程從未間斷,那像鑽石一樣珍貴的希望就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