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他心》兩次被流放、被拋棄,卻是稻盛和夫的偶像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英雄,給我們溫暖和勇氣,帶我們走出人生的低谷、泥沼。

那麼作為日本著名的企業家、哲學家的稻盛和夫的偶像,又是怎樣的呢?今天我們一起來讀一讀《利他心》書中的主角便是作者稻盛和夫的偶像——西鄉隆盛。

西鄉隆盛和稻盛和夫,都出生在日本的鹿兒島。稻盛和夫從從小就听著西鄉的故事長大,他對西鄉的故事耳濡目染。西鄉的一生坎坷,大起大落,一個低級的日本武士,卻是日本明治維新的重要人物。

稻盛和夫說:“西鄉是對他的一生影響最大的人。”既然西鄉對稻盛和夫一生影響那麼大,我們一起來聽聽關於西鄉的故事。

1 摒除私心,方能正己

西鄉在18歲時因為會書法和算術,因此成了衙門裡面的官員。靠著微薄的俸祿,給貧困的家減輕了一些壓力。

有一次,他到農村去巡視工作,看到當地的百姓,窮困潦倒、苦不堪言。他竟然將自己微薄的俸祿,分給了百姓。其實這俸祿對於西鄉來說,同樣也是救命稻草。

西鄉從小性格正直篤定,他最看不得就是百姓們受苦,因此就算自己的俸祿很少,他也要幫百姓。當了官員,肩上自然又多了一份責任,他做不到坐視不理,更做不到壓榨百姓。

或許有人會覺得西鄉是在自討苦吃,但為百姓謀福祉,這本就是一個好官員的分內之事。西鄉也是這麼認為,因此不管他在何地,謀什麼樣的職務,都心系百姓,心系國家。

但也正是因為西鄉這種,不為己的行為,深受百姓和廣大有識之士的尊敬。西鄉一生中被流放兩次,有一次差點死掉,也是百姓為他請求,幫助他,他才能逃離惡劣的條件。

摒除私心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除了要受到利益誘惑之外,其實自己的內心也會受到煎熬。西鄉的朋友之一大久,就是因為私心和西鄉越走越遠,最後甚至用計加害西鄉。

私心的危害我們無法估量。

因此私心就是我們最應該戰勝的敵人,若我們敗給這個敵人,那麼我們的生活也會隨之被攪渾。

不要因為一時的利益而滿足自己的私心。私心只會將我們和身邊人之間的隔閡越拉越大。正是因為西鄉的性格和精神,影響著稻盛和夫,或許稻盛和夫才會提出“利他是最好的利己”這個理念。

2 赤誠之心,器成遠大

西鄉廣交天下好友,這些好友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有著相同的興趣愛好,想改變,想改變國家的現狀,想讓當時的日本脫離封建制度。

西鄉和這些好友,自然也是掏心掏肺,不管他們遇到什麼樣的困難,西鄉都會義不容辭的去幫助他們。

月照是西鄉的好友之一,原本他是一個寺廟的主持,當時時局動盪不安,因此月照便慢慢地走上了正道。在事件中,月照被定性為叛徒。

西鄉不能見死不救,因此盡了全力去幫助月照。西鄉將月照帶回自己的領地時,卻無一人肯幫助他們,都害怕受到牽連,殃及自身和家族。

月照心灰意冷,最後跳江自殺。西鄉看到自己的好友,跳江,自己也跟著跳了下去。可最後月照溺死,西鄉卻被船夫救了下來。

也正是因為西鄉這種赤誠的心,打動了很多人,影響了很多的人。在後期西鄉請辭時,居然有六百人左右,一起和他請辭。個人魅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而是需要以赤誠之心去對待他人。

正是稻盛和夫受到了西鄉大感染,因此他的一生正是懷著赤誠之心在做事。他在拯救日本航空公司這段期間,這個時候的他已經快80歲了。他拯救日本航空公司,但沒有要公司一分錢,因為他想為自己的國家奉獻自己最後的力量,給全體員工一個好榜樣。

同時,他在此期間裁掉了一些員工,但是他堅決的告訴大家:裁掉一部分人,是為了保護更多的員工能繼續留在公司。這也是他答應去日本航空公司工作的原因之一,因為他要救航空公司,讓更多的員工保住工作。

因為稻盛和夫的赤誠之心,在裁員中不但沒有人搗亂,反而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也這是他的赤誠之心,讓留下的員工團結一致、齊心協力戰勝困難,最終拯救了航空公司。

正所謂“得民心者,的天下!”不管我們從事何種工作,不管我們在什麼樣的年齡段,都需要懷著一顆赤誠之心。這樣不僅能讓我們找到志同道合的人;還能讓我們獲得更多人的認可,當然還能讓我們獲得更多的人脈。

認清自己的內心,才會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最值得自己去做的是什麼。其實經濟充裕,條件好時,能堅守赤誠之心才是越難得的。交友的最好計策就是用一顆赤城之心去換朋友的真心;管理中要想擁有一批為企業“賣命”的人,同樣也需要用赤誠之心去換員工的真情。

3 動機至善,了無私心

稻盛和夫在書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在33年前日本的電信電話公社進行民營化改制,面對這樣的機會,稻盛和夫自然不能拱手讓給別人。

雖當時在他想打入電信這個行業,並且創辦了二電電,可他是既沒有錢,又沒有技術,還沒有經驗,但是他還是獲得了成功。那麼稻盛和夫究竟是擁有什麼樣的法寶,在沒有經濟、技術的支持,他依然獲得了電信的經營權呢?如果真要說他有什麼法寶,那就是至善的目標。他進入電信行業,創辦二電電的目的就是為了減少日本人民的電話費。

有了這樣一個至善的目標,自然得到了廣大日本人民的支持。

而這個動機至善,了無私心的道理,稻盛和夫也是受到了西鄉的影響。

起初,最開始的西鄉並沒有民族大義,更沒有想過要改變日本的現狀,他最開始的目標,只是想要做一個領地內優秀的武士,改變藩內的局勢。

而讓他擁有民族大義,讓他的格局發生變化的一個人,便是領地的統治者,津島齊彬。

上面我們說過,齊彬是西鄉的良師益友。齊彬是難得一見的稀世明君,他的格局不僅僅是治理好藩內,而是想要通過自己的力量來改變日本整個國家的情況。

齊彬的一個妾給他生了一個兒子,他也是十分的開心。但沒有把王位傳給自己的兒子,而是傳給了久光的長子壯之助。

當時的西鄉甚感疑惑,且並不贊同齊彬的做法,西鄉便跟齊彬諫言道:“在您家臣中,面對此舉,有正義之者也恐難接受吧!”

齊彬聽後,不但沒有聽西鄉的,反而將西鄉罵了一頓說:“偉人應審時度勢!避免族內紛爭,我方出此策!下任藩王既定,便可平湖家臣心中之不滿,並使之團結一心。”

齊彬只是想讓西鄉明白,眼下的當務之急,並非是族內藩王的問題,而是如化解日本所面臨的危機。

不重身家,而重國運的齊彬讓西鄉折服。這種遵大義的態度,讓西鄉感到了不為私心所支配的強烈意志。

努力與私念做鬥爭,努力磨礪無私之心,這是西鄉貫徹一生的態度。西鄉也是因為齊彬的緣故,開始了新的篇章,而西鄉作為稻盛和夫的偶像、崇拜者,自然是深受西鄉的影響。

4 在逆境中磨練心性

西鄉一生中有兩次被當做叛徒,然後流放到島上。

第一次正是因為西鄉“一葉孤行”幫助月照。

當時的藩王的父親久光,一是害怕西鄉真的被抓,藩地受到牽連;二是因為西鄉是齊彬生前的寵臣,若見死不救,怕會落人口舌。因此久光將西鄉流放到了奄美大島,雖說是流放,但好在西鄉的行動尚未受到限制。

西鄉的第一次深陷困境並不是被流放奄美大島,而是在月照死後,他被救活那段時間。

雖然西鄉溺水被救,但那段時間的他猶如行屍走肉,沒有思想、沒有抱負,一心只想著:自己為什麼沒有死,自己這樣苟活於世,有什麼意義,甚至想再度輕生。

突然有一天他恍然大悟:為什麼自己能獨活下來,那都是天意,如此他便遵從天意的安排。後來“敬天愛人”便成了西鄉最中意的成語之一。

忍辱乃至難之事,若至難而今,便可自然領悟生命之意。因為在日本武士,在薩摩藩武士的眼中,原本一心求死的人,苟活了下來,對於武士來說是一種侮辱。因此月照的死對於他來說,算是“忍辱”的修行。

所謂“忍,人所不能忍,方為人上人。”忍,武士不能忍的屈辱,對於西鄉來說亦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能在羞辱中活下來,並且在月照被當做叛徒的情況下,他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和目標。反而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思想層次有了一定的提高,而這一次的提高,讓原本性格篤定的西鄉,更加堅信自己的目標。

西鄉的第二次的流放,應該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被流放。西鄉在衝永良部島和在奄美大島完全不同,這次他住的房子,只有一間7.4平方米的房子,且四面透風,挖了一個洞,搭了兩個木頭便是廁所。日曬雨淋,加上一個月只能洗一次澡,房子裡充滿了惡臭,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西鄉日漸消瘦。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但好心的島民們,為他求了情,換了一個住所。

有一次他在島上教孩子們四書五經,有一次他提問:“若想一家和睦,當為何?”

一名學生說:“君臣有義,父子有親,夫婦有禮,兄弟有情,朋友有信。”

是呀,可這僅僅是書中的知識,若真的做到,很難。

那我們應該如何才能做到呢?西鄉給了我們答案——去欲。

如果每個人能拋棄私慾,便能雨過天晴、海闊天空,所有的問題和衝突皆因慾望而起。不管是月照的死,還是自己被流放,這都是因為私慾。

這兩次徘徊於鬼門關的瀕死體驗,讓西鄉猶如浴火重生的鳳凰,使其的以克服困難,超越自我,直面靈魂,昇華思想,最終修的大境界。

一連串的命運考驗,加上自己被流放的淒慘境遇,沒有打垮西鄉,而是讓他的志氣、勇氣和無私之心都得到了錘煉,使其擁有了堅不可摧的信念。

逆境是磨練心性的最好環境,在逆境中的我們,要么浴火重生,要么粉身碎骨。因此當我們處在逆境中時,千萬不要氣餒,更不要放棄,因為每一次的痛苦和苦難後,都會是碩果累累。越是困難時,是離成功越近的時候,因此在這個時候放棄是最不值得的。

5 一生坎坷、一生榮光,不忘初心

西鄉兩次流放過後,給他帶來的都是無上的榮光。每次久光將西鄉流放,每每東窗事發,藩廳內的人都會要求將西鄉請回來。

久光對西鄉又愛又恨,愛是因為西鄉不僅有才華,而且還深得人心;恨是因為藩廳內擁護西鄉的人太多,且西鄉很多時候愛和久光唱反調。

西鄉並不是要故意和久光唱反調,而是久光的所作所為,對日本的局勢,不僅沒有什麼幫助,反而會讓更多的人陷入生靈塗炭的環境中。

這不,在第一次西鄉被流放之際,久光作為“忠義之父”為了能提高自己的威信,決定薩摩出兵京都。久光深知,西鄉在政界的頗有名氣,再加上西鄉好友大久的極力推薦,因為他便召回了奄美大島的西鄉。

此次召回,西鄉還未在藩廳呆上四個月,就又被久光流放到了衝永良部島。

西鄉在得知久光的目的是以朝廷和各大藩侯為主導,推進幕政改革和公武合體。而西鄉不想以暴力的方式解決問題。在得知這樣的情況下,作為援軍的他,居然私自帶著將士們離開了。

是的,西鄉一直不願看到的是用暴力來改變日本的格局。這樣會使日本的民眾民不聊生,苦不堪言,這不是他想看到的,更不是齊彬想到的,因此他用自己的辦法來阻止了這場行動。

在衝永良部島整整呆了五年的西鄉。在此期間,久光對自己提出的“公武合體”做了很大的努力,但是都已失敗而告終。原本“公武合體”就是日本這個時間段,落後的產物,根本不應該為了一個落後的產物,消耗人力、物力和財力。

藩廳面對久光的失敗,便要求將西鄉召回。面對人心所向的久光,只有妥協,赦免了西鄉。

而在西鄉回到藩廳的五年中,不僅已最小的犧牲聯合了各大藩王,在1868年一舉推翻了德川幕府。從而建立了新政府,但新政府,並無實權,因為兵力都屬於各個藩王。連僅有的一點兒錢都是剿滅幕府所得。

面對這樣的格局,西鄉再次提出改革,但改革失敗。因為各個藩王,不會犧牲自己的權益,更不會削弱自己的兵權。而西鄉著實無能為力,作為明治維新的大功臣,並沒有在中央身居要職,而是與薩摩兵一起回到了老家。

西鄉,不管是在落難時期也好,還是在功成名就之時也罷,都沒有忘記自己是要給日本的人民帶去新的曙光,讓日本開始新的篇章。

他寧願捨棄榮華富貴,也不願為失去民心、腐敗的新政府做事。

我們很多人在生活中,走著走著就忘記了自己最起初的夢想是什麼。是的,當今社會,對我們的誘惑很多,阻礙也很多,都需要我們牢記自己的初衷。

西鄉的一生同樣遇到了不同程度上的阻礙和困難,但他在面臨阻礙和困難時並沒有退縮。在面對高官厚祿的誘惑時,並沒有忘記自己的初心。

或許這就是西鄉的偉大之處,他之所以能成為明日維新的功臣,正是因為他一心想改變日本格局的初心;之所以能成為百姓們愛戴的人,正是因為他想造福百姓的初心。

在我們遇到困難時,遇到誘惑時,好好地靜下來想想我們的初心是什麼。

“求利之心是開展事業和各種活動的原動力。因此大家都想賺錢,這種慾望無可厚非。但這種慾望不可停留在單純利己的範圍之內,也要考慮別人,要把單純的私慾提升到追求公益的大欲的層次上。這種利他的精神最終仍會灰機自己,擴大自己的利益。”